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火之子

九彩记 月下微尘 6475 2003.07.26 23:11

    一般说来现代建筑——特别是一些大型公共设施的防火性能都是相当不错的,特别是在某个飞机撞大楼的事件之后,几乎所有的高层建筑和大型公共设施的防火能力都被强化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所以说这场火在十分钟内蔓延到整个建筑的情形就显得相当怪异了——或许说诡异更合适些,不过在场的人们显然没心情思考这个问题。

  站在火场外的人固然惊于火势的严重,但他们也只是一面庆幸自己不在火场之中,一面以种近乎幸灾乐祸的态度看着那些正从火场中努力跑出来的人们。

  至于那些正冲出火海的人当然更没有思考这个问题的空闲,平日衣冠楚楚的绅士淑女们此刻早已顾不得什么言谈举止了,那些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什么礼仪教养什么做人素质,在这一刻早不知道被扔到哪去了,在自己的生命比别人更重要的考量下,那些被一般人唾弃的行为似乎都有了正当的理由。

  与这些人的举止相比,反倒是他们一向看不起的普通工作人员在努力的控制火势疏导人群,用自己的生命在这场触及人类本能的逃亡协奏曲中发出了些许不和谐的音符。

  当然如果有些人非要强把那些工作人员的行为解释成拿这份工钱就必须这么做的话,虽然不近人情但倒也未尝不可,不过在这种时候总会有人保持着某些快被遗忘的人性闪光点到是不挣之实,白叶似乎也是其中之一。

  跑出茶馆后面对眼前的情景白叶近乎本能的向火场跑去,不过紧跟在他后面的安培秀树阻止了他。

  “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去救人了,难到去看焰火不成。”白叶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挣脱安培秀树的手,可后者力量在他之上的事实让他的努力变得徒劳。

  “救人?我看你是去送死吧。”

  “呃!?你……什么意思?”也许是因为对方的表达方式太有震撼力了吧,白叶一下子就停止了挣脱对方钳制的举动。

  “虽然我对这种建筑的防火能力表示怀疑,可我也相信一般的火灾不会发展的这么快。”见到白叶不在往火场跑安培家的阴阳师也就松开了手,一边悠闲的点了根烟一边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安培秀树的表达方式相当隐晦,白叶一时间完全没有明白对方的意思。

  “他的意思是说这不是普通的火灾。”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两人身后的玛格丽特适时解开了白叶的困惑。

  “不是普通的火灾?难到是妖怪打架吗?”

  “不错,就是这么回事。”年青的女法师还没开口,一边的安培秀树就把话头抢了过来,说完又看了一眼白叶道:“你闭上眼睛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火场里试试看。”

  听教听话的白叶立刻照着对方的话做了,片刻之后睁开了眼睛的他惊讶的望着安培秀树。

  “怎么样?”

  “里面好像有不少……”说到这白叶听住了,刚才他确实感到了里面除了惊慌失措的普通人之外还有些非人的存在,但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

  “那是妖气。”说着安培家的阴阳师嘴边流露出了一丝让人不安的笑意,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白叶一会后才接道:“你现在知道了,你就这么冲进去完全是送死啊。”

  “可里面的人怎么办?就把他们扔在里面不管吗?”尽管知道眼前这位阴阳师的话是对的,但让白叶就这么站在远处看热闹他还是很难做到。

  “你要知道……遥!?”安培家的阴阳师本来摆出了一幅要好好教导眼前这个菜鸟的表情,但当他无意之中看到水野遥那熟悉的背影消失在火场中的时候,似乎一下就乱了方寸,呆了几秒钟后安培秀树猛一咬牙冲进了火场。

  看着原本“义正词严”的阻止自己进去的安培秀树,突然如此义无反顾的冲进了火场白叶着实吃了一惊--他并没有看到水野遥进去的场面,不明所以之下他只得把这归于对方的善意和良知--虽然白叶心里不太相信眼前这位是因为这种原因进去的。

  且不说白叶对安培秀树行为的不解,一边的女法师考虑的完全是另外的事情,虽然玛格丽特和安培秀树没什么交往,对这个阴阳师的了解也非常有限,但她可以肯定安培秀树今天的表现不合常理。

