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惑

九彩记 月下微尘 3259 2004.12.14 00:38

    一片绿荫下的长椅上,哪吒一脸严肃盯着手上的汉堡,接着,他张开嘴,三下两下把手中的食物消灭得一干二净。

  “味道是挺不错,如果能把纸味去掉就更好了。”哪吒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的道。

  “想把纸味去掉也很简单,只要你下次不连外边的包装一起吃就好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一株两人合抱的柳树后传了出来。

  “是吗?原来那层不能吃吗?那为什么还要放在一起?”哪吒并没有对书后那人表示任何的惊讶。

  “据说是因为卫生的关系。”树后的男子随口回答后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还差一点。”哪吒一边研究着怎么把吸管差进杯子里一边道:“你不用担心这件事,虽然我没有我那聪明妹妹的变态复原能力,但这种程度的伤,再给我一两天也就搞定了。”

  “这样最好,下一步计划马上就要开始了。”

  “没问题,不过依我看你那些计划纯粹是多此一举,直接动手不是又快又方便。”

  “效率和方便并不是一切。”树后的男人似乎笑了一下,“有些人、有些事,慢慢来猜是最好的选择。”

  “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哪有那么多时间给你慢慢来。”

  “那你又可知欲速则不达道理?”树后的男子不以为然的说道:“好好想一想,你之前为什么会失败,不就是因为太过心急的缘故吗?”

  “你在教训我!?”

  “不,只是不想你再次摔进同一个坑里。”无视哪吒的怒气,树后的男子继续说道:“何况按照我们的约定,在这件事上你必须依照我的安排。”

  “知道了!不要动不动就提那些约定,我说出来的话从来没有不算过。”勉强压住怒火的哪吒不满的道:“反正你给我快点!即便不谈效率,你也该知道,我们的时间所剩无几。”

  “那个我当然不会忘记,但就像我刚说的,有些东西是急不来的,你最好……”话没说完就见哪吒站起身来,一幅准备离开的样子,树后的男子急忙道:“你要去哪里?”

  “在我失去耐心把你碎尸万断前……尽量离你远一点。”哪吒冷硬的答道。

  从地铁的出入口上来,白叶看了看时间,离那位委托人的约定还有半小时左右,步行的话应该能勉强赶到吧?四下看了看后,白叶便随着人流向前走去,之所以选择步行,固然是出于开支的原因,但更重要的还是现实层面的考量,在这个城市,选择依靠汽油行驶的交通工具,有时侯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这并不是白叶第一次单独去见委托人,事实上从蓝琪那次之后,某个好吃懒做的女性,就以“身为上位者,不能次次亲自出马”,以及“有事下属服其劳”之类的理由,把白某人推上了第一线,到现在,除非谢大小姐偶尔心血来潮外,几乎所有的委托都落到了白叶身上。

  作为白叶来说,虽然对上司的这种做法十分不以为然,但一来当初那份合同——也许叫卖身契更合适——他把自己出卖的过于彻底,让他面对谢紫韵的盘剥,没有任何抵抗的余地。二来要对付的不过是些低级的妖怪、怨灵之流,凭已经能够随手做出中位符咒的白叶,这种战斗是谈不上什么危险的。

  更何况虽然由于吴霜的坚持,让“紫色之韵”的工作量比原本上浮了百分之五十,但由于基数实在太小,谢大小姐又始终坚持第一流的收费。所以实际的工作量,也不过是从原本一个月最多接受两件委托,上升到现在的最多三件而已,这种工作量实在不能说有多繁重,而且也许是谢紫韵多少觉得有些不合适吧?竟然破天荒的把白叶的工钱长了近百分之三十,这一来二去之下,白叶也就没什么怨言了,至少现在白叶不想因此抱怨什么,他的脑子已经完全集中在了赤卷入的事件中。

  对于“灵偶驻形”这门奇术,谢紫韵也所知有限,除了一些个人的推测外,和那本古书上记载的只言片语,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但是对于哪吒的事情,谢大小姐到是知道一些。

  “心灯和尚和我讲过些关于哪吒的故事。”

  按着“万年古佛”的说法,哪吒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出现,是在“万仙之役”,那时作为蚩由旧将的通天教主,率领四大尊者、十万妖仙卷土重来,誓让非人者正大光明的生活在天地之间,而以玉虚宫为首的仙人们,当然也是奋起抗争,从而酿就了涿鹿之后最惨烈的一战。

