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中盘

九彩记 月下微尘 5452 2004.08.10 14:51

    孙强坐在桌子旁边一杯又一杯的灌着闷酒,他在等人,等那个策划这次荒唐可笑的绑架计划的人,虽然最初他也觉得这个计划十分幼稚,但在他看来对付那种没什么特殊背景的小女孩,即便是如此糟糕的计划他也能轻松完成才对。

  可现在他不这样想了,虽然他没有亲眼见到那几个手下死去,但进墓园的那几个手下现在也没有回来,而从他最后传出的信息推测他们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本来孙强不敢肯定这一切和蓝琪有关,可当第二天女孩活蹦乱跳的跑去彩排的时候,孙强完全肯定了这一切,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所以他很害怕,人类那种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感笼罩了他整个心灵,让他这些天食难下咽、睡不安侵。

  “你要见我。”

  随着那略带异国腔调的低沉男声,一个有着褐色头发的中年男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对。”

  看着坐在了他对面的褐发男人,孙强努力的吸了几口气大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绑架那个女孩?”

  “我说过,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褐发男人悠闲的说道。

  “可现在不一样!!”孙强吼道。

  “哦?有什么不一样,难道你指那些教廷的杂碎吗?或者是那个小咒符师?”

  “你……你说什么?教廷?咒符师?那、那些是……”孙强惊异的追问道。

  “简单的说就是些有着特别力量的人,看过那些神怪片吧,就是那种人。”

  “你……”听到这样的回答孙强立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很意外吗?不然你以为会是什么?某国的情报机构吗?还是实验室里跑出来的变种生物?”褐发男人嘲讽道:“不过这都没关系,你只要按着计划吧那孩子带来就好了。”

  “你开什么玩笑!!”孙强再次怒吼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这不是去送死吗!!”

  “也许是吧,不过……”褐发男人轻轻的笑道:“你没有别的选择。”

  “我当然有!”孙强吼道:“那就是——你·去·死!”

  孙强摔碎了手中的酒杯,十来个手持枪械、利器的大汉从他身后的房间里冲了出来。

  “哦?确实是个好主意。”

  褐发男人露出了冷酷的笑容,在展露这个笑容的同时,他原本那对浅灰的的双眼已经变得比血液还要鲜红。

  “动手!!”

  面对这种诡异变化的孙强大声命令道,可是原本应该冲上去把对方碎尸万断的一众手下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待孙强觉得不对转头看去的时候只见那些手下都已经浮在了空中。

  他们的身体正在慢慢的以极不正常的弧度扭曲着,看起来就像一张张正被揉成一团的废纸,只不过那远本应该只是一瞬间的动作,现在被千百倍的放慢了,而相应的其中的痛苦自然也就放大了千百倍。

  他们张大了嘴痛苦的叫喊着,可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唯一的声响就是他们肌肉撕裂、骨头折断、以及鲜血喷出时的声音。

  足足五分钟,这些生龙活虎的大汉才彻底失去了生命,变成了满地的碎尸块,整个房间——除了褐发男人坐的地方外,到处都是他们身体折断时喷出的血液。

  浑身上下都是鲜血的孙强坐在地上恐惧得看着眼前的景象,那些每一个人可以空手轻松对付两三个壮年男子的大汉,现在竟然连挣扎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就死去了——而且还死得如此之惨。

  “看来你的主意行不通呢。”

  褐发男人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孙强僵硬得转头看去,只见对方正悠然自得的点燃了手中的香烟。

  “虽然你试图撕毁我们的协议,不过我这个人心肠很好,所以在给你一次机会,当然我也知道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单靠你的力量要做到这件事实在有些勉强,所以我让他们来帮你。”

  随着褐发男人的声音,两个身影凭空出现在孙强的面前。

  “三天内把那女孩带到先前所说的地方,你就可以得到约定的酬劳……”褐发男人看了看瘫在地上的孙强笑道:“当然,还有活下去的权利。”

  ※※※

  白叶吃力的抱着手中那些千奇百怪的商品,呆头鹅一样的看着眼前两个女人——更确切的说是其中一个女人进行疯狂的采购,这个正在做着让大多数女性羡慕不已举动的家伙,正是蓝琪那位据说是欧洲某个古老的贵族世家一员的同学——克罗迪亚。

  这个介绍是出自蓝琪口中的,而白叶则听过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版本,当然那并不是什么恶意中伤的小道消息,甚至相对于蓝琪的那个版本也许白叶听到的更接近于事实,因为那个版本正是出自克罗迪亚本人的口中。