  诚然安培秀树今天说的都是实话,以白叶的立场去劝说水野遥确实会很有利,可惜白叶并不是什么口才便给的人,如果安培秀树自己不能劝服水野遥的话,那白叶也同样不可能成功,告诉白叶这种事似乎只是单纯的想把他拖下水罢了。

  玛格丽特猜不出这样做对这安培秀树有什么好处,也猜不出这个男人到底打的是什么主义,不过有件事是一定的安培秀树在盘算着什么计划,而且是个非常大的计划。

  就算不说这个“可能”的计划吧白叶的表现也让她大吃一惊,她实在没想到白叶竟然能感觉到妖气,虽然感应各种各样的“气”是秘密世界中人的基本技能,但再怎么说也是要经过修炼才能做到的,象这种听人说一遍就能做到的家伙以前还真没听说过。

  “难道他是个天才?”

  玛格丽特侧脸看了看身边的白叶又暗中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白叶离天才两个字还是有着相当距离的。

  “这么说的话就是有其它原因了,恩……不过应该和谢绝紫韵无关吧,那么说安培秀树这小子掌握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呢。”年青的女法师下了这样的判断,不过她的心情并没有因得出了结论而好起来。

  如果她的判断没错的话——当然玛格丽特并不认为自己会出错,那她和白也的关系恐怕就要发生变化了,不管白叶怎么看待两人的关系,年青的女法师对他们彼此间刚建立起的友谊是抱有相当大诚意的。

  在女法师心里这种友谊虽然是因为和白叶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愉快的感觉而起的,但真正维系这种友谊的,却是她和白叶之间那种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的状态。

  对玛格丽特来说白叶没有任何值得她利用或者陷害的地方,反过来白叶也从来没有对她动过什么歪脑筋,对于过往一直都在利用伤害别人和被别人利用伤害中二选一的玛格丽特来说,这种可以称为“安心”的感觉让她十分迷恋。

  可是假如白叶身上真的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的话那一切就都不同了,要知道这个秘密既然值得安培秀树如此大费周张的接近白叶拖白叶下水,那一定不是女法师能够无动于衷的事情。

  到时不论她怎样不愿意她都会不由自主的去算计利用白叶,或者杀了对方以防止他威胁到自己的利益——这是她处世的原则,也是黑袍法师们一贯的做法,这种做法已经深入到她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成为了一种本能,连她自己都无力改变。

  “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安培秀树……很快你就会知道的,破坏我的安稳是要付出代价的。”

  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无辜”的阴阳师身上后,玛格丽特的心情变得更恶劣了,她现在需要好好发泄一下心中的恐慌与怒气,而很明显对面火场里那些倒霉的妖怪就是最好的对象。

  “白叶,我也进去看一下,你在这等我好吗?”玛格丽特对白叶说道,她的语气神态和刚才并无不同,让人万全感觉不到她心种的负面情绪。

  “啊,那你要小心点。”白叶并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事实上如果抛开个人的好恶单纯考量危险程度的话,眼前这场火灾和女法师的差距根本不是人类语言能够形容的。

  “不会有事啦,我一会就出来,要不可赶不及去夜市了。”说着玛格丽特向自己的同伴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接着念了句咒语就那么消失了。

  “不会有事吗?也对,凭她和那个阴阳师的力量会有事才怪。”白叶小声嘀咕道:“对啊,他们两个都在里面的话,哪还会有什么危险呢,我也进去看看好了。”

  就这样没有做一个听话好孩子自觉的白叶,趁着种人目光集中到呼啸而来的消防车上时,偷偷的溜了进去。

  楼里的情形比白叶事先预想的更糟,自动灭火装置徒劳的洒着水却不能阻止火势的蔓延,几乎所有的空间都被灼热的火焰添满,使白叶不得不架起防护结界才能移动。

  相对于扑面而来的火焰其它一些东西无疑更考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事实上成功的跑出去的人虽然不少,但也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没能及时逃脱,他们死前痛苦的表情仍然能从那烧焦了的面容上清楚看到,在加上被之前进来的水野遥等人杀死的妖怪那千奇百怪的尸体,让白叶对“人间地狱”四个字有了非常直观的了解。

