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万全

九彩记 月下微尘 4461 2009.04.03 00:24

    玛格丽特之所以会和白叶说这些,主要是希望后者能对那晚的情况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但对白叶来说,相对于玛格丽特的本意,另一件事却在他心里,留下了更深刻的印象——所谓顶级诅咒,只是摆出来吓人的!

  在那样严酷的先置条件下,除非你彻底抹杀掉有能力施展诅咒者的一切希望,否则他们是不会用那种极端手段对付你的吧?特别是使用类似”拉克西斯的嘲弄”这类东西,单纯拥有必死的觉悟,是远远不够的。

  基于这样的理由,白叶相信许蕾和她家人的遭遇,完全是基于巧合的缘故——尽管这一切看起来,确实很像一个类似”拉克西斯的嘲弄”那样的诅咒。

  “这种程度的推论,根本站不住脚。”当白叶把他的想法告诉女道士的时候,幻橙毫不犹豫的反驳道:”既然那个拉克西斯的嘲弄,能够波及被诅咒者的后代和亲属,那么或许这家人身上的诅咒,也有类似的功效,那样一来,说不定就是几代,甚至十几代之前就被诅咒了。”

  “你真觉得倒霉到这种地步的家族,还能繁衍上几代甚至几十代吗?”

  “这不就繁衍下来了,不要以人类的智慧去推测世界的可能性。”

  “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原来你的结论和我一样。”

  白叶露出了一副你早这么说,我早就明白了的表情。

  “哪里一样了?”幻橙不解的问道。

  “你看,最后不都是落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点上了。”

  “胡说八道!”

  虽然嘴里相当干脆的骂了回去,但女道士也没有确实的言词,来反驳白叶的说法。拥有丰富的学识的人,和一个不学无术——或许白叶要稍微强上一些——的人,在面对一个彼此都不擅长的问题时,所能表现出来的东西,并不会有什么明显的差距。

  “你为什么会跟来?提供了足够多的天罗符和地网符后,你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不是这样吗?以你之前的言行,应该一早就溜回去猜对。”

  不希望因为一个知半解的领域,就把自己的顺准降低到和白某人同级,幻橙果断的转换了话题。更何况,与其在一个彼此都不了解,讨论下去更不会有什么建设性结果的问题上浪费时间,到不如说上一些,尽管同样缺乏建设性,但至少能得到确定结论的事情。

  从接到了”御天门”的情报开始,为了这次的行动,幻橙、渺月和其他相关人等——比如特意从茅山赶过来的两位长老——都忙得四脚朝天,根本就已经忘记了白叶的存在,直到刚刚一切布置妥当,女道士才注意到,这家伙正一个人悠闲的坐在路边吃东西。

  “为什么啊……就算售后服务好了,万一那些符出问题,也好临时再做一些,嘿,你不知道吗?我原来在某家店打工的时候,店长就经常训话说,优秀的售后服务才是经营的王道,虽然之后他那家很快就倒了……”

  “这种事我从哪去知道!”女道士没好气横了白叶一眼,“我希望是我的错觉,但从你语气里……你好像对自己的作品,很没信心的样子?”

  “不是好像,我是真的很没信心。”

  白叶两手一摊,做出无可奈何的姿态。并且诚恳的表示,虽然制做这种数量的符咒的机会不多,却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以前都是做出来就用掉,并不需要考虑储存的问题,所以在心里白叶真的有些担心,自己做的那些符会不会在下一秒钟全体消失。

  “……只是因为这个?”

  虽然白叶说的理由相当合乎逻辑,但幻橙并没有完全相信。或者说,他实在不觉得白叶是个如此依靠逻辑行动的人。

  “怎么?难道你觉得,我是个对售出产品毫不负责的奸商吗?”

  “你当然不是奸商——因为你没有那种脑子,可我也不觉得你是个会为了产品质量,这种事主动接近危险的人。”

  面对一脸诚实可靠的“好心供货商”,身为买主的女道士,毫不留情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夸奖人的方法还真奇怪。”

  “我不是在夸奖你!我要听实话!”

  “我说的是实话啊……”

  至少是实话的一部分吧,正如先前说的那样,对于自己制做的符咒,白叶心里确实没有任何的把握,但这并不是他坚持参加今晚行动的唯一原因。

  “就算帮不上什么忙,至少在赤醒过来后,能告诉他一个确定的结果吧。”

  白叶心里是这样想的,不过这个原因他不想告诉幻橙,因为他很清楚在对方眼中,这个想法是多么的幼稚。

  “知道结果又有什么用,恩怨的纠葛除非亲手了断,否则根本没什么意义,只想听到对头死讯的话,只要找个地方,隐姓埋名好好活下去就可以了,只要命够长,总有一天对方会先你而死,可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幻橙一定会这么说的吧?而且白叶相信,赤也会非常认同这种说法——甚至连他自己都颇为同意这样的观点。这么看起来的话,他现在做的事情不但没有意义,甚至还很无聊,可是不这样,他又能如何?

  既然大家是朋友,遇到事情就应该想办法为对方做些什么——这是白叶少有的坚持之一。

  “我不觉得这里会有什么危险。”

  不愿意让幻橙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白叶只好另外编些理由搪塞对方。

  “什么!?这里还不危险?你真的知道一会儿我们要干什么吗?”

  “当然知道,你们那个计划每天都要互相核对无数遍,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我觉得顺利的话,当然没什么问题,万一出点什么差错,对于站在远处的我来说,应该也没有什么影响才对。”

  “站在远处就没有危险?这世界什么时候变得太幸福了?就算你不知道世界上每天有多少站在远处看热闹的闲人,被有心人士变成了受害者,总该听说过流弹这种东西吧?”

