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谋略

九彩记 月下微尘 9491 2003.05.08 23:31

    对于黄娟近乎莫名其妙的举动,白叶心中存在着很大的疑问,这到不是说他认为黄娟所说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让他觉得疑惑的是黄娟的动机。

  尽管白叶是那种不到生死关头绝不动脑子,凡事跟着感觉走的类型,但如果有个人晚上还在跟你打生打死,到了早上却跑来和心平气和的对坐谈心,即便再不爱动脑子,只要是智力正常的人都会觉的不对劲吧。

  “只是单纯的想发泄一下长久的寂寞吗,不过这样解释好像有点过于草率了吧……算了,就当是这样好了。”最终白叶得出了一个他自己都觉的不太可能的答案,不过他并不知道,这个答案相当接近事实。

  找到了这个可以说服他自己的答案后,白叶站了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开始了他最大的爱好--闲逛。

  ※ ※ ※

  “这个城市还是这样忙碌啊,大家为什么就不能稍微慢下来呢,难到不知道这样会错过很多东西吗?”白叶悠闲的坐在路边,一边消灭着手里的饮料和零食,一边感叹道。

  如果单从话本身的内容来看,可以说不但正确而且颇负哲理,但是如果考量到说话人的行为就很难让人接受了。

  “哎,好久没这么清闲了,说起来最近好像都没休息过,那死丫头用人还真是狠啊,她上辈子一定是干贩卖奴隶这行的。”丝毫没有感觉到身为一个年轻人的自己,并不适合在上班高峰时间坐在马路边上无所适事的东张西望,更特意忽略了路人们看他时目光中不时闪过怜悯、不屑的意味,白叶自顾自的说道,边说边把喝空的饮料罐向身后的垃圾箱扔去。

  “哎喲。”

  听到身后有人呼痛,白叶暗叫不好急忙转过身去,一个大概十五、六岁的少女出现在他眼前,只见那位少女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拿着白叶刚扔出去的饮料罐,正向他“怒目而视”--至少在白叶是这样解读对方眼神的,再次叫暗叫了一声不好,白叶硬着头皮向少女走了过去。

  “不愧是谢大师的助手啊,我都特意隐藏气息了,竟然还能发现我,不过这样对待我着样活泼可爱的美少女,实在是很没风度呢。”说着少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真是抱歉了,请问你是……”意识到对方是为他而来,白叶一边暗中琢磨要不要买本黄历回家,看看今天是否不宜出门,一边收起了刚准备好的那套长篇大论的道歉词,在简短的道歉后,直接切入了主题。

  “我叫段思思,跟师傅从龙虎山来的,白叶哥哥叫我思思就好啦,师傅都着么叫我的。”段思思以招牌式的天真笑容回映着白叶。

  “白叶哥哥有空吗?和思思一起去玩好不好?”

  “很不巧我正忙着呢。”

  对于眼前这个和他素为某面的少女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白叶并没有太多惊讶,既然对方有为而来,如果连他的名字都要现问的话卫免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但另一方面,白叶对段思思的提议却暗暗心惊,如果说早前黄娟约他一谈时,白叶至少还有把握自己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话,那现在眼前这个看起来天真烂漫的少女,却让白叶全无那种把握,所以白叶很干脆的拒绝了段思思的邀请。

  “忙着发呆吗?”不过很显然这个临时编出来的借口并没有让段思思满意,反而引发了少女进相当激烈的言词。

  “这个……”

  想起自己早先坐在路边无所适事的样子,白叶很清楚这个瞎编的借口没有任何说服力,本来只是想借此表示自己不愿意去,但这个少女也不知是真不懂他的意思,还是故意装傻,不但完全忽略了他话里真正的含义,还提出了这个让他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

  “还是说白叶哥哥讨厌思思呢。”说这话时段思思不但特意提高了音量,还露出了一付要哭的表情,吸引了相当多路人的目光。

  “当然不是,我只是不太……”段思思的举动已经很明显的表现出她是在装傻,见此情景白叶本来想直接告诉眼前这个少女,他白大公子“不想陪她玩”,但却突然发现不知何时四周已经开始有了看热闹的闲人,耳中也传来了诸如“占了人家小姑娘便宜,就想甩了人家”之类的细语,使白叶不得不改变了注意。