  “真是的,又不是拍恐怖片干吗能成这样啊。”白叶一边叨念着一些对死者相当不敬的话,一边仔细搜索希望能找出幸存者。

  很可惜的是在那些妖怪和火焰的携手合作下,没有及时跑出去的人似乎都已经死掉了,而那些妖怪也被水野遥等人清了场,总之白叶没有找到任何一种还有生命的东西。

  “还真彻底啊,难到他们不知道杀生是罪过吗?”白叶嘴里不停的抱怨着,没能找到生还者的事实让他心里颇为沉重但他仍旧努力搜索着。

  “哪怕能找到一个人也好啊。”

  在这种想法的支持下白叶一层层的搜索着,可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原本商场里的通道是很便捷的,但由于火焰以及妖怪们和那几个比妖怪更恐怖的家伙的战斗,使得许多原本能够通行的道路被堵了起来,相应的许多原本没有路的地方反而多出了很多通道--例如墙壁、房顶和地板上面,使得商场的通道变得比迷宫还要复杂。

  如此恶劣的环境中想要凭借白叶的一己之力找到幸存者未免太困难了--当然假如还有幸存者的话,不过另一方面他发现随着高度的上升火势已经小了不少,终于当白叶历尽千辛万苦的来到五层之后,火焰已经减弱到即便不使用防护结界也能通行的程度。

  对白叶来说火势的减弱固然值得高兴,但真正让他觉得辛苦没有白费的却是另一件事,上了四楼没多久就发现了他一直苦苦寻找的“幸存者”。

  只见一个看上去大约十一二岁的年纪有着火焰般的短发和赤红色瞳孔的少年,正悠闲的坐在一堆食品当中不紧不慢的吃着那些免费的食物意态甚是悠闲,可是虽说这红眸少年长的甚是可爱吃东西时的举止也相当幽雅,但配合四周的环境来看的话这场面就比较诡异了。

  如果是在平常即便是白叶也多少会怀疑一下把,但此刻在他心里找到生还者的兴奋压过了其他所有的事情,他想都没想就向那位奇怪的少年走了过去。

  “嗨,小弟弟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赶快和大哥哥一起出去吧。”面带和善笑容的白叶温柔的对红眸少年说道,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少年警惕的看了他一会后用天真的表情和语气发表了这样的言论。

  “不是都说小孩子是不能随便跟长的像坏人的中年大叔一起走的吗。”

  “呃,这话是没错啦,可是这附近哪有长的像坏人的中年大叔呢?”

  “我眼前就有一个啊。”说着红眸少年用嘲能的眼神看着眼前着位“年青的中年大叔”。

  被评价为“长的像坏人的中年大叔”的年青男子无奈的苦笑着,现在的孩子还真是难缠啊,虽说都是救人可为什么我没碰见一位温柔善良的年青美女,却要遇到这种难缠的小鬼呢。

  “先不管我是不是坏人吧,先在逃出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在心里稍稍抱怨之后,白叶还是决定先吧眼前的少年带离这个危险的地方比较重要。

  “这里很好啊,有吃有喝的,为什么要逃呢?”红眸少年一边把手里的蛋糕消灭的一干二净,一边对白叶的意见提出了质疑。

  “有吃有喝?”看了看少年的四周白叶有点无奈的道:“也许吧,不过这里真的很危险啊,下面的火很快就会烧上来的,而且……这里还有妖怪哟。”

  “不要。”面对连实话都说出来的白叶,红眸少年也给出了极为明了的答案。

  “你……”一时间白叶还真无话可说了,最终考虑到这里实际的情况白叶明智的决定不在和眼前的小鬼做这种无聊的争执,于是一把抓住红眸少年的手转身就走。

  “放开我,你这个中年大叔。”

  “说什么呢,现在要赶快离开这里才好啊,还有,我年青的很可不是什么中年大叔。”

  尽管红眸少年并不同意白叶对他那种稍显粗暴举动但后者却并不在乎,依旧抓着红眸少年的手前进着。

  “再不放开我就不客气了。”

  “好啦好啦,小孩子就要有点小孩子的样子,要听大人的话。”

  “我叫赤,才不是什么小孩子呢,再说一次放开我,要不你就等着变烧烤吧,中·年·大·叔。”

