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阴 霾

九彩记 月下微尘 3874 2009.05.24 19:14

    大体上。

  说自己是好人的,未必就是好人。说自己是坏蛋的,也未必就是坏蛋。

  那么以此类推,一天到晚都说自己在演戏的人,真的就在演戏吗?

  幻橙跟着哪吒走了,没有任何争执,更别说动手了。女道士只是拉开门,打了招呼,再回头冲房子的主人笑笑,就跟着她唯一的亲人走了。

  以一般的人际关系来说,这也许是很正常的。

  只是一般的人际关系,恐怕于此之中并不存在。

  “多少……不,确实有些意外。”

  自称为演员的一方离开后,多才多艺的女子这样说道,这和她对幻橙的认知完全不同,以那个女人来说,应该会想方设法把他们脱下水才对。哪怕并不构成真正的战力,但炮灰永远是不嫌多的。

  “如果换成小霜你,会那样做吗?”

  仿佛看透了青梅竹马的想法,白叶这样问着,而得到的答案是微微的摇头。

  姑且不说素不相识,或者从最开始就因恶意接近的人。彼此相熟之后,仍就可以为了自己,把对方推向死亡的存在,这个世界上怕死屈指可数吧?

  “那种人,与其说是邪恶什么的,不如说是超乎寻常的果断,我自问是做不到的,但我一直以为,那个幻橙应该能做到才对。”

  吴霜如是说,抛开传闻不谈,以之前相处的经验来看,被称为幻橙的女人,是一个对“牺牲”与“舍弃”毫不迟疑的人。这样的人,却突然采取了不同的做法,想必是有什么特殊的理由。

  “就可能性来看,或许不牺牲我们更符合她的利益,又或许她确实在期待我们……不,在期待叶子你接下来的反应。”

  就算不对白叶本人抱有期待,但就如某些人一直相信的,白叶所能动员的战力,是非常可观的,或者幻橙是在幻想类似的事情吧?

  “但也或许,她只是不想那样做。”

  “叶子,这样想是不是太一厢情愿了?”

  把别人所有的恶意,都当做虚假演技,把所有看起来宛如善意的东西都当做本性,听起来实在是很值得担心倾向。

  虽然吴霜基于彼此之间的了解,她不觉得白叶会天真到这种地步。但也同样基于那种了解,她很清楚这个人的行为,有时候并非起于那种肤浅的“天真幼稚”,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已经天真幼稚到了,寻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才对。

  “何止一厢情愿,简直就是在白日做梦。”

  说出这样的话后,面对一脸“果然如此”表情的吴霜,白叶只能露出自嘲的苦笑。事情就是如此,如果不清楚有人算计你,结果掉到坑里,那说句“欠缺经验”什么的也就蒙混过去了。可以白某人现在的表现来看,大概就只能称为“愚蠢”了。

  “怎么说呢,小霜,你不是说过,不停说谎的孩子,也有被信任的权利。”

  “为什么你总会记得这种奇怪的事情……”

  大概在以前不知什么时候,因为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一位师长试图让白叶小朋友知道“说谎”是不对的,在这场因为当事人主张自己“没有说谎”,而被归类为“不停说谎”的事件里,训斥的一方偶然引用了一个知名故事——狼来了。

  那确实是个普及到不需要重复的故事,而且它的存在的确有必要价值也不一定,只是在那时,不是被训斥方,而是一个旁观者,对这个故事的意义提出了疑问。

  “有错的不是山坡下那群人吗?”

  身为一个“可爱小女孩”的吴霜,在这个并非“适当”的时候,向师长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就算是为了让孩子记住不能骗人,但以死亡来让他明白这件事,是否太过残忍呢?况且既然那里可能有狼,而狼也可能去吃那个孩子,那么作为大人的一群,怎么可以因为一点点的愤怒,就不理那个孩子的死活呢?

  可想而之,那时的发展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如果非说有什么益处,也只是原本由一个人承受的怒气,分担在两个人身上,让白叶小朋友的压力稍稍减轻了吧?

  不过就另外的角度——比如那个故事本身,以及类似事例之中,所谓的“那群大人”所要付出的,好像真的只不过是从山坡下跑到山坡上的体力,和少许面对嘲弄的勇气。

  可遗憾的是,即便人们可以毫不吝惜前者,但对后者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面对的嘲弄的勇气——哪怕只是一点点——并不是可以普及到大众的东西。那个孩子的运气不够好,他周围没有那种人,于是他只能在孤独、悔恨、恐惧,以及对山下那群大人的怨恨中死去。

  “所以总得有人冒险当一次傻瓜。”

  “唉……”

  吴霜有些不甘心的叹着气,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像那种度量狭小的人了,可她总觉得这并不是自己的错。

  不是吗?当你知道所面对的那个人,在日常生活中非常习惯演戏,演得又非常好的时候,即便对方偶尔表露些真实的感情,恐怕你也不会相信所看到的一切是真的吧?更何况,又从何判断那个她是真实的呢?

