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首日

九彩记 月下微尘 5216 2004.04.29 23:28

    淡蓝的天空中初升的太阳把晨间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浅浅的桔红色,初夏晨早的芬芳充斥着城市每一个角落,喧嚣的城市的清晨竟然分外的安祥宁静。

  脱去了红衣主教的制服换上一身休闲服饰的格利哈特,看起来充满了阳光少年式的朝气与活力,此时的他正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一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一边愉快的吃着今早第六份早餐。

  来到中国后的这些天里格利哈特都会尽量找些机会一个人跑出来享受阔别多年的中国美食,虽然由于现代社会急功近利的做法使得材料的品质和厨师的水准比起“神州之役”时下降了很多,但工夫不负有心人几天下来还真让格利哈特找到了几处上佳的餐馆,他手中的早点正是其中之一的杰作。

  “格利哈特大人,没想到您起的这么早。”赛蒙的声音传了过来,格利哈特转头看去只见戴着金丝眼镜、一身西装,打扮得活像个大学教授的白袍法师正微笑着向他走来。

  “彼此彼此啊,赛蒙大师不也这么早就起了吗。”格利哈特一边说一边请赛蒙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我吗?通常这会儿我还在睡觉的--您知道充足的睡眠对法师是非常重要的。”赛蒙随手接过了格利哈特递过来的包子,咬了一口并对其味道表示了赞美后又道:“只不过今天有些原因不得不早起罢了。”

  “哦?”

  “您知道,有两个圣骑士在附近开打的话,想维持睡眠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赛蒙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轻揉着太阳穴。

  “他们又打起来了?结果怎么样?”对于自己下属那应该算是意料之中的行为,格利哈特并没有表示太多的惊讶,只是以几乎敷衍的态度追问了一下事情的结果。

  “还好,他们并没有使用圣力,破坏也不算太严重,只是拆了几件家具而已,对于富有的教廷来说那些损坏的赔偿应该不会造成财政负担才对。”

  格利哈特的态度并没超出赛蒙的预料,虽然白袍法师不清楚格利哈特对两位年青的圣骑士如此放任的原因,但显而易见的这位拥有“大先知”称号的圣灵导师对希隆·塞罗特和安妮·波德莱尔两人有着某种特殊的期许。

  “那就好,那笔赔偿费用我想樊帝冈那边会从他们的补助中扣除的。”格利哈特轻松的说道:“那么我们的北欧朋友没有因此受到什么打扰吧?还有更重要的是那两个移动炸弹现在在哪里?”

  “说起这件事我就不得不佩服那个野蛮人了,那种情况下他竟然还能睡得四平八稳,真不知道瓦尔哈拉的课程是怎么编排的,竟然能培养出那种粗神经的生物……”

  赛蒙对于他们的北欧盟友的态度实在谈不上友善,从神话时代结束后瓦尔哈拉和法师工会就一直处在战争状态,事实上要不是双方长达数千年的战争严重消耗了彼此的力量,教廷怕是很难一举称霸欧罗巴大陆的,时至今日虽然双方早已握手言和,但在言谈之间些许的人身攻击仍然在所难免。

  “我离开的时候希隆说要去熟悉一下北京的地形,以便日后行动方便,至于安妮……她只说要出去走走,不过我想她是有另外的计划,只是不方便告诉我这个外人罢了。”

  “哦?熟悉地形?都连续熟悉了这么些天了,以他的能力就是城市平面图也该画出来了才对,我还不知道那小子,希望他有做好安全措施,不要以后能得有人来要赡养费就好了。”格利哈特用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说道。

  “不管那小子了。”

  格利哈特摇了摇头不再想希隆的事情,把话题转到了另外一枚“移动炸弹”身上。

  “以安妮的个性肯定是去做和她认知中的任务有关的事情了,希望不要好心帮倒忙才好。”说话间格利哈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忧虑。

  “这么说,你们并没有告诉她这这次任务的真相了?”

  “不,只是在措词中把事情引向了相对简单的方向。”格利哈特叹了口气道:“我实在不想在这种时候考验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可以那两个孩子的智慧你们又能隐瞒多久呢?如果他们发现了真相又不能接受那些事情的话你们又要怎么做?杀他们灭口吗?”赛蒙轻声道:“就算不说这些,你们的做法在行动上可是会造成很大困扰的,就像现在不是就要但心她会好心办坏事,提前把那位招引出来吗?”

