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不幸的白叶

九彩记 月下微尘 4568 2003.04.29 13:04

    “人类社会是极为残酷的,人与人之间不断的争斗着,而通常情况下这种争斗远比人类和妖魔的争斗残忍许多。”

  ——左丘浩然

  这是被成为东方第一人的左丘浩然在“神洲之役”中对他的同伴所说的话,之后他便和当时西方教庭的第一高手,有“上帝之剑”称号的圣骑士沙伦·哈斯特决战与黄山天都峰,而后两败俱伤不知所踪。

  当然这些“秘密战争”中的事件普通人是不会知道的,而白叶作为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自然也不会知道,但关于“人类社会是极为残酷的”这一点却正是他此刻心中的感受。

  再灌了自己一口啤酒——那是他咬牙跺脚买下的,白叶暂时忍住了想哭的冲动,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吗,好日子总会来的,可是……自己还能等到那一天吗?

  他——白叶,毕业于北京某名牌大学,在校时各方面虽不突出但也到底通过了一道道关卡拿到了文凭,但可惜自从毕业后却诸事不顺,算上这次已经是他第一百一十六次被抄了,就算再不屈不挠的现代城市斗士也会消沉下去吧。

  “天啊!为什么会这样!!”半醉的白叶仰天狂嚎,不过理所当然的老天爷没有理会他,不过他还是得到了一些回应。

  例如……

  “妈妈,你瞧那个哥哥好奇怪啊。”一个小孩子天真的道。

  “别理他,小心他咬你。”穿着时髦的母亲适时的对自己的孩子作出了忠告。

  “恩,妈妈我知道了,我不会喂他东西的。”聪明的孩子立刻知道了该怎么做。

  “真乖。”穿着时髦的母亲夸奖道。

  又例如……

  “亲爱的,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报上说的变态啊。”某女道。

  “恩很有可能,就算不是变态也是个精神病,让我给精神病院打个电话问问有没有人跑掉,这样对他对别人都有好处。”某男义正词严的说道。

  “亲爱的。你真有正义感。”,某女钦佩的道。

  “哈哈……那里那里……哈哈……”某男一边傻笑一边道。

  姑且不说围观的人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和动机,总之听着周围人的评论白叶即便是在半醉之中也相当尴尬,当下急忙一低头钻进了旁边的胡同。

  “现在的人真差劲,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说别乱喂我东西?当我是狗啊还说我是变态?精神病?真是开玩笑,我这么帅像是精神病吗?还有那个说我……”昏暗的胡同里白叶一边抱怨一边低头急走,在那种情况里他竟然还能把周围人说的话都记个清楚也真是不容易的很了。

  “碰”

  “哎喲”

  完全不看路的白叶撞到了某个人,听到了对方呼痛的声音白野急忙道歉:“啊,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有看……”

  白叶的话并没有说完,就被对方七嘴八舌的打断了。

  “靠,小子走路没长眼啊。”

  “撞到人到个歉就想了事啊。”

  “就是,还不把身上的钱掏出来给哥们儿当医药费。”

  ………………

  …………

  ……

  听着对方那几个人的话白叶暗呼不妙,胡同里的路灯已经坏掉了,借助天上的月光白叶看清了对方,那是七个十五六岁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年轻人,看他们的样子就差在脸上写上“不良少年”四个字了。

  如果是在平时白叶一定二话不说立刻投降交出钱包——反正通常钱包里也没有钱,但此时却不一样,一方面钱包里是他刚那到的五百元——刚刚老板给的遣散费,另一方面积累了半年多的怨气加上刚刚受到众人奚落的不满,又趁着几分酒意使白叶做了一个他后来自己也大感意外的举动。

  只见白叶飞起一脚踢中一个不良少年的夸下然后转身就跑,完全没料到这个看起来即懦弱又有点呆的家伙会来这一手,不良少年们不由得愣了一下才叫骂着追了上去。

  事实再次证明人类在危险时刻所发挥出的潜能果然是巨大的,白叶以不输给职业选手的速度奔跑着,然而面子受损的不良少年们的执念同样可怕,于是一追一逃之间展开了马拉松式的追逐。

