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幕后

九彩记 月下微尘 5661 2003.04.29 13:14

    燕山山脉某处

  随着第一屡曙光照耀林间,尽管整夜积聚的寒气仍未散尽,但已为山林中的众生带来了一丝暖意。

  刚刚做完早课的张继常静静的站在山顶,注视着不断升高的太阳。

  如果用太阳来比喻人生的话,那么现在的自己就像这眼前初升的朝阳吧,虽然仍未放出万丈豪光,但却拥有无限的活力与可能,而且终会日照晴空、光耀万物。

  不过,如果说自己是这出升的煦日的话,那另一个张性的人应该就是正午的骄阳了吧,散发着似乎没有极限的光与热,无比夺目,但谁又知道她是否在燃烧别人的同时也燃烧了自己呢?

  想想龙虎山众长老对她的评语--“外蕴端正,内极凶险,邪气四溢,毁道灭常”,不过这“外蕴端正,内极凶险”八字与其用来其形容她,到不如用来形容那些老人家更贴切吧,至于“邪气四溢,毁道灭常”吗,自己在他们眼中又何尝不是呢?

  说起来自己的命运也算不错了,身为正一道长教真人之子,兼且天资聪颖百年难遇,当初长老们似乎也对自己寄予厚望,不过终于还是让他们失望了。

  这到不是因为自己的修为不足吧,事实上自己的修为早已让那些老人家们惊讶不已了,至少在之前没有任何人在27岁就把龙虎山的镇山绝学--那个号称“上诛神佛、下斩妖魔,足可纵横宇内,再无抗手”的“诛仙剑阵”练到七成火候,就连那些平日里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老人家们,穷其毕生心血也至多不过五成而已。

  他们不满的应该是自己的行事风格吧,毕竟每次由自己对付的妖灵精怪之类,好像都很少有真正被诛杀的呢。

  “妖魔危害人间,我辈替天行道,诛杀妖魔救黎民于水火,必当********,安可妄言恕之,使其卷土重来再伤无辜百姓。”

  长老们确实说的义正词严,但为什么每次自己看到的都是那些“无辜百姓”先去破坏妖灵精怪世代居住的家园,而后他们才为了保卫自己的家而反击呢?

  “人为万物之长,天地之间以人为遵,万物尽为我有,妖魔仗其法力强占我族山川,诛之安有疑虑。”

  确实不容质疑,但自己就是觉得不对,据说当年她也是为了这件事才反出龙虎山的,难怪那些老人家对自己行为会这么紧张,是怕当年的事从演吧,不过说真的,有时侯还真想像她一样呢。

  不过不可以啊,当年她反出龙虎山已经让正一道元气大伤,稍后的“神洲之役”

  更让正一道精英一空,现在虽然好不容易恢复了些许,但如果自己再来个离家出走,只靠那些老人家和他们手下那批自称是高手的家伙,龙虎山怕真要关门大吉了。

  有时侯还真希望自己能再任性一点呢。

  “师傅啊,那个叫刘道通的又来了,说有重要事找你呢,要不要我把他赶走。”

  一个一身道袍的少女来到张继常身后说到,看她样貌虽不是谢紫韵、黄娟等人那样的顶级美女,但却极为清秀,配合她的动作表情当真说不出的可爱。

  “思思,和你说很多次了,对道通要客气点,在怎么说他也是华北的总负责人啊。”

  “知道啦,都说那么多次了怎么可能记不住呢,不过师傅啊,我们干吗要对他那么客气,别说你了,就是我也能打的他满地找牙呢。”

  “不要小看他,再怎么说那些老人家也不是傻子,他们既然让他负责这天子脚下、京师重地,就代表他决不一般。”

  “是,知道啦。”思思毫无诚意的答应着,却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接道: “可是是师傅啊……”

  “什么?”

  “都什么年代了你竟然还说出天子脚下、京师重地这种老的掉渣的词来,不会是受山上那些老人家影响吧?还是说你向我虚报了年龄,其实你的年纪和他们也差不多呢。”

  “你……少说这种没用的话,快去请道通上来。”张继常详怒道。

  看见张继常生气——虽然也看出他是装出来的,思思也就没再说什么,笑着吐了吐舌头,转过身一蹦一跳的去了。

  看着思思纤细的背影张继常无奈的摇了摇头,当年那个因自己给了她块糖就抱着自己叫爸爸的孤儿,现在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呵,如果思思听道又该说自己老说这些 “土话”了吧,不过她长大了这点肯定没错就是了,再过几年就该嫁人了吧……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张继常突然有了一种失落的感觉。

  如过可能的话刘道通这次还真不愿意见来张继常,这到不是他对张继常有什么偏见,真说起来坐镇北京的刘道通虽然只有C级的力量,但常年生活在这个国家最重要的城市之一的他,见识远非龙虎山上那些盲目自大,张嘴名门正派闭嘴替天行道的老人家可比。

