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梅特罗斯

九彩记 月下微尘 5308 2004.09.09 22:11

    自从确认了太虚的成长后白叶一直很想做张天行符好试试在天上飞的滋味,可出于种种顾忌他始终没有下定决心,不过今天晚上的事情却帮他迈出这一步。

  本来以为跑到人多的地方那两个死徒就不会再追,可哪想到那两个家伙却铁了心似的死追不放,而街上的人群不但没有帮自己摆脱他们,反而限制了自己逃走的速度,最后实在没办法他只能咬牙飞了起来,没想到却因此发现自己颇有飞行天赋,借助林立的高楼大厦竟然甩掉了那两个死徒。

  “你没事吧?”白叶问靠在他身上的克罗迪亚道。

  “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虽然已经非常虚弱但克罗迪亚的语气却没什么变化。

  “这……表面上是很严重啦,不过……真祖的体质应该没这么脆弱吧。”

  “只要有血我就死不了。”克罗迪亚瞪了白叶一眼又道。

  “……血。”

  “对,很多很多的血。”看白叶脸色不太对克罗迪亚又没好气的道:“放心吧,看在阿琪的面子上我不会吸你的血的。”

  “那就万分感谢了。”

  再瞪了白叶一眼后克罗迪亚告诉白叶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候,虽然暂时摆脱了维尔和格林,但不论是为了“理性之王”的命令还是自身的未来,这两个家伙今天都不会放过自己,最要命的是“天平”的力量还有些许残留在自己体内,在驱除之前他们都可以凭着相同力量间的感应追上来。

  “这样的话还找个避风港的好。”

  既然做了这样的决定白叶就仔细盘算起了能去的地方,本来回自己家是个不错的主意,可惜黄娟出差去外地还没有回来,赤前一阵又突发奇想能了个假身份去体验学校生活,结果赶上了个夏令营现在正在内蒙古吃烤肉,虽然吴霜就住在他家楼上“苍雨”的威力也不同凡响,合两人的力量也许能度过这次的难关,但终究只是也许而已,不论从哪方面考虑这都不是个好选择。

  除了自己家之外白叶心理还有三个备选的地方——谢紫韵那里、水野遥那里、还有玛格丽特那里,不过谢紫韵哪离这儿实在有段距离,水野遥处虽然不算太远安培秀树又大有可能在哪附近,但白叶却没有把握水野遥这会儿会待在家里,万一千辛万苦的跑去却发现没人在家哪实在是很糟糕的局面。

  就这样虽然很不情愿但白叶不得不选择玛格丽特——当然这种不情愿和女法师本人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因为那个翘家巫师的因素——特别是他已经远远的看见了维尔和格林的身影的现在这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

  白叶努力的飞着,单纯就最大飞行速度来说他比不上追在后面的两个死徒,好在他是使用符咒的力量在飞对本身的损耗极小得以一直维持着最高速度,而作为逃走的一方在道路的选择上又占了很大的便宜,这才没让维尔和格林很快追上他,不过追和逃的双方都很清楚这种局面维持不了多久了。

  “没想到我会和一个才见面几天的男人死在一起。”看着越追越近的维尔和格林,被白叶抱在怀里的克罗迪亚叹道。

  “不要这么悲观啊,我们马上就到了,就算那个巫婆不肯帮忙,单凭玛格丽特的力量应该也能解决他们才对。”

  “那要我们到的了才有用。”

  “什么意思?”

  “维尔和格林都是阿雷特斯制造的死徒继承了赤雷的能力,可以远距离攻击对手。”

  “那所谓的远距离到底是多远?”

  “以他们的力量……没意外的话十五米吧。”

  “十五米……那还有段时间。”回头大概估算了一下和两位死徒间的距离后白叶说道。

  “没有时间了,天平可以大幅度强化赤雷的力量,如果把增幅的效果全部用在距离上的话,攻击半径恐怕会上升到五十米左右。”

  “五十米……“白叶忍不住又会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格林把天平指向天空。

  “糟了……”

  白叶话音未落一道道赤红的雷柱从上方直打了下来,而正一手提着秦超一手抱着克罗迪亚的他根本没办法进行防御只能尽量躲闪,实在躲不开就凭着事先布置的防御法术硬挨下来。

  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硬挨了几下之后白叶事先布置的防御法术已经出现了瓦解的迹象,终于硬挨了第十一记赤雷后不堪重负的防御屏障化做了漫天光尘彻底消散。

