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重 逢(全)

九彩记 月下微尘 4667 2004.10.25 01:14

    荒村后面的树林里,谢紫韵、白叶和克罗迪亚同样被拦了下来,借着满月的光芒白叶打量着几个拦路者,对方有三个人——单从人数来看双方到是旗鼓相当,不过实力方面就未必如此了。

  就算克罗迪亚的伤已经彻底痊愈——某个被白叶划入“无良”范畴内的女巫师拍胸脯保证过这件事,但自己有的实力在这种等级的战斗中,能发挥的作用大概只比忽略不计高那么一点点而已。

  更何况那三个拦路者中白叶认得两个——王虎和苏静,就实力来说王虎是超越人类形态的黄娟和赤的实力人物,至于苏静虽然没有真动过手难说深浅,但既然有着和王虎相近的名声,那实力想来也不会差到哪去。

  最后那位虽然白叶并不认识,但只看三人的站位和王虎、苏静的神态就不难知道,那个穿着紫色道袍,大半张脸孔都盖在银色面具下的女子才是真正棘手的存在。

  往身边的同伴看去,克罗迪亚的脸色并不好,就算她无惧眼前的对手,但现在离午夜不过十来分钟而已,一旦过了时限就算打赢了眼前的战斗他们仍旧是个输字——况且单纯考量实力的因素他们未必能赢。

  换作一般情况还可以对从另外方向进攻的盟友保持期待,但这次不成,因为蓝琪被那些“盟友”掌握和被阿雷特斯掌握在实质上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如果说白叶从克罗迪亚的脸上能大致猜出对方的想法的话,那他从谢紫韵的脸上就做不到同样的事,这不是说谢紫韵突然间达到了喜怒不形于颜色的境界,而是白叶完全理解不了紫发女子表情的含义。

  勉强说的话谢紫韵的表情是柔和了喜悦、茫然、惆怅、无奈、惋惜等等之后的产生的吧,白叶曾经见过这个表情一次,在桥山,在茫茫夜色之中,在漫天星斗之下,当独自坐在古树上的谢紫韵收回仰视苍穹的目光,低头望向自己的一刹那,她,就是这幅表情。

  对于这个表情的含义和原由白叶当时没有问,之后也没有再提起,更没有试图从其它地方了解些什么,他始终相信如果一个如果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过去,那么你根本就不用去询问、去打听;如果一个人不愿意人知道他的过往,那么你也不应该去询问、去打听——哪怕知道这一切只是举手之劳。

  对个有意避讳昔日自己的人来说探寻者的好奇心——不论出于什么样的动机,唯一的结果就只是去伤害、逼迫对方,而所得到的也只不过是自我优越感的满足而已。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又怎么能强迫别人接受呢?”

  白叶经常这么说,也这样做,而这似乎也是他和谢紫韵关系日渐融洽的原因之一。

  ****

  “语非……”

  白叶还在思索紫发女子表情的时候,谢紫韵已经打破了沉默。

  “紫韵姐姐……好久不见了。”

  张语非的语调很轻、很柔,而且非常的动听,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句很普通的问候,却让听者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至少紫发女子的眼神并不像平日那样坚强。

  “我从来没想过,再见到你是在这种情况。”

  “我也没有想过,可我没有选择,要拦住紫韵姐姐的脚步只有我能做到。”

  “语非,为了那句没有任何保证的承诺,值得吗?更何况你的身子……”

  “值得。”

  张语非回答的斩钉截铁没有半分犹豫。

  “至于我的身子……”

  张语非摘下了面具,露出了自己倾国倾城的容颜,只不过此刻在那白玉般的前额上触目惊心的血纹组成了一个诡异的图案。

  “……已经不要紧了。”

  “你还是用了九阴聚魄灵珠。”

  “我早就该用的,如果我能毫无顾及的使用力量,也许就可以阻止左丘哥哥,那样子……”

  “语非!不要再说傻话了,你知道左秋为什么死,你也知道那不是用力量就能阻止的事情,不要把所有的过错都归结在自己身上,你没那么伟大!”谢紫韵怒道。

  “抱歉……紫韵姐姐,总让你为我担心。”张语非轻轻的道:“就算是愚蠢的任性也好……这一次请让我错下去吧。”