  对于吴霜来说,那个名叫幻橙的女人,所作所为虽然并不能归结为“谎言”、“欺骗”这种单纯的事物。

  但整体看来,她给人的感觉,真的就像狼来了故事里那个孩子,不断辜负别人的结果,就是在真正需要“别人”的时候,失去那种可贵的机会。

  但是,这些事实并不是吴霜担忧的东西。

  “叶子,面对嘲弄的勇气……或者就幻橙的事情来看,应该叫做‘敢于被人利用’才对,但不管叫什么,问题的重点都在于另外的地方。”

  虽然抱怨白叶总记得一些奇怪的东西,但吴霜自己也并没有把那种事情忘掉。不但如此,她甚至还仔细考虑过,儿时师长无法给她的“真正答案”。

  “那个故事也许和谎言、信任什么的跟本没关系,也许那些所谓的大人,也并非没有面对嘲弄的勇气,他们或许只是在反复奔跑中,慢慢想起了一件事,一件他们一直都知道的,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所谓的狼,是远比人类强大的生物。”

  于是他们停下脚步,告诉自己那只是一个无聊的恶作剧,然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或许会后悔,但活下去,为了自己,为自己爱的人,为了爱自己的人,活下去,这才是人类的责任所在。”

  “可终究会后悔吧?”

  也许并不是所有人,但可定有些人会因此悔恨,而白叶好像正是其中之一。

  “人如果想好好的活下去,的确只相信对自己有利的事就可以了。但是如果想幸福的活下去,大概不能这么做吧?至少对我来说,相比于正确的事情,我更愿意相信自己希望相信的事情。”

  白叶这样主张自己任性的观点,而他接下来要做的事,似乎也就此决定了。

  “没错,想要幸福的活下去,或许相信希望相信的更重要,但叶子,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希望你幸福活下去的人的心情!”

  其实吴霜很清楚,这已近是徒劳的努力了,说幻橙是真心也好,演戏也好,总之,有那么个笨蛋,对这类三流情切特别没有免疫能力。

  “怎么说的我好像死定了的样子……”对于青梅竹马的担忧,白叶似乎并没有弄明白因由,反而有些不明所以的抓着头,“类似,不,更加危险地情况我不是也经历过了吗?现在都还活蹦乱跳的,这次也一定……”

  “叶子!”

  “好吧好吧,确实有些不同。”

  之前的事件再怎么危险也好,至少身边是有着强有力的伙伴,但这次似乎并没有那样的人在身边。虽然真去拜托,大概也能得到援助,可以白叶是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任性,就把友人牵扯进无谓麻烦中的。

  这是白叶的想法,至于吴霜,就自己而言她是赞成的,但既然这件事的主体并非自己,而是某个闹着要往坑里跳的笨蛋,那她所能赞成的,也就只有前半部分而已。

  事实上既然已经无法阻止,多才多艺的女子一点不介意由自己出面,拉上几个家伙一起跳下去。但很可惜,考虑到时间地点等等因素,这种事当事人不配合是很难做到的。

  “干脆把他打晕了捆起来,等到事件结束好了。”

  也泛起过这样的念头,但仔细想想,还是下不去手。

  “我似乎也慢慢变成以前讨厌的人了……”

  这种感觉让吴霜有种想叹气的冲动,但此时此刻那或许并不合适,所以她还是采用了略微强硬的态度。

  “既然如此久不要做这种任性的事!”

  多才多艺的女子稍稍提高了音量,她并不想和白叶进行这样的对话,只不过有些事,终究不是“不想”就可以避免的。

  “抱歉了,小霜。”

  “你这样实在是太狡猾了……”

  吴霜叹着气,身边有这样衣个人,到底是幸运和式不幸,有时候真的很难弄明白。不过那终究是以旁观者而言,假若身在局内,答案就异常明显了。

  以此来看,幻橙或许是幸运的,至少她的运气比那个孩子,要好上那么一点。

  因为终究有那么一个人,不论多少次,都会因为狼来的喊声冲上山坡。姑且不说在幻橙将要面对的“狼”并非普通生物,或者多了这样一个苯手笨脚的家伙,能否把狼赶走,至少女道士身边,还有一个愿意这样做的人。

  “所以……”

  既然无法阻止,那就努力帮忙好了,看起来立场转换的是快了些,但实际上吴霜的立场从来没有转变。

  “你准备怎么找到他们呢?”

  “这个……”

  很难吧?幻橙和哪吒离开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要想找到他们却并不容易。不过,既然提出了问题,多才多艺的女子自然也一并准备好了答案,只是在她开口之前,另外一个人,抢先给出了其它解法。

  “如果你无论如何也想插一脚的话,大可以跟我一起去。”

  淡漠的声音传来,看过去,在那扇鲜少起到作用的门边,一个男人站在哪。

  “缈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