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橙绿千幻

九彩记 月下微尘 7881 2003.10.26 10:36

    沈青饶有兴趣的看着屋中的一切,不过说实话这间屋子除了宽敞整洁之外也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当然也不是全无不同,至少普通人家是不会用星宿图当装饰品的,真正让年青侠盗感兴趣的是那种把一间看来只有几平方米的小房子内部,变得有如一座二三十平方米的厅堂的法术。

  “如果我会这种技术的话,以后储存借来的宝物就方便多了。”

  毫不犹豫的把法术当作储藏“赃物”的工具的同时,还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沈青,那就是到底是房子里面被变大了呢,还进来的一切都被缩小了,这自然不是单凭空想就能得出结论的问题,更何况相比于苦苦思考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白叶的样子无疑更有意思。

  他的这位好友显然不习惯这样的场面,被那些人盯得浑身僵硬,沈青甚至可以肯定刚才张继常那番不算简短的人物介绍,白叶并没有听进去多少,只要想一想等一会白叶因完全不知道对面那些老古董都是何许人也,而在对答中闹出来的笑话就让沈青十分期待。

  说实话沈青之所以能和白叶成为好友,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待在白叶身边能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情--当然那些所谓“有趣的事情”对白叶来说都是些大麻烦,特别是这次重逢听白叶说了和谢紫韵、黄娟等人相识的经过后,就让沈青更觉得自己这位好友“招灾惹祸”的本事实在不同凡响。

  不过依着沈青的看法白叶现在的工作相当不错,虽说妖魔猎人应该算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之一,但那也分谁来干,虽然他不太清楚谢紫韵到底有多厉害,但却知道她绝对不是一般的妖魔鬼怪能对付的。

  更何况这个根本不明白竟业精神是什么意思的女人,完全贯彻了“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古训,一个月也难得去工作一两次,所以白叶实际的工作和危险二字关系并不太大。

  另一方面通过这种工作白叶认识了不少强大的家伙,而其中不少人还和他的关系相当不错,至少沈青敢肯定不论如何黄娟和赤一定会支持白叶的,而谢紫韵虽然对白叶诸多的“欺压”,但万一白叶真出了什么事相信这女人也绝不会坐视。

  换句话说白叶自己虽然没什么力量,但他间接拥有的实力却不可小看,不过他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着一点。

  “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有意逃避呢?”

  这是沈青心中的疑问不过他并没有答案,而且他相信白叶自己也没有答案,但不管怎样他的乐趣是不会减少的,且不管沈青的想法是否有道理,此时的白叶确如他的那位好友所想的那样感觉非常不好。

  尽管对面那几位龙虎山长老的目光大半都集中到了谢紫韵的身上,剩下的也差不多分摊到了黄娟和赤的那里,对他和沈青只不过是偶尔扫过而已,但姑且不谈沈青的感觉至少白叶不喜欢那样的眼神。

  “能得谢大师之助我等当真是受宠若惊啊。”

  在经过了一段不短的沉默后,龙虎山的一位长老率先开口道,不过虽然他嘴里说着客套话,但从那充满敌意的眼神中不难发现他真正的意思。

  “逢道真你不要拐弯末角了,就明说了吧,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吧。”

  如果说谢紫韵出于某些原因对张继常还存有些许好感的话,那对眼前这些自大成瘾的老家伙就只有厌恶了,所以她的话音中充满了不懈与轻蔑的意味也就显得很正常了。

  “好,既然你挑明了,那就直说吧,你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对于逢道真的话白叶等人无不大吃一惊,从先前张继常的态度来看他们一直以为谢紫韵是被邀请来的,不过现在看来这女人之所以会在这里十有八九又是自把自为的结果。

  “我的目的吗……是秘密。”谢紫韵轻声笑道。

  “是吗?那样的话考虑到即将发生的事情的重要程度,和谢大师你过往的行为,我们只有请你离开了。”

  “哦?如果我不走呢?你会怎么样?动手赶我走吗?”

