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十日之约

九彩记 月下微尘 5990 2004.02.14 22:19

    蓝琪随性的坐在房间的桌子上把玩着手中的小提琴,这里是她的签约公司为她准备的住所,蓝琪很喜欢这里因为这所公寓所有的布置装修都是她自己设计的,蓝琪从小的梦想除了音乐就是当一个杰出的建筑设计师,事实上她也曾经在那条路上努力拼搏过--虽然她最终还是选择了音乐。

  此时的蓝琪正看着在她面前来回踱步的中年女性,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了疑问,她并不是很懂她的经济人姐姐为什么这么焦虑,难道是因为刚才见面会发生的煤气泄露导致全体昏迷的意外吗,可想想又觉得不像在她的记忆中来到北京之前葛芳美就已经这样了。

  “阿琪不管你愿不愿意,总之一定要请保镖。”中年女子坚决的说道,从她进蓝琪的房间起,这句话已经说了不下七遍了。

  “不要啦芳姐,我可不想让那些男人一天到晚跟着我,不就是几封恐吓信吗,以前又不是没接到过,不也只是说说而已,不用紧张成这样吧。”蓝琪又一次不以为然的拒绝了。

  “不行,这次和以前都不一样。”葛芳美再次坚决的说道。

  其实葛芳美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并不好受,在这个国家一个偶像突然一天到晚被一群保镖跟着,不论如何也不会得到媒体正面的评价吧,只要想一想诸如“包养风波--蓝琪遭遇报复”、“名歌手涉嫌XX事件被不明人士追杀”之类的报道,葛芳美就觉得眼前一片昏暗。

  但她并没有其它的选择,现代社会竞争的激烈程度并不是任何语言能够形容的,在娱乐圈摸趴滚打了二十多年的葛芳美更是知道这个圈子里的事情并不像局外人想象得那样美好,很多时候更是彻底展现了人类的阴暗面。

  “彼兴盛弘扬之时,我则沉沦不起”--在宗教上有这样的说法,而对于自身利益同样建诸于“信众”基础上的偶像来说这句话也同样适用,就像各个宗教彼此之间争夺着信徒那样,歌手之间也在争夺着歌迷。

  换句话说既然同一时间内歌迷们的整体数量和购买力都有一定的界线,那么对于歌手们来说你多一个歌迷我可能就要少一个,你多卖出去一张CD我就很可能会少卖出去一张,在金钱利益的驱使下不论嘴上说些什么,私底下能做到表里如一的人恐怕真是凤毛麟角了。

  蓝琪正是这凤毛麟角之一,这个女孩儿只是单纯的热爱音乐而已,对于物质的享受并没有太多的yu望,可以说她的人和她的歌一样的纯洁,但这并不能减少指向她的敌视的目光和嫉妒的心灵。

  正像蓝琪自己说的那样她之前也接到过不少恶意的威胁,但葛芳美很清楚之所以什么都没发生的原因却不像蓝琪想的那样只是单纯的恶做剧,那完全是他们公司的老板运用各种阴暗手段的结果,可这次却不一样。

  那封恐吓信刚一出现葛芳美就像往常一样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了公司高层,她本以为这次也会无惊无险,可哪知到就在来北京之前公司的高层通知她所有的努力都失败了,这次对方是铁了心要给他们难看,虽然高层已经开始用一些“特别”的手段对付那些人,可这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有结果的事情,最终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考量下聘请保镖成了最佳的选择。

  葛芳美没有告诉蓝琪这些事情--在她的努力下也没有别人把这些事情告诉蓝琪--不论名气有多大天赋有多高,蓝琪始终是个年仅十七岁的女孩子有些事情她未必会明白,而且葛芳美也不希望这个纯洁的女孩这么早就接触那些阴暗的东西。

  可这会儿葛芳美却颇为后悔这个决定,因为不了解内情蓝琪始终认为这次的事没什么了不起,对于请保镖这种会把她那原本就少得可怜的自我空间,缩小到一点不剩的事情也始终抱着反对的态度。

