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新助手诞生

九彩记 月下微尘 4535 2003.04.29 13:07

    完全不知道自己今后的生活已经完全改写的白叶小心的前进着,太虚已经戴在了他的左腕上,而他的右手则拿着他所制造的第一张符咒--当然拿法是完全错误的--不过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使用的机会。

  这并不是说白叶突然间运气好到能完全不遇敌,又或是那些怨灵对他不感兴趣,事实上从白叶一路走来不断看到的被烧焦、冰冻,被巨力击碎,或被强酸腐蚀的地板、墙壁之类的东西,就可以知道,他之所以无惊无险的走到了这里完全是因为先他进来的玛格丽特和安培秀树吸引且消灭了大部分的怨灵的缘故。

  “如果就这样下去也不错,我只要等到他们把一切都搞定之后在出去就可以了吧,对,我就在这里等。”不过事实在次证明白叶是个和“好运”无缘的人,就在他刚刚决定在这里等到测试结束的时候,随着一声声的鬼叫,七八只怨灵向他扑了过来。

  于是白叶做了一个极为明智的举动,他转过身拔腿就跑,就这样,一场追逐战在这个建筑内展开着。

  “为什么会这样,前一阵被流氓追,现在又被鬼追,难到我的吸引力真这么大么?”白叶一边用足以让普通的田径运动员汗颜的速度逃跑,一边在心中转着类似的念头,不过在这种时候还能有空想这些东西,真不知是该说他心理承受能力强到“临危不乱、处变不惊”的境界,还是该说点其他什么。

  可惜,无论白叶怎么跑就是甩不掉那些怨灵,但也不能说他毫无成绩,至少有一样东西和他四处乱跑所用的时间同比增加了,那就是追他的怨灵已由原来的七、八只变成了现在的二十来只,要不是这些低级怨灵智能有限的很,完全不懂什么叫分进合击、什么叫围追堵截,白叶很可能早就长眠在这里了。

  “为什么甩不掉啊,这样跑下去恐怕早晚被追上,可恶啊都怪那个姓谢的死丫头,我就是做鬼也……等等,她就是靠抓鬼混饭吃的吧,呜……那我起不是连做鬼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没天理啦!!我不甘心啊”都到了这种时候了,白叶竟然还能“条理分明、瞻前顾后”的想这些有的没有的,实在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不过那些怨灵可不管白叶在想些什么,它们正一点一点的追上来,可就在那些怨灵离白叶已不到五米的时侯,一个清郎的男声传了过来——虽然那个男声说的是日文,但这到难不倒自小为了电玩而发奋苦学各类相关外语的白叶。

  “宿阳动·飞天”

  随着安培秀树的话音,数十只美丽的白鹭出现在房间内,它们飞舞着冲向那些怨灵,几乎就在一瞬间张牙舞爪的怨灵消散了,跟着白鹭也都消失不见。

  ※※※

  此时年轻的阴阳师正站在白叶的对面,仔细看了白叶好一会后,安培秀树哑然失笑的说道:“果然,你一点力量都没有,看来你真是一个普通人啊。”

  “瞎说什么,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到这种地方来。”白叶想都不想的直接否认道,不过说完之后白叶自己都在奇怪为什么会这样说。

  “哦?那为什么会被那些低级怨灵追的到处跑?”安培秀树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让白叶很不痛快。

  “哼,我只是不愿意和那种对手纠缠浪费时间罢了,再说那个能当头领的家活一定有相当的智慧,像你们这样喊打喊杀的他会出来才怪呢,所以我才会故意这样,好让他认为我很弱把他引出来,现在全被你破坏了。”白叶越说越顺口,越说越觉的有理,说到最后甚至连他自己都相信确实是这么回事,安培秀树更是被虎的一楞一楞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真是对不起了。”