  昨天初见克罗迪亚,这个玫瑰一般的女人在出手试探白叶的实力后如此介绍了自己。

  “我叫克罗迪亚·冯·克拉克,卡巴拉的愤怒之王,愿意的话你也可以称呼我为血腥玫瑰。”

  不得不说如果这个自我介绍是真实的话,那实在是有着相当强的震撼性,卡巴拉——也称为卡巴拉会议,是血族最高的评议委员会,决定着血族对内对外的一切重大事物,其成员完全由真祖构成,而也只有进入着个委员会核心的真祖,才能拥有最高的“王”的称号。

  在预订的编制中卡巴拉会议拥有十位“王”,遇到重大事件的时候以投票的方式决定对策——其中会议的主持者有着两票的权力——只不过由于最近几百年来,教廷对血族进行了不遗余力的打击,在惨重的损失下,卡巴拉会议是否还能维持“十王”的编制实在是个疑问,可不管怎么说能在力量决定一切的血族中脱颖而出的,一定是极为强大的存在。

  当然说到底这些都是次要的问题,白叶所在意的是对方为何而来,当然以通常情况来看,一个普通人有一两个隐瞒自己身份和他交往的秘密世界中的朋友,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

  但白叶却以在他身上少见敏锐察觉到事情可能并不单纯,然而克罗迪亚一方在郑重其事的报出姓名后却再没有说什么,之后也没有任何超出正常人范畴的举动。

  至于他们此刻会在这里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克罗迪亚是第一次来中国,再加上她和蓝琪久别重逢,在女孩的央求并考虑到实际工作的进度后,公司方面决定给女孩一天假陪克罗迪亚游览北京,当然基于安全上的考量白叶和秦超自然而然的跟了来。

  不过事实上按照预定的计划,他们现在应该正站在万里长城上饱览河山风光才对,可在某位女性强烈的要求下,他们却跑来这里购物。

  说道购物,有人说过喜爱购物是女人的天性,白叶当然非常认同这一点,但他却从来没想过有人能把这种天性发挥的如此淋漓尽致。

  他不是没陪女人买过东西,远的不说只是他接触到秘密世界后这段日子里,谢紫韵就隔三差五的拉着他去购物——当然所买的都是谢大小姐要的东西,白叶的价值只是在于跟在旁边拿东西。

  本来白叶以为再也不会有人比谢紫韵更能买东西了,可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正所谓一山还比一山高、强中更有强中手,谢紫韵不论如何能买终究只凭白叶自己还能搬得了,可眼前这女人所买的东西却已经让他和秦超两个大男人不堪重负了。

  “阿琪,阿琪,快来啊,你看这个扫帚的造型很别致啊,买一个回去吧。”

  “可是克罗迪亚,刚刚不是买过扫帚了吗?”

  “啊?已经买过了吗?”克罗迪亚歪着头一脸无辜的想了想笑道:“没关系、没关系,再买一个也没什么的,阿琪的国家不是正在鼓励消费吗。”

  “这个……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

  “就这么决定了,买下它。”克罗迪亚自作主张的道:“白叶,接好了。”

  “你开什么玩笑,我哪还接得了啊,哇!”

  无视白叶的抗议克罗迪亚随手把扫帚扔向了白叶,结果克罗迪亚无负愤怒之王的名声,扫帚不偏不倚的打中了白叶的额头,于是乎白叶轰然倒地之余,更被手种那些稀奇古怪的商品压在了下面。

  “阿叶!”蓝琪掩口惊呼道:“克罗迪亚,你在干什么啊。”

  “不要紧,不要紧,他结实的很,挨这么一下死不了的。”

  克罗迪亚挥了挥手无所谓的笑了笑,而秦超则来到了白叶的身边乘机嘲讽道。

  “一个合格的保镖不但要随时随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要做到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你这样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胡说什么啊,拿着这么多东西怎么躲啊。”

  就在白叶为自己鸣不平的时候,蓝琪和克罗迪亚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阿琪,阿琪,快来啊,你看这个水桶的造型很别致啊,买一个回去吧。”

  “可是克罗迪亚,刚刚不是买过水桶了吗?”

