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死 徒

九彩记 月下微尘 5132 2004.09.03 17:29

    夜凉如水,虽然已经到了初夏,但有时北京夜晚的温度还是比较低的,只穿着短袖衣裙坐在外边的话或许还会感觉到些许的凉意,至少蓝琪有这种感觉。

  希隆的话虽然说得似乎有理有据,但她始终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毕竟那些东西对她来说过于离奇了,也许找个人来谈谈这些事情是个好主意,但她能找谁呢?白叶?克罗迪亚?还是葛芳美?应该都不行吧,他们是自己心目中最亲近的人——甚至比那个行踪不明的父亲要亲近很多,可正因为这样她不希望他们知道这些事,她不能忍受她在乎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为什么会这样?”

  女孩的疑问没有得到回应但却并不是没人搭腔。

  “明明已经被绑架过一次了,可还是一个人跑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是太小看我们呢?还是缺少学习能里呢?”

  “你……你是什么人?”看着从阴影里走出的几个男人女孩问道。

  “哼,这还用问吗。”为首的男人不屑的道:“我就是你们口中的绑匪,其它的事还需要我解释吗。”

  “你为什么知道我在这里?”

  “当然是有人告诉我了,好了,别拖延时间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给我抓住她!”孙强冷喝道,不过他的语调中却没有那种猎物到手时的快意。

  跟在孙强身边的六个男人中,除了两个外国男子外其余的人一起向女孩扑了过去,虽然女孩几乎在同时转身逃跑,但以双方的速度和距离来看,恐怕十来米内就会被追上吧。

  不过女孩的身边从来就不缺少保护她的骑士,尽管白某人不在身边,但作为一直被各方的盘算忽略的存在,秦超的出现暂时缓解了女孩的困境。

  以实干精神闻名业界的秦超,没有像一般的救美者那样先大喝一声“住手”,再扑出来拦住坏人们的去路顺带发表一些约定俗成的言论,而是选择了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偷袭。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看着威风凛凛的站在倒地不起的歹徒中间的秦超女孩诧异的问道。

  “当然是跟着你来的。”

  秦超回答的非常简短,其实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太难猜的答案,只不过蓝琪也好,克罗迪亚也好,甚至在各方的盘算中都从来没有把秦超当作一回事。

  不过他们忘了如果撇开超越常人的力量只在普通人当中,那么秦超的实力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虽然这个男人的脑子并不见得十分好使,但常久的经验和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绝对可以弥补这些许的不足。

  虽然在秦超的心里对蓝琪等人有着相当的不满,但对他来说工作就是工作,不能因为一点点个人的情绪就耽误了正事,所以在商场装作被甩掉后他便远远的跟着女孩。

  “我们快走。”

  四下看了一眼后秦超果断的拉起女孩向主要街道的方向跑了过去,虽然他很轻松的收拾掉了四名歹徒,但他直觉的感到剩下的三个人都很不好惹。

  ※※※

  “你的手下真是差劲的很啊。”看着逐渐跑远的蓝琪和秦超,站在孙强身旁的外国男子嘲弄道。

  “这到底都是谁造成的!”

  听了哪个外国男人的嘲讽孙强很想这样大声吼回去,要不是那个委托人把自己手下的好手杀了个干干净净,他哪会带这些二流角色出来,不过基于人在矮墙下的觉悟,孙强还是把那这句话连带对这个叫格林的家伙的不满咽回了肚子里,不过他的脸色却变得更难看了。

  “不服气吗?”格林不屑的道,同时抬起手似乎想要教训孙强,不过他到底没有这样做。

  “算了,我没必要和你这种杂碎计较这些,维尔,还是你去吧。”

  那个叫维尔的外国男人似乎不像他的同伴那样多话,略一点头便凭空消失不见。

  ※※※

  秦超拉着蓝琪努力的跑着,他相信只要跑到大街上就算暂时安全了,事实也确实像他想的那样,只要他和蓝琪能跑到人多的地方出于各种顾及格林和维尔都不会追上来的,可惜这他们终于没能跑到目的地。

  眼看着在过两路口就能跑到大街上的时候,维尔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们前方。

  “滚开!”