  当然葛芳美可以不考虑蓝琪的意见单方面决定这件事,但这样做一来会使她和蓝琪间那原本非常融洽的关系产生裂痕,二来如果被保护人对这件事有强烈的抵触情绪的话无疑会给保护工作增加很多难度,所以葛芳美无论如何都不想那样做,这会儿见到蓝琪的态度始终没有变化,她只得拿出了最后的绝招。

  “阿琪,我真的好担心你的,你就答应芳姐这一次吧,好不好吗……”葛芳美一把抱住蓝琪眼泪汪汪的说道。

  “芳……芳姐,你不要这样啊。”蓝琪很明显对这招没什么免疫能力,一边说着一边扭动着身体想脱离葛芳美的怀抱。

  “阿琪,你就答应芳姐吧。”葛芳美的“缠功”相当厉害,蓝琪不但没有办法挣脱反而被抱的更紧了。

  “不要……”

  “阿琪……”

  …………

  ……

  “芳……芳姐……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你……松……快松手啊……我喘……喘不过气来了……”

  三十分钟后这场“战斗”以葛芳美的胜利而告终。

  ※※※

  白叶和吴霜坐在蓝琪公寓客厅的沙发上,宽敞的客厅里除了他们就只有五个不断散发着不友善的气息的强壮男子了。

  对于几个男人的敌意吴霜表现得淡然自若,虽然年岁尚轻但有着丰富人生经历的她,即便是更恶劣的场面也遇到过区区的敌意自然是不在话下。

  坐在吴霜身边的白叶也表现得相当镇定,不过不同于吴霜他的镇定完全是建立在心不在焉的基础上的,刚刚在见面会上发生的事情到这会儿仍然占据着他的思维。

  事实上解决掉那些木傀儡后事情并没有结束,单是现场的善后处理就着实是让人头痛的问题,还好一直坐壁上观的韩虚主动把这个工作揽了过去,而他对现场善后工作的处理确实显示了过人的“效率”。

  为了让在场人员的昏迷有一个还算合理的解释,韩虚相当干脆的破坏了屋里的煤气管道造成了一次“小小的意外”,之后他和白叶一起用迟到歌迷甲和路过行人乙的身份报了警,接下来的事情就相当程序话了,总之除了酒店一方遭受了许多无妄之灾外一切都圆满解决了。

  但白叶心的却中泛起阵阵的不安,这到不是说他觉得韩虚的做法有什么欠缺之处。也不是说他在担心这次事件的肇事者的动机、身份和目的--他肯定做为忠实歌迷的韩虚和维丝妮亚为了自己偶像的安全会主动调查这些事情的,更何况他心里其实并不关心这个问题,真正让他挂心的是自己今天那明显超越水准的表现。

  “冰晶缠丝符”虽然不是什么特别了得传说级的东西,但再怎么说也是中上位的符咒,通常情况下那是只有评价在D之上的高级符咒师才能够制造。

  要知道符咒这种东西说白了就是通过种种方法把某些力量事先储存进符纸当中,需要用的时候再以简单的手势和咒言引发即可,换句话说符咒的使用是不需要什么修为的,只要知道正确的手势和咒言哪怕是普通人也照样可以用得很开心。

  相比于符咒的使用制造符咒可就要麻烦上千百倍了,要吧足以开山裂石的力量储存在一张薄薄的符纸当中,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只要随便画上几笔就好,其中的凶险之处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也,而且越是威力强大的符咒制造起来的危险系数也就越高。

  由于这些因素使得衡量一个符咒师的水准的时候,通常并不是看他使用的是些什么符,而是看他能够制造哪些符咒以及他在使用符咒时运用的技巧是否纯熟。

  在制造方面拥有“太虚”的白叶自然是得天独厚--只要力量足够“太虚”的持有者,甚至可以用非常快的速度大量创造那些传说中的高级符咒。

  而在技巧上不拘成法的他虽然还远谈不上运用纯熟,但打起架来绝对是奇峰突起、让人防不胜防--特别是对上那些对所有符的应用都有一定了解的高手的时候。

  可惜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白叶成长道路上最大的障碍也是“太虚”,由于“太虚”本身会最大限度的制约配带者力量的成长,使的本就不知道努力练功为何物的白叶离高手的境界越发的遥遥无期了。1

