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疑

九彩记 月下微尘 3692 2004.12.10 17:23

    谢紫韵的藏书室里,白叶正把手中的古书放回它原本的位置。离那天晚上的事情,已经有三天了,赤由于维持神躯时间过长,不得不以休眠的方式来恢复损耗,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而自从那晚分开后,幻橙也再没有露过面。至于其它人,除了沈青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流露出些许担心神色,谢紫韵略微沉思了一下,黄娟皱了皱眉头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是直接当八卦故事听的。

  当然,也不能说全无变化,那天晚上的架,打得如此缤纷灿烂、有声有色。自然不可能没人看见,再加上身处这个咨询有太过发达的时代,要说就那么风平浪静无人问津,也实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很多正规或非正规的媒体,分分报道了这个离奇件事,还请出了数目惊人的专家群,对此发表看法。人多嘴杂之下,各种荒诞不经的推测、解释,大有甚嚣尘上之势。再加上这情形确实罕见了些,一时间到真闹得人心惶惶,据说还有几个销声匿迹很久的“大师级人物”,趁机偷偷跑出说这说那,意图浑水摸鱼。

  可是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么比喻或许有些不妥,但总体来说,由于咨询发达,很多在过去不会有很多人知道的事情,现在会变得尽人皆知。可也同样由于咨询发达,许多原本会占据人们关注焦点,很长时间的东西,会迅速被新事件代替,飞快消失在人们的言谈之间。

  就像这次,原本闹得沸沸扬扬的事件,在当天晚些时候,一个模棱两可的所谓“官方说法”说法出现之后,就迅速消失在了后浪之中,到了三天后的今天,即便是在闲谈中,也已经很少有人会提起这件事了。

  “人们的忘性,好像会随着咨询更新的速度,在不断提高啊。

  ”

  白某人如是说,不过的老板大人,却不同意员工没见识的瞎扯。

  “嘛,人们对这种事的记性,可能确实会差些,不过如果经常提醒他们一下,应该就会有所不同了。”

  “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之所以知道,和之所以忘记,都是相同专业者努力的结果。”

  对这种说法,白叶到是颇为谔然,不过很快——特别是回忆起了几个类似事件之后,他也就认同了这种说法。可相应的,他也就有了另外的疑问。

  “就算秘密世界中人,可以通过一些手段影响媒体,但是真的能完全切断所有的报道渠道吗?”

  “你是说那种,为了某种目的,而舍生忘死挖掘事实真像的人?”

  “没错,虽然不会很多,但总会有的,对吧?”

  “确实有些,不畏权势又好奇心旺盛的人存在,不过,姑且不说世俗当权者的压力,面对古老神秘的力量,一个普通人的坚持,是算不了什么的。”

  “就是说,不是所有人的运气,都像电影中的主角那样好喽?”

  “跟本就没人有那么好的运气。”

  谢紫韵说得非常肯定,而事实真相也大体如此。出于不同考量,几乎所有秘密世界中人,都对这种过分探求真相的家伙。采取最强硬的态度。只不过由于所谓“过分”的程度,完全来源于主观臆测。对“强硬”的理解,也是因人而异。所以同样的事件,由不同的人来处理,就会产生截然不同的后果。就这样,久而久之,还是有很多咨询或多或少的流传于普通人当中,逐渐形成了为数众多的不解之迷。

  对于这类事情,以“后世历史学家”为志向的吴霜,在接触了很多秘密世界资料后,得出过这样的结论。

  “所谓不解之迷产生,与其说是由于时间的阻隔,又或技术的缺陷,因而无法了解,到不如说是被某些群体,长时间特意掩盖来得合适。”

  对自己这位好友的说法,白某人也有自己的解读。

  “就是说想要揭穿黑幕的人,最好要先有必死的觉悟……不,也许应该先买好意外保险留给亲人才对,如果到时候还有亲人能拿到得话。”

  这个话题让白叶有些黯然,可真说穿了,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他认识的所有人里,并没有那种立志让公众知道真相的人——虽然黄娟最近老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但姑且不说“人”这个概念的涵盖面有多广,重生的魔王大人,心里是很清楚哪些真相能让人民大众知道,哪些又不能让他们知道的,至于那些不认识的人吗……

  “如果想要愉快的活下去,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不存在。”

  有时候,白叶觉得这真是一句很有道理的话。

  “为什么这两天突然用功起来了?”

  白叶正准备抽出另外一本书的时候,吴霜的声音传了过来,转头看去,抱着一大落书的吴霜,走向另一边书架。和某人不同,未来的历史学家对这些古籍,抱有着高度兴趣。除了工作和必要消遣、睡眠之外,她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这些书本上。

  “如果不是我突然转了性,就是心里有些不踏实。”白叶摇了摇头道。

  “为了赤?”