  “老和尚那时候也亲身参与其中,不过那会儿的他还没当和尚,修为也只是勉强入流而已,据他说,当时杀的真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纵观整场万仙之战的前前后后,通天教是谋定而后动。和一众仙人们的仓促应战自然不可同日而语,理所当然的占尽了优势,不过也只是最初那段时间罢了,当玉虚宫把手中的底牌逐渐亮出来的时候,优势便逐渐离妖仙们越来越远了。

  “哪吒也是玉虚宫的底牌之一,牧野那场最后决战里,他凭一己之力挡住了通天教四大尊者,一下子改变了整个局面。”

  “之后呢?”

  “那还用说吗?大获全胜,听说参加这一仗的妖仙,当场就死了三成,剩下也大半死在了日后旷日持久的追杀中,不过玉虚宫……也没讨到好去。”

  这一仗玉虚宫十二上仙半数当场战死,剩下的也各个伤势严重不久人世,更因为掌教继任人选问题爆发内战。后来好不容易安定了些日子,又因为门下弟子对术法认知的分歧,导致内争不断,就这么闹腾了几百年后终于公开决裂。弄得神州大地上千门百派互相攻伐,直到后来五大御门逐渐成形,才算大体平静下来,不过玉虚宫算是彻底烟消云散了。

  “那哪吒……”

  “哪吒?谁知道,心灯说万仙之役结束后,就再没见过他了,玉虚宫的人也说是战死了,不过那和尚当时身份低微,真有什么机密也轮不到他参与,而那些官方说法……今时往日有何不同?”

  “你是说其实哪吒没战死?”

  “这谁知道,也许广义来看最后是战死了吧?况且名字这种东西,还不是想怎么起就怎么起,你今天叫白叶,明天改叫旺财了,谁又能管得了你?总之,你记着,那小鬼醒了以后,千万告诉他要安分点,他不是那个叫哪吒的家伙的对手。”

  听到这些白叶暗中摇头,姑且不说“旺财”的问题,表面上看,谢紫韵这次对赤算是仁至义尽了,不但爽快的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一切,甚至还反复的叮咛白叶,不要忘了提醒赤离哪吒远一点,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白叶总觉得这背后好像有什么阴谋似的。就好像以赤的性格,自己要真把这些话告诉他——就算他和哪吒之间本来没有过结,他要不马上去找哪吒打上一场,自己就真把名字改叫旺财!

  “也许她真的在打这个主意吧?”看着谢紫韵眼睛里的笑意和憧憬,白某人如此猜测着。

  不过白叶也不得不承认,和谢紫韵的一谈,让他知道了些传说级的长故。但从另一方面来讲,恐怕其间的意义也仅止于此了,至少白叶觉得这些旧事,对眼前的局面并没有帮助,反而让他更迷乎了。

  心灯口中的哪吒,和自己那天所见的哪吒,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幻橙在扮演怎样一个角色?这些都是十分值得玩味的事情,而且就算把这所有都撇开不谈,赤在中间又处于怎样一个位置呢?

  这才是白叶最关心的问题,要不是因为这一点,那些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又即将发生些什么,他又哪用得着操心?可现在既然赤牵扯了进去,那么他再想置身事外似乎并不容易,当然这不是说红发少年会要求他做什么,而是他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既然是朋友,就算不说什么抛头颅、洒热血、两肋插刀之类的,至少有起事来也不能完全置之不理吧,白叶很希望在赤醒来之前,这件事能解决掉——不管是不是他解决的。

  “是不是当作不知道,会更好些呢?凭赤的力量,应该也用不着我来担心才对。”

  白叶偶尔也会泛起这种念头,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果只是不需要担心,就可以不担心的话,那人生也未免太幸福了点。

  就在白某人胡思乱想的时候,路边的几个人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五、六个打扮颇为前位的青年,正拥着一对男女往旁边的小巷走去,其中那位少女不但紧闭着双眼,手里还拿着特质的杆子,似乎是位盲人。

  从这群青年的表qing动作就不难猜出,他们和那对男女绝对不是朋友的关系,不过这并不是引起白叶注意的原因,让他惊讶的是走在那个满脸慌张的少女身边,一脸淡定的年轻男人——哪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