  面对逢道真相当无礼的言语,谢紫韵竟然一幅巧笑倩兮样子,看得白叶暗暗心惊,他很清楚谢紫韵每次发火前都是这幅模样,不想被牵扯到无聊的战斗中而耽误了找吴霜的事的他,只有暗自祈祷那个老道不要再说出什么激烈的话才好,可惜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因他的祈祷有丝毫改变。

  “不错,如果你坚持留下又不说出真正目的的话,我们也只能这样做了。”逢道真摆出了一幅极为强硬的态度。

  “还真是大言不惭啊,我记得过去好像也有正一道的人对我说过类似的话,他们好像都死掉了呢……啊,对,那次你好像也在场吧?不说别的,你跑的可真不慢呢,不如以后去干速递这行吧。”

  谢紫韵毫不犹豫的发挥着她的毒舌,事实上在单纯的语言交锋中能和她相提并论的人绝对不多,逢道真也显然不是其中之一,此时因被对方在众人面前揭露这“奇耻大辱”而恼羞成怒的他,完全忘记了修养和理智的含意,凭本能做出了直接的反应。

  “你这个妖女!!”

  “妖女吗?好老套的称呼啊,太没新意了,我不喜欢,上次让你躺了一年多看来也没什么效果,这次你准备休息多久呢?十年?二十年?还是让本大小姐做做好事送你去冥界养老呢?”

  再次被眼前这个“妖女”侮辱的龙虎山长老,气得大吼一声就要扑上去和对方拼命,不过这个举动被张继常阻止了。

  “逢长老少安勿燥,我想这其中必有些误会,还是……”张继常苦口婆心的劝道。

  当初他一听说谢紫韵突然来了这里就暗叫不妙,虽然龙虎山最近这些年来和这个女人的关系有所缓和,但还远没有达到能携手合作的程度,另一方面他也知道既然谢紫韵大老远的来了就必有所图,在达到目的前也绝不会被轻易的打发走。

  张继常很明白此时此刻绝不宜和这个女人起任何冲突,然而不幸的是自己这方面大多数人并没有这样的认知,特别是那些老人家很多时候更是对自己毫不买帐,两方面都不能掌控的事实,让精于算计如他者也大为头痛。

  等后来谢紫韵的帮手到了--张继常始终认为白叶等人的出现是谢紫韵事先安排的--他就更确信了决不能和紫发女子起冲突的想法,可惜在谢紫韵有意无意的撩拨下情势开始向最坏的方向发展。

  “还有什么好说的,今天贫道就要动手降魔。”逢道真怒气冲冲的道。

  “不自量力。”谢紫韵简短的评价道。

  “你!!!继常你给我让开!”说话间逢道真一掌震开了张继常,拔剑就向谢紫韵攻了过去,与此同时在坐的其他三位长老也同时出手,看此情景张继常立刻明白了逢道真的想法。

  逢道真身为正一道长老之一,绝不是无智之辈他自有一番盘算。

  不错,谢紫韵身为神洲六至之一实力强绝,但相传她在神州之役中身受重伤--事实上逢道真对这一点深信不疑--自己这边更实力强横,攻其不备突然出手虽仍难杀她但必能让她受伤而退。

  虽然这样一来彼此之间的怨恨必然加深,但一来逢道真一向就把谢紫韵视做敌人,对张继常的怀柔政策斥之以鼻,二来纵然怨恨加深,也比留下这个女人在这里“添乱”要好得太多了。

  所以他才假装因气愤失去理智骤然出手--这一点张继常很怀疑,毕竟刚才的场面太逼真了,而逢道真这种古板的老人家更不是擅长演戏的类型,而其他三位长老的行动自然也是一早安排好的。

  对此张继常暗骂一声愚蠢,逢道真的想法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未免过于一相情原了,以谢紫韵的智慧既然敢来对这样的情况必然早有准备,算来算去这一行动的成功率也不过四成,为了这样的胜率就赌上一切实在不能说是聪明的做法。

  当他看到谢紫韵那充满嘲弄意味的表情后,就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可惜刚刚逢道真为了怕他阻止出力颇重,全无准备之下张继常一时间也难化解那些力量,只能看着一切的发生并希望谢紫韵手下留情--虽然那可能性不比太阳从西边出来多多少。