  正因为这样刘道通非常明白正一道不能没有张继常,所以尽管他对张继常的某些做法同样非常不理解,但却也没有更多的表示,这次张继常来到北京刘道通也是持礼甚恭,双方处的还算不错。

  他这次之所以不愿来见张继常,完全是因为这次的事情很难导向一个好结果,一个不好说不定还会造成正一道的内哄。

  “见过师叔。”刘道通依照正一道的礼仪向张继常施了一礼,尽管刘道通在正一道里辈分相当高,且已年逾七十,但身为长教真人之子的张继常还是比他高上一辈。

  “免了,有什么事吗?”

  “昨日深夜爆发了一场极小规模的秘密战争,具测量双方的力量水平达到了A 级。”

  “A级!?”

  “是,虽然时间很短,又经过了结界的阻挡,但从大地精脉混乱的程度,和天地之气的不正常流动,以及短期的能量空洞,都可以证明双方的力量达到了A级。”

  “是吗,不过……这个城市里A级的人并不算少,也许只是他们之间偶尔过两招而已。”

  “师叔所言极是,但师树可知那场秘密战争的爆发地是师叔曾去过的宝树园。”

  “宝树园?那其中之一是谢紫韵了,另一个难道是……”张继常少显惊讶的问道,同时开始觉得刘道通的来意很有问题。

  “正是,为此长老会议希望师叔能以盖世神剑,把这个刚刚出世就杀人无算的万恶魔灵彻底诛除,以免日后其凭那种强大的力量危害人间。”刘道通肃声道,一时间还真有种虽千万人我往已的气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要去诛灭魔灵呢。

  “哦?道通,你胆子还真是不小啊,竟然和那些老人家一起算计我。”

  张继常并未有刘道通预计中的种种反应,甚至连音量也没有提高,但一阵震慑人心的气息却以他为中心散发了出来,首当其冲的刘道通刹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虽然明知道张继常不会真把他如何,但知道归知道,一股难以言语的恐惧仍然占据了他的内心。

  “道通不敢。”

  “不敢?好,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昨晚发生的事,那些老人家不但比我先知道,还有时间做出这种决定。”非常清楚龙虎山长老们决定一件事情时,那种可以让气死乌龟、不让蜗牛的速度,张继常心里其实已经有谱了,现在只是要让刘道通自己说出来而已。

  “这……这个……”虽然也有很多理由推脱,但深知这不但不会有用,反会进一步引起对方的反感,几经挣扎后刘道通决定实话实说。

  “师叔来前长老会已经有指令,说这次事关重大,所有一切必须先让长老会知道,然后才能……”刘道通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意思却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

  “果然如此。”说着扫了一眼刘道通接道:“道通,你替我告诉那些老人家,就说……他们既然已经把这件事交给我负责,就不要在那里指手画脚,而我张继常做事也不在乎他们的想法,你去吧。”

  说这那股震慑人心的气息已经消失无踪,如释重负的刘道通连忙施礼后去了,心中则在不断的盘算着如何修改才能在不改变原意的情况下,让张继常的话变得不至于过分刺激那些长老的自尊心。

  “师傅啊,你刚才好酷哦。”刘道通走后,思思凑到张继常身旁轻声道。

  “那还用说,你师傅我一向这么酷。”

  张继常和思思说话时的语气神态和方才,不,应该说和平日截然不同,如果让龙虎山的长老们看到,地上怕会多了很多眼球之类的东西吧,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每个人都有另外一种面貌,只是通常这另外一种面貌都不被人知,又或只在特定的人面前才会展现出来。

  “是一向都这么傻吧。”

  “什么?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师傅我说话啊。”

  “本来就是啊,师傅啊,你想想,那个刘道通把你这些话传回去,那些长老还不炸了庙啊。”思思的话中流露出了相当担忧的心情。

  “这你不用担心,道通会把我那些话翻译成相当温和的语言后再传回去的,毕竟他还是很识大体的,不会希望我和那些老人家闹的太不愉快。”尽管也不希望正一道内产生太大的分歧,但一早料到刘道通的做法,张继常自然完全没有思思的那种顾虑。

  “真的?”

  “当然,你师傅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谁说没有啊,刚刚是谁说要对那个刘道通客气点的,结果刚说完就用那种态度对他。”

  “可是思思,我刚才说的是让你对道通客气点,没说我也要对他客气啊。”

  “………… 师傅啊,你不去当政治家还真可惜呢。”

  “厄,算了思思,我们还是不讨论这个问题了,你去准备一下,一会咱们去见个人。”

  “谁啊?”