  ※※※

  “呼……呼……呼……”

  一个阴暗的胡同里传出了水牛喘气的声音,当然这种地方是绝对不会有水牛这种生物的,发出这种生效的人正是刚刚逃脱的白叶。

  人类的潜能虽然巨大,但既然是叫潜能就不是随便能用的,正如现在的白叶就为此付出了相当的代价,他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边把胃里仅余的东西吐个一干二净,然后整个人靠着路边的墙壁坐了下来,看他双眼发直好像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

  两个小时后……

  好不容易恢复了些许活动和思考能力的白叶发现了另一个问题——他,迷路了,慌不则路下他根本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

  “我好像还真不是一般的倒霉啊,神啊,请答救我吧。”白叶祈祷道,不过事实同样再次证明了一个从来不相信神啊、佛啊又或者妖魔鬼怪之类存在的人的祈祷是毫无用处的,所以可怜的白叶只好自己找路回家了。

  在附近转了近一个小时后白叶不幸的发现,这里是一遍拆迁后的废墟,跟本就没有人。

  “天啊!为什么会这样,这里不是北京吗,这个人满为患、寸土寸金的地方竟然会有这么一大遍地方没人?不要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啊。”白叶抱怨道。

  似乎神灵们终于听到了这个可怜的人类的哀鸣,当白叶转过一个弯儿后他看到了远处的灯光,欣喜若狂的白叶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

  不过当白叶到了那座有灯光的建筑前他犹豫了,因为那座建筑只不过是一座没有盖完的高楼,而那个灯光正是从这座楼中的一个窗户里传出的。

  “这个地方看来怪怪的啊。”白叶自言自语道:“不会是新闻里经常出现的那种犯罪窝点吧,万一真是的话那我……”想象着种种可怕的后果白叶站在楼前犹豫了。

  就在白叶进退两难的时候楼里传出的爆炸声帮他做出了决定,在爆炸声传出的一瞬间,出于旺盛的好奇心和藏于内心深处的满腔热血白叶冲进了楼里。

  但很快白叶就后悔了,因为在他刚刚冲到二楼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四肢不全的“东西”向他冲了过来。

  ※※※

  姑且不管白叶看到那个怨魂时的感受,至少那个怨魂看到白叶时很高兴,它已经被谢紫韵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它逃到这里已经连受重创奄奄一息了——其实以它的水准在谢紫韵手下能逃到这里应该很值得自豪了,现在白叶的出现无疑给了它一个逃脱的机会,于是它欢呼着扑向白叶——这就造成了白叶眼中一只四肢不全的“怪物”向他冲来的一幕。

  作为一个普通人和一个“怪物”做对是很不明智的,因此白叶很“合作”的被那个怨魂抓住了,当冰凉的鬼手掐住他的脖子的同时谢紫韵也追到了。

  “站住,不想让这个无关的人死就给我站住。”怨魂高声喊道。

  谢紫韵站住了,看了对面的怨魂一眼后谢紫韵把目光放到了白叶的身上。

  “那个人就是破坏我法阵的人吗?果然是个一点法力也没有的普通人啊,那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真奇怪。”

  而那边还没等怨魂对谢紫韵做进一步的威胁,白叶已经开口了:“救命啊那位姐姐快来救救我啊我不想死啊我还有大好的青春和没好的未来啊还有怪物大哥……”

  “我不是怪物,是鬼”怨魂纠正道。

  “啊,对对,鬼大哥我不好吃的,千万不要吃我啊。”

  “呵呵,那就要看对面那个家伙的了。”看到白叶如此合作怨魂不由得笑了起来,同时得意的想到“有这个贪生怕死的小子在,看来有望逃走啦。”

