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变局

九彩记 月下微尘 3461 2005.07.10 02:00

    紫色之韵的客厅里,白叶正心不在焉的擦着桌子,他的身边吴霜则坐在沙发里一边喝茶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又过了好一会儿吴霜轻声道。

  “叶子。”

  “啊?有什么事吗?”白叶停下了手里的活问道。

  “这桌子和你有仇吗?”

  “桌子和我有仇?”白叶看了看吴霜,又看了看桌子,不明所以的问道:“这是从何说起?”

  “因为你已经连续擦它半个小时了,在这样下去恐怕漆都被你擦下来了。”

  “呃!?”白叶再次看了看桌子道:“应该不会掉漆吧,再怎么说这也是高档家具啊……不过也难说,按照咱们老板的理论,所谓的高档只是单纯的体现在价格上而已,和实际的品质无关。”

  “哦?看来这谢氏语录你记得到是越来越熟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小霜,其实我仔细想了想,谢紫韵的话也是有些道理的……当然绝大多数是歪理,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所谓的真理连歪里都不能驳倒,那又何成其真理呢?”

  “这到是个有趣的说法,不过你竟然会想这种事情?”吴霜惊讶的看着白叶道:“我的叶子什么时候学会思考了?”

  “我说小霜,再怎么说我也是男人啊,当然会思考了。”白叶一幅被冤枉了的样子说道。

  “这和性别有什么关系?”吴霜好奇的问道。

  “当然有了,要不思考者的雕塑怎么会做成男人的样子,这就证明男人天生就会思考。”说者白叶还摆出了思考者的姿势。

  “……胡说八道,我看你已经彻头彻尾的被某女同化了。”吴霜啼笑皆非的道:“那么,你绕了这么多圈子就是想告诉我你刚刚是在思考喽?”

  看着白叶点了点头吴霜又问道。

  “那么我们的新进哲学家又在思考些什么呢?”

  “我再想昨天遇到哪吒的事。”白叶一边说一边继续擦起了那张桌子,看得吴霜直摇头。

  “那有什么好想的,听你说他的样子也不过是嚣张了一点、狂妄了少许,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像那样家伙一时无聊救个女孩真的有那么奇怪吗?”吴霜不解的道:“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像你家里那两位,虽然一幅水火不相容的样子,但真出些事情恐怕也不会坐视对方的困境吧,你会因此觉得奇怪吗?人啊,有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要干什么的。”

  “你说的不错,他们两个绝对不会坐视对方的麻烦,一定会落井下石的。”看着吴霜双眼一翻,露出了一幅快被你气死了的表情,白叶笑了笑又道:“我到不是奇怪哪吒为什么会救那个女孩,只不过……我觉得那女孩我好像在哪见过。”

  “见过?”吴霜歪着头想了想道:“会不会是你以前的同事?以你之前平均三天换份工的记录来看,有个把记不清的同事也很正常啊。”

  “会是这样吗?”白叶怀疑的道:“可是……”

  就在白叶准备继续说什么的时候,谢紫韵和幻橙说笑的声音从大门那边传了过来,片刻之后两个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女人走了进来。

  “小霜快来看我买的衣服。”谢紫韵兴高采烈的扬了扬手里袋子后又对白叶道:“幻橙有事找你,你们两慢慢谈吧。”

  说着谢紫韵拉起了吴霜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而注意到了他的老板大人脖子上新出现的那条极富阿拉伯风格的蓝宝石项链的白叶,看了看正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己的女道士,心里泛起了阵阵的不安。

  “有……有什么要紧事吗?”

  “当然有了,无事不登三宝殿吗。”女道士灿烂的笑道:“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帮忙?凭我能帮你什么?”白叶问道。

  “说的好,一般来说你是帮不了我什么的,再说直接点,让你帮忙只能越帮越忙。”瞥了站在哪哭笑不得的白叶一眼后,幻橙继续说道:“不过这次有点不同,我让你帮我抓一个人。”

  “抓人?谁啊?”

  “那人你也见过的,就是我那个傻瓜哥哥。”

  “……你还真看得起我。”

  ※※※

  看着前面堵得严严实实的车龙,幻橙只得摇了摇头放弃了凭自己的驾驶技术见缝插针的想法,和大家一起等待着道路恢复畅通——至少也恢复到能慢慢往前挪的程度。

  “真是,早知道就不开车来了。”抱怨了一阵后,幻橙从衣袋里掏出了包烟问白叶道:”来一根?”

