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禁忌的魂移之术

九彩记 月下微尘 6507 2003.04.29 13:14

    就在各方面或多或少关注昨晚发生的事情的时候,身为昨晚主角之一的白叶却正悠闲的在街上闲逛,这到不是说他终于有了旷工的勇气,而是谢紫韵破天荒的放了他一天的假,不过说起来当时白叶对此是颇为怀疑的,于是两人间发生了如下的简短对话。

  “你说明天放假?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陷阱吧?”

  “你想死啊,胡说什么!”

  “没有,只不过这和某人一贯的用人作风不符而已。”

  “哼,不愿意就算了。”

  “不不,哪能不愿意呢,我只是发表一下个人感想罢了。”

  但不管怎么说,白叶对谢紫韵放他假的动机还是相当怀疑的,不过由于想不通的事就不去想也是白叶的优点之一,所以在最开始的少许疑惑过后,白叶也就安心的休假了。

  不过说起来真要安心休息也不容易,昨天晚上的战斗结束后,谢紫韵到是带着水野遥早早的回去了——不过虽说早也已经到了一点多了,而白叶在她们走后按着谢紫韵留下的半人多高的说明拆除“幽梦之阵”,以及大大小小三十余处的护御法阵、隔绝法阵、探测法阵,忙到了四五点钟才回到这些天一直被谢紫韵“霸占”的家里休息。

  然而刚刚合眼没多久白叶就被外面的“噪音”吵醒了,再几经努力仍旧无法踏实睡觉后,白叶无奈的起床去察看噪音的来源。

  “叶子,才起啊,快点走,要不看不到热闹了。”刚刚出门白叶就听见一个爽朗的女声在身后向了起来。

  “热闹?什么热闹?”仍旧睡眼朦胧的白叶张嘴就问。

  “你不知道吗?3号楼前突然多了个大坑,现在哪可热闹了。”说话间一个虽不能说有多漂亮,但对男性却有着绝对吸引力的年青女子出现在白叶眼前。

  “一个坑有什么好看的。”嘴里说着这样的话,但白叶心中却已经大呼不妙,事前他就曾对谢紫韵提过这种结果,但一来谢紫韵坚决的态度让他全无辩驳的余地,二来当时白叶提出这个可能更多成份是为了偷懒,而非真觉的会造成什么严重的破坏。

  后来又因为一连串的冲击和相当麻烦的收尾工作,白叶一是间也忘记了那个已成了过去时的街边花园,到此时被眼前这位好友提起才记起此事。

  说到白叶眼前这个名叫吴霜的女子,可以说是白叶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当然这里指的好友并非那种可以共欢乐却不能共患难的酒肉朋友。

  按照某个熟悉他们的人的说法,两人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反衬对方而已,尽管两人从小到大始终同校同班,但和除了小学之外每次都靠国家“优抚烈士子女”的政策进入重点学校,同时以边缘成绩毕业的白叶不同,吴霜从小就是凭借自己的实力以极为优秀的成绩考入那些学校的,同时每次也都以前三名的成绩毕业。

  两人的差别不只是在学习这个问题上表现出来,即使在个人兴趣上也同样如此,说起来白叶是个除了闲逛和发呆外,就别无其它爱好的人,而吴霜则是兴趣广泛学一门精一门的天才型人物,到目前为止吴霜虽然说不上无所不知,但凡事普通人能想到的技能她不会的还真不太多——请注意这里说的普通人非但不包括秘密世界中人,举凡恐怖份子、特种部队、国际间谍之类都不包括在内。

  因此这两个在日常生活中可以说的上是天差地远,性格也有如南辕北辙的人,竟然能成为好友的事实,确让上至吴霜的父母和各位老师,下至两人身边的每个同学大吃一惊。

  即便是大学毕业后的这几年两人的差别也没有任何改变,就在白叶不断刷新连续失业次数的世界纪录时,吴霜已经结束了留学美国的生活,带着经济学和历史学的博士学位回到了国内,并以每月近三万美元的高薪任职于某跨国公司。