  就在白叶暗叫不妙的时候一道新的防御屏障出现在了他的上方把所有的赤雷挡了下来,与此同时一身黑袍怀抱法杖的玛格丽特出现在了前方一座高楼的顶端。

  “玛格丽特!还是你最可靠。”

  绝处逢生的白叶一边欢呼着一边往女法师除飞了过去,对于白叶的夸赞女法师以一个笑容做了回应,同时法杖一挥以千记的风刃铺天盖地的向尾随而致的两位死徒打了过去。

  风刃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法术,只要有水准之上的资质练习个一两天都可以学会,它本身的威力通常也只能用来砍砍树而已,但那只是指单一的风刃而言,随着数目的增加风刃的威力也响应的增长,当一次驱动的数量达到以千记的时候绝对能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对于这一点两位死徒现在就有着切身的感受。

  虽然也及时进行了防御但还是有相当数量的风刃突破了封锁,一论攻击下来他们身上的闪口可说不计其数,而因此损失的血液则对他们造成了更大的伤害,不过维尔和格林并为因此退缩反而开始凝聚力量准备出手一搏。

  两位死徒的举动让玛格丽特颇为头痛,白叶是她难得的几位好友之一,他的忙绝对是要帮的,何况以她现在的实力宰掉那两个死徒也不过是举手之劳,但问题是在她正面对着整个法师公会的压力的时候,她实在不想在和血族再有什么麻烦。

  本来以为刚才那一手足够吓退那两个家伙了,可没想到他们竟然不走,如果要动用更强大的法术的话那结果就绝对不是吓唬而已了,就在女法师犹豫不决的时候另一个声音在四周回响了起来。

  “第一个词是枷锁,凡有形的,必因此失去活动的能力。”

  随着那有如耳边轻语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脑海,维尔和格林发现自己突然间连一个指头都动不了了。

  “第二个词是干枯,凡有形的,必因此遭到水的背弃。”

  伴随着那平静的语调维尔和格林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干枯,看着自己的身体格林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可怕名字,这时那个声音已经继续说了下去。

  “第三个词是腐蚀,凡有形的,必……”

  “迪亚马特家的七重咒杀!!”

  这句诅咒因格林的喊声没有继续下去,不但如此就连禁锢两位死徒的力量也消失了,不过维尔和格林并没有趁机进攻,反而立刻转身离去,他们很清楚对方是有意放他们离开,如果还不知好歹的话那下场恐怕会比死亡更凄惨。

  ※※※

  当两位死徒的身形消失在夜色中后,维丝妮亚从楼顶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女法师并没有对此表示任何的惊讶,只是微一点都算是打了招呼,接着便来到白叶的身边看了看被冻起来的秦超和昏过去的克罗迪亚后略带责备的说道。

  “你这次玩得未免有些大了吧?”

  “我也不想啊。”白叶颇为冤枉的说道:“只能说世事难料啊,谁知道当个保镖都会变成这样。”

  “说道保镖……”维丝妮亚走过来问道:“我的小偶像怎么样了?看你这么狼狈她不会也出事了吧?”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被维丝妮亚问到最不愿和她提起的事情的白叶苦着脸道 “没关系。”维丝妮亚笑道,只不过可能是出于心理作用吧,在这个笑容之后白叶觉得四周的温度似乎低了不少。

  “等回到我的研究室后我有耐心听你慢慢说完,而且我还有很多方法帮你回忆每一个细节呢。”

  “…………”

  ※※※

  格利哈特和赛蒙静静的坐在房间里,他们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这一来要归于事情正向最坏的方向发展,二来也因为昨天下午受的伤着实不轻。

  本来格利哈特是想收拾掉希隆的,以他、赛蒙和卡里三人的实力也确实有把握做到这一点,可没想到最后关头卡里的雷神之锤指向的却是他和赛蒙,他更没想到那家咖啡店里的顾客也都不是人类。

  “在那种局面下我们还能杀出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一场战斗的胜负无所谓啦。”

  格利哈特这样对赛蒙说也这样对自己说,但他和赛蒙心里都明白这不只是一场战斗的胜负,这次的失败代表着他们不论是战略还是战术都在对方的盘算中,也就说他们已经处在了绝对的劣势。

  “格利哈特大人,梅特罗斯大人已经到了。”安妮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请他近来。”