  “好吧,大哥哥陪你玩,不要哭啦。”白叶苦着脸道。

  事实上让的白叶改口的,除了四周的逐渐增多的看热闹的人群外——其实白叶很奇怪,之前这些人还一付快要迟到的样子猛赶,现在却一个个变的跟全天放假似的在这看热闹——就是他认为段思思既然是龙虎山这种名门正派的弟子,应该不会对他不利才对。

  不过白叶很显然没有考虑万一段思思不是龙虎山的弟子,又或者真要对他不利时应该怎么办。

  另一边段思思见白叶答应了她的要求立即破啼为笑,亲热的抓起白叶的胳膊,分开已经变得足以阻塞交通的人群向前走去。

  ※ ※ ※

  段思思拉着白叶在街道间穿行着,嘴里则不停的问这问那,在这短短的半个小时里凭借高超的谈话技巧和少许的蛮不讲理,以及白叶本人对很多事情的不在乎,段思思已经把白叶家上致祖宗三代的兴趣爱好,下致白叶本人的饭量问题都问了个一清二楚。

  如果说有什么是白叶知道她却不知道的,那就只有白叶的存折密码和有关他工作的详细情况了,而之所以没有说出去,前者可以说是基于最基本的常识,后者则完全是考量到人身安全问题,毕竟没有得到某人的许可就把这些事说出去,是很有可能危及到性命的。

  “我们到底要去哪?”眼见两人四周的行人越来越少,地方也越来越偏僻,白叶不由相当担心的问道,虽说除了极少数问题他对段思思几乎是有问必答,但那只是他天性使然,再怎么说段思思的来意还是让他放心不下。

  “就要到了,白叶哥哥别急吗。”说着向白叶露出了一个可爱的微笑,能的白叶毫无办法,不过段思思到是加快了脚步,十分中后两人来到了目的地。

  “看,就是这里了。”

  “这里……你肯定不是迷路了吗?”看着四周一片残苑断壁,白叶呆呆的问道。

  “就是这啦。”说着段思思向前走了几步,在白叶身前五米处转过身来,笑道: “这里刚刚拆迁,除了偶尔有些人来这这捡点东西外,都没人来的。”

  “那你带我到这里干什么?”

  “玩啊。”

  “这有什么好玩的,走,大哥哥带你去游乐场。”意识到不对劲,白叶开始做 最后努力,不过就向通常一样,白叶的“最后努力”又失败了。

  “才不要,思思才不想去那种无聊的地方。”说这段思思语气一转,认真的道: “今天听谢大师说,白叶哥哥昨晚和那个A级魔灵对打了好久,结果都没受什么伤,所以啦,思思想向白叶哥哥讨教两招,白叶哥哥可要让着思思啊。”

  “那个是运气好而已,当不得真的。”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水准,白叶急忙推脱。

  “白叶哥哥太谦虚了。”

  “这不是谦虚,实在是……”白叶的话没说完,耳中已传来了段思思的咒言。

  “煌兮诸火,灵氛化焰……”

  “你别开玩笑啦,好不好。”听到段思思开始念动咒言,白叶脸都白了,但段思思却没有任何动摇,念咒的速度反而更加快了。

  “初阳离火”

  随着段思思的话音,强烈的火炎已排空而致。

  如果排除传自印度的佛教秘法的话,神洲整个法术体系全部是建立在阴阳五行基础上的,所谓的区别不过是阴阳五行应用的方法和重点不同罢了。

  在龙虎山的所有修炼者被大致分为两类,就是修炼内气玄罡可以飞剑斩敌的御剑剑士,和修习五行术法引动外力致敌于死的仙法术士。

  五行之术相生相克本来并无优劣之分,但自从“神洲之役”后,由于惨重的伤亡龙虎山的仙法术士们开始追求更具杀伤力的法术,而在五行之中,“土”性安于固守,“木”性长于复原,“水”主变化调和,虽然也都有极具破坏力的法术,可非但数量稀少更是修炼不易。