  “谢紫韵。”

  ※※※

  无独有偶对于昨晚的那场战斗,在京的秘密世界中人又或和秘密世界有关的各势力,尽管程度不同但却都有所知,不过出于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的人生格言,大都也就止于知道有这么件事而已,真说对整个事情的发展有极为关心的,除了正一道外,也就是眼前这个地方的“人”了吧。

  处于地下百米深处的巨大建筑群,充分体现了东方古老的建筑美学,然而整个建筑群虽然集华丽与典雅于一身,却从里到外透着莫名的邪气与一种绝非人类所能散发的气息。

  在整个建筑群的正上方,一棵拳头般大小的宝珠正放射着万丈豪光,这件名为 “九炎煌珠”的宝物,不仅是这里的光原,更为包裹整个建筑群的强大结界提供着能量。

  在正门处,巨大的牑额上龙飞凤舞般的写着两个字——“非人”,而正对着正门百步远的地方,一座宏伟的厅堂威然矗立。

  厅堂的两侧整齐的排列着,从古到今所有在和人类争斗中死去的妖灵精怪的塑像——当然只有那些最强大的才有资格被供奉在这里,而在厅堂的尽头则是一座三层的高台,最上一层供奉着被公认为神洲非人者之祖——那位曾在上古神话时代率领千万非人者和人类争夺生存空间的英雄——蚩尤。

  在蚩尤像下方的第二层摆了一张精致却相当素雅的躺椅,不过由于有资格坐在它上面的那位并不在此,所以自然是空的。

  在这张躺椅下面相隔了十余节台阶处,设有四个座位,其中两个的主人同样不在这里,而另外两个座位上分别坐着一个身穿红衣千娇百媚的女子,和一个壯硕的中年男子,而在他们脚下一个身影正跪伏在地上说着和刘道通嘴中大同小异的经过。

  “你有把握那个非人者的力量达到了A级?”那名红衣女子问道。

  “是,属下不敢向两位尊者妄言。”

  “好,既然如此你就继续维持现在的情况吧,还有你尽快把第二批材料准备好,吴老鬼那别已经催了好几次了。”

  “是。”

  “没事了,去吧。”说着红衣女子挥了挥手,示意那人退下。

  见到红衣女子的让自己退下,跪伏在地上的人影急忙行礼后站起倒退着走了出去,直到门外才转过了身子,随着他抬起了一直低垂的头,露出了足以让白叶等人惊诧莫名的面容,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这次事件的委托人——周军。

  周军离开后厅堂内陷入了沉默,好一会红衣女子才开口道:“张继常曾去过那里,会不会已经看破了周军的伪装呢?”

  “放心,即便是以张继常的修为,如非特意查看也不会识破蜃蝼王做的幻化护符的。”中年男子说道,他的声音有如岩石般的沉厚,“我反到担心谢紫韵会不会……”

  “这点应该也没什么问题,说到底凭她和圣者的交情,只要我们不惹她应该不会和我们做对吧。”红衣女子说道。

  不过只听她的语气就知道她对此没什么信心,毕竟在她的记忆里谢紫韵并不是以讲道理、讲交情出名的,于是很自然的红衣女子接着就抱怨道:“周军这个白痴,找谁驱妖不好,非找这个最麻烦的女人,偏偏还赶上圣者不在国内的时候。”

  “这你也怪不得他,年青一辈又有几个知道谢紫韵是何许人也呢,何况他也只是让手下的普通人去找最好的妖魔猎人罢了。

  “是啊是啊,不过他们找的也有点好过头了吧。”红衣女子余怒未熄的道。

  “算了,依我看相对谢紫韵的问题,那个突然冒出来的A级非人者更难办呢。”

  “恩,能从谢紫韵手下跑掉就证明她不但有力量,脑子也很不错,和这种家伙为敌是很麻烦的。”红衣女子叹道:“我觉得不论从那个角度考量,我们都没必要为了周军那家伙招惹这种敌人。”

  “就是说要牺牲他来换取和平了,可这样就把他牺牲掉不太好吧。”中年男子皱了皱没说道。

  “怎么?难道你反对?”

  “不,我是说,等拿到第二批材料后在牺牲他比较好。”

  “你……还真是好心肠啊!”

  “谢谢夸奖。”

  “…………”

  厅堂里再次陷入了沉默。

  ※※※

  人物卡:

  姓名:段思思

  种族:人

  性别:女

  国籍:中国

  年龄:16

  身高:154cm

  体重:保密

  爱好:“依仗背后的恶势力(也就是指张某人而言)欺压(捉弄)上致长老下致打杂的佣工”——龙虎山某弟子语

  职业:高中生

  秘密职业:仙法术士

  所属门派:龙虎山正一道

  专署武器:封雷净玉(宝珠)

  能力总评:CB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