  逢道真四人联手一击却也气势非凡,要真打个正着恐怕任谁也消受不起,可惜当他们眼前一花已失去了紫发女子的踪影,跟着只听背后一声冷哼凛冽的刀气已经排空而致。

  不过也算他们命不该绝,千钧一发之迹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他们和谢紫韵之间,硬接了紫发女子的攻势,接着信手一挥平地刮起一阵旋风,把逢道真等人送向了张继常身边,跟着又和谢紫韵拼了几招阻止了紫发女子的追击,才快如闪电般的退了开去,出奇的谢紫韵竟然没有继续追击那个“捣乱”的人。

  当那人站定身型众人才看清那是一个年青的女子,她看来不过二十左右的年纪穿着一件淡绿色的旗袍,一头齐腰的长发配上冷艳的面容,使她有着超乎寻常的吸引力。

  “好个电闪长空,好个风翔万里,御天弦自己来使也未必比你用得更好,不过你一直躲在外面也是打着和这四个笨蛋一样的主意吧,为了他们几个废物就放弃杀我的机会不是很可惜吗?林千绿!”紫发女子缓缓的说道。

  面对紫发女子近乎质问的言词林千绿的意态竟然甚是悠闲,不仅如此她还提出了和谢紫韵针锋相对的论调。

  “这是说的那里话,千绿只是想让谢大师和正一道的各位单独勾通一下,好化解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哪说得上是躲在外面,更别提什么要对谢大师你不利的事情了,紫韵小姐这么说未免有亏前辈高人的身份吧。”

  “真是灵牙利齿啊,不愧是雷动的好徒弟,连说话的方式也差不多呢,不过你似乎忘了,我和你师傅的关系并不太好。”面对林千绿强硬的态度,紫发女子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有合适的理由,我不会介意杀他个把徒弟的。”

  听道这话林千绿眉毛一挑就待反唇相讥,可尚为开口就被张继常把话拦了过去。

  “好了好了,不要说这些了,白叶你们还没见过吧,来,这位是林千绿林小姐,雷动大师的高徒。”

  “御天弦”雷动乃是神洲六至之一,更是正派仙侠无可争议的领袖,本来他和神洲六至其他五人一样对教徒弟这种事情毫无兴趣,但神洲之役后他却突然收了一个来历不明女孩做徒弟,对这件事的起因和目的各方自然有着版本众多的猜测。

  但不论如何这个被雷动起名为林千绿的女孩确实有着惊人的天赋,凭她的实力配合张继常以及龙虎山一众长老,说不定真的能重创谢紫韵。

  不过在张继常来说他有着自己的盘算,谢紫韵的存在不仅方便他在某些时候质衡正一道中保守势力,更重要的是在他未来的某个计划中紫发女子是必不可少的一环,所以别说胜负尚在两可之间,即便是必胜之局他也不会出手,甚至在需要的时候他还会暗中帮上谢紫韵一把。

  另一方面身为御天弦爱徒的林千绿,当然也不是能够放任她出事情的人物,所以张继常打心眼里不希望双方打起来。

  这其中的关节白叶自然没什么概念,可出于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他不希望双方再打起来的心情和张继常是毫无区别的,所以他也进行了积极的配合。

  “啊,原来是林小姐……”白叶一边说着公式化的语言,一边把沈青等人做了介绍,林千绿也一一点首为礼,接着她向白叶说道。

  “我听继常提过白先生几次,他对你的评价可是很高的呢,要知道我们这位少天师很难夸奖别人的,以后我们一定找机会好好聊聊。”

  林千绿所说的话和一般的客套并无区别,但在场的众人却清楚的感觉到她并不是随便说说,而是真的有这种想法。

  “这个……有机会再说吧。”

  白叶虽然不太喜欢费心去想东西,但在某些方面他的反应确实相当的敏锐,他并不认为像林千绿这样的女性会对初次见面的自己,有着任何私人方面的好感或恶感,换句话说这个冷艳的女人之所以会对自己感兴趣一定是出于某种实际利益的考虑。