  因此仙法术士们就把注意力放在“火”与“金”上面,“火”性激扬奔烈, “金”可引雷聚电,如果操控得法两者介具有极为可怕杀伤力。

  在龙虎山中单就“火”来说,威力最大--或者说最可怕的,无疑是那套由“邪中圣”张语非创立的,号称古往今来神洲最强火咒的“焚天煌焰”。

  记载这套法术的原本,在张语非反出龙虎山时已被她本人毁掉了,但经过长期的努力,仙法术士们终于凭借当年张语非留下的一些零碎记载,还原了部分的“焚天煌焰”。

  “焚天煌焰”属于复合型的法术,它由五种张语非创立的火之术组成--目前龙虎山还原的也正是这五种火之术,至于如何把它们复合在一起,组成“焚天煌焰”吗,还是遥遥无期的事——这五种法术即“初阳离火”“三味火劫”“五焰焚空”“七烨明华”“九俱炎灭”,合称“焚天五焰”。

  “焚天五焰”的威力并不平均,由初阳致九俱威力不缔天地之差——当然即便是被称为“焚天五焰”中最强的“九俱炎灭”,比起“焚天煌焰”来也有如蜡烛与太阳,但每种法术绝对都具有水准之上的威力却是肯定的,就算是“初阳离火”在杀伤力上也远非一般的炎之术可比。

  段思思这么快就把它用出来足见修为不凡,至于用这种高级货打白叶是不是有点浪费,又或者白叶会不会被烤成焦炭这类“次要问题”显然不在段思思考虑范围之内。

  说时迟那是快白叶已经被强烈的火焰团团围住。

  ※ ※ ※

  如果一般人看到漫天火焰向自己飞过来的话,除了吓到当场呆住外,就只有狼狈躲闪一条路了吧,白叶无疑是个普通人——至少他自己仍然坚持这一点,但他并没有吓到呆住也没有狼狈躲闪。

  右手一扬,三张界结符在他身前构筑了一道半透明的屏障,挡住了段思思的“初阳离火”,不过也只挡了一下子而已,稍稍僵持后“初阳离火”便攻破了那道脆弱的屏障,但借这短暂的空隙白叶已经准备好了应对的方法。

  就在屏障破碎的同时,他一口气打出了十二张冻气符,虽然初级的冻气符并不能中和“初阳离火”,但相比于白叶制造的那种不堪一击的结界,这些符到是多挡了那么一会儿。

  十二张冻气符离手的同时,白叶发动了早就贴在腿上的缩地符向后跃去,当火焰追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躲到了“初阳离火”所不及的地方。

  看着眼前的场面段思思大为气结,说实话她之所以来找白叶并没什么特殊的目的,完全是心血来潮想见见白叶罢了。

  今天一早段思思跟随张继常一起去找谢紫韵,一番毫无意义的开场白后,张继常问起了昨晚的打斗,谢紫韵也没隐瞒照实说了,待她说完张继常便就直接进入了下一个话题——也就是他找谢紫韵的真正目的。

  但段思思对他的师傅大人和眼前这个“据说是前辈高人”的女子,所谈论的话题完全不感兴趣,她的心思已经飘到了另外的地方,本来以为昨晚只是那个魔灵和眼前这个女人打了一场。

  可按刚刚谢紫韵的说法,在她出手之前水野遥和一个叫白叶的家伙,竟然和那个魔灵打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还竟然都没受什么伤,这让段思思大为诧异。

  她虽然没见过水野遥,但对这位水影月华流未来的掌门到也有过耳闻,知道水野遥大致的实力,她也很清楚换了自己和水野遥联手,是不可能在一位A级的高手前撑这么久的。

  换句话说白叶起不是比自己强很多吗?可是按照刘道通送来的资料来看,他明明是个刚刚接触秘密世界没多久的“菜鸟新人”。

  段思思越想越觉得好奇,所以随便找了个借口溜了出来,跑到刘道通哪抬出她师傅的招牌连撒娇带威胁,软硬兼施的逼对方查找白叶在哪里,刘道通拿她毫无办法更怕得罪张继常——在正一道里张继常对段思思的“溺爱”和他的修为一样出名,刘道通最后终于向眼前的“恶势力”屈服,帮她找到了白叶。

