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吞天噬地七大恨

九彩记 月下微尘 3822 2003.04.29 13:13

    水影月华流并不是个历史悠久的流派,事实上相对于秘密世界中其它那些,存在时间动则以百年记的流派,刚刚创立不足百年的他,实在也没有什么历史可言。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什么,或者说水影月华流今日作为日本秘密世界最强流派之一的地位,完全是靠实力打出来的更合适,而作为水影月华流最强之剑的“月华三神技”的威力更是不容置疑(关于水影月华流的种种我们在以后的故事中另有交代)。

  “月华神技·无月虚空”

  当满月般的光芒骤然出现又骤然消失的时候,黄娟脑海中闪过了这个名字,尽管在人间飘荡了漫长的岁月,但一直处于某种特殊状态的她,对水影月华流这个新兴的流派并不了解,她对这把剑和月华神技的记忆仍旧停留在那个遥远的过去,那个人、魔、神共存的的过去。

  不过此时此刻自然不是怀古伤今的好时机,面对着年轻的对手黄娟使出了她可以使用的最强力量,这一方面是因她非常清楚月华剑加上无月虚空所产生的效果,另一方面也是有感于方才过于轻敌。

  月之力和黑暗之力正面对撞。

  尽管黄娟的力量远比水野遥强大很多,但面对着水野遥近乎以命搏命的攻势,已因大意失去先机的黄娟,只能居于守势等待水野遥攻势衰竭的一刻。

  “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不过说起来,用月华剑的好像都是这样的家伙呢。”在把眼前的持剑者和遥远记忆中的某人,做了没有任何可比性的对比后,黄娟下了这样的结论,同时她也终等到了水野遥攻势的空隙,漆黑之链有如毒蛇般的击向了水野遥的胸口。

  “轰”

  随着一声巨勉强挡住黄娟反击的遥有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不过不幸中的万幸,在遥落地前地面被白叶用符咒软化了,使得她受到的伤害减小了很多,而另一边黄娟却只不过是晃了两晃而已。

  “很不错吗,如果在给你五年……不,也许三年就可以,同样的情况我恐怕就要受点伤了。”黄娟的话音中带有不少赞扬的意味。

  “那还真时谢谢你的称赞了。”水野遥苦笑着答道,由于修为不够,她方才只发挥出了无月虚空的三成威力。

  但即便如此,在当时那种先机会尽失的局面下,要想如黄娟这样若无其事的接下来,也决不是一般的高手能做到的。

  “至少也要AB级的力量吧,不,恐怕AB级也很难做到,这么说的话难道她有AA级的力量,或者是……S级?!”随着对眼前女子实力的进一步认知,水野遥的心产生了动摇,如果不是另有所持的话,恐怕她已经开始绝望了吧,毕竟实力差距过于庞大了。

  “看来我真要好好努力修练了,下次好给你个惊喜。”

  “你似乎还不太明白。”黄娟微微摇了摇头道:“你以后再不会有机会去修炼了,如果没什么遗言的话,那么永别了。”说着黄娟探出了昨手,黑暗之力开始在她的掌间凝聚。

  “等等!”许久没说话的白叶突然大叫道。

  “干什么?现在想求饶已经晚了。”

  “不,只是有个问题想问,你从刚出来就对我们喊打喊杀的,为什么到现在都没真正下过杀手呢?”难得白叶在此刻还抱有旺盛的好奇心。

  “呃,你胡说什么,你们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对你们这种阻碍我计划的人我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然而尽管嘴里说的强硬,但在内心中黄娟却产生了一丝动摇。

  “这样啊,那还有一个问题,你喜欢聊天吗?如果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好好沟通一下,说不定能和平解决这个事件,还有……”

  “你……你说这么多费话干什么,在拖延时间吗。”听着白叶黄娟滔滔不绝的说着一大堆有的没有的,黄娟大为气结。

  “啊,被你猜到啦,本来还以为你不会这么快猜到呢,看来你比我想的聪明不少啊。”白叶坦然认道。

  “你……”听到白叶的回答,黄娟差点气到吐血,心中产生了想狠狠咬这个家伙一口的冲动。

  “好啦……既然被你识破了,我就不在做这种称度的拖延了。”看着黄娟因愤怒而略显扭曲的面孔,白叶愉快的道。

  “哼,终于觉悟了吗,那就先从你开……”

  “不不不,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白叶灿烂的笑道,不过这个笑容在黄娟眼中却无疑是奸诈、狡猾、不怀好意的同意词。

  “呃?!”听到白叶的话,黄娟不由得一愣,但瞬间偏已明白了白叶的意思,而与此同时一股凌厉的刀气已从她身后斩来。

  ※※※

  随着一声闷响,黄娟勉强挡住了背后的攻击,顺势向旁掠去,以免对手追击,不过那位偷袭者——也就是我们久违的谢紫韵谢大小姐——似乎并没有类似的打算,而是来到了白叶和水野遥的旁边。