  “怎么样,放我走吧,我保证再不阻碍这里的工程了。”怨魂道。

  “本来放你走也没什么不可以,但你刚刚竟然敢耍本大小姐,这绝对不可饶恕”相对于工作本身似乎这才是让谢紫韵紧追不放的原因。

  “什么你竟然拒绝,你不怕我杀了这个无关的人吗?”听到谢紫韵拒绝自己的提议怨魂大惊的同时,也多少有点后悔刚才的行为。

  “你都说了吗,他是无·关·的·人。”谢紫韵微笑的道。

  “你……什么意思?”感觉到不妙的怨魂问道。

  “哼,你以为本大小姐是谁!和我毫无关系的人我会在意他的死活吗!!”谢紫韵大声道。

  “你……”听到对方的毫无顾及的说着这种让人心寒的话,怨魂立知无望逃走,惊慌之下放在白叶脖子上的鬼手不由得越收越紧,感到死亡临近的白夜相当干脆的晕了过去。

  “这就吓死啦?真是没用的男人,我的法阵怎么会被这样的家伙破掉啊,太没天理了吧。”看着晕倒的白叶,谢紫韵不满的道,同时毫不客气的把白叶归入了死者的行列。

  “好了,你就安心的升天去吧,我会帮你报仇的。”说着谢紫韵已经拉开了架式。

  “你……你……我跟你拼啦!”绝望的怨魂一把丢开白叶,向谢紫韵扑了上去。

  “哼,迷惘的灵魂,这就到你该去的地方吧。”

  ………………

  …………

  ……

  ※※※

  清晨,当阳光照耀在城市的上空时,万物似乎都恢复了活力,当然这也包括了某人在内。

  “我为什么会睡在垃圾堆里?还有附近为什么这么眼熟啊?”醒过来的白叶一边把身上的垃圾拍掉边打量着四周道。

  “啊,这不是我家后面的垃圾堆吗?我为什么在这里?我记得……”确认了自己位置的白叶开始回忆昨晚的经历:“我记得我又失业了,然后好像喝多了在街上说了些什么,然后遇到流氓被他们追,然后好像迷路到了一座没人的大楼,遇到了一个紫头发的美女和鬼,然后晕了过去……”白叶努力的回忆着昨晚的经历。

  “可我现在却在家后的垃圾堆里……”再次打量四周后白叶对自己说:“这么说我是在做梦了,对,一定是在做梦,我肯定是喝醉在这里睡着了才做的那些梦,要不跑成那样一定会全身到处痛的,而且我要真在那种地方晕倒怎么可能在自己家后面醒过来,再说世界上不可能真有鬼这种东西啦。”

  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理由后白叶开朗了起来,继续自言自语道:“还真是有趣的梦啊,那个紫头发的小姐还真是好看,要是……哈哈,不可能啦,哈哈,疑?这是什么?”说话间白叶发现衣袋里多了张纸,打开之后只见上面写道:

  “本事务所现招收助手一名,年龄、性别、学历均不限。要求有强韧的神经和过人的生命力,以及对新奇事物有足够的好奇心和承受能力。

  PS:有良好的一般家务处理能力者优先。

  紫韵事务所”

  ※※※

  “这……这是什么?为什么会在我的衣袋里?难道昨晚的事情是真的?”白夜惊愕的道:“疑?下面还有字?”

  “本来你打乱本大小姐法阵的赔偿金和救你一命的佣金共记五千元,但看你这么穷,我就特别优待你好啦,钱我已经从你身上拿走了,记住以后没事别乱跑,像本大小姐种好人可不多哟。”

  “难……难道说……”看着这些清秀的字白叶心中泛起一阵不详的感觉,急忙拿出钱包,只见老板给的五百元遣散费已经不翼而飞。

  “为什么会这样!!让我怎么活啊!”说话间失去生活费的白叶再次躺倒在垃圾堆上。

  而此时在远处一座高楼的顶端,看着倒在垃圾堆上的白叶,谢紫韵嘴边露出了一丝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