  “算了,也没什么,这次就原谅你好了。”白叶一幅勉强原谅对方的表情,看的安培秀树颇为不满。

  “那真是多谢了。”安培秀树一边说着一边决定出手试试眼前这小子,看他是不是真有两手,就在他手捏法决准备攻击的时候,身后的一阵魔力波动让他该变了主意。

  “既然如此我就不在打搅你的计划了,祝你成功,一会见吧。”说完也不给白叶再说什么的机会,就一跃而起,双脚在一座楼的墙上点了几下已到了楼顶。

  站定身型的安培秀树回首向下望去,正好看到那穿着黑袍的倩影没入一座楼门中。

  “这女人想干什么?”对这一点安培秀树非常疑惑,对方究竟是想要阻止自己出手对付白叶,还是想借机偷袭自己,又或者是为了其他原因才凝聚魔力呢?

  安培秀树并不知道,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那就是在秘密世界年青一辈的高手中,玛格丽特·古兰道尔的的名字绝对不代表仁慈与和善。

  “算了,那小子是不是普通人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就算他不是普通人,也绝对不会是什么高手,要不我一定听过他的,现在还是先解决掉那个怨灵头来得重要,至于那个穿黑袍的家伙吗……现在不宜与她正面冲突,等有机会再教训她好了。”想到这安培秀树又看了仍然站在原地的白叶一眼,摇了摇头从另一边跃了下去。

  白叶并不知道他刚刚躲过了一个危机,真动起手来虽说是试探,但以安培秀树的作风,他最轻也得在医院住上三四个月。

  白叶很轻松的耸了耸肩,刻意忽略了在他说话时不断在心中闪过的那拥有淡紫色长发的倩影,然后把方才说那番话的原由通通规于对安培秀树的不满--虽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对安培秀树哪方面不满。

  “现在怎么办呢?看来在原地不动也不安全啊,恩……还是到处走走吧。”放弃了原先的计划,白叶开始了漫无目的的“闲逛”。

  拖安培秀树和玛格丽特的福--他们至少已经消灭了五分之四的怨灵--白叶有惊无险的“逛”了近半个小时,现在他来到了整个建筑群的边缘,他面前是一间低矮破旧的平房。

  “怎么都走到这里来了,恩……时间也差不多了,那两个人应该把那个什么怨灵首领干掉了吧。”于是白夜准备转身往回走,但就在这时面前那扇破旧的木门突然变成了碎块,接着一把寒光闪闪的日本刀当头劈了下来。

  “哇……”白叶勉勉强强的闪开了这一击,放眼望去只见一个身穿抗战时期日本军服的中年人正站在对面,最里一边大叫着什么“可恶的家伙,我都躲到着了你还能找到,好,既然如此我就跟你拼啦。”一边提着刀冲了上来。

  “等一下!”白叶突如其来的大喊道。

  “你要干什么?”对方听到白叶的喊声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那些怨灵的头儿吧?”

  “不错,就是我。”怨灵的首领颇为自豪的答道。

  “我的运气还真是……”至于到底还“真是”什么白叶也不知道,到底应该说自己运气好呢--毕竟几乎没费什么力就找到了这个怨灵首领,还是说自己实在是背到家了呢--连随便“闲逛”都能遇到这种东西,还真是件相当麻烦的事情。

  而那边的怨灵首领也没闲着,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多少有些道行的他清楚的感觉出白叶和另外那两个可怕的家伙不同,眼前这个家伙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怨灵首领不由得为自己刚才因一时冲动而扑了出来的行为后悔。

  “早知道这小子是普通人的话我就继续躲在哪了,反正他是发现不了我的,不行,得在另外两个家伙来之前把他干掉,然后赶快找别的地方躲起来。”出于这种想法怨灵首领再次扑了上去。

  “啊!请等一下,我还有话要说。”白叶再次大声喊道。

  “不要说费话了,那命来。”怨灵的首领很明显的没心情和白叶闲扯。

  “可是咱们就不能说句再见,然后各走个路吗,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见过你的。”白叶狼狈的闪开一刀后说道。

