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陷 阱

九彩记 月下微尘 3789 2004.11.24 18:32

    曾经有人这么说过,在北京,如果有个人告诉你他可以把长城贴满瓷砖,那他未必是在骗你。不过如果有人告诉你,他从东直门开车到西直门可以准时到达,那么他一定是在骗你。

  这当然是个笑话,姑且不说在长城上贴满瓷砖这类事情的可能性。事实上即便是在交通状况糟糕如北京这样的城市,想要自己开车准时到达某处还是有办法的,其中之一,就是尽量找个大家不会上路的时间出门,就比如……凌晨两点。

  白叶和幻橙就是这个时间出门的,此时的白叶正拉着若有所思的幻橙,在畅通无阻的道路上行驶着,只不过作为司机的这位,完全没有心情品味那只有在畅通无阻的时候,才能体会的驾驶乐趣,或者感怀一下城市交通设施发展的滞后,以及道路设计者的一相情愿,而是把全部精力投在了对抗睡眠的诱惑上。

  幻橙的归国欢迎会非常成功,甚至可以说成功的过了火,且不说多次上来请他们小声一点,最后甚至不惜威胁报警的邻居们,白叶家本身就灾情惨重,特别是最后那持续了近十分钟,互扔奶油蛋糕的场面——白叶很奇怪沈青从哪找来了这么多蛋糕——更让白叶不得不把年底的扫除计划,提前到最近来完成。

  相比以上那些,真正让大家——或者说让白叶头痛的还是由谁来送作为主角,也就是被欢迎者幻橙回她的落脚处。

  按理说这件事没什么可讨论的,因为对于这件事作为欢迎会招集者的沈青理应责无旁贷,另一方面站在相熟朋友立场的谢紫韵似乎也有类似的义务,而幻橙本人也相当倾向这种选择。

  不过年青的侠盗却由于喝了过量的白酒而躺在地板上呼呼大睡,同样谢紫韵也在欢迎会结束前一个小时便毫无顾忌的霸占了白叶的床早早休息了。

  至于其他的人基本上是不能指望的,吴霜正忙着收拾“残局”,而且白叶也不放心吴霜这么晚出去,虽说她身手还算不错,又有“苍雨”这种传说级的武器防身,但毕竟吴霜还是个普通人类,在这座治安日间恶劣的城市里深夜出门还是要冒一点风险的——特别是像吴霜这样年青漂亮的女孩子。

  而另外一些明显超出普通人类的范畴,绝对不用担心会被流氓、强盗、绑匪或者其他什么坏人伤害的女性,对这件事却抱着绝不合作的态度,甚至在白叶出声询问之前,她们——蓝琪、克罗迪亚和黄娟就互相说诉说了明天“繁重”的工作,接着笑着向白叶打了招呼就一起回到她们那边的屋子去了。

  至于赤,他本人到是很愿意去,不过很清楚他这么积极完全是为了在路上和幻橙打上一场的白叶,理智的拒绝了红发少年的自告奋勇。

  如此,虽然也很想早点休息,但白叶还是得先送幻橙回她的落脚处。

  “真是个让人嫉妒的家伙。”

  车内,一直把头靠在了车窗上,看着车外夜色的女道士率先打破了沉默。

  “什么?”

  白叶并没有明白女道士这句没头没尾的话的意思,不过女道士并没有答他,而是自顾自的说道。

  “今天晚上我很开心……你干吗这种表情,我说的是真的。”看见白叶一脸的诧异幻橙不满的说道:“我啊,很少像今晚这么开心呢。”

  “开心就好,阿青总算没白忙一场,不过为什么突然想说这个,我每次见到你,你好像都很开心啊?”

  “你知道什么,那些啊,都是做给人看的,其实我……怪了,我为什么会和你说这些?难道酒对我这种东西也会有作用吗?”说着幻橙放肆的笑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对满脸惊讶的白叶道:“干吗又摆出这种表情,我啊,可很难算是人类呢,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哦。”

  这件事白叶确实是知道的,幻橙不是人类,这并不是什么秘密,甚至可以说,这个国家里每一个秘密世界中人,都了解这个事情。因为那些茅山的长老们,经常自豪的提起这件事——时隔数千载,我辈终于重现先人成就,再次完成“灵偶驻形”之术,让那能同时役使九件天级法器的超绝战器重现人间。

  “知道到是知道,不过没人提的话,我恐怕不会想起来,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和那种传说中的武……英雄联系在一起,对我来说并不容易。”

  “是吗?也许是因为需要联系的对象,并不像个英雄吧,看来我这个装扮还是没有成功呢,也许是应该考虑换个打扮的时候了。”

  “你是为了让像个英雄,才穿成这样的?”

  “当然不是,我也经常打扮成反面角色的,有意思的是,凡我打扮成那些反面角色时,都让人觉得非常的神似,你说这是为什么?”

  “是不是那些人的鉴赏力有问题呢?”