  “这也没办法,我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向主祈祷了,希望主会保佑他的骑士,不让安妮犯下严重到无法挽回的错误才好。”格利哈特说道。

  “希望你的祈祷能有效果,”赛蒙不以为然的道:“可对我来说比起在这里听你祈祷,我更愿意直接去阻止那可能发生的错误。”

  “这我当然知道,可这会儿我们到哪里去找她呢?”

  “旁边那座商厦怎么样。”

  “什么?”

  “我可是一直跟着安妮到这里来的,只是碰巧遇到你才打个招呼而已。”

  “赛蒙大师,跟踪年青的女孩可不是像你这样德高望重的人该有的行为。”格利哈特义正词严的说道。

  “那么格利哈特大人的意思是……”

  “哎……同时作为赛蒙大师你的朋友和安妮上司的我又能怎么样呢,只能跟在你旁边监视你,免得你真对安妮有什么逾越的举动。”说着格利哈特露出了非常无奈的表情。

  “格利哈特大人还真是个关心属下的好上司啊。”听到格利哈特的决定赛蒙说出了赞赏的言词,只不过由于重音位置的不同,使得这段话充满了另外的意味。

  “哪里哪里,赛蒙大师过奖了,不过关心下属确实是我一向的原则。”无视对方的言外之意,格利哈特露出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拉着他要监视的对象向旁边的商厦走去。

  ※ ※ ※

  按照昨晚协商的结果,整个白天蓝琪的安全都由白叶负责,那间一流保镖公司--太平保全只负责察看四周有没有可疑的人物接近,之所以达成这种结果完全是由于一个女人的自尊心所造成的。

  本来太平保全对于怎么保护蓝琪是有着很完善的计划的,要知道太平保全派来的人也许不是最顶尖的,但在职业水准上绝对达到了第一流,他们制订的计划和应变措施都相当完备,可以说只要对方不是那种国际级的恐怖分子又或国家级的安全机构,想要绑走蓝琪还真要费些周折。

  相对于太平保全那完善的计划,“紫色之韵”一方可就差很多了,简单的说白叶和吴霜两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提出的计划。

  不论是谢紫韵、白叶还是吴霜,作为超越普通人的存在--继承了“苍雨”的吴霜就某种程度来说也可以算是超越了普通人类--他们并没有把几个小小的绑匪放在心上。

  正如先前白叶说的如果正面和绑匪们撞上了,那随便扔两张符过去就好了,就算有个万一蓝琪真的被绑走了,就干脆跟到匪徒的老窝把他们一网打尽,当然这本身似乎也可以算是某种计划,但这样的计划是不能在这种情况说出来的,因为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

  虽然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这方没有任何的计划,被奚落一阵之后老老实实的听对方吩咐也是一个还算不错的解决办法--如果只有白叶自己的话他九成九会选择这个办法,但吴霜的自尊心却不允许她这样做,终于在众人热烈的目光的注视下,吴霜现场“编”了一个计划出来。

  “本来呢我们是有非常完备的计划的,不过太平保全到底是业内第一流的大公司,所以我们尊重你们的提议。”吴霜以一种充满自信的语调说道:“不过我们还想提出一个补充议案,由白叶和我分白天和晚上贴身保护蓝琪小姐的安全。”

  “有这种必要吗?”太平保全来人其中之一轻蔑的说道,他的同伴也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当然有必要,我不是怀疑各位的专业水平,只是葛女士也说了这件事要尽量低调处理,可是各位看看自己的样子,怎么也不像一般的工作人员吧,这不是摆明了告诉人家蓝小姐正陷入某些不能公开的麻烦中吗?”吴霜斜着眼睛看了几个男人一眼又道:“再说了,蓝小姐可是女孩子啊,白天也就算了,你们几个大男人难道晚上还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吗?”

  “我们……”

  说到口才几个惯于舞刀能枪的男人又哪是吴霜的对手,当下被问得哑口无言。

  “这就是我们老板挑我们两个来的原因,鄙公司说到规模当然没办法和太平保全相提并论,不过很多时候要针对不同客户的要求随机应变,不是光靠几套惯用的计划就可以的。”

  太平保全的一行人被吴霜气得脸色发青,可又找不出反驳的词句,虽然自问那套方案并不是像对方说得那样是拿几套惯用的计划来充数,而经过认真研究才制定的,但他们又提不出任何有利的证据,只能落得哑吧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葛芳美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感受了,听了吴霜这一犯话她似乎明白了高层执意要聘请“紫色之韵”的用意,也许从规模来看“紫色之韵”确实不大,但其中人员的素质确实高人一等,看向白叶他们的目光不由得多了几分信任。