  “啊,他那样激动的反应,很难让人放心。”

  看着吴霜熟练的把手里的书放回原处,白叶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小霜,这儿的书你看多少了?”

  “五分之一左右,怎么了?”吴霜把手中最后一本书放回了原处后转头问道。

  “你知不知道灵偶驻形的介绍,是写在哪本书里的?我怎么也找不到了。”

  “灵偶驻形?”吴霜轻轻用手指敲着书架想了一会儿,“好像在哪看过,对了,你等一下。”

  说着吴霜把梯子推了过来,爬上去在书架的最高处抽出了一本书,翻到了其中一页递给了白叶道。

  “就在这里。”

  “谢谢了。”

  白叶高兴的接过了那本书,然而这书上的记载,却让他心情又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灵偶驻形之术,唯不得已而试之,今术已成,得生御九宝之非人,神遇神亡,魔遇魔灭……”

  后面的话已经因为年代久远而模糊不清,不过这些白叶以前也看过,只不过当时纯粹是为了应付谢紫韵,看见这里模糊不清,就干脆直接翻了十来页过去,不过这次仔细一看才知道,单就灵偶驻形来说,他并没有损失任何东西,因为关于这种奇术的介绍,也只有这一句话而已。

  “还有没有其它介绍?”白叶满怀期待的问吴霜道。

  “我看到的就只有这个了。”吴霜摇头道:“也许其它的书上还有吧,你找找看。”

  “……算了。”白叶看了看这大的有点离谱的藏书室,和那些密密麻麻足两人多高的书架,垂头丧气的道:“就算真有,等找到也不知要什么时候了。”

  “这么一看,你好像也不是很在意这件事啊?”

  “怎么说呢……赤确实有点让人担心,所以想找些资料看看能不能帮上他点忙。”白叶耸了耸肩道:“不过现在想一想,这种怎么想都是机密中的机密的资料,在这里是找不到的。”

  “也对,说起来去茅山找,可能会有些发现?”吴霜建议道,不过白叶却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这个提议。

  “还是算了吧,这么跑去别人家里看机密资料,百分之百会被当场干掉。”说着白叶做了个砍头的手势。

  “那样你不如去问问紫韵姐看看,她和幻橙小姐关系不错,也许会知道些什么……”话还没说完白叶就跑了出去,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吴霜不由得笑了起来。

  “还是很在意的吗……”突然吴霜又想到了件事急忙喊道:“喂,叶子,别跑那么快,地板刚上过腊,小心摔倒。”

  她话音未落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大型物体相互碰撞的声音。

  “好像……说得有点晚了。”

  吴霜笑着吐了吐舌头,开始挑选起接下来要看的书籍。

  “灵偶驻形?”一身睡衣,坐在桌前吃早餐——从时间上来看,或许应该称做午餐更合适——的谢紫韵,有些惊讶的看了白叶一眼,“你怎么突然想知道这个?”

  “也没什么原因,突然好奇,对,好奇。”

  “好奇?”谢紫韵瞟了白叶一眼才道:“不会说话的人,就不要学人家说谎,就算是瞎子都能看出来,你是为了赤那个小鬼。”

  “这……也可以这么说。”

  面对谢紫韵开门见山的问题,白某人只能苦笑着说出实话,赤和谢紫韵相处的并不算融洽,虽然没到他和黄娟那样,几乎见面就开仗的地步。但两人之间也常常充满了火yao味,如果打明了为了帮赤才来询问的旗号,很难说谢紫韵会是什么反应。

  就因为这个,他决定随便编个理由蒙混过去,可没想到这谎话才说个开头就被识破了,这么一看,自己说谎的功夫果真有待磨练啊,不过白叶也奇怪,平常的他虽然不算善于说谎,但绝对也能达到一般人的水准,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对谢紫韵说谎,就会弄得破绽百出呢?

  “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非要绕来绕去的。”谢紫韵皱了皱眉不满的道:“你以为你那种程度的谎话能骗得了我?”

  “应该不能吧,不过万事总有第一次的。”

  “是吗?那你就继续尝试下去好了。”

  说着谢紫韵又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早餐上,就在白叶以为她不会说什么的时候,嘴里塞满食物的谢紫韵,却又含混不清的说道。

  “我看你还是劝劝那小鬼,这次还是不要搀和的好,灵偶驻形成品不是现在的他能应付的。”

  “呃?”

  “不明白吗?”三两下把嘴里的东西吞了下去,紫发女子转过头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员工,“想一想什么叫神遇神亡,魔遇魔灭?一切不就很清楚了?不管最早是谁,又为什么开发这种技术,很明显,他……或者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消灭最强大的神与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