  “你还真是温柔。”幻橙嘴角溢出了一丝苦笑道:“可我觉得是因为……我更适合当个反面角色。”

  “话不能这么说,成功的反面角色是一部好电影的重要条件啊,更何况……”白叶笑着说道:“很多时候,反面角色更容易被观众记住。”

  “你是说像我这样的人,与其难为自己当个英雄,还不如干脆当个坏蛋吗?”

  “啊?我的话听起来有呢种意思吗?”

  “应该说,只有那种意思。”

  “这……我想,我是想说……对了,我是想说好人和坏人都是不可缺少的……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坏人的存在有时侯比好人更重要……呃,也不对,我是说……”白叶急忙解释道,不过他的解释怎么听都是越描越黑。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真是没有幽默感,好好开你的车吧,别又撞东撞西的。”

  女道士不耐烦的道,可在她的心里却对自己这种情绪很不满意,平时的她是不会这样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从离开白叶起,她就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这种不知所谓的压力让她非常不安,相应的情绪起伏就变得大了起来。

  “知道了,不过……”

  “还不过什么?”幻橙皱着眉头道。

  “如果你觉得开心的话……可以常来。”白叶认真的道。

  “……这算可怜我吗?”沉默了片刻后,幻橙同样认真的问道。

  “当然不,勉强说的话……算是安慰吧。”

  “安慰吗?那就谢谢你的好意了,不过啊,我不是个习惯被别人安慰的家伙,所以,我想我不会再去了。”

  幻橙再次把目光投向了车窗外,车内又恢复了沉默。

  “那么,好心的白叶先生,就麻烦你帮我把行李搬上去喽。”幻橙拍着白叶的肩膀细声说道,到了目的地后,女道士又恢复了一贯的开朗——至少表面上如此。

  “是、是。”白叶一边答应着,一边把幻橙那绝对够规模的行李从车中搬出来。

  “说起来我一直以为你是住酒店的,没想到……”说着白叶抬头看了看旁边那座三十多层的写字楼。

  “你说的没错,我通常都是住酒店的,不过我这次回来的太急,没事先订好房间,今天又这么晚了,只好来这里将就一下,反正这里也长期有我的房间。”幻橙随口解释道:“你看过那些武侠小说吧,用那里边的说法,这里算是我们的分舵吧。”

  “分舵……”白叶忍不住又看了看身边的写字楼道:“你们不是道士吗?为什么会……”

  “为什么会选这种地方吗?其实这又有什么关系,时代在进步吗,更何况在大城市里,相比于道观那么显眼的目标,这种建筑更适合掩饰身份吧……至少我是这么说服山里那些老人家的。”

  “不,我不是说这个。”白叶摇头道:“我是想说,你们好有钱啊,在这里买这么一座楼要很多钱吧!”

  “原来你是说这种事。”看着一脸羡慕的白叶幻橙忍不住笑道:“可能是要花些钱吧,不过具体花了多少我就不知道,我只负责出主意,具体怎么落实就不关我的事了,说到钱吗,那种东西对有着超越众生力量的人来说不是很困难吧,更何况是一群有着超越众生力量的人的集团。”

  “是这样吗?”白叶怀疑的道。

  “怎么会不是,你想想你认识的那些人,有没有谁是一天到晚为了钱发愁的,我想拥有这种程度的力量却一天到晚为钱发愁的人,即便整个秘密世界里也只有你一个吧。”幻橙同情的拍着白叶的后背道。

  “…………”

  白叶的无言以对让女道士得意了起来,不过她到没有继续打击白叶,只是说道。

  “别难过,你这算是独一无二拉,人吗,就要活得有特点才好。”

  进行了不象安慰的安慰后女道士便转身向大门走去,在她身后跟着垂头丧气的义务搬运工。

  “就是这间了,白叶你快过来。”幻橙站在房间门口招呼着以龟速前进的白叶。

  “搬这么多东西爬了二十多层楼,是个人就快不了。”满头大汗的白叶抱怨道。

  “这也不能怪我啊,我哪知道这里的电梯晚上会关掉。”

  幻橙一边说着一边把钥匙插进了钥匙孔准备开门,然而在女道士转动钥匙的同时,剧烈的爆炸随之而来。

  基本上想要暗算一个像幻橙这样的人是很困难的,姑且不说在她时刻保持的警觉下使用刺客的难度,即便是隐秘的术法陷阱,也会被她那来源于“灵偶驻形”的本能的察觉出来。

  但是既然是困难,那么就非绝不可能,对于超出术法范畴的陷阱,幻橙的感知力并不比普通人强多少,只不过她过去面对的敌人被对自身力量的信心和荣誉感束缚,没有想到这种方法罢了。

  此时整个房门已经随着剧烈的爆炸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首当其冲的幻橙则被强大的冲力撞飞到对面的墙上然后又倒在了烟雾中。

  “幻橙!”

  白叶向幻橙倒下的地方跑去,应该说他的反应还是相当迅速的,可惜在这里还有比他反应更快的存在,几乎是在爆炸发生的同时,附近的房门、通风管道、甚至是白叶身后的楼梯间,同时有人蹿了出来,他们中间除了有两个攻向了白叶外,剩下的全向倒在烟雾中的幻橙扑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