  “啊?已经买过了吗?没关系、没关系,再买一个也没什么的,阿琪的国家不是正在鼓励消费吗,就这么决定了,买下它,秦超,接好了。”

  于是,后脑被水桶击中的秦超趴在了白叶的身边。

  “一个合格的保镖不但要随时随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要做到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你这样实在是太不像话了。”看着趴在自己旁边的秦超,同样躺在地上的白叶义正词严的指责道。

  “胡说什么啊,拿着这么多东西怎么躲啊。”秦超不满的回击道。

  “那你还说我。”

  “哼,虽然结果上有些相似,但我和你的专业素养绝对不是一个档次的。”

  “秦超,我对你刮目相看了,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勇于承认自己的不足。”

  “你给我闭嘴!我的意思是说我比你强太多了!”

  就在男人们在地板上争吵的时候,两个女孩已经挤出了围观的人群,朝大门走了过去。

  ※※※

  “怎么样,我说过没问题吧。”商场门口的停车场中,克罗迪亚得意的说道。

  “是不错啦,可这样甩掉他们……秦超也就算了,阿叶不会生气吧。”女孩一边打开自己的车门一边不安的说道。

  “喂,你这可是差别待遇啊,不过要是你只担心那小子的话,到是可以放心,那家伙怎么看都不象爱生气的类型,到是你,竟然背着男朋友去和别的男人约会。”克罗迪亚看着蓝琪兴奋的道:“阿琪,你长大了,我这么多年苦口婆心的教育终于有成果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

  “才不信你呢,肯定是……”说道这克罗迪亚停了下来,并用暖味的眼神看着女孩。

  “我说过了,是我母亲的朋友啊。”蓝琪一幅要哭的表情。

  “好、好,别哭,我信你,不过你还快去吧,迟到了就不好了,我会帮你和你男朋友解释的。”克罗迪亚急忙认真的道。

  “阿叶不是我男朋友啦,不过……总之一切都拜托你了。”

  说着女孩驾车离开了。

  ※※※

  “阿琪这是去哪?”

  克罗迪亚目送蓝琪离开的时候,白叶的声音从身旁传了过来——同一时间克罗迪亚以过人的耳力听到百米外的商场里,传来了秦超的叫骂声,至于内容吗似乎是在指责某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抢先逃跑,让他自己般那些商品回去。

  不过虽然秦超的表情很值得期待——事实上小心眼儿的克罗迪亚,对昨天秦超阻止她进门的行为还是非常在意的,今天的疯狂购物固然是出于个人爱好,但也确实存了借机整治秦超心意。

  但这终究不是克罗迪亚目前关心的重点,所以她在露出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后就直截了当的道。

  “啊……这个吗,阿琪本来不许我告诉别人的,不过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她去见个男人。”

  无视蓝琪先前的拜托,坏心眼儿的克罗迪亚把女孩的去向以最容易引起误会的方式说了出来,不过这朵一心等着看好戏的玫瑰,这次却注定要失望了。

  “哦,这样啊。”

  白叶的回答之爽快让克罗迪亚差点晕倒,在盯着白叶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阵,确定了眼前这个男人确实没有隐藏其他的心情后,即便不服输如克罗迪亚者,也产生了一种不可言喻的挫折感,不过卡巴拉不屈不挠的愤怒之王还是决定再试一次。

  “只是这样就可以吗?阿琪可是去见别的男人啊,难道你真的就连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虽然不是特别露骨的挑拨,但其中的意思也算相当明白了,然而白叶却只是一脸惊讶的反问道。

  “呃?这事很正常啊,我为什么要有特殊的想法?”

  “算了,当我没说过吧。”

  至此克罗迪亚彻底认输了,不过白叶却有另外的意见要表达。

  “阿琪这样自几跑去很危险的,万一碰上劫匪怎么办。”

  “这你放心吧,她是去见她母亲的朋友,没意外的话那家伙不是圣骑士就是圣灵导师,什么样的劫匪也不管用的。”

  仍然沉浸在刚刚的挫折感中的克罗迪亚无精打彩的答道,而这次却轮到白叶大惊失色了。

  “你说什么,你怎么能让他去见教廷的人,那说不准会比碰上绑匪更危险啊!”

  说着白叶就要往蓝琪去的方向追去,却被克罗迪亚一把拉了回来。

  “放心吧,在那个日子之前,教廷的那些狗腿是不会对阿琪不利的,而且和待在某人身边相比,你不觉得阿琪和教廷的人在一起安全上会更有保障吗?”

  “那个日子?什么意思?还有你说的某个人应该不是在说我吧?”

  “就是在说你。”

  “…………你说话总是这么直截了当吗?”

  “这是我众多的优点之一。”克罗迪亚颇为自豪的说道:“总之在阿琪回来之前你有没有兴趣听我说些事情。”

  “什么事情?”

  “阿琪卷入的事情。”克罗迪亚淡淡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