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画中人

九彩记 月下微尘 4725 2009.03.19 15:36

    “云开闾阖三千丈,雾暗楼台百万家。”

  白叶在学生时代,曾经听某位老师说过这么一句诗。当时那位老师告诉他,这句诗最后三个字“百万家”,指的是一种天下闻名的建筑——四合院。

  对于这类建筑,白叶虽然说不上了解,但至少非常熟悉。这么多年了,他前前后后见过的四合院也着实不少,其中既有清幽肃静的皇家园林,也有拥挤热闹的大杂院,但眼前这座复式四合院,还是让他颇为吃惊。

  设计者似乎有意把这宅子设计成一座迷宫,前院、后院、东院、西院、正院、偏院、跨院、一进、二进、三进……院院相扣、进进相连,刚进来的时候白叶还没觉得怎么样,可这一路走过来,白叶最后竟然连自己刚刚是不是已经走过这里都搞不清楚,他甚至相信,如果没人带路,恐怕十天半月内他是走不出这里的。

  “人家都说大隐于市,应该指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吧?不过……把自己家修得跟迷宫似的,也未免太夸张了。”

  在头痛道路的问题之余,还有另一件事困扰着白叶。姑且不说这地方惊人的占地面积和维护费用,御天门是怎么在城市的中心地带,弄到这么一套东西的呢?

  “很惊讶吗?”看着白叶的脸上的表情,幻橙凑到他身边压低声音道:“早和你说过了,御天门和世俗当权者者的关系很不错,弄套宅院那还有什么难的。”

  “原来如此,那算不算滥用纳税人的金钱呢?”

  “这关纳税人什么事?”幻橙白了身边的无知男子一眼,“御天门再怎么不争气,也不会堕落到靠世俗政府养活的地步,再说了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真要靠世俗政府养活,那又怎么能保持自己的立场?我们的雷大师在有些方面,可是一点度量都没有的,滥用纳税人的金钱?真难为你能想得出来。”

  听着幻橙的话,白叶还真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本来也不是真认为御天门会像自己说的那样,之所以会这样讲,大半是因为平日里习惯了这种说话方式,剩下的一小半,则怕要归结于某种阴暗却流传甚广的心理了。

  事实上正像女道士说的那样,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有多强大的力量也好,一旦变成了饲主与食客的关系,就很难挺起腰杆子大声主张自己的观点了吧?像雷动这种人,又怎么可能忍受得了那种处境?再说了,虽然这座宅子的开销,随便想想也该知道非常惊人,但以御天门的财力,应该不过是九牛一毛才对。

  要知道所谓秘密世界中人,既有着远比普通人悠长的生命,又有着超乎普通人想象的力量。这两者加在一起,可以说先天就非常适合积累财富。更何况秘密世界中的各个教派,对财富也有着相当迫切的需要,因为在这世上,怕再没有哪个群体,比他们还会花钱了。

  “我这么说确实有欠考虑。”

  既然被对方抓住把柄,那就马上服输认错,这是白叶和谢紫韵相处以来得出的做人心得。而且靠着这点微不足道的人生体会,白叶被谢大小姐挖苦的次数确实少了不少。

  “知道就好,以后不要随便乱说御天门的坏话,要不会被追杀也不一定。”

  幻橙继续凑在白叶耳边说道,不过这次白叶却发现这中间有些许不对劲,虽然女道士做出了法不传六耳的动作和表情,但在声音方面……

  “莫非她不是怕前面的人听见才这么做的?”

  看着走在前面引路,肢体动作已经变得不太协调的,那名御天门知客弟子,白叶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难道是为了气氛一类的东西,才摆出这些动作来的?”

  “胡说什么呢!我像那种无聊的人吗?”