  谢紫韵还想再说些什么,可终于没有说出来,张语非的性格她比谁都清楚,也许她这个认来的妹妹很少有自己的意见和想法,可一旦真的有了决断就会义无反顾的做下去,如果说被称为固执己见的自己还有极少数人能够说服的话,那么对于张语非来说连这极少数人都不存在。

  “语非……”

  最后一声叹息过后,久违的垂泪刀终于出现在漫天星斗之下。

  ****

  在所有的听众当中克罗迪亚是唯一一个既不明白这两个女人在说些什么,也没有任何兴趣弄明白的人,在她心理这会儿没有任何事情比把蓝琪抢出来更重要了,就在她的耐心已经到达极限的时候谢紫韵终于有了要打上一场的意思,就在她聚集力量也准备放手一搏的时候,却看见谢紫韵一直收在身后的左手打出了让他们先走一步的收拾。

  “她想自己对付那三个家伙?这……不是摆明了送死吗?”

  克罗迪亚对谢紫韵的举动满腹狐疑,诚然这是个好主意,但那也要能把对方拖住才管用,克罗迪亚不相信谢紫韵有这种实力,也许自己应该留下来帮她,但白叶一个人是不是能成功救出蓝琪实在是个问题,可要是换个角色留白叶在这帮忙的话,应该也不会有任何的效果吧。

  就在克罗迪亚犹豫不决的时候,却见白叶却毫不迟疑的蹿了出去,无奈之下克罗迪亚也只能跟了上去。

  “想就这么走了吗!”

  伴随着雄壮的吼声王虎已经抬起了拳头。

  “当然是想走就走,难不成还征求你这满脑子肌肉的家伙的意见吗。”

  谢紫韵的声音传了过来,伴随那声音的是魔刀·垂泪,还有“吞天噬地第七恨·恨年华早逝”。

  凛冽刀芒不仅笼罩了王虎,也同样席卷了张语非和苏静,让他们不得不放弃拦截白叶两人的举动。

  ****

  “紫韵姐姐何必这样呢?我要拦的本来就只有你一个人。”一轮交锋之后张语非好整似暇的说道:“他们两个就算进到寸里也不会有任何作用的。”

  “是吗,我可是很有信心的。”

  “哦?同样是血族,愤怒之王的力量也许稍高一线,但那边可是有备而战……”

  “谁告诉你我对那女人有信心的。”

  “难不成紫韵姐姐你……”张语非摇头道:“知行知止,知进知退,这种年纪就有着样的判断力确实是难得的人才,如果他肯努力的话也许十年后能和阿雷特斯一战,但现在只不过是去送死而已。”

  “语非,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迟钝了,就算你没有调查过他的过往,难道从他的名字就没有引起你任何的联想吗?”

  “名字?”

  “好好想一想雷动那死人脸和韩鬼王上次的争斗吧。”

  “雷动、韩虚……白叶,白……叶……白颖羽!叶子心!”

  突然间的明悟似乎对张语非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一时间竟然有些心神散乱,这也正是谢紫韵的目的。

  “现在才想到未免太晚了吧!”

  话音未落谢紫韵又是一刀斩出——“吞天噬地第二恨·恨死亦难安”。

  如果只有张语非自己的话,这一刀就已经分出胜负了吧,可邪中圣并非孤身一人,在张语非身边还有她最信任的两名部署,关键时刻王虎和苏静合力张语非拦下了这一刀。

  然而成功阻挡对方攻势的两位尊者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的喜色,因为谢紫余韵终于完成了她的最后一刀的准备。

  “吞天噬地七大恨”的最后一击——也就是那威力无穷的第一恨,施展起来不但要付出很多的代价,还有着奇怪的限制,那就是必须经过所谓的热身,也就是必须把这七招的前六招按顺序从头使到尾才能打出那最后一击。