  但堪称奇迹的是两人的友情始终没有任何改变,如果两人是一对情侣的话还可以旁观者们感叹一句爱情的无所不能,但两人始终保持在好朋友阶段的事实,却只能让认识他们的人说句不太古老的名言--世界上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另一方面虽然吴霜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房子,但由于她的父母都住在宝树园——而且就住在白叶楼上,孝顺的吴霜一有空就会回来,所以她和白叶的见面机会也并没少多少。

  “坑和坑是有很大不同的,快点来,完了就没有好位置了。”说着吴霜拉起白叶就往楼下跑。

  “我不要去,我好累,我要睡觉。”不敢面对现实的白叶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老睡觉会变笨的,别拖拖拉拉的,快点。”

  “我情愿变笨也不去……放开我啊……”

  昨夜激战的场地如今已是人山人海,不过并没有白叶事先预计的种种情况,相反所有人都处于一种近乎过节的气氛中,对他们来说虽然这件事有点诡异,但相对于长久一成不变的生活,人们确实从内心深处渴望着新鲜事出现--特别是这种没什么危害性的 “新鲜事”。

  在吴霜的半强迫下,两人最终还是来到了这个好像刚被重磅炸弹炸过的“前街边花园”旁--不过由于白叶的拖拉,自然也就没抢到吴霜心目中的“好位置”。

  “叶子都是你拉,这么慢,你看站在这里什么都看不到。”吴霜嘟着嘴抱怨道,看这她孩子般的表情,白叶一时间还真很难把她和“女强人”这个词联系在一起。

  “我都说不来了,一个坑有什么好看的。”

  “说什么啊,你什么时候变的连一点好奇心都没有了,难到你觉的这种东西突然出现很正常吗?”

  “当然不正常了,不过……”白叶看了一眼远处那名正对着摄像机努力为眼前的场景找着,“附和常理的科学根据”的某“著名”科学家后接道:“你觉得那样很正常吗?”

  “唔……你这么说也没错,可至少……你也有点年青人的活力啊。”

  “小霜你说的很对,年青人有活力是很重要的……”听到白叶这么说吴霜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而……

  “但就目前的我来说,好好睡一觉更重要,好了,晚安。”说着白叶挥了挥手转身就走。

  “你给我回来……”面对白叶的举动,吴霜不单在口头上表示了不满,更一把抓住了白叶的后衣领,用相当直接的肢体语言阻止了白叶的动作。

  “你……你想赶什么?抢劫吗?”

  “抢也不会抢你这种人,陪我去吃早饭。”吴霜解释的干脆利落,也正因于此让白叶全无打差的余地,只能在去或不去中选择一个,最终白叶还是在睡眠和吴霜之间选择了后者。

  此时的早点铺内真可说是人头涌动,这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是宝树园附近唯一的一家早点铺,另一方面也因为这里的各类早点干净美味,价钱更相当公道。

  当然今天这里的人格外的多,说起来这全是托昨晚那长激战的福,为了看那个 “前街边花园”今天大家起的都很早,看过某个场景之后,便三五成群的来这里进餐。

  凝神听了一会周围人的谈论后,白叶再次把视线放到了吴霜身上。

  “小霜……”

  “恩?”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吃像越来越可怕了?”看着吴霜以非人的速度消灭桌上的各类早点白叶叹道。

  “可怕?没有啊,到是有不少人说我吃的很秀气。”说话的同时吴霜已经消灭了两根油条、一个炸糕,但更难得的是她嘴里塞了着么多食物,竟然还能把一句话说的清楚明了、字正腔圆,不禁让人大为佩服。

  “如果那些人不是瞎子的话,那一定都是神经病。”对于吴霜的说法,白叶下了果断的评语。

  “别瞎说了,平常我真的吃的很秀气呢。”

  “小霜,表里不一可不好啊。”白叶严肃的提醒道,不过眼中闪过的那种成功捉弄人后兴奋光芒,却出卖了他真正的意图。

  “你……算了,反正讲歪理我讲不过你。”放弃了一场毫无意义争论的吴霜把话题引向了另一个方向。

  “叶子,听我妈说,你上次来我家的时候告诉她你又找到新工作了?”