  格利哈特的语气中并没有太多的喜悦,“圣拉斐尔骑士”梅特罗斯·卡特莱特的到来确实让他们的势力提高不少,但以现在的局势来看这无异于杯水车薪。

  “这么狼狈可不象你的风格啊格利哈特。” 打扮得有如贵公子般的梅特罗斯刚见到格利哈特就略带嘲讽的说道。

  “我们在第一线拼死拼活的,当然不如躲在暗处的你来得潇洒了。” 格利哈特反击道。

  这场面落在不知情的人眼中大概会以为他们两个有什么过结吧,可事实正好相反在教廷的高层间他们两人的私交最好,这会儿梅特罗斯和塞蒙闲扯了几句后转对准备退出去的安妮道。

  “安妮,你留在这里。”

  “可是按照规定……”

  “我来之前教皇大人特别指示,以后你可以凭自己的智慧判断是否应该使用上帝武装,这就等于认可了你身为上帝武装传承者的身份,以后你有资格旁听所有的会议。”

  “是。”

  安妮答应了一声后在旁边坐了下来,而梅特罗斯已经继续说了下去。

  “我来这里之前去见了雷动一面,他告诉了我三个消息。”看了看侧耳聆听的众人梅特罗斯继续说道:“雷动告诉我韩虚已经正式表态支持血族在神洲的行动,不过他不会直接介入我们之间的争斗,但却会封杀雷动对我们所有的援助。”

  “那雷动对这件事的反应呢?”

  “他表示会按照事先的约定提供人手,不过他希望我们在计算战力的时候不要把他提供的力量计算在内,因为韩虚一定会阻止他们出现在战场上。”

  “这也不算太坏,至少我们在计算对方的战力时也不用把那位鬼王算进去了。”一直摆出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的这时插塞蒙说道。

  “确实,这么看的话这也算好事情吧。”格利哈特说道:“第二件呢?”

  “你们应该知道蓝琪昨天晚上被血族带走的事吧,那你们知不知道那以后又发生了什么呢?”格利哈特笑道:“格林和维尔发了疯似的追着那个叫白叶的年轻人不放,据说当时白叶手离还抱着一个女人。”

  “女人?”

  “对,从外形来看克罗迪亚可是女人中的女人呢。”

  “别绕圈子了,到底怎么回事。”

  “简单的说吧,克罗迪亚为了蓝琪背叛了卡巴拉会议,可惜棋差一招被理性之王社下埋伏打成了重伤后又被白叶救走,这是不是会明白一些呢。”

  “内哄。”

  “对,因为这次内哄克罗迪亚和原本用来牵制我们的那位很可能会成为我们的同伴。”梅特罗斯开心的笑道:“你能想象我们会有和愤怒之王合作的一天吗?”

  “这到真是个好消息,不过我们和克罗迪亚最终目的应该是完全不同的吧,这样的话……”

  “那种事情到时候再说吧,大不了再打一场。”梅特罗斯无所谓的道。

  “……那第三件又是什么?”

  “我们不是一直怀疑血族在这个国家有一个强大的盟友吗?”梅特罗斯说道:“雷动今天给了我确切的答案。”

  “是谁?”塞蒙问到,显然这件事对他远比蓝琪要有吸引力。

  “张语非。”

  “她?那就难怪昨天下午有妖仙参与对我们的伏击了,可他们之间应该没有见过面啊。”

  “不伟大的白袍之首,你忘了一件情事。”梅特罗斯叹道:“你应该记得布拉曼特·路斯菲尔亲自创造的那三个真祖,曾经一起消失在我们视野中的事情吧。”

  梅特罗斯所说的是在大清洗的后期,原本已被生命之环锁定位置的“理性”、“调和”、“慈爱”三位真祖,突然从生命之环的视野中消失了,为这件事教廷上下着实忙活了好一阵子,可直到玛丽亚带着生命之环判离为止教廷都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

  在那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慈爱之王”再次出现在欧洲重新整合了血族残余的势力,不久之后“调和之王”也以希隆的名字浑进了教廷——当然这件事教廷方面最近才确认,而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理性之王”应该从那时起就在东方潜伏了下来。

  “你是说这些年里他们之间建立了联系。”

  “也可以这么说,不过按雷动的意思这些年只是他们互相磨合的过程而已……”

  雷动告诉梅特罗斯在血族的三位核心失踪的同时,在东方的张语非也失去了踪迹,不过不同于那三位真祖邪中圣并没有失踪多长时间,不过当她再次出现在雷动等人面前时她已经成为了号天下妖仙的通天教主。

  “这件事我到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这代表了什么吗?”塞蒙问道。

  “记得泰瑞克·伍德死前的预言吗?”

  “你是说……逆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