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合约

九彩记 月下微尘 3697 2003.04.29 13:13

    在紫色之韵事务所现有的三人中,能够完全确信是北京人的也只有白叶了,身为留学生的水野遥自不必说,连谢紫韵也完全属于那种“黑户”型的人物,甚至真说起来的话,我们的谢大小姐有没有身份证都还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而作为唯一的北京人的白叶,从小就是个对四处闲逛有着相当兴趣的人,再加上堪称一绝的记忆力,使得白叶离“北京市活动交通图”的称号也不过是半步之差。

  但此刻白叶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座城市的了解还远远不够,至少他以前就从没想过在他所居住的小区内,竟然还住着一位拥有相当大势力的暴力集团头领,因此当他拿到那个地址时着实吃了一惊。

  “还真没想到竟然就住在我旁边的楼。”

  “也许你和犯罪分子很有缘也说不定。”出于最近养成的某种习惯,拥有淡紫色长发的女子没有放过挖苦某人的机会。

  “就算有也是孽缘吧。”对于谢紫韵的挖苦白叶只有无奈的报以苦笑,然而即便如此,按照往日的经验,谢紫韵是不会就此“罢口”的,不过也许是白叶今天的运气相当不错吧,就在谢紫韵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位救星适时的出现了。

  “谢大师别来无恙,晚辈这相有礼了。”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说话的是个身穿白色道袍,象貌端正、年纪约在二十七八之间的男子。

  说实话,在这种地方穿着道袍这类东西,实在是给人极为怪异的感觉,但眼前这个男子似乎并没有这种自觉,他完全没有因自己的服饰如此特殊而有丝毫扭尼,更没有因各色行人别具意味的目光而不安。

  不过话说回来,如过仔细打量这名男子的穿着就会发现,这套略显破旧的道袍穿在他的身上是如此的和谐自然、顺理成章,仿佛他天生就应该穿着这种服饰似的,这种和谐自然再加上他身上隐隐透出的清静悠闲的气息,使他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如空山灵雨般的逸然仙气。

  这就是白叶第一眼看到张继常时的感觉,然而在白叶仍在猜测对方是何许人也的时候,因张继常的出现而错失挖苦白叶良机的某人,已相当不满的开口了。

  “什么就别来无恙啊?我和你很熟吗?没事别大师、大师的乱叫,让人听到了还以为我是什么邪教教主呢,还有你叫我前辈?先不说我和你们正一道早就没什么交情了,就算还真还有点交情,怎么看你都比我老很多吧。”

  “是,一切都如谢小姐所言。”面对谢紫韵如此不讲情面的言词——或许说不讲道理更合适一些,张继常仍能如此温和守理的回答,不禁让白叶大为佩服,不过在这之余白叶也第一次注意到,也许谢紫韵存在于世上的时间,远超出了他原来认为的数字。

  “那么……这死丫头到底有有多大呢?一百岁?两白岁?或者……”不过当胡思乱想的白叶试图在谢紫韵脸上寻找某些佐证时却失败了,不论怎么看眼前这个“应该很老的死丫头”都不超过二十岁吧——不论是面容、身体还是说话时的语气神态。

  “算啦,偶尔以外表来判断一个人的年龄,也没什么关系吗。”白叶很明智的选择了最正确的道路,不过此刻的他并不知道,在他今后的生活中像这种“偶尔以外表来判断一个人的年龄”的机会,实在是多到难以记述的地步。

  而另一边,就在白叶胡思乱想的同时,谢紫韵和张继常的对话仍然在继续着,当白叶回过神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谢紫韵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那么你到这里究竟要做什么?我们的张少天师。”

  事实上张继常之所以出现在此也算是情非得以,正如之前谢紫韵对白叶所说的,在那个暴力集团最后派进山搜索的人当中,有一个是龙虎山的旁系弟子,而现在从那叠照片中可以很明显的辨认出,龙虎上的这名旁系弟子已经命归黄泉了。

  不过虽然那只是一名修为低微的旁系弟子,但不论怎么说到底也是龙虎山的门人,龙虎山正一道在当今的秘密世界中又是几乎是代表整个道教的大门派,现在如此莫名其妙的死了个门人,正一道自然不可以不闻不问的,但是派谁来却是个大问题。

  说实话向来以名门正派自居的龙虎山长老们,很多是不愿意和那种无论如何都不像好人的家伙打交道的——更何况那还是个普通人,因此当他们通过某个途径看到那些照片时,对要不要插手此事产生了相当的争论。