  “是啊,真难为伯母还记得,她对我实在是太好了。”白叶感慨的说道。

  “打住,我妈提起你的工作只是顺带而已,她在意的是你吃掉了她和我爸两人三天才能吃掉的食物。”吴霜毫不留情的点出了白叶的恶行。

  “那个只是意外啦。”如此简单的推掉自己的错误后,白叶似乎也觉得不太合适——只不过他的做法并不是诚心悔过,而是转移话题。

  “小霜,你不知道,我这个月那叫苦啊。”

  “等等,叶子你说这个月的意思,难到是你这份工作已经做了一个月了?”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叶子,你又创新纪录啦,我记得你以前最长的一份是工做了二十二天,恩,你进步了,再接再厉啊。”吴霜高兴的夸道。

  “你这样夸奖我,我怎么高兴的起来。”

  “啊,抱歉,一没注意说了真话。”一边说着吴霜眼中闪过和刚才白叶眼中类似的光芒。

  “不说我了,上次你妈说你忙的四脚朝天,现在怎么这么闲?竟然有空去看那种热闹?”和吴霜方才的做法相同,白叶选择了转变话题。

  “既然你诚心诚意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好了。”说着吴霜又特意停顿了一会,掉足了白叶的胃口后才轻松的道:“我把老板抄了。”

  “啊”

  “至于这么惊讶吗,你也知道我的兴趣是历史,要不是单靠它养不活自己,我才不干现在这些工作呢,现在好啦,我已经赚到足够的钱了,可以做我喜欢的工作了,叶子你不为我高兴吗?”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吴霜显得分外的美丽。

  “这当然,祝你今后工作……快乐。”说着白叶伸出了手。

  虽然在刚开始时有点惊讶,但由于彼此本来就都是理想重于实际的类型,因此白叶很快就理解了吴霜的作法,并表达了自己对她的支持。

  “谢谢。”两只手握在了一起,之后早餐也一直在愉快的气氛中进行着。

  直到……

  “叶子。”

  “啊?”

  “有个美女在看你耶。”

  “胡说,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真的,啊,她朝你走来啦。”

  “拜托,下次耍我也找个像点样的事……”白叶的话并没有说完,他清楚的感到一个人在他身后停了下来,感觉着那股颇为熟悉的气息,白叶猛然转过身来,黄娟美好的倩影映入了眼帘。

  “我有话和你说,可以来一吗?”黄娟轻柔的问道。

  ※※※

  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河边刚刚发芽的垂柳,在宁静的微风吹扶下一切显得异样的温柔,河畔的长椅上一对男女并肩坐着。

  女子绝世的容颜配合黑色的连身长裙,越发映衬出她有如万年雪峰般悠远缥缈的气质,她身旁的男子虽然没有女子那样出众的外表,但随意的衣着配合他身上散发的那种轻松自然的气息,使他带给人一种自由自在的美妙感觉。

  从附近过往行人那种羡慕嫉妒的目光中,不难看出他们是把这两个人当做一对正沉浸在爱河中的幸福情侣了吧,然而很可惜这二位的关系莫说是情侣,就连普通的朋友都还算不上呢,事实上可以说正处于敌对状态--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实很微妙。

  “你不是有话和我说吗?现在怎么又……”白叶平和的话语中透露出了少许的不耐烦,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和一个怎么想都应该是敌人的家伙,不言不语的坐在一起半个多小时实在是有点不太对劲。

  说实话刚才黄娟突然出现确实吓了白叶一跳,当时白叶第一个念头就是先扔两张炸裂符过去,然后带着吴霜有多远跑多远,但最终出于种种考量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和吴霜打了个招呼后,在她充满疑问的目光注视下和黄娟离开了。

  不过真说起来白叶的决定到也不是一时冲动的结果,虽然平时看起来他有点傻乎乎的,但那只是他不愿动脑完全依照本能行事的结果,真说动起脑子来--当然,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候白叶是全没有动脑筋的习惯的--他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和分析判断能力也是相当惊人的。

  黄娟伤势的严重程度他是非常清楚的,那种伤势不论有多好的灵丹妙药、疗伤圣法没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也难以痊愈,退一万步说即便黄娟有办法让她的伤势在短期内痊愈,但她晚上刚刚才受的伤要说早上就好了,未免也太没道理了,真那样的话谢紫韵干脆退休算了。