  “……像。”

  林千绿见两人的“洗心轩”,是她处理各种事务的地方。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机要重地,现在她能在这里见白叶和幻橙,似乎也表明了对两人的信任。

  “是真的信任我们,还说是借此表明,就算接触到些许机密,我们也不可能实际破坏什么呢?应该是后者吧,就算对我还有……要是连那小子都一并信任的话,她也就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了。”

  这是幻橙对林千绿作法的解读,至于白叶,即不习惯寻根问底,也缺乏阴谋论者潜质的他,完全就没考虑这方面的事情,让他惊讶的是“洗心轩”内摆设的考究。

  凭着之前在一家古董店,当清洁人员时零星听回来的东西,再加上身旁如谢紫韵、沈青等人的耳濡目染。白叶对方面的事情,多少有些一知半解的认识。

  和“奢华”不同,“考究”绝对需要主人有过人的品位和学识。而且相对单纯的“奢华”来说,“考究”的花费也更为惊人,如果这么大的一片宅子,都维持这类似水准布置的话,那御天门的财力想想也让人震惊。

  就这样,白叶和幻橙两人,各怀心事的走进了“洗心轩”——顺带一说,对于终于来到目的地这点,有个人是非常高兴的,就是那名御天门的知客弟子。至于原因也很简单,他只是庆幸自己终于不用在听“有心无意二人组”,讲那些真对御天门似褒实贬的闲话罢了。

  迎客、让座、上茶,一如古礼的待客之道后,身为主人的林千绿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们的幻橙仙子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这么风风火火的赶过来,想必是有什么要紧事吧?”

  林千绿那不温不火、不紧不慢的沉静语调,依然充满了严肃认真的感觉,让人毫不怀疑她的诚恳。

  “说什么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太伤感情了,千绿姐。”

  幻橙的态度几乎和林千绿各走极端,她的语调充满了活力与亲切感,让人忍不住想听她说下去,甚至产生无条件相信她的冲动。

  “算我说错了,幻橙妹妹是特意来玩的吗?”

  “那当然了,这么久没见,不知道人家多想千绿姐你呢。”

  “这可好了,我也正想妹妹你呢,不如住几天再走。”

  看着林千绿和幻橙空来空去说得热火朝天,被晾在旁边当透明人的白叶,差一点儿笑出声来。原本他在小的时候,就很佩服一些人能把没影的事儿,说得绘声绘色的功夫。等到了后来,作为他为数不多的好友,沈青和吴霜也都有这样的能耐,只不过……

  “能把子虚乌有的事情说得绘声绘色,这世界上只有两种人,那就是政客和骗子,沈青就是后者,叶子你还是少跟他鬼混的好。”

  这是吴霜和沈青刚刚相互认识时,吴霜私下对沈青的评价,无独有偶侠盗大人也有着极为类似的说法。

  “如果说骗子用话术和诡计诈取他人财务的话,那政客就是用同样的手段诈取他人的灵魂,钱被骗走了还可以再赚,灵魂被骗走了恐怕会万劫不复,很不幸你的吴霜小妹妹,就是一个类似政客的人,为了自己的将来着想,白叶你还是离她远点的好。”

  虽然随着双方友情不断加深,这类的说法早就被大家抛诸脑后。但至少在最初的阶段,双方都十分坚持自己的看法,让白叶着实头痛了好一阵子。不过另一方面他也有些相信两人的说法,姑且不说是不是凡是“能把子虚乌有的事情说得绘声绘色”就是政客和骗子,但或许多多少少都有些从事类似行业的天赋吧?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了他接触秘密世界为止。

  虽然不是全部,但白叶发现越是身份高、实力强的秘密世界中人,越能把些没影的事儿说得绘声绘色。就像现在,白叶十分肯定眼前这两个女人,打心底就不相信对方说的任何一个字,可却能让不知内情的人感到,她们不但谈得十分投机,更有着亲如姐妹的感情,这让白叶心里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或者那也是成为强者什么的重要资质吧?”