  “知道啦,你是赤,不是什么小朋友,总之你配合一下走快点好不好,对了,我叫白叶不要叫我中年大叔了,我没那么老。”完全没把赤的威胁放在心上的白叶一边反驳着赤夸大他年龄的言论,一边加快了脚步希望能早点离开这里。

  自己那种“赤裸裸的威胁”竟然被对方彻底忽略的事实让红眸少年相当不满,只见他左手一张似乎就要有什么动作,但在这之前白叶竟然猛的站住了,停步不及的赤一下子撞到了白叶的背上。

  “你……干什么啊,不要突然停下来好不好。”赤一边捂着被撞痛的鼻子,一边向眼前这个即讨厌有点白痴的男子抱怨道。

  对于红眸少年的疑问白叶并没有回答--其实也不用他回答,当赤看到挡在白叶前面那几个青面獠牙的家伙后就已经心中有数了。

  “光顾着和他闲撤忘记隐藏气了,不过这几个来的还真是快啊,哼,算你们倒霉准备变成骨灰吧!”

  然而在赤有所行动前一个妖怪们就大吼着扑了上来,见此情景红眸少年的嘴边溢出了一丝冷笑,左手微微向前一探只听得“轰”的一声,扑上来的妖怪被炸的向后飞去,然而……

  “我还什么都没做吧。”看了看被炸的七荤八素的妖怪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红眸少年肯定的点了点头,接着又扫了一眼身旁的男子颇为怀疑的想道。

  “是他吗?这……不太可能吧,这种人怎么看也……”

  不管红眸少年如何的怀疑,刚才确实是白叶用炸裂符逼退了那个妖怪,而此时白叶已经挡在了赤的身前,只见他左手背在身后右手的指间则夹着数张符咒,沉静冷漠的面容隐隐透出一种难言的傲气,整个人有如脱胎换骨般变得极具高手风范。

  “刚见面就动手动脚的未免太没礼貌了吧。”

  不只是神态此刻的白叶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同样透出了一股凌厉的气势,看得一众妖怪心里直打鼓不断的在记忆中搜寻有没有类似样貌的高手,而另一边的赤也同样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小看了眼前这家伙。

  其实他们的思虑完全是多余的,白叶非但不是什么高手就连一般的低手也远比他强很多,如果有熟悉他最近生活的人在场就不难看出,白叶现在表现出来的种种根本就是在同时模仿谢紫韵的傲气和黄娟的清冷,换句话说他白大公子完全是在借别人的风姿来装腔作势。

  “你是什么人,竟敢妨碍我们圣教的是情,不想活了吗!”当先的一个妖怪凶狠的说道,不过虽然表情相当凶恶但还是不自觉的把后台抬了出来。

  “圣教?哼,我能不能活那是以后的事情了,可我保证你们不马上滚的话……”说着白叶依照黄娟的风格露出了一个极为冷酷的笑容后接道:“就准备投胎去吧。”

  听到白叶这种“基于对自身力量的强大信心而说出的胜利宣言”妖怪们犹豫了,不过刚刚发表了极具气势和震撼力的言词的白叶心里则转着另外一种念头。

  “那个圣教是什么东西?某个新兴的邪教吗?听起来很不好惹的样子,呜……为什么会这样……不过话说回来了,圣教吗……他们怎么会选这种又老土又没创意的名字呢?”

  如果妖怪们知道白叶是这种想法一定会很郁闷吧,就此吐血而亡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既然他们不知道那也就只有按照表面的情况来决定对策了,考量到本身的自尊心和临阵脱逃所要面对的惩罚,尽管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位“神秘的高手”但妖怪们还是选择了战斗。

  看到对方的表情白叶已经很明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大概来说就是一众妖怪一起向他冲过来,真这样的话那结果一定是……

  “恐怕会被踩成肉酱吧。”

  有了这样觉悟的白叶暗中苦笑,不过脸上仍是那幅即冷酷又高傲的表情,同时他模仿着黄娟战斗时那种能把人血液都冻结的腔调说道。

  “看来你们已经决定要打一架了,那么……就都给我去死吧!”

  说着随手一挥夹在指间的四张符咒已向妖怪们打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