  好在用“太虚”制造符咒虽然要有一定的力量做基础的,但制造基础类符咒却要不了多少力量,凭白叶本身那和普通人区别不大的实力,到也可以勉强应付。

  而现在虽然还不知道原因,但白叶成功制造出“冰晶缠丝符”这件事本身,却代表者白叶突然间就拥有了D级之上的力量,这实在是一件让人十分费解的事情。

  不过要是以一般的观点来看不管实力大增的原因是什么,突然变强应该是相当有利的事情吧,特别是这种不劳而获式的变强更简直值得开香滨庆祝了,但对此白叶却有着另外的想法。

  ※※※

  诚然这种不劳而获的事情确实很不错,可如果这种近乎莫名其妙的力量增长和“太虚”联系在一起的话,就很难让白叶放心了。

  在见面会的白叶--或者该说“太虚”--创造“冰晶缠丝符”的时候,所散发的并不是通常那种雾状的紫色光芒,而是成百上千条不停舞动的银白光丝,白叶并不是第一次见到那充满了勃勃生机的银白光彩,森罗绝阵内“碎宇”迎面劈来的时候就是那些它们救了他。

  “碎宇”--轩辕黄帝持之诸灭蚩尤的绝世神剑,可惜有关这把剑的记载不仅少的可怜更是极为模糊,他似乎是在突然出现在黄帝身边的,没人知道他从何而来,黄帝自己也从来不向任何人谈论“碎宇”的事情。

  在那些有限的记载中对于“碎宇”的评价也处于一种南辕北辙的状态,有的说他是护佑众生的神剑,也有的说他是凶焰万丈的邪兵,但不管是哪种说法有一点都是共通的--对于“碎宇”的力量都给予了最高的评价。

  相比之下一直被称为“有史以来最没有的法器”、“纯粹的收藏用品”的“太虚”与“碎宇”相比就要差很多了--甚至可以说是处于两个极端。

  但在白叶来看事情却并不是这样,不管那些记载到底如何评价这这两件东西,“太虚”正面硬撼“碎宇”而平分秋色的事实却是白叶在森罗绝阵内亲眼所见,这个事实也就说明了“太虚”有着不弱于“碎宇”的威力。

  森罗绝阵中那个曾在危急时刻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声音,也让白叶很难放心,虽然他努力的把那个“熟悉”的声音当做幻觉,但在心里却好像有着另一个声音在对他说,不论是那个声音还是那“熟悉”的感觉都是真实的--甚至没有什么比它们更真实。

  在桥山的事情结束后的一段时间里,不论是“太虚”那神秘的力量,还是那个出现在他心里的声音都困扰着白叶,但是由于某些考量他没有把这个困扰告诉任何人,而且基于“想不通的事就不要去想的”个人“原则”,白叶其实也并没有被这些问题困扰太久。

  另一方面当时在场的众人或是因为完全明了事情的动向而有意隐瞒,或是因为完全不了解事情因果而无意中忽略,总之事后并没有人再向白叶提起关于“太虚”的问题。

  再加上“太虚”从那次之后也再没有任何“超越常规”的表现,那个“熟悉”的声音也再没有出现过,就这样有意无意之中这件本来很值得深思的事情,竟然真被某个稍显单纯的男子忘了个一干二净,直到今天“太虚”再次异动才让白叶又想起了这件事。

  前后两次遭遇到类似的事情,使得白叶不得不认真思考其中的问题,从见面会到现在他的大脑难得的全速运转着,也得出了一些模糊的结论,虽然这其中大多是些诸如“太虚确实隐藏了很多秘密”之类没有任何建设性的结论,但其中之一确实颇有价值。

  “也许有机会应该跟太虚好好勾通一下才对。”