  不能不说维尔的出现让秦超十分震惊,但这会儿也不容他多想,嘴里这样喊着的同时秦超一拳打了过去。

  维尔没有闪躲——这样的力度即便打中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妨碍,更何况在这一拳打中他之前,他的右手已经穿过了秦超的胸口。

  “这……怎么……”

  伴随着秦超的眼中的不可至信和女孩的尖叫声维尔缩回了右手,秦超的身体则倒在了血泊之中,这时候格林也提着孙强来到了女孩身边。

  “好了,孩子你的骑士已经死了,你就乖乖的和我们走吧。”格林笑道。

  “你、你、你们……”

  “怎么了?吓到了吗?那不妨先睡一会儿吧,很快就没事了。”格林摆出了一幅和蔼可亲的样子,伸出手指在蓝琪的前额轻轻一点女孩儿立刻昏了过去。

  “哎……维尔你也真是的,怎么么能这样干呢,再怎么说她以后也是我们的王啊,要是她因此嫉恨你可怎么办。”格林向自己同伴抱怨道,可见维尔没有任何反应只得转对孙强道。

  “喂,别在这站着,快去做你该做的事,记得要温柔一点,她可是我们的未来啊。”

  孙强不情愿的答应了一声,走过去把昏倒在地的蓝琪抱了起来,正要离开格林的腿突然被一只手抓住了。

  “你们……不能……带她走……”满身是血的秦超尽最后的力气说道。

  “为什么?”

  格林低头看了秦超一眼笑道,只见他右手划了一下伴随着大量的鲜血秦超的胳膊永远离开了他的身体。

  “啊!!!”

  秦超的惨叫声让格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本来我不喜欢吸男人的血,不过看你这么努力……就算奖赏你的勇气吧。”

  说着格林把秦超残破的身体提了起来,不过也算秦超命不该绝,最近一直有趋势向迟来大师发展的白叶这时候赶到了。

  ※※※

  蓝琪没有按约定和他们汇合着实让白叶和克罗迪亚担了不少心事,最后两人没办法只好分头去找——当然要在这个城市里找一个漫无目的乱走的女孩子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好在蓝琪虽然特意改变了造型,但不管怎么看也都还是第一流的美女,而通常情况下人们对美女类的生物记忆力都是特别的好。

  可尽管这样由于蓝琪最后停留的那个地方实在僻静了些,要不是蓝琪那叫喊声恐怕白叶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地方。

  “这里的事情能不能和平解决?”四下看了看后白叶探问道。

  “你说呢?”听了白叶的问题格林狂妄的笑了一阵后答道。

  “这样啊……那还不好办了。”

  虽然嘴里说得很客气但白叶的手上就是另一回事了,说这几个字的工夫白叶已经甩了七张符咒过去,而被作为目标的格林则一脚把奄奄一息的秦超踢了过去阻挡那些符咒,一阵寒光过后秦超被冻得硬梆梆的身体掉在了地上。

  “能想到我会用这家伙当盾牌,还能想到用这法子让他晚死一会,满聪明的吗。”格林看了被冻起来的秦超一眼笑道。

  “承蒙夸奖了,不过这到不是我的功劳。”

  “哦?”

  “其实……”

  “其实是我告诉他你会这样做的。”随着声音克罗迪亚出现在白叶的身边。

  “克罗迪亚陛下!”

  “还认得我啊?”克罗迪亚冷笑了两声道:“给我跪下。”

  听到克罗迪亚的吩咐格林和维尔二话不说就跪了下来,对于死徒来说真祖的意志是不可违抗的,这不仅仅是因为规定更是以本能的方烙印在于他们每一个细胞当中。

  “你就是孙强吧?来,把阿琪还给我吧。”不再理会格林和维尔,克罗迪亚对孙强温和的笑道。

  “不,不可以,我……”

  看着慢慢向自己走来的血腥玫瑰孙强下意识的往后退去,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全无威胁的女人是何方神圣,但既然她只能凭一句话就让那两个飞扬跋扈的家伙跪了下去,就一定是很不好惹的人物。

  “怕你的雇主杀了你吗?也许他会那样做吧,可再怎么说那也是以后的事了,我可是现在就能让你死得很凄惨哦。”

  满面笑容的说着露骨的威胁的同时克罗迪亚向孙强走了过去,这时一件完出乎她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克罗迪亚怎么也没想到当她经过格林和维尔身边的时候,原本恭顺得如羔羊般的两人竟然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维尔闪烁着赤红电芒的双拳狠狠的打在了克罗迪亚的背上,错不及防下克罗迪亚只能把所有力量聚于后背硬挨了维尔的拳头,在她一口血喷出来的同时维尔也被震得倒飞了出去。

  趁着维尔被震退克罗迪亚还没回过气来的工夫,格林拔出了一把暗红色的西洋剑朝克罗迪亚的心脏刺了过去,克罗迪亚虽然向右闪躲却还是被西洋剑贯胸而入,只是勉强避开了心脏的位置。

  “你们竟敢!!”