  “谢了,我不会抽这东西。”白叶摇头拒绝道。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幻橙抽出一只烟点着吸了一口后又对白叶道:“真没想到你会这么痛快的答应来帮忙。”

  “我是很想说不,可是会有用吗?”

  “不会。”

  “那如果我讨价还价,有可能为自己争取到什么吗?”

  “不可能。”

  “你看,反正结果都一样,那我为什么不直接答应呢?”

  “你说的也有道理。”女道士摇头笑道:“可是就算明知道没用,很多过程还是应该走一走的。”

  “为什么?”

  “因为对很多人来说,这样做可以让他们有种莫名其妙的乐趣和满足感。”

  “那效率呢?”

  “效率?那种东西并不是应该被首先考量的要素啊。”幻橙扭头看了看白叶又道:“我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你会创造连续失业的纪录了。”

  “呃?难道不是因为我运气不好吗?”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你自己去想吧。”

  “太狡猾了。”

  “这有什么狡猾的,人生智慧只能自己去体悟,别人告诉你也没有用。”女道士不以为然的道:“说正经的吧,你真有把握能制造天罗、地网这两这两种符咒?”

  “应该可以……”白叶想了想道:“虽然都是很高级的符咒了,但现在应该能制造出来的,就算是小规模的量产也应该能勉强做到,不过你要求的数量实在大了些,好像已经超过小规模的范畴了。”

  幻橙让白叶制造的“天罗符”、“地网符”都是相当高级的符咒,虽然没什么直接或者间接的伤害能力,但从抓人、擒人的角度来讲确实是功效卓著,幻橙这次用一条宝石项链把白叶从谢大小姐哪“拐”过来为的也就是这两种符咒,不过正如白叶说的那样女道士要求的数量实在多了一些。

  “三十六张天罗符,七十二张地网符为一组,共二十八组,按二十八宿的方位排列,再合以茅山的秘法咒言,便布成了天地缚妖阵,同时辅以天级法器捆仙锁、遁龙桩,以及几个像样的高手配合,有七成机会把哪吒一举成擒。”

  白叶掰着手指头把女道士之前对他说的布置又重复了一遍又道。

  “这样的数量我是不可能一次做出来的,如果分批制作虽然数量上没有问题,但你也知道太虚做出来的符能保存的时间并不长。”

  “这我已经想过了,现有的天罗符和地网符加在一起已经有一千五百来张,再加上这几天我已经让他们尽快赶制,算一算大概再有四五天就能完工,我找你来只是以防万一而已。”

  “这样就好。”白叶想了想又问道:“为什么要用这样的布置呢?”

  “怎么?你有更好的办法?”

  “不是,我是想说你那天不是想直接杀死他吗?为什么现在又要抓活的了?”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渺月——就是那天那个飘在天上不肯下来的自大狂,带来了茅山高层的最新指示,说什么无论如何也要抓活的。”听白叶这么一问幻橙的火一下子冒了上来,怒气冲冲的咒骂道:“这群老不死的废物,他们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的多容易啊,抓活的!他们怎么不自己来抓抓看。”

  “你怎么突然这么大火气?”看着突然变得犹如正在爆发的火山一般的女道士,白叶惊讶的问道。

  “没什么,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吧。”自觉得有些失态度的女道士耸了耸肩道:“说来也奇怪,好像我特别容易对你表露自己的真实想法。”

  “呃!?有这样的事吗?”

  “怎么没有,难道你不觉的我对你特别不客气吗?”

  “好像是有一点,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一直以来我不论心里多讨厌一个人——哪怕我心里在计划着怎么杀死那个人,表面看来都还是和和气气的,可是对你不知道为什么我很难——或者是不愿意演示心里的厌烦和不屑。”女道士不满的道:“上次我还能把这解释成因为我隐约的感觉到我那个傻瓜哥哥在附近虎视眈眈所以特别心浮气燥的缘故,可这次又为了什么呢?”

  “也许你特别的讨厌我?”白叶哭笑不得的答道。

  “不会,比你更让我讨厌的家伙,我也不知道遇见多少了,可一直也没有这样的情形。”

  “那么……也许你可以继续用上次的理由。”

  “胡说,我那个傻瓜哥哥现在又不在附近。”

  “不在?你看那边的是谁。”

  说着白叶往车窗外指了指,女道士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路旁的便道上一身牛仔装的哪吒,正和一位戴着墨镜手拿盲杖的女性肩并肩的走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