  想到着白叶手随意的划过了腕上的“太虚”,就在他的指间接触到“太虚”的一刹那,一个有着银白色瞳孔的俏丽女子的影像闪过了他的脑海,这个白叶从为见过却异常“熟悉”的面孔着实吓了他一条,想仔细分辨的时候那个影像早已消失不见,之后任他怎么“抚mo”太虚都不见任何变化。

  就在白叶为此惊异莫名的时候,他身边吴霜轻轻的楮了他一下,白叶谔然抬头才发现蓝琪和葛芳美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客厅里。

  ※※※

  蓝琪看着坐在自家客厅里的几个“不明人士”心里不住的叫苦,虽然最后迫于“压力”她不得不向以葛某人为首的“恶势力”屈服,但这绝不代表她真的认同这种做法--特别是在她看到眼前这些人后。

  首先那五个好像花岗岩一般的男人,一看就给人一种死脑筋的感觉,也许他们确实是一流的保镖,但却决不是蓝琪喜欢的于之相处的类型。

  如果说这五个人至少看起来还有一流保镖样子的话,那么另外那对男女则怎么看也不像干这类工作的人。

  虽然没有人规定保镖一定要有某种特殊的形象,但由于受到一些影视作品的影响,大部分的保镖通常都把自己塑造成一幅英明神武、精明强干,随时随地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样子,久而久之这也就成了任何一个一流保镖的基本特征,可是这些特征在白叶和吴霜身上可以说是完全不存在。

  在蓝琪眼中吴霜气质与其说像个舞刀能枪的保镖到不如说像个坐办公室的高级白领,而白叶在她眼中就更不堪了,简直可以列为社会上随手一抓一大把的普通工薪阶层,要让蓝琪相信白叶是个一流的保镖,到不如让蓝琪相信明天太阳会在西边升起来更容易些--而事实上她的判断也相当的准确。

  站在蓝琪身边的葛芳美感受着少女的对几个男子的不喜,和她对白叶两人的疑虑,对于前者她只能在心中叹句无能为力,而后者则同样存在于她的心里。

  同时聘请两家保镖公司保护一个人是件相当忌讳的事情,不单如此在实际的工作中这种做法更会增添很多额外的风波,就是说句有百害而无一利都绝不为过,如果由葛芳美自己做主的话肯定不会让这种场面发生的,可惜有些事情并不是由她说了算的。

  聘请“紫色之韵”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的决定,是由葛芳美所属公司的总裁大人亲自做出的--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层人士说,总裁大人的口气非常强硬显示出其中没有任何圆转的余地。

  众高层反对无效后只能退而求其次,提出了同时再雇用另一家保全公司以策完全的提案,几经辛苦那位固执的总裁大人总算接受了一种手下“哭诉”,答应了这个提议如此才有了现在这个局面。

  姑且不论总裁大人和一众高层们对这个局面有何看法,葛芳美从接到通知的那天起就头大如斗,没有选择下葛芳美只能一边感叹着“中级管理人员的悲哀”一边努力平衡这里的局势,当然她也没忘了在心里“关照”一下她上司们家中所有的女性亲友。

  “感谢各位能来到这里,我是阿琪的经济人葛芳美,大家愿意的话可以和阿琪一样叫我芳姐。”在充满了敌意的客厅里葛芳美镇定自若的说道。

  “按照合约说的那样,从明天开始到阿琪首场个唱结束的这十天里,她的安全就都掌握在各位手上了,总之一切都拜托了。”

  简短的说明之后葛芳美向几名男子和白叶两人鞠了一躬,她旁边的蓝琪也一起行礼道。

  “接下来的几天就都拜托各位了。”

  不同于葛芳美那种沉稳的语调,蓝琪的声音中充满了一种特殊的节奏感就像她的歌一样的迷人,在场的众人急忙起身还礼同时说着各种谦逊的言词,没有人注意到少女嘴边露出的那一丝异样的笑容,也没人知道一个小小的“阴谋”正在少女的心中逐渐成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