  而通常这种争论是不会有结果的,因此长老们决定派一个人实地考察一番,并授权该人现场决定龙虎山是否介入此事。

  但是派谁来却是个大问题,很明显要现场做出这样的决定是需要相当身份的,这就使得被派去的人一定要从当时在坐的人中产生。

  然而更明显的是,在坐者没有一个会自愿前往。

  不过最后这个问题还是“圆满”的解决了,当张继常因某事暂时离开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个倒霉蛋的众长老,立即发挥了惊人的默契和工作效率,三分钟后处理完事情回到议事堂的张继常发现大事已定,众长老已经一致通过由他——张继常,正一道长教真人张语初之子,二十岁时便已取得长老的地位,被誉为近百年来正一道中仅次于判教而出的“神洲六至”之一“邪中圣”张语非的天才,来完成这次“事关我神洲正邪消长”的重任。

  而很明显被这些老人家摆了一道的张继常,尽管同样对这次的事件毫无兴趣,但别无选择的他在努力说服自己把这次行逞当作“公款旅游”后,不情不愿的来到了北京,而出于早完事早回去的想法,张继常在到京的第二日就来到了这里,却意外的碰到了谢紫韵。

  事实上即便张继常不说,对正一道的那些“老人家”有这极为深刻的了解的谢紫韵,也大概能猜到事情的始末,因此与其说她是提出了一个问题,到不如说是进一步挖苦对方来的合适,而非常清楚这一点的张继常也没有多做争辩——其实即便争辩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只是用一贯和善的微笑回答了对方的。

  而谢紫韵在提问的同时其实也并没期待对方会说什么,毕竟照过往的经验来看,龙虎山并不是因盛产辩才而出名的,如果说严重一点的话,这些以御剑术和仙法震慑中外的道士们,和人争论起来时的表现实在连小孩子也不如。

  “真是好像啊,不论如何不愿承认,有些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是吧,语非……”

  突然泛起这种想法的谢紫韵已经没有继续挖苦对方的心情,招呼了白叶和水野遥走进了楼门,而张继常则不紧不慢的跟在三人的后面。

  ※※※

  当白叶见到那位名叫周军的暴力集团老大的时候,略微吃了一惊,因为他确实没想到对方会是那个模样,自然白叶事先对对方的长像有种种的猜测,不过尽管白叶没有把对方想成那种周身刀疤、满脸横肉之辈,但老实说也没好到哪去。

  因此当他看到那天来紫色之韵的中年大叔介绍眼前这个三十来岁,架着一幅金丝眼镜,外表斯文秀气的男子就是今日的主角时,着实不太适应。

  “也许正因为这样具有欺骗性的外表才让他的势力做大吧,毕竟咬人的狗是不叫的。”一向对从事这种职业的人好感缺缺的白叶,对周军下了极为负面的评语,不过,实际上他所想的和事实的差距并不大。

  此刻在经过了一番公式化的客套,以及由周军亲口再次介绍了“完全真实的事情始末”后,众人来到了那面留有血字的墙壁前,而不知道为什么当白叶看到了那几个血字后立即泛起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也就在同时水野遥开口了。

  “紫韵姐,那个……好象是魔气啊。”

  “不是好象,那个就是魔气,真怀念啊,好久……没见过这种东西了。”谢紫韵不无感慨的说道。

  而就在谢紫韵一行对这墙上的血字大发感慨的时候,刚刚还对着血字若有所思的张继常,已经冷漠的向周军表明了态度。

  “很抱歉周先生,出于某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正一道决定不介入这件事,告辞了。”

  说完全不给周军挽留的机会,和谢紫韵等人答过招呼后就那么走了,张继常的这一举动让屋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相当尴尬,过了好一会周军才凑到谢紫韵旁边说道: “谢大师,这……”

  “那些名门正派做事总有很多限制的,周老板不用担心,有我在没问题的。”

  “那就全靠谢大师了。”

  “放心吧,正如合约上说的那样,不论多久我都会收了那个家伙的。”谢紫韵说话时面上带着无比灿烂的笑容,只是……不知为什么她特意在说某个词的时候加了重音。

  如过在平时以周军的精明一定会有所怀疑吧,但已经被无尽的恐惧折磨了许久的他,此刻宛如抓住了一棵救命的稻草,对谢紫韵当真是言听计从毫无半点怀疑,一心一意的相信这个拥有淡紫色长发的女子能让他转危为安。

  如果非要为这种盲目的信心找个理由的话,勉强说来就是谢紫韵口中那份他们签定的“可靠”的合约吧。

  ※※※

  人物卡:

  姓名:张继常

  种族:人

  性别:男

  国籍:中国

  年龄:27

  身高:171cm

  体重:60kg

  爱好:饮茶

  职业:道士

  秘密职业:御剑剑士

  所属门派:龙虎山正一道

  专署武器:斩邪(双剑)

  能力总评:A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