  而作为被保护人的蓝琪则是举双手赞成吴霜的意见,在她的立场来说被一个人跟着总比被一堆人跟着要好--至少摆脱起来要容易很多。

  看着眼前这些人白叶差点笑出声来,他很清楚这些都是吴霜完全顺口胡说的,难得的是临时现编竟然也能如此有板有眼。

  “小霜这几年在外边没白干啊,她原来可没这么能虎人的。”

  不管怎么说就因为吴霜的这番话,使得原本唱主角的太平保全沦落到了外围警戒的地步——虽然指挥权仍然在他们手里——而保护蓝琪的工作完全交到了“紫色之韵”手里。

  ※ ※ ※

  此刻白叶正站在音像区的角落里看着忙忙碌碌的工作人员,吴霜已经回去了“紫色之韵”向谢大小姐说明这里的情况以及有关木傀儡的事情,蓝琪和葛芳美则正在为一会儿的签受活动做最后的准备。

  “偶像明星的生活还真是辛苦啊。”

  看着忙个不停的蓝琪,白叶又想起了葛芳美给他的那张写得密密麻麻的行程表,不由得颇为同情这个女孩子的遭遇,想一想他白大少自己在这个年纪好像正过着每天逃课的悠闲生活,而同样年纪的蓝琪则已经在没日没夜的工作了。

  白叶当然不会因此而反省自己荒废青春的错误,不过对于蓝琪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成就他还是相当钦佩的。

  “白先生。”终于把所有事情都敲定的蓝琪,来到了白叶旁边。

  “呃?蓝小姐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啦,只不过到我开工还有一段时间,想找个人聊聊放松一下,可大家又都很忙的样子。”蓝琪歪着头笑了笑说道:“白先生好像很悠闲呢,就陪我说会儿话吧。”

  “谁说我悠闲了,我可是在时刻紧张的注意有没有可疑人物接近呢。”白叶急忙为自己的偷懒行为辩解道。

  “是着样吗?”

  “当然是了,我可是优秀的保镖呢。”白叶勉强摆出了一幅我很厉害的表情。

  “哦?说到这个,白先生为什么会干保镖这行呢?对了,叫我阿琪就可以了,方姐他们都这么叫的。”

  “为什么会干保镖的工作?这真是个好问题,到底为什么呢?”

  对于突然从妖魔猎人变成一个女孩子的保镖,这种身份上的急剧转变,白叶一直觉得是自然不过的事情,可仔细想一想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紫色之韵”的财务状况真的恶化到这种程度了吗?他并不觉得啊。

  换个角度,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保护蓝琪所得的佣金是相当丰厚的,但相对于妖魔猎人的工作利润来说,这种数量的佣金就不算什么了,而且利润周期又长,如果真是急于摆脱赤字困扰的话,当保镖绝对不是个好方法。

  “恩,大概是因为生活所迫吧。”

  找不到答案的白叶这么告诉蓝琪,不过他自己并不太确信这个答案。

  “大概?”

  “是啊,大概。”

  “这样的理由真是第一次听到呢,原来白先生是个很有趣的人呀。”蓝琪笑道。

  “我说的可是实话。”

  “才不信呢。”

  “啊,年轻人应该多相信别人才对。”

  “是吗?可学校里的老师不是说--社会很复杂的,不要随便相信别人吗?”说着蓝琪故意板起了脸孔,装出了一幅语重心长的样子。

  “你上的是什么样的学校啊。”白叶摇头苦笑道。

  “苦难与挫折大学。”蓝琪一脸严肃的说道,不过白叶明白她是在说笑。

  白叶在吴霜哪听过的蓝琪的简历,虽然本来听得就很马虎后来又忘了大半,但有一点他很清楚,蓝琪真的是那种有天分肯努力命又好到极点的女孩,苦难与挫折这类东西她根本就没经历过。

  “这样啊,那咱们可是校友呢,来,叫声学长吧。”白叶半真半假的说道。

  “我才不叫呢。”

  简短的交谈把双方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其实在白叶的感觉里待人和善热情又毫无架子的蓝琪属于那种相当好沟通的类型,这次的交谈正好证明了他的感觉,特别是毫无架子这一点让白叶非常高兴,从小到大他始终不擅长也不习惯和种架子很大的人交往,要是蓝琪真是那种人的话那他接下来的几天就非常难挨了。

  “说不定……这个工作也还错。”

  白叶如是想,当他正准备继续和蓝琪的交谈时,一种奇异的感觉流过了他的心头,转头看去一个美丽的金发女子正向他们走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