  尽管站在通常人的角度,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人算计,但他也知道这些秘密世界中人的思考方式和一般人有着不短的差距,总之林千绿的话让他觉得有点发毛,他的本能告诉他一定要离这个女人远一点才好。

  所以尽管出于本身性格的原因他没有明确的提出拒绝,但也大体上否定了对方的提议,不过在他的记忆里秘密世界中人并不会因对方拒绝就放弃自己的目的--至少他接触过的人中没有那种人,所以他只能希望林千绿是其中的例外了。

  “一定有机会的。”

  林千绿斩钉截铁的回答彻底破碎了白叶的梦想,让他一时间不知该做何表示,其实又何止是白叶在场的众人无一不对林千绿的言行大惑不解。

  “当面告诉对方自己要算计他,到底是太有自信还是出于其它什么目的?那到底是什么样的计划?当着这么多人说出自己有某个计划不怕别人破坏吗?还是说这个做法本身就是计划的一环呢?最重要的这个可能存在的计划到底是林千绿自把自为,还是御天弦亲自制定的呢?”

  这样的想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不停的转着,一时间屋里变得鸦雀无声,虽然先前弥漫的杀气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消散,不过气氛并没有好转反而变得更加沉重了,不过在场的都非一般人物片刻之后就恢复了正常,再次落坐后张继常率先开口道。

  “白先生这次似乎不是和谢大师一起来的吧,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事实上张继常和其他人一样对谢紫韵来这里的原因非常关心,但是他知道从紫发女子的口中是问不出结果来的,黄娟等人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套出真话的对象,所以他再次把目标对准了白叶。

  对于张继常的想法白叶是清楚的,但反正他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没事跑来这里干什么,因此也不怕对方问出什么,张继常的话反倒提醒了他此行的真正目的,当下就把找寻吴霜的事情着实说了。

  他的话这大出张继常的意料之外,他没想到白叶真的是因个人原因碰巧来到这里的,这对他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这样一来谢紫韵到底跑来干什么就真的没人知道了,这让他非常泄气以至于差点就没在意林千绿对白叶的回答。

  “吴霜吗?你真找对地方了,我看过参加这次挖掘的人员名单,确实有个叫吴霜的,年龄特征也和你形容的差不多,想来就是你要找的人了。”

  “小霜真的在这里?她怎么样了?没受伤吧?”

  白叶焦急的问道,对于他的问题林千绿和张继常对望了一眼后由前者答道。

  “她目前的情况我们并不了解,不过……我想你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他们的挖掘很成功,而且成功的有些过分了。”林千绿停顿了片刻后道:“他们挖出了不能触摸的东西,在不知所以的盲目开起中防御法阵被触发了,我们在现场找到了大量的尸体,而按着我们的推算整个挖掘队都在那个法阵的有效范围内。”

  “难道小霜她也……”

  “不,她并不在那些尸体当中--所有的尸体都很完整,我们曾经一一的核对过,我肯定里面没有你说的那个人。”

  林千绿的话让白叶稍稍的放心了一点,他继续追问道。

  “那小霜她……她到底在哪里?”

  “在我们的脚下。”

  “什么!?”

  “我们查过那个法阵,大体可以确定那是森罗绝阵--一种已经失传的太古法阵,在过去它被用来守卫那些极为贵重却不宜由人来看守的宝物,不知开启方法就随便进入会被当场格杀的。”

  “可你又说……”

  “不错森罗绝阵外放的力量很强,但绝不是毁灭性的,它真正的破坏力在外放力量消散后才会显露出来,所有没在第一波打击下送命的人将被它带入阵中,那里面遍布着太古凶兽,它们将把入侵者撕成碎片。”

  说着林千绿看了看脸上全无血色的白叶一眼后,轻轻叹了口气接道。

  “同根玉本身就有着强大的护主效果,吴霜应该是借着它的力量撑过了第一波打击后被卷了进去,算一算日子也不短了,虽说森罗绝阵为了让其中的凶兽不至于饿死,而充满了会自动补充身体消耗的太乙灵氛,但普通人绝不可能活到现在的,所以……你还是放弃吧。”