  “你们很不错吗,竟然能拖这么久,特别是白叶,你的表现很让我吃惊呢。”谢紫韵难得的夸奖了白叶的表现。

  “啊,没什么,我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嘴中说着谦虚的语句的白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口道:“你看到我的表现了?”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这么说你就早来了,可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白叶的话音里包含了相当的怒气,而水野遥却流露出了早知道是这样的眼神。

  “啊……啊……这个……只是意外、意外啦……啊,不对,当然不是你说的那个样子,我是为了磨练你们才忍痛作出这种决定的,要知道我在旁边看你们被打,可是连心都在淌血啊。”

  “那么,为什么你手里还拿着零食呢?”

  “这个……流血过多总许要补一补的。”尽管谢紫韵相当冷静的回答了白叶的问题,但那种程度的借口连她自己都很难接受,于是谢紫韵改口道:“好了好了,算我不对吧,我最后不是来救你们了吗,最多我请你们好好吃一顿做为赔礼好了。”

  “那个……也只能这样了。”完全拿谢紫韵没办法,白叶只能就此做罢,毕竟以谢紫韵的性格,能当面道歉已经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而在紫色之韵事务所的众人闹的不可开交的同时,黄娟也正思考的着一个问题。

  “三次,竟然接连三次陷入了那种处境,要不是那个小姑娘实力有限,后来的那个女人也没有全力出手,我现在恐怕就……是因为那个小子吗?可是……为什么呢?”

  事实上从开打至今,黄娟表面上虽然占尽上风,但实际上一直处于被动的局面,当然如果是因为对手实力强大又或智慧深远自是无话可说,但偏偏造成这个局面的是白叶——一个不但力量低微,而且怎么看都不想很有智慧的家伙,这就让她非常难以理解了。

  不过尽管疑惑重重,但黄娟已经没时间想下去了,谢紫韵已经向她走了过来。

  “还真是具美丽的身体呢,不过死后还被别的什么占据也未免太可怜了吧。”谢紫韵直指问题的实质。

  “是否可怜要看她本人是不是愿意,反倒是你,帮助那种十恶不赦的家伙,来阻止一个善良少女临死前最后的愿望,这就是人类的正义吗。”黄娟一步不让的反击道。

  “人类的正义只有人类自己才能评价,非人者没有差嘴的资格,更何况我从来都不是正义的朋友。”

  “那看来我们没有沟通的余地了。”

  “其实从一开始就只有武力解决这一条路可走。”

  说罢两人的身影同时消失在夜色中,同时四周飞沙走石、地裂树折,这就是白叶眼中看到的场面。

  “她们人呢?”

  “她们在以相当快的速度移动,你的视力是跟不上她们的,我也是勉强看到个影子而已。”水野遥向白叶解释道。

  “这样啊,不过这场面也太大了一点吧,万一把附近的楼也一块拆了怎么办。”看着已经变得和考古挖掘现场没什么区别的街边花园,白叶相当担心的道。

  “没关系的,已经在附近的楼前布置了结界,只要不是直接针对的攻击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我就放心了,不过,遥……”

  “恩?”

  “你肯定这两个疯女人不会那样做吗?”

  “说实话……我不肯定。”

  就在白叶为自己的居住地担心的时候,战况已经有了新的发展,本来一直无影无踪的两女,突然出现在白叶上方,只见谢紫韵立掌为刀狠狠的斩在了黄娟的漆黑之链上,随着一声巨响两女向不同的方向弹了出去。

  落地后的谢紫韵二话不说,右手并指成刀,指向天空,一时间四周哀愁怨恨之气群聚而来,一派末日景象让人见之变色。

  “这……这是怎么回事?”被水野遥拉着向后退去的白叶问道。

  “紫韵姐要用绝招了,真没想到那个女人这么厉害,能让紫韵姐用到这招。”

  “哪招?”

  “吞天噬地七大恨。”

  “那是什么啊?”

  “紫韵姐的绝招啊,简单的说就是聚集人间的哀恨怨气做出攻击,很恐怖的招术呢。”

  “聚集人间的哀恨怨气?这么说起来似乎不像好人该用的招术。”

  “这个吗……你难道觉得紫韵姐像好人吗?”

  “你这么说的话……她用这种招术似乎还真没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姑且不管白叶和水野遥对此招的评论如何,已经完成了起手势的谢紫韵向黄娟发出了强烈的斩击,随着谢紫韵的手刀,黄娟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语的哀伤与叹息。

  就像一个垂暮之年的老人,在苦叹少时的雄心壮志、万般激情终随这逝去年华掩埋黄土,而这对逝去年华的苦叹也正是此招的的根本。

  “第七恨·恨年华早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