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又见千绿

九彩记 月下微尘 4304 2005.11.04 11:51

    法器,从字面上来讲,就是具有某种法力的器具。在上古时代,这个词的涵盖面是非常广泛的,举凡对法术有一定作用的器具都在此列。直到玉虚宫分崩离析,五大御门领袖神州的时候,五门之一的“御器门”,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重新界定了法器的范围。按着“御器门”的标准,只有那些“不需要使用者修炼任何特定力量”的器具,才能被称作法器。

  同时,“御器门”也破天荒的划分了法器的级别,也就是所谓“崇天”、“敬地”、“定人间”的天、地、人三级。其中即包括了最简单的人级法器,如八卦镜、纸人纸马之流。也包括了打神鞭、日月乾坤圈等足以媲美最强技艺的天级法器。可以说大体上制定出了一个,自成一体、由浅入深的系统。

  后来五大御门内部,因对很多问题的看法不同发生了内哄,“御器门”自然也没能幸免。几场内斗下来,两边势均力敌谁也压不下对方,最后双方终于就此分道扬镳、各立门户。形成了偏重于“阴阳往复、五行生克”的茅山一脉,和注重于“凶魂戾魄、逆命集煞”的七灵门。至此“御器门”名实具亡,不过包括法器的天、地、人分级法在内,很多东西还是被保留了下来。

  另一方面,茅山也好,七灵门也罢,但凡利用法器作战的人,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称呼——“法器御者”。一般来说,和这种职业的人作战是很麻烦的事情。因为其他门户的人不论如何隐藏实力,其攻守之间也不会超出其所属门户的范畴。退一万步说,即便有些天才人士可以做到身兼数门不同的技艺,但终究不可能无限制的增加下去。彼此之间打个三两次,对方的底子也就摸得一清二楚了,但是对“法器御者”来说,这种说法就绝对不成立。

  正像“御器门”对法器的定义说得那样——不需要使用者本身修炼特定的力量就能使用。“法器御者”并不需要修炼一大堆有的没有的奇功异术,除了仙家那些最基本的技艺之外,他们的修炼,实际上就只有驾驭并熟悉各种各样的法器而已。而使用不同类型的法器,对于刚入门的菜鸟来说,或许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但对反复做了成千上万遍的高手们来讲,不论什么样的法器也能用得手到擒来。

  换句话说“法器御者”的所有力量,都来源于他们携带的法器。也正因于此,在你面对一个“法器御者”的时候,你不可能知道他会用些什么,即便已经交手数次也是如此。因为你不可能知道,他身上携带的法器是否和上次交手时相同。也就是说在和“法器御者”的战斗中,你永远不可能做到“知彼”。

  不过有一利必有一弊,“法器御者”就是这么一个优点和缺点同样明显的职业。作为完全依赖法器的后果。“法器御者”们本身的力量通常不高,而且虽然可以携带不同的法器,但毕竟不能把所有的法器都随身带着。所以一旦手中的法器被对手克制。那“法器御者”通常也就只剩下任人宰割的份了。

  更何况越是高级的法器越是难炼难求,除了“人级法器”可以批量制造外,天、地两个级别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而且如果说“地级法器”制造起来虽然困难重重。但还是有法可制的话,那“天级法器”就完全是绝版物品了。几乎所有的“天级法器”,不是制造方法早已失传,就是所需材料稀有到彻底没货的地步。如此这般,想要弄些许高级货来壮壮门面,也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这就进一步限制了“法器御者”的成长。

  而且虽然操纵法器所耗费的力量比之直接使用法术少很多,但终究还是有消耗的,特别是达到了“天级法器”的级别后,所消耗的力量更不是一般所谓高手能承受得起的。同时越是高级的法器,“排它性”也越严重,这就是说两种不同的法器同时使用,会产生强烈的排斥反映,一个不好就会对“法器御者”本身造成强烈的伤害。这个时候就需要“法器御者”以本身的精气神进行压制,但这又谈何容易,特别是对那些压制这些威力无穷的“天级法器”,就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实也证明了绝大多数“法器御者”,都做不到在同一时间使用不同种类的法器——特别是“天级法器”,即使少数修为出类拔萃之辈能够同时使用不同的“天级法器”,也大都止步于两件的极限。当然这中间也不是没有例外,而这其中最有名的例外,就是那个据说能让受术者同时役使复数“天级法器”的“灵偶住形”。

  白叶提心吊胆的坐在幻橙旁边,看着女道士毫无顾忌的驱车狂奔。此刻的白某人真可以说是“全副武装”了,不但系上了平日里绝少使用的安全带,手里更拿了数张不同类型的符咒,准备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交通事故”。

  会在那种情况下再遇哪吒只能说句偶然吧,可是偏偏如此才更让人难以接受,如果是尽心谋划却不能成功,还可以说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明明老天已经把机会摆在眼前,自己却完全没有办法去把握,那种窝囊的感觉真的很让人恼火。

  老实说,为了再和哪吒一战,幻橙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很多平时不怎么使用的“天级法器”,都已被她带在了身上,这个举动本身就说明了女道士的决心。

  然而不论有着怎样的决心,现在和哪吒动手都是不可能的。非关自身的意志,也与客观条件无关,只因为山上那位长教真人的一纸法牒,就让这次难得的机会变成泡影——活捉哪吒,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幻橙不得不舍易取难,也让女道士不得不坐视哪吒和那个女孩子有说有笑的消失在自己眼前。因为姑且不说以“杀死”为目标的战斗,在这种情况下,要想活捉哪吒就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那就是痴人说梦。