  何况白叶心里也相信黄娟是抱有相当诚意的,要不她就不会选在她最衰弱的时候来见自己了吧,但一路走来再加上到这后这段时间,黄娟竟然没有再说过一个字,实在等不下去,白叶只有先开口了。

  “我……”说了一个字后黄娟再次陷入了沉默,又好一会儿,当白叶等的已经快抓狂的时候,黄娟终于再次开口了。

  “这个身体是我通过魂移得到的,我并不是人类,黄娟……只是这个身体原来拥有者的名字,我的真名……伊利丝·蓝·迪卡·梅迪西斯,是……魔。”

  有些话确实很难说出口,但要真是说了开头,剩下的部分反而会变的难以节制,黄娟开始诉说自己的过去,仿佛要把数万年的寂寞与孤单彻底发泄干净。

  作为听众的白叶只能静静的听着,限于人类的身份他并不知道梅迪西斯这个性在魔界代表怎样的权力与荣耀。

  天地初分神魔立判,虽然何者为善、何者为恶尚难分清,但彼此力量理念各走极端却是不争之实,在人类记忆之外的遥远过去,神魔之间始终争斗不休,而梅迪西斯一族的辉煌也正是建立在无数神的尸骨上的。

  神魔之争中最惨烈的就是三次神魔战争,而黄娟所说的过往就是从第三次神魔战争尾声开始的。

  动员千万神魔的第三次神魔战争,其惨烈程度远非任何人类语言所能形容,而在这场战争的尾声一个偶然的事件酿成了一场几乎毁灭三界的灾难。

  神、魔、人三界彼此平行共存,通过空间裂缝彼此互通,而在三界之外则是无尽的幽冥晦暗,人们给了这个空间很多名称幽界、冥界又或者是阴间,但不论叫它什么有一点是不会改变的,一切的灵魂都由这里产生,再进入三界和不同的身体结合形成生命,而在生命之火熄灭后,即将消散的灵魂也将再次回到这里被还原成最初的形态,等待下一个机会。

  虽然对这个神秘的世界各种族理解不同,但有一点却是公认的,这无尽的幽冥晦暗尽管是一切生命的源头,但却绝没有真正的生命,然而最终这个少有被公认的观点,被证明是错误的,通过一种谁也不愿见到的方式。

  在第三次神魔战争的最后,战争前所未有的激烈,杀红了眼的神魔们再也顾及不到什么自然法则、万物平衡,被禁止的力量不断的使用,终于,空间的结构再也承受不住那种强大力量的不断冲击,虚空……碎了。

  当青蓝色的幽冥死气弥漫三界的时候,所有智慧种族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但直到“他”——那个自称“主宰”的生命,从破裂的虚空中越界而来的时候,人们才意识到问题远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很多。

  当这位掌控万事万法源头的“主宰”,在神魔和所有智慧种族的面前宣布他们的存在是“恶”,是所有世界的灾难,是****的源头,将会引导万物走向破灭的时候,人们哗然了,他们不相信这些话。

  而当这位“主宰”宣布要把他们所有都彻底抹杀的时候,人们更是叱之以鼻,但很快他们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严重。

  “主宰”的力量远远超出了任何生命的梦想,人们的无能在他压倒性的战力前暴露无遗,即便是自夸无敌的主神和魔王们,也变的不堪一击,足以毁天灭地的禁忌招术更只不过稍稍阻止他前进的步伐。

  当所有的生命都陷入了绝望的时候,一个名叫女娲的神族少女提供了一种打败……不,应该说是阻止“主宰”的可能。

  最终所有的生命都接受了女娲的方法,以神魔为核心联合三界所有的智慧生命,进行梦幻般的“补天之仪”修补破碎的虚空并把“主宰”封回冥界。

  仪式很成功,以亿万生命的牺牲为代价,女娲用自己的身体弥补了虚空的裂痕,“主宰”被封回了幽冥晦暗之中。

  世界安全了,今后即使是拥有无方大能的“主宰”也再难入三界一步。

  除非……

  而黄娟或者说伊利丝·蓝·迪卡·梅迪西斯,本来也应该在“补天之仪”中彻底消散的,但最终这位梅迪西斯家仅存的直系血脉,运用“禁忌的魂移之术”逃过了死亡的结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