  “听说过,所以我才准备了这些。”

  说着白叶拿出了一大把符咒,看着这些包括了”乾坤易位符”、”遁影灵符”、”护命神符”、”七光化劫符”在内的防御用——或者说保命用符咒,幻橙略微吃惊之余,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难怪你会对自己的产品没什么信心了,换做事我也一样会提心吊胆……”

  “其实就是没有这些,我对自己的产品照样没什么信心。”

  在幻橙的注视下,白叶有些不好意思的辩解着。

  “胡说!就算同样是没什么信心,两者的程度也是天地之别!”

  用”太虚”制造的符咒,本来就很不稳定,放着不用的话,几天之内就会自行消失。而且消失的速度,和数量、级别绝对是成正比的,现在看着白叶手上这些相当高级的符咒,幻橙也开始担心那些”天罗符”和”地网符”,会不会突然消失得一干二净。

  不过在此之余,幻橙到是不再担心白叶本身的安全问题了,虽然嘴里说得很无情,可是基于她跟谢紫韵间“有借有还,好借好还”的约定,幻橙还是很在意白叶的安全。

  “直截了当的说,原本我不希望他在这种事上卷得太深,可既然牵扯到了赤那个死小鬼,以他的性格早晚还是会卷到最深处去吧?所以在这一点我也就不再保持什么希望了,况且你既然开口向我借了,大家都是好姐妹,我也不能就这么驳了你的面子,但我希望你把他还回来的时候,外观不要和借走前有什么区别。”

  当时,谢大小姐开门见山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而对于如此明确,又不允许讨价还价的主张,幻橙只好尽量为自己争取些权利。

  “如果——我是说万一有些区别呢?你准备和我翻脸吗?”

  “这个吗……你觉得我会为一个没什么用处的员工,和自己的好姐妹翻脸吗?”

  “不要兜圈子,明明白白的告诉我,没什么用处的员工和好姐妹,到底哪一个比较重要?”

  “傻问题,当然是好姐妹比较重要。”

  “就是说不会为那种事和我翻脸了?”

  “……这个很难说啊。”

  谢紫韵并不是在说笑,她是真的说不准,“万一”那个“没什么用的员工”有些差错,自己会怎么反应。不过在幻橙看来,谢紫韵为了白叶”外观”的变化,和自己翻脸的机率并不大。只要那种改变,不是不可逆转的,就比如——死亡。

  只不过既然是机率,那无论多小,都有发生的可能。况且女道士也无意用这种事,去考验自己和谢紫韵之间,那基于“休闲娱乐”而产生的友谊,究竟有多么牢固。所以虽然不像某些人那样出于正面的目的。但在此时此刻,幻橙不希望白叶出事的心情,并不见得输给任何人。

  当然,实际的看法还是有差别的,和黄娟、赤等人相比,幻橙在这件事上的标准明显低了很多。

  “只要死不掉就可以了。”

  女道士的标准就这么简单,只要死不掉,哪怕受再重的伤都没问题,只不过这个标准虽然已经低的可以。但真执行起来还是有很大困难,在幻橙看来,以白叶的程度,哪吒真要杀他简直就是探囊取物。就算单纯是被战火波及,这个男人也八成也会直接挂掉。所以看到白叶手里那些符咒,幻橙在哭笑不得之余,心情也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乾坤易位符”、”遁影灵符”、”护命神符”、”七光化劫符”,分别来源于”乾坤易位术”、”十方遁影”、”真灵护命法”、”七光化劫阵”这四种法术。要知道,这些都是很不得了的东西,虽然转换成符咒的形态后,威力无可避免的大幅下降,可仍旧是非常难缠。单这四种符咒,只要运用得当的话,无论怎样的强者,想杀白叶都不是三两下就能做到的,更何况白叶手里还有其它的符咒。

  “仔细想一想,这家伙也经历过不少危险场面了,既然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单纯以运气来解释,似乎已经不太妥当了。”

  换个角度思考后,女道士突然发现,尽管自己仍旧不认为白叶有什么过人之处,但却开始对白叶这个人有些兴趣了,就在她适应着自己心境的转变的同时,一位茅山弟子来到她身旁施礼后道。

  “目标已经进入了预定的范围,渺月师叔已经下令开启虚无法界,请幻橙师叔到预定的地点配合。”

  “知道了,你去吧。”

  一旁的白叶,看着那位弟子又向女道士施了一礼,然后急急忙忙转身离开的样子,轻轻皱了皱眉头。虽然那位弟子前后的言行都合乎规矩,但中间总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不过具体少些什么白叶说不上来。

  “别瞎想了,少的是发自内心的尊敬,以及同门间必要的情谊。”看出白叶的困惑,幻橙淡然笑道:“忘了吗?早和你说过,我不是个招人喜欢的家伙。”

  “我觉得也没那么糟啦……”白叶不假思索的回答着,可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对,于是急忙改口道:“我是说你并是那么招人讨厌,虽然是有些不太好相处,不过这并不要紧。”

  “……你这算安慰我吗?算了,至少你说的是实话。”幻橙摇着头,接着又轻轻笑了起来:“看来我还不够招人厌,这么一说。我的演技还需要再次磨练才行。”

  “你是说你那些招人恨的表现,都是在演戏?”白叶惊讶的道。

  “不,我只是想告诉你,其实我是个演员。”

  “…………”

  “干吗这种表情,真是个没幽默感的男人,好啦,快点走,要不就赶不上开场了。”

  说着幻橙向计划里她预定的位置走去,看着她孤独的身影,白叶突然觉得,也许这个女人,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坚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