  当段思思见到白叶后,完全没有感觉到对方有什么强大的力量,失望之下本想就此离开,但白叶扔出的饮料罐却无巧不巧的打在了她头上,让她心中疑念又生临时决定和白叶打上一场,才连唬带骗的把白叶能到了这里。

  至于她刚刚使的“初阳离火”虽然货真价实,但一来段思思并不擅长火之术,二来她也确有留手,就算真被打到也不会致命,最多也就是受点小伤罢了——当然如果全身大面积烧伤也算小伤的话。

  在段思思的脑子里如果白叶被打到了,自然就证明他真的没什么力量,如过白叶躲开了又或者用什么方法挡下了“初阳离火”,那她就能借机一窥对方修为高下。

  刚开始白叶的反应让她相当满意,不论是迅速的构架起防御屏障,还是用冻气符进行拖延——虽然两者都不足以抵挡“初阳离火”,但却绝非新手能有的作为,只看他的反应速度和那种“沉着冷静”的态度,段思思已经肯定白叶是“拥有相当实力且身经百战的强者”。

  本来她以为白叶前两招是为了“稍微拖延以便准备真正的绝招好一击破了初阳离火”,所以满怀期待的等着白叶接下来的绝招,可没想到白叶竟然拔腿就跑,还近乎儿戏的使用了缩地符。

  缩地符效果和法术中的缩地成寸相同,它最初是为那些没有足够能力使用五行遁法或御剑飞行的菜鸟级修炼者发明的,在古代它比奔马还快的速度,让它很受初级修理者欢迎,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它是使用率最高的法术之一。

  但随着近代科学的发展特别是新的交通工具的普及,已经没什么人用它了——其实别说它了就连五行遁法、御剑飞行、传送术、飞翔咒文这些在秘密世界历史中大名鼎鼎的移动法术,在赶路时被使用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毕竟相对于耗费自己的力量使用这些法术,乘坐汽车飞机之类的东西有时虽然慢了点却又省力又舒服。

  不过真正让它退出主流法术舞台的,还是它本身的缺点,其它移动用法术都可以在战斗中发挥相当的作用,有时甚至能决定战斗的胜负,但缩地符却不行,因为它的移动距离是随机的,也就是说使用者完全不能预知自己迈出下一步后能走多远,这就住定了它除了赶路外没有其它的用途。

  “竟然用缩地术躲闪,他是白痴吗?不,他前两个动作正确的没有任何瑕疵,这么说是为了隐藏实力吗?或者是觉得我太弱才……”由于一连串的误会,此时段思思已经把白叶当成了“拥有强大力量的神秘高手”,因此她完全没考虑白叶是因为没有别的办法才这样干的,反而一相情愿的把对方的举动进行了这样的解读。

  “哼,你等着,我一定要把你真正的实力逼出来。”就在段思思暗下决心的时候,被误会成“高手”的白叶说话了。

  “我说思思,玩也玩了,大哥哥还有事,先走一步啦。”经过刚才的情形,白叶已经把段思思加入了“能离多远就多远”的名单中,考虑到再留在这很有可能会不明不白的把命送了,提出了离开的要求后,白叶都不待段思思回话转身就走。

  他前脚刚离开,一道雷已经把他刚刚站的地方劈出了个洞,说起来也幸亏白叶跋腿就走,在晚片刻说不定就被劈成焦炭了,白叶大惊之下转头向段思思看去,只见她两手间一块圆球型拳头大小的荧蓝色宝玉正缓缓飘浮着。

  见他回头段思思又露出了灿烂的微笑道:“白叶哥哥别走吗,再多赔思思玩一会。”说完段思思把手中宝玉高举过头,又是一道炸雷向白叶打去。

  这边白叶连反对的时间都没有,丈着缩地符效力仍在急忙向旁躲去,勉勉强强的躲过了一击,可刚刚站稳第二道炸雷又打了过来,白叶只得再次躲闪,如此这般一个怪异的循环开始了。

