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强者

九彩记 月下微尘 4250 2004.05.05 12:32

    说起来白叶并不是第一次参加签售这类活动,上学的时候虽然他自己对成为某位艺人的“粉丝”没有太大的兴趣,但为了帮朋友的忙他也参加过几次类似的活动,后来为了生计他也以工作人员的身份打过零工,总之他并不缺乏面对这些场面的经验,但经验归经验白叶对这种场面始终非常头痛。

  如果只是单纯的签售还好,可惜曾几何时签售--特别是娱乐明星的签售,总要搞上很多稀奇古怪的游戏之类的东西,虽然白叶很佩服策划那些东西的人的想象力,也承认这些游戏能充分的调动现场的气氛让场面更热闹,但如果是做为工作人员一方却无疑加重了工作的压力。

  “在这个世界讨生活真是越来越不容易了。”

  白叶看这忙得焦头烂额的工作人员,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这次不是他们中的一员,同时顺手拿起给工作人员准备的饮料毫不客气的喝了起来。

  “白先生,你怎么坐在这里,你应该贴身保护蓝小姐的。”太平保全的领队来到白叶的身边。

  “贴身保护?你在开玩笑吧。”白叶看了看那边人山人海的场面摇头道。

  “人确实多了一点,不过正因为这样才可能出危险。”保镖领队严肃的说道。

  “我想绑匪是不会在大白天--特别是这种场合里出现吧,那样恐怕会被狂热的歌谜撕成碎片的。”白叶灿烂的笑着说道:“群众的力量是很可怕的。”

  “你有没有搞错,谁说我们的工作只是对付绑匪了。”保镖领队不屑的笑道:“我想你跟本就没看过合约吧。”

  说着保镖领队递给了白叶一张合约的复印件,又发出了一阵恶意的嘲笑之后得意的去了,他总算稍微出了一口恶气,他是不会就这么放过让他们丢脸的家伙的,这只不过是个开始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会好好“招待”这对狗男女的。

  “原来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做,看来以后要努力工作了。”

  白叶嘴里说着却随手把合约的复印件团起来扔进了身后的杂物箱,继续悠闲的喝着饮料,丝毫没有准备努力工作的样子,气得不远处的保镖领队跳脚不已。

  “不行,我一定要教训他,就现在!”

  保镖领队叫嚣着,不过姑且不说他的行动被身边的同事制止了,甚至连声音都被现场的声浪所吞没,这到不是他的声音不够宏亮,而是因为签售活动的现场突然乱了起来。

  “阿琪我爱你!你永远是属于我的!”

  随着一声呐喊一个在蓝琪身前等着拿签名的男人突然跳上了桌子,跟着更大喊着向蓝琪扑了过去,这一下来得十分突然谁都没来得及阻止,好在蓝琪本人反应够快及时躲了开去,那个男人想要再扑过去的时候被蓝琪身边的工作人员一把抓住,跟着便扭打起来可没想到到那个男人的力量竟然大得离谱,四五个工作人员竟然按不住他。

  太平保全的领队见真出事了也再顾不得和白叶斗气,连忙招呼一声带着几个手下冲了过去,就这样往里冲的保镖,争相拍照的娱乐记者,和肇事男子扭打在一起的工作人员,还有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乱成一团的群众交织在这片不大的场地中,一时间场面混乱到了极点。

  面对这一切白叶并没有冲进去尽一个保镖的职责,而是继续悠闲的坐在旁边,以看戏的目光看着乱成一团的人们。

  “我说玛格丽特把场面能成这样做不太好吧?”

  “你怎么知道是我?”一身便装的黑袍法师在白叶身后显出了身形。

  “感觉。”

  “是吗?你的感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锐了?”说着玛格丽特径自在白叶身边坐了下来。

  “谁知道呢。”白叶看了看手里拿着CD和签名板的女法师道:“那些东西可是别人排了半天队能来的,你就这么拿走的话物主可是会很伤心的。”

  “我管他伤不伤心,难不成你想让我和这些家伙一样为一张不知道写了些什么的破纸,挤上好几个小时吗,你看现在多好一个yu望诱惑加个初级蛮力术就都搞定了。”玛格丽特颇为得意的说道。

  “不知道写了些什么的破纸?有那么糟糕吗?”

  白叶拿过签名板仔细看了一会儿后,却完全没看懂上面写了些什么,甚至连理应出现在上面的蓝琪的名字他都没有分辨出来,这才不得不承认玛格丽特的说法很有道理。

  “既然这样你抢它做什么?”

  “维丝妮亚想要。”

  “你不说我到忘了,那科学怪人还真是很忠实的歌迷呢。”

  “是啊,维丝妮亚也真是的,明明都忙得四脚朝天了还学人要什么签名。”玛格丽特不满的说道:“身为一个咒术师却一天到晚的听圣歌,那些东西有什么好听的。”

  “圣歌?”

  “怎么没听出来吗?”玛格丽特扬了扬手中的CD道:“她的曲子不论格式还是创作习惯都是圣歌的风格。”

  “是吗?”对音乐毫无素养可言的白叶当然听不出蓝琪的曲子和圣歌的关联,不过女法师的话让他想起了另一件事。

  “玛格丽特你听过安妮·波德莱尔这个名字吗?”

  “安妮·波德莱尔!?你在哪听到这个名字的?”玛格丽特吃惊的道。

  “怎么你知道到她?”

  “当然,在整个西方秘密世界,不知道无色蔷薇的人恐怕真不多见呢。”

  “无色蔷薇?”