  不单如此,限于当时的环境,幻橙连跟踪哪吒的去向都做不到,要是真就那么把车扔在原地走开,一定会成为街上所有人注意的目标吧?只是那些人诧异的反应,就足以让哪吒发现自己了。到时候别说跟踪了,自己不想打上一场都不行,在这种拥挤的街道开打,无辜者的大量死伤一定是在所难免了。

  哪吒当然可以对此毫不在乎,可她幻橙不行!虽然自己从来都坚信,会在这种情况死掉的就不能算是无辜者,可惜山上的老人家们一点都不赞同她的想法,偏偏自己又不能对他们的看法置之不理,顾及重重之下,她能做的选择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她别无选择,只能看着哪吒离开。

  作为唯一的旁观者白叶,其实很理解幻橙的愤怒,甚至可以说,目前和女道士处于合作关系的白某人,还有些许的感同身受。只不过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代入感,和他现在时刻担心幻橙开车撞上些什么的心情一比,就可以完全忽略不记了。

  白叶不是没想过找些话题引开女道士的注意力,可仔细想一想又觉得不妥,幻橙不是谢紫韵,这种招术未必行得通,更何况自己对这女人也不十分了解,冒然引火烧身实在是件很难预料后果的事情。

  只不过话说两头,似乎也不能放任身边这女人继续发彪,虽然自己很有把握不因为交通事故受伤——至于幻橙吗……如果她因为单纯的交通事故受了什么伤的话,那就只有一种解读,别有用心——但作为事故的另外一方就很难得到什么保障了,真要发生了意外且不理女道士的感觉,自己恐怕很难心安理得吧,想到这里抱定某种觉悟的白叶对幻橙道。

  “我说……你这么开车万一出事可怎么办?”

  既然转移女道士的注意力不是个好主意,白叶便选择了直截了当的直指问题核心。

  “出事?”女道士没好气的横了白叶一眼,“能出什么事?”

  “就比如……撞上人什么的?”

  “这里的道路是不许行人横穿的,就算撞上了我也没什么错误。”

  对于这种论调白叶实在拿不出什么意见来反驳幻橙,虽然明知道没错误不等于正确,但是这两者的界线似乎并不那么清楚,白叶自己对其中的差别也是一知半解,想要说个清楚明白是在是件费时费力的事情,更何况跟一个类似幻橙这样,凡事都有自己一套理论的人讲道理,也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至少在这种时候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其实你也不用生气,仔细想想你并没有损失什么啊。”

  白叶心平气和的劝解着,既然讲道理讲不通,那他就改而分析其中的利弊,并且试图告诉女道士,今天的事情并不像她想的那么糟糕,以便平息对方的怒气。不过说真的,白叶自己并没拿出什么有价值见解的能力,只不过是硬着头皮赌上一把罢了。

  “你说什么?”

  幻橙皱了皱眉,与此同时车速已经不知不觉的慢了下来。

  “你看,这次会在路边碰上你那傻瓜哥哥,并不在事先预计内吧?现在虽然错过了这个机会,但是对你原本的计划也没有任何的影响,只要按照原本的步骤走下去不就好了?”

  暗中松了一口气的白叶继续顺口胡编。

  “这我当然知道。”幻橙的嘴角溢出了一丝泄气的苦笑,“可问题在于,原本计划里唯一欠缺的环节,就是怎么找到我那傻瓜哥哥,现在好不容易碰上了,却又什么都不能做,你说会不会让人很恼火?”

  “你没有想过怎么找到他?那你做这些计划有什么用?”

  听了女道士的话,白叶立刻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不是没想过,而是没有办法,你知不知道要在这座城市里,找一个特意藏起来的人有多难?更何况还一个有着超常力量的秘密世界中人。”看着百叶那副“被你打败了”的表情,幻橙不服气的抱怨起来,“你不用管这个,大不了我以身做饵好了,就不信钓不出我那傻瓜哥哥。”

  “确实,他应该还会来杀你才对,不过这样做是不是有些消极呢?”

  “那你给找个积极的方法来看看?”

  “这个吗……”白叶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才道:“你看利用下世俗政权的力量怎么样?听说你们间的关系很不错。”

  “和政府关系好的是御天门不是我们,而且要是用了世俗政府的力量,就能找出特意隐藏省份的秘密世界中人,那教廷就不会和血族纠缠这么久,我们也不用追杀那些妖仙几千年还杀不干净了。”

  幻橙不以为然的说着。

  “我不是说找哪吒。”

  “不是找他?”幻橙愣了一下后,马上明白了过来,“你说刚刚和我那傻瓜哥哥在一起的女人吗?”

  被白叶提醒了的幻橙想了想,觉得这确实是个好主意。自己当局者迷,又正在气头上,一时竟然没想到这点,实在是很不应该,不过……

  “身在局内却能以局外人的心态看待一切吗?这可是十分罕见的心智呢,难到这小子能做到这一步?不可能,绝对、绝对是蒙上的!”

  幻橙如是想,不过他这次到是错怪白某人了,因为白叶还真不是蒙上的。只不过和所谓“身在局内却能以局外人的心态看待一切”的论调也没什么联系,白叶之所以会想到这点,完全是因为他的心神大部分集中在了,如何查证那个似曾相识的失明女孩的身份身上。

  “我们去找一个人。”稍微理了下这中间的头绪后女道士对白叶道。

  “找谁?”

  “林千绿。”

  说着女道士一脚油门,刚刚慢下来的车速再次提了上去。很快就超越了方才的速度,白叶无奈之余,只得暗自祈求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故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