  姑且不说这是否真是成为强者的重要资质,女道士本身的表现就很值得玩味,这究竟是自己见到幻橙的第几幅面孔了呢?和沈青在一起时恬静的幻橙,和谢紫韵在一起时活泼的幻橙,和自己在一起时嚣张的幻橙,见到哪吒时无情的幻橙,还有眼前这个狡猾的幻橙……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幻橙呢?或许都是真的,也或许都不是真的。正如女道士不断模仿各个电影中女主角穿着,戏演的太多、太投入,就再分不清那些是演戏,那些是真实的自己。

  “有点小事想千绿姐姐帮我查一下,自家姐妹姐姐你应该不会拒绝我,是吧?”

  一个小时后,几乎把上下五千年的大事小情说了个遍,幻称终于把话题转到了正事上面。

  “那是当然,有什么事幻橙妹妹你尽管说吧。”

  “我想你帮我找一个人,一个普通人。”

  “普通人?”听到幻橙的话,林千绿似乎有些惊讶,不过她并没有问什么,而是干脆的答应了下来,“没问题,是个什么样人?”

  “女性,是个盲人。”

  “还有呢?”

  “没有了,就这些。”幻橙两手一摊无奈的道。

  “只有这些的话……”林千绿想了片刻后点头道:“三天以后我会把名单给你,不过你要有思想准备,逐一核对恐怕是个很大的工程,你不知道更多的资料吗?比如那人的长像之类。”

  “我知道只有这些会浪费很多时间……不过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有一线之路总比一筹莫展的好。”

  幻橙皱起眉毛,她当然清楚以这个城市的人口数量,只凭这种模糊的资料,开列出的名单怕会比某些机构的年终总结报告还长,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由于角度的问题,自己只看见了那个女人的背影。

  “那个……”这时候一直被两位女性忽略的白某人开腔了,自然而然的吸引了两位女士的注意力后,白叶说道:“如果是长相的话,我到是知道。”

  “你知道!?”

  对于白叶的说法,女道士是非常怀疑的。从角度来说,既然自己没有看到那女人的长相,那坐在她身边的白叶应该也看不到才对,可现在这个男人,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自己知道那女人的长相?

  “我都没看到她长什么样,你是怎么看到的?”

  “上次看到的。”

  “上次?”

  在幻橙怀疑的目光注视下,白叶说出了他和哪吒在街头巧遇,以及哪吒救了一位失明少女的事情。

  “你是说他们两个之所以会走在一起,是因为英雄救美的老套故事?”

  幻橙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瞪着白叶。

  “虽然细节上有点不同,但应该就是这么回事了。”

  “我那个傻瓜哥哥?救一个普通人类?简直是……恩,这里边一定有阴谋,一定有。”

  先不说一时间对这件事有些不能接受的幻橙,独自在旁自言自语。林千绿对此虽然也非常惊讶,但毕竟事不关己,所以她也就没有太大的反应,只听她平和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拜托白先生把那人的相貌画出来,我们也好尽快把人找道。”

  “画?”

  听到这词白叶就是一愣,他本来就不擅长画画,甚至有过画美女画得像张飞的光荣战绩,更何况最近七八年也再没有碰过画笔了。

  “我来画的话恐怕……”

  “这不是什么问题,白先生放心好了。”

  说着林千绿站起身来,从旁边的书桌上那起一张白纸,接着又对着这张纸做了几个简单的手势,口中念念有词,片刻之后林千绿把那张纸递到了白叶眼前道。

  “对着它仔细想想那人的长相就可以了。”

  “这也行吗?”

  “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

  看着满脸温柔笑容的林千绿,白叶接过了那张“怎么看都很普通的白纸”,按着林千绿的说法开始“画”那人的长像。结果大大出乎了白叶的意料,几乎是立刻,那位失明少女的面貌就跃然纸上,其细致的程度,绝对不亚于使用先进照相器材拍摄的相片。

  “真是方便的东西啊。”白叶一边感慨着,一边把画像递给了林千绿又,“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在哪见过她。”

  “这样吗?”接过画像林千绿仔细端详了片刻也点了点头,“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在哪见过这张脸,是在哪呢?”

  思索了一会儿后,林千绿突然若有所悟的“啊”了一声,接着一脸惊愕的道。

  “我到是想到了一个人,不过……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