  按照玛格丽特的说法有着“无色蔷薇”称号的安妮·波德莱尔,和有“永夜星辰”称号的比利·马克多维尔,以及被称为“黎明之空”的希隆·塞罗特堪称教廷年轻一代圣骑士中的三大高手,就实力来说甚至超越了绝大多数的先辈。

  安妮最初是在一场和血族的战斗中崭露头角的。

  血族,也称吸血鬼——教廷的永世之敌,在数千年的历史中双方的战斗从来没有停止过,只不过虽然单体的实力双方不分上下,血族甚至更胜一筹,但由于双方在数量上有着巨大的差距,使得教廷始着绝对的上风,然而教廷却也始终没办法彻底消灭血族。

  就在安妮正式成为圣骑士的那一年,匈牙利的一个小镇传来了血族出现的消息,而且就当时的情报来看血族的数量不只一个,教廷相当重视这件事,立即便派遣了四位圣灵导师和十二位圣骑士前往,但事后来看教廷还是轻视了这个事件。

  当教廷的人马赶到那个小镇的时候血之盛宴已经结束,小镇上已经没有活着的居民,有的只是成群的“死徒”和创造他们的“真祖”。

  在血族之中历来有两种成员既“真祖”和“死徒”,而两者在力量和数量上呈现绝对的反比。

  只要是被“真祖”吸过血又没有死掉的人类就会成为“死徒”,“死徒”有着远朝超常人的能力,但这种能力并不是直接就能拥有的,新生的“死徒”并不比普通人强大多少,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相当脆弱的,强烈的阳光,银制的武器都能很轻易的杀死新生的“死徒”。

  虽然随着岁月的增长“死徒”的力量会逐渐的强大,最终甚至可以拥有与“真祖”相同的力量,但真正能活到那种时候的“死徒”百里无一,而更重要的是“死徒”没有半法创造后代,也没有办法违抗“真祖”——特别是创造他的“真祖”的意志。

  “真祖”,最初的血族,天生就拥有A级之上的力量,而且随着岁月还会自然的提升自己的力量,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的弱点,就算是正午的阳光也只能让他们感到稍微的不适而已,唯一杀死的他们的机会就是当一个“真祖”创造另一个“真祖”的时候。

  “真祖”的诞生不比“死徒”,不是简简单单的吸血就可以的,而要经过被称为“初拥”的仪式,所谓“初拥”简单的说就是“真祖”先吸取目标一半的血液,在把自己一半的血液回输给对方,但作为副作用在其后的一百年中“初拥”的双方都只拥有新生“死徒”的力量。

  在教廷时刻紧逼的情况下这实在是很危险的事情,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真祖”不会创造另一个“真祖”,现存的“真祖”绝不会超过十指之数。

  谁想得到如此低的比率竟然让初出茅庐的安妮碰上了,真不知道该说她运气好还是坏,总之一场丈打下来“死徒”全灭圣骑士伤亡过半,而此时那个“真祖”也已经毫发无伤的杀死了围攻他的四位圣灵导师。

  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下安妮发挥了自身的潜力,在带队的圣骑士被“真祖”秒杀的情况下,带领同伴支撑到了教廷援兵赶到,不仅如此在战斗中她还给予了“真祖”极为可观的伤害。

  “不过虽说她在西方很有名,但在东方应该不会有太多人知道才对。”简要解说了安妮的情况后玛格丽特奇怪的问道:“你是从哪听到她的名字的。”

  “也不是特意想听到的,只不过刚才有人这样介绍自己而已。”

  “什么!”

  “别激动,你听我说。”

  说着白叶讲述了刚刚法声的事情,同时也简单的形容了一下对方的外貌又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个女人不简单,所以向你打听一下,没想到还真是个名人呢。”

  “按你说的长相来看确实是她没错。”玛格丽特歪着头奇怪道:“可她跑来这里干什么?度假吗?最重要的是他找蓝琪干什么?怎么想她也不像个会成为歌迷之类的人啊。”

  “你不知道我当然就更不知道了,算拉,管她干什么呢。”白叶耸了耸肩道。

  “不对。”玛格丽特让白叶把事情的经过又讲了一次后道:“你说有两个人把无色蔷薇带走了?”

  “对啊。”

  “他们是什么人,竟然能让安妮乖乖听话。”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们自称叫格利哈特和赛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名。”白叶现在也大概猜到赛蒙所说的父子之类的事情都是胡说八道,所以对于对方自报的名字也就没太当真,听到可这两个名字的玛格丽特却几乎喊了起来。

  “什么!!!”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那两个人是不是一个看来十三四岁相当可爱的金发少年,和一个带金丝眼睛看来像个大学教授的中年男人?”玛格丽特急促的问道。

  “对,怎么?他们也是名人吗?”

  “大先知格利哈特·费鲁奇,还有白袍之首赛蒙·哈瓦里安。”玛格丽特不安的笑了笑道:“你说他们算名人吗?”

  “还真是很有名啊。”

  白叶苦笑道,这两个人在西方的地位大致就等于“神州六至”于中国,又或“三长者”于日本,简单的说就是那种跺跺脚地球都会颤一颤的人物,平时想见一个都很难,可今天不但一下就见到了他们两个,还见识了他们演的三流戏剧,实在是很意外的事情,即便在迟钝的人也不难从中嗅到阴谋的味道。

  “就算再怎么受欢迎,一个身为普通人的歌手也不可能惊动那种人物千里朝朝的跑来中国吧,到底为什么呢?”

  看着在一众保镖和工作人员的努力下,终于冲出了歌迷和娱乐记者包围的蓝琪,白叶也不由得头痛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