  在双方最初的交锋中谢紫韵已经把“吞天噬地七大恨”从“恨年华早逝”使到了“恨生无可恋”,而张语非一方也很明了谢紫韵的意图,事实上他们也有应对的办法。

  作为第一恨起手式使用的前六招和作为攻杀对手使用的前六招,在实际的威力上是有着明显差距的,凭他们此刻的实力绝对有办法完全压制第二恨的力量,让谢紫韵在使用最后一击前就打倒她,不过此刻这个算盘自然是打不响了。

  看着不远处的谢紫韵摆出了那最后一击的架式,王虎和苏静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便全力攻了过去,希望能阻止谢紫韵发招,但是如果这种攻击真能阻止第一恨的力量的话,那这一刀也就没那么可怕了,对这一点不论是王虎还是苏静都没有异议,但有一个人却不这样想。

  “紫韵姐姐你说我变迟钝了吗?可能你说得没错吧,不过急于取胜的你,也犯下了不应出现的错误啊,你忘了吗,我已经可以没有顾忌的使用那种力量了,而且……你离我实在太近了。”

  看着张语非慢慢的浮了起来谢紫韵似乎想到了什么,就在她暗叫大意的同时,翠绿色的符文已经以张语非为中心向四周扩展开去,交织成了一幅奇异的图画。

  “开天初始图·第九画卷·无上灭法”

  身陷于能够散灭一切力量开天初始图中,感觉着自己四周的哀恨怨气飞快的流失,谢紫韵只能暗自苦笑,自己确实太急于求胜了,明明知道张语非已经用了“九死聚命灵珠”攻守间再没有任何顾及,自己却还是没有任何的警惕,现在真可以说是自作自受了。

  本来自己最后一刀的有效距离远比开天初始图多出很多,只要拉开距离让自己能有几秒钟的时间从容聚力发招,开天初始图虽然奥妙无方但也绝对挡不住毁天灭地“吞天噬地第一恨”,但现在这都是说说而已了。

  即便不管张语非的后续动作,已经近在咫尺的王虎和苏静就是极为麻烦的存在,不得已之下谢紫韵只要推动还没完全消散的哀恨怨气斩向了两人。

  看着被轰得吐血倒飞出去的王虎和苏静,谢紫韵脸上却没有一丝的喜色反而更见沉重,这不是因位她已用掉了最后的力量,也不是因为在开天初始图全无补给的可能,而是因为那婉转悠扬的仙乐和那沁人心脾的謦香。

  只见张语非手捏法诀立在半空之中,身子四周一百零八把无方飞剑盘旋飞舞尽展其傲然仙姿,看到谢紫韵看向自己的张语非惨然一笑,之后法诀引动,四周的无方飞剑宛如九天流星一般袭向了紫发女子。

  “诛天剑阵·四极之式·戮仙”

  ****

  荒村正中央被特意清理出来的空地上,留着褐色短发的阿雷特斯仰头看着两枚生命之环慢慢融入了被禁锢在半空中的蓝琪体内。

  “放松一点孩子,在过不久你就会得到那无可匹敌的力量,你将要用它为我辈赢得未来。”

  “……未来。”蓝琪轻声叨念着,可看她茫然的样子似乎并不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你也感觉到了么?是啊,就快到约定的日子了,一切会重新运转起来,这腐朽、沉闷的世界会迎来新生。”阿雷特斯颇为兴奋的说道:“为了在那新生中寻求我辈不可动摇的位置,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过再那之前我们还要清除一些小小的障碍,就像那些早该凋零的花朵。”

  看着几乎同时出现在荒村中央的“无色蔷薇”和“血腥玫瑰”阿雷特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来的比我预计的还快,新生代果然不能小看啊。”

  “那只能说明你已经过时罢了。”

  “是啊,这个国家不是有句话叫什么后浪推前浪吗,老人家就应该早早退休才对。”

  第一次面对共同敌人的两位女士不仅在口头上展现了她们的一致性,在攻击的配合上也堪称默契,话音刚落就同时攻向了阿雷特斯。

  “我给你们一个忠告,不要随便学人家推前浪,小心反被前浪淹死。”

  随着阿雷特斯眼中暴射出的骇人血芒,无数“赤雷”雨点般的落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