  十分钟过去了整个场面仍没什么变化,唯一不同的是地面上大大小小的坑洞越来越多了。

  白叶撑了这么久这可以说全拖了缩地符每次移动距离随机的福,在这种连他本人都不知道下一次会停再哪的情况下,段思思更不可能预知他下次的落点,只能等他停住才能发雷打去,这才让白叶“潇洒”的在雷电间跑了这么久。

  不过这时候白叶也快到极限了,虽然书有缩地符的帮助,但在雷电间跑来跑去消耗的体力和精神都是相当大的,更何况那些雷还都是劈他的,不过真说起来也并不是没有解决眼前问题的办法。

  只要他认准一个方向跑下去,短时间内凭段思思的修为绝对拿他没办法,等到了人多的地方,在诸多顾忌下段思思也就不能再像这样肆无忌惮的乱劈一气,甚至连别的攻击法术也很难施展,那时他大可“堂堂正正”的离开。

  但已经被雷劈的晕头转向的白叶,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方法,可他想不到并不代表段思思没有想到,本来白叶真这么****也确实没法子,可没想到白叶不止没这么做还在她周围来回乱跑,刚开始段思思确实很高兴,但随着这场“移动靶射击”进入僵持状态,另一种想法在她脑中升了起来。

  “即不反击也不离开,还再我周围跑来跑去的,分明是看不起我。”

  段思思越想越气,准备不计后果给白叶来招狠的,让白叶知道她段思思可不是好欺负的——不过她好像忘了,从头到尾都是她单方面的欺负白叶。

  “紫电起、狂雷嚎、八方震慑山河动,鬼神惧、妖魔惊、九洲红尘起波澜……”

  念着顶级金之术“雷动八方”的咒言,段思思把“封雷净玉”高举过头,荧蓝色的紫电金气笼罩了她纤细的身躯。

  看到这种架势即便白叶再不识货,也知道这招非同小可,然而相对于一般人的惊慌失措,他实在表现的很“镇定”。

  “这被打到还了得了,我可不想下去找老爸他们啊,这小丫头疯了吗?我又没杀你全家,干吗这样啊,还是逃跑吧……等等,这么说我刚才就可以跑啊,呜……完全忘了还可以这么干。”

  当此时此刻还有心情瞎琢磨的白叶,意识到自己忘了最有效、最正确的那条路的时候,真可以说是“追悔莫及”,立即就准备施展“白家神拳秘奥义·龙归沧海”——也就是在敌人面前朝反方向跑——脱离险境。

  不过说起来老天爷待他白大公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在他决定立刻把这个伟大的战略贯彻到行动中去的时候,段思思已经念完了最后一个字,随着一声“敕”,白叶已经被雷电包围了。

  “呜……完了,看来我真要英年早逝了,早知道真应该把那半知烧鸡吃掉,还有新借来的卡通也没看呢,啊,还有还有,借出去那几张CD还没要回来呢,那可都是正版、正版的啊,呜……亏死了……”

  想着自己还有这么多“大事”没有做,白叶实在不愿意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可以说在这一刻他的求生意志是非常坚定的,但是如果没有实际对策的话,即便是比这还要坚定百倍的求生意志也不会有任何作用。

  “对了,也许我可以……”面对死亡的威胁,白叶的大脑表现出了惊人的效率,五行之术相生相克,如果不能硬挡的话也话,也许可以用与之相生的来转化紫电金气的力量。

  姑且不论白叶的想法是否有效,能想到这个法子,证明他确实有一定的天赋,不过这法子是否真有效却不会有人知道了。

  就在白叶准备付诸行动的时候,四把长剑从天而降,分插在他的前后左右,接着剑气流转形成了一个正方型的屏障把白叶护在了中间,“雷动八方”的攻势宣告无效。

  “四相困仙阵?师傅啊,人家玩的正高兴呢,你干什么啊。”段思思嘟着小嘴抬头埋怨道

  正对眼前的一切惊疑不定的白叶听到段思思的话也急忙抬头看去,只见一身白色道袍的张继常正从天而降。

  右手一抬收回了四把飞剑,张继常狠狠瞪了段思思一眼说道。

  “没事就到处闯祸,看我回去不好好罚你。”