  听了林千绿的话白叶只觉得天旋地转脑子里乱成了一片,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就在黄娟等人担忧的看着他的同时一个龙虎山的弟子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见过礼后只听那第子道。

  “茅山幻橙仙子到。”

  “幻橙!?她竟然来了?快请。”

  茅山派向来和龙虎山并称神州双碧,虽说茅山一脉人丁单薄,但自古以来就奉行精兵政策的茅山派,门下的平均素质尚要高于正一道不少,而幻橙正是茅山派新一代中的最强者。

  但其人一向不理世事只爱四处“游荡”,以前在其它事件中张继常也曾请她帮过忙,但都被幻橙以诸如要去郊游看电影等稀奇古怪的理由回绝了,说实话虽然这次也曾派人去请她,但不论是张继常还是林千绿都没有指望她会来,所以她的出现固然让他们实力大增,但也同样让两人莫名其妙,甚至开始怀疑明天的太阳会不会从其它的方向升起来。

  就在两人不断猜测幻橙变勤快的理由时,一个俏丽的身影已经走了进来,不过相对于她美丽的容貌幻橙的服装无疑更引人注目,黑色的紧身皮衣,黑色的高筒皮靴,黑色的长摆风衣,黑色的墨镜,眼前的幻橙与其说像一位道士,还不如说像某部电影里的女主角--如果她的脸上没有那么多笑容的话。

  “张师兄,林师姐好久不见了,一向可好啊,哟,紫韵姐姐你也在啊,真难得不如一会儿我们逛街去吧。”幻橙一进们就热情的打着招呼,而相对于张林二人的客气礼貌,紫发女子则做了相当热情的回应,可见二人的关系相当不错。

  “这次我可够意思吧,一接到消息就赶过来了。”幻橙坐下后笑道。

  “是啊,可真难得,不会是闯了祸才跑出来了吧。”林千绿随口应道,可当她看到幻橙张着嘴一副你怎么会知道的表情后,不由得惊讶的问道:“你真的是闯了祸才跑出来了?”

  “哪有,我只不过是拆了间房子而已,没想到他们反应那么大。”幻橙说道,不过当她注意到四周那些充满不信的眼睛后,只有无奈的改口。

  “好吧好吧,我承认在祭祠前把大殿拆掉是有点出格,可是你们想想啊,每年都要浪费好几天的时间在那里搞这种闷死人的事情多烦啊,所以我也是有情可原的。”

  为自己的行为做出了“合理”解释的幻橙却发现林千绿张口欲言,而幻橙很清楚那决不会是自己喜欢听的话,所以在对方开口前她便把话题差到了另一件事情上。

  “林师姐这次你胆子也真够大的,明知道这件事结果难测还敢任由他们组织人来挖掘,不过说起来那些人考古的家伙也够惨的,不明不白的就被你牺牲掉了。”幻橙轻松的说道,可她话才说完就发现林千绿和张继常二人脸色大变,还没等她明白怎么会事就听白叶激动的说道。

  “这么说你一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却……你……你……实在是太残忍了。”

  平日的白叶并不是个以勇气见长的人,但在有些时候他又有着惊人的勇气,至少没有几个人敢这样指责林千绿。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有些时候为了某个目标,些许的牺牲是在所难免的。”林千绿解释道,但很明显这种欠缺说服力的解释不能让白叶满意。

  “那被牺牲者的感受呢?他们亲人朋友的感受呢?你有没有想过!你凭什么让他们为你牺牲!!”白叶的情绪非常的激动,吴霜的在他的心中有着极为特殊的位置,现在却让眼前这个女人随随便便的“牺牲”掉了,这让他非常愤怒,使得激烈的言词不断的从他嘴中流出。

  “够了!!”

  面对白叶的指责原本默默无语的林千绿突然高声道。

  “难道我想牺牲任何人吗!但那又有什么办法!你没有站在我的位置上又怎么会明白我的感受!!”

  说罢不再理会在场的任何人,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