  “哼,胡说八道什么,鬼才会信你。”

  “可你就是鬼啊,所以你应该相信的。”

  “可恶。”

  总之,白叶又勉强闪过四刀后,终于再也闪不开了,眼看着怨灵首领的刀当头直劈下来,白叶下意识的举起右手挡在了刀前。

  然而白叶并没有被一刀两半,当然他的右手也仍然完好无损的长在他身上,这自然不是怨灵首领刀下留情,又或者白叶突然间刀枪不入,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由于怨灵首领那一刀,正好劈中了白叶手上的符咒,随着“轰”的一声怨灵首领被弹出了数米。

  “对了,我还有它啊。”白叶终于想起了左腕上的太虚,眼看着怨灵首领仍在因刚才的事发愣,白叶连忙又做出了一张符咒,同时指着怨灵首领大声道:“哼,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成全你。”

  “这小子难到真有两手?怎么看也不像啊,可刚才的符……总之,要小心。”被白叶虎住的怨灵首领小心的摆出了防守的姿势。

  而此时,稍显得意忘形的白叶正以他自认为最帅的姿势把符咒扔向怨灵首领,然而……

  白叶扔符咒的手法实在是没有任何正确性可言,所以符咒刚一离手就被傍晚的山风吹走了,面对这个场面白叶固然是不知如何是好,那个怨灵首领一时间也同样难以接受,不过他到底先白叶一步回过神来。

  “哈,臭小子你果然没什么本事,受死吧。”怨灵首领开始凝聚力量,誓要一招了解这个奇怪的对手。

  可惜,怨灵首领高兴的太早了,就在他刚要动手的时候那张符咒又被山风吹了回来,无巧不巧的正落在怨灵首领的头上。

  “哇,怎么会这样,我不干心啊”发着这样的叫喊,怨灵首领终于魂消魄散了。

  “这样也成啊?”白叶看着怨灵首领消散的地方,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啊,迟来一步。”安培秀树的声音传了过来,“没想到你还真有两手,竟然让你把他干掉了。”

  “这么说我赢了?呵呵,我竟然赢了。”

  “喂,只是偶尔赢了一场测试而已,也不用高兴成这样吧,真是的,算啦,我们改天再见吧。”说完安培秀树已闪进了旁边的树林,片刻后已失去了踪影。

  “就这么走啦?”白叶看着安培秀树远去的方向自言自语道,全没注意一个穿着黑袍的倩影出现在他身后。

  “恭喜你。”

  “哇。”仍在盯着安培秀树离开的方向发呆的白叶吓了一跳,转过身去玛格丽特的身影出现在眼中。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突然在人身后说话,不知道人吓人回吓死人的吗。”白叶抱怨道。

  “啊,真抱歉。”

  “算了,我大人大量不会和人计较这种事的。”白叶以夸张的表情和语调说道。

  “嘻,你这人真有趣。”玛格丽特露出了一丝笑容,配合着她美丽的面容当真具有无比的吸引力,白叶一时看的呆了起来。

  “你在看什么。”见白叶盯着自己看玛格丽特奇怪的问道。

  “啊,没什么,你刚才笑的很可爱,所以……真是抱歉啊。”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举动很失礼的白叶连忙解释道。

  “可爱?你是说我吗?”玛格丽特惊奇的问道。

  “厄,有什么不对吗?”

  “即使我穿成这样也会可爱吗?”玛格丽特相当认真的问道。

  “当然了,真的很可爱啊,特别是你笑起来的时候就更可爱了。”完全不知道黑袍所代表的意义的白叶说道。

  “谢谢你。”

  “啊,不客气。”

  “那么,我们也改天在见吧。”说着玛格丽特再次向白叶露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然后念了句咒语就消失不见了。

  “虽然真的很可爱,但……还真是个怪人啊。”不明所以的白叶自言自语的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