  见张继常“似乎”真的生气了,段思思习惯性的吐了吐舌头没再说话。

  张继常在这会赶到当然不是巧合,事实上从段思思见到白叶起他就一直在旁边“偷窥”。

  今早段思思借故溜走后谢紫韵到没怎样,但对段思思的性情了如指掌的张继常却暗中大呼不妙,这妮子摆明了是对白叶起了好奇心想去一较高下,但按他手中的情报来看两人要真打起来,白叶要是只在医院住个一年半载就已经是鸿福齐天了。

  万一白叶真要有个三长两短提前下去见他的列祖列宗,那十有八九谢紫韵会提刀杀上龙虎山,到时候可就真不堪设想了,本来他找谢紫韵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但此时却只有立即告辞。

  ※ ※ ※

  “那些老人家既然做了这种决定,除非翻脸,要不我就一定得遵守,不过要是真按他们的方法做的话,恐怕那件是就……不过如果她发现了一部分真相的话,就能给我一个不听那些老人家话的借口了吧。”

  这就是张继常去找谢紫韵的原因,不过说实话他完全没有说服这个女人的把握机握,如果可能的话他也不想去和谢紫韵合作。

  但这件事却非她不可,这世界上能让那些老人家深深估计的人并不太多,而谢紫韵更是其中最难测度的一个——其实说白了就是我们谢小姐为人做事不按常理,甚至在很多时候不可理喻。

  只有她才能让那些老人家无话可说吧,所以张继常才硬着头皮来找谢紫韵,但刚刚要进入正题就出了这种事,他也只能在谢紫韵看怪物似的目光注视下追着段思思去了。

  但在路上张继常却想到了另外的方法,按以往的经验看说服谢紫韵是件极有难度的事,但谢紫韵却有个难说好坏的弱点,她对自己关心的人真可以说是两肋插刀在所不惜。

  就像当年张语非杀死正一道十二长老中的三人,大破“九天十地封魔仙阵”反出龙虎山后自己也身受重伤,事后龙虎山派遣六名长老带领七十二名弟子千里追杀,誓要取其性命好清理门户,当时要不是谢紫韵出手世上也就不会再有邪中圣了。

  按照张继常手中的情报来看,虽然原因不明但谢紫韵似乎相当关心那个叫白叶的人,就是说如果让白叶陷进去那谢紫韵也就不得不出手,那他的目的可以说就达到了,只不过这样做虽然成功率大增,但后遗症同样相当可观,但现在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所以虽然段思思见到白叶的时候他就到了,但出于这种考量张继常并没有阻止两人见面,反正有他再旁边照看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尽管同样是很弱,但白叶的实力确实超出了他的预计,但这也让他对计划的成功信心倍增。

  “白先生没事吧。”面带友善的笑容张继常问道。

  “没事……大概……没事吧。”

  “那就好,继常代小徒向白先生道歉了,回去我一定好好罚她。”

  “啊,那到不必了,我们只是玩一下而已。”

  “白先生真是好修养啊。”接着转头对段思思说道:“思思你也多学学人家。”

  “知道啦。”

  段思思爽快的答应道,不过谁都看的出来她是有口无心,能得张继常只有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对白叶道。

  “白先生有空吗?我有事想和白先生谈一下。”

  “这个,很抱歉啊,我真的很忙,所以……再见吧。”虽然白叶很有空,但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量,白叶决定还是离眼前这两个人——特别是离段思思远一点好。

  “可是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和白先生谈,白先生还是抽出点时间吧。”说着张继常摆出了一幅别逼我动手抓你走的表情。

  “这个……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好吧。”看着张继常的表情,心知自己别无选择白叶只有答应了。

  张继常微微一笑正要说话,突然远处传来了人声,还隐约听到有人说“就是前面,我就是在哪看到点光的”,知道那些人是被刚刚的打斗——或者说是被段思思无差别乱射的炸雷引来的,张继常再瞪了酸思思一眼——当然后者全当没看见,转对白叶道。

  “我们换个地方。”

  说着也不待白叶答应,抓起他的手冲天而起转瞬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