  克罗迪亚喝道,然而在她心里更多的是不可置信,死徒是不可能违抗真祖的命令的,这种服从和力量无关完全是天性的问题,除非……

  “绝对支配?难道说阿雷特斯他……”

  “绝对支配”就是把一个死徒完全纳入自己的意志支配中,从而杜绝其他真祖对其精神支配的可能性,但是这种做法只能使用在自己创造的死徒身上,更会对真祖的精神造成极大的负担,是历来只有真祖间发生战争的时候才会使用的秘法,所以除非阿雷特斯从最开始就打算在这里杀掉自己,否则他没理由这样做。

  “看来您终于明白了伟大的愤怒之王,不错,阿雷特斯陛下知道您会为了那孩子背叛卡巴拉会议——从很早之前就知道,但他也知道您的力量很强大,正面冲突的话会给我族带来惨重的损失,所以他安排了这一切——利用您的高傲和自信毁灭您。”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杀我吗?太天真了!”虽然局面很不利但克罗迪亚仍旧保持着她一贯的强势。

  “当然,您说的没错,不过您不认识这把剑了吗?”

  “这把剑?”克罗迪亚低头看了看插在自己胸口的剑,不由得脸色大变道:“天平!”

  “对,就是阿雷特斯陛下的审判之剑·天平。”格林说话的同时暗红色的电光源源不断的从剑上涌出,包裹了克罗迪亚的全身。

  “以我的力量是不可能立即发动审判的,所以才和您说了这么多话啊。”看着被暗红电光笼罩的克罗迪亚,格林得意的笑道:“都说了阿雷特斯陛下要用您的高傲和自信毁灭您,可您还是这么不小心。”

  “可恶!”

  克罗迪亚怒喝道,往常伴随这怒喝声炽热的血焰将把对手烧成灰烬,然而此时此刻她除了怒喝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了。

  “理性之王”阿雷特斯的“审判之剑·天平”并不是特别强大的武器,但只要剑的拥有者仍然是阿雷特斯,那么“天平”就绝对是件极为危险的武器。

  当阿雷特斯把自己的“赤雷”储存进天平时两者会产生某种程度的共鸣,经过一段时间后由“天平”从新施放出的赤雷将拥有新的力量——分解血液。

  虽然这种功效有很多的限制,比如必须把剑插在对手身体里面啊,又比如没有办法连续使用啊,但不论如何这种力量对任何人都是个极大的威胁,对于以血液为生命和力量源泉的血族就更是如此。

  感受着克罗迪亚的生命之火逐渐熄灭格林非常兴奋——毕竟他将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很可能也是唯一一个亲手杀死真祖的死徒,事实上如果不是白叶的话他确实会成功。

  格林并没有忽略白叶的存在,对于这个能和“调和之王”对战而不死的小子他抱着很大的戒心,所以当白叶打出的那张符无声无息的飞过来的时候格林也没有冒险硬挡,而是以巧劲把克罗迪亚带到符咒的正前方。

  “乾坤易位,借体代形,敕。”

  随着白叶的咒言克罗迪亚的身体凭空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路边的一张石凳。

  “这!?”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格林大惊失色之余连忙四下寻找克罗迪亚的踪迹,几乎是立刻他就看见不远处白叶正把克罗迪亚从地上扶起来,连忙大喝一声扑了过去,另一边看到他扑了过来白叶一扬手满天的符咒打便将过去。

  一时间格林四周烈火、闪电不断,冰锥、巨石齐飞,待他把这些东西一一挡下再找白叶,却见白某人一手揽着克罗迪亚一手提着被冻成冰雕的秦超已经跑得老远了。

  “可恶,最讨厌这种知道什么时候该逃跑的家伙。”看着白叶的背影格林咒骂道,接着又对刚刚缓过劲儿来的维尔道:“追,今天一定要杀了她。”

  见维尔点了点头,格林又对孙强道。

  “你尽快把这她带到阿雷特斯陛下交代的地方。”

  说完两人头也不回的追了下去,只留下抱着蓝琪的孙强茫然的站在原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