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援 手

九彩记 月下微尘 5692 2009.04.24 05:43

    被杀死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人和非人,真正的生命与虚假的生命,在迎来死亡的时候,感觉会不会有什么不同?在那扭曲灵魂的痛楚之后,又是否会得来永久的平静和安稳?女道士从来没想过这些问题,因为那不是“思考”就能得到答案的问题,也不是可以“体验”的事物,在这种虚幻迷宫中徘徊,并不值得。至少对一个走在高空钢丝上,却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存在来说,并不值得。

  现在,终于走不下去了,说钢丝断掉也好,说突然的强风让她失去平衡也罢,总之她掉下来了,而且必然摔得粉身碎骨。抛弃无谓的形容,幻橙与那最后结局之间的距离,只是一个“刺”的动作而已,于是她闭上眼睛,等待着真正的“锥心之痛”,以及随之而来的无梦永眠,可这些却迟迟没有发生。

  “怎么又不动手了?”

  幻橙睁开眼睛问道,可站在她眼前的却不是渺月,而是另外一个,她已经忘记也在这里的男人。

  “白叶!?”

  愣愣的看了眼前笑着向自己打招呼的男人一会儿,再四下瞅了瞅自己身处之地——一间陈设很普通,甚至有些简陋民居,幻橙若有所悟的轻轻“哦”了一声。

  “我都忘了,你还在这里,嘛,姑且算我命不该绝好了。”

  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女道士,言辞、神态间并没有什么改变,至少看上去如此。

  “不是这么说吧?好歹我也这么大一个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把我给忘了?”

  “这不就给忘了!一个大男人别那么婆婆妈妈的!”

  “喂、喂,再怎么说我也救了你好不好?你就不能态度好一点吗?”

  “那你想我怎么样?扑在你怀里边哭边表示感激?接着再给你深情一吻,最后再以身相许?”

  说着幻橙摆出了一幅“你不会真的这么无聊吧”的表情,看得白叶哭笑不得。

  “……还是算了,我觉得你现在的态度也不错。”

  看着就差没在脸上写出“想让我感谢你,还是等下辈子好了”的某人,白叶无奈的抓了抓头,试着转移话题。

  “你感觉怎么样?身体没什么问题吧?我是第一次这样使用乾坤易位符,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副作用!?你对我做了什么!?”

  “冷、冷静点。”面对抓着自己领口喝问的救援对象,白叶发出了无辜的叹息,“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一点点逆向思维而已。”

  如果说幻橙没料到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白叶当然更不可能料到。事实上,直至渺月举起玉牒宣布对幻橙的处置,他白某人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头,虽然他和幻橙的交往不多,彼此相处得也不算愉快,但在他的人际关系分类中,这个满身是刺得女人,多多少少也算是朋友才对。况且,在白叶的印象里,沈青和幻橙的关系相当不错,别的不说,只凭这一点,他似乎就不能对幻橙的困境视而不见了。

  可惜事情的发展也实在太快了些,还没等白叶想好什么确实对策,渺月就已经把剑举了起来,至此白叶已经赶不及冲过去做些什么了——事实上即便他真来得及冲过去,也未必就做得了什么——不过好在要论在危机时刻的应激反应,他白某人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高人。

  “既然赶不及过去,那就不如把她拉过来。”

  这虽然是最简单的逆向思考,但在实际中是基本不可能办到。虽然在诸多故事里,也经常有某某高人,在危急关头把受难者从刀口下拉出来的情形。但归根结底,还是以那位高人能赶到受难者身边为前提的。不过在这件事上,白叶有他自己的办法,也就是他那几乎百试百灵的救命绝招——“乾坤易位符”。

  按照正规的做法,应该是先把“乾坤易位符”贴到幻橙身上,同时念诵咒言,再等符咒在幻橙被某种力量击中时产生效力。只是这样的程序下,想靠它来救幻橙根本是白日做梦,所以白某人便尝试能不能打破这个程序。

  如果换作一个经过正规训练的专业人士,绝对不会产生白叶这种想法。是的,符咒这种东西用起来确实很方便,不同的符咒组合起来,也堪称千变万化。但要想用同一种符咒,表现两种不同的效果——哪怕这两种效果看起来很接近,都是绝不可能的。

  所谓的符咒,就是一种事先设定好的周法程序,可以在的特定的启动命令下,并按照事前的设定逐步展开,最终产生特定的效果。对一个咒符师来说,这是一个基础中的基础,而很显然,越是基础的东西,就越无法动摇。因此可以确定的说,想让一张符咒违背原本程序运做,是完全的妄想。

  不过向来对“基础理论”一窍不通的白某人,并没有这种顾忌。在“既然本来是让人和某件东西互换位置,那反过来让某件东西和人互换位置应该也是可行”的想法驱使下,白叶以“赌上一把,大不了事情和原来一样糟”的心态行动了。结果竟然真的成功了!虽然白叶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成功,或者到底是怎么成功的,但的的确确的成功了!

  “总之,就是这样了。”

  看着松开自己的幻橙退后两步,用看神秘怪兽的眼神盯着自己猛瞧,一点不知道自己刚做了“惊人之举”的白叶,实在觉得有些某明奇妙,不过他也没问什么,因为一来那不和他的性格,二来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是的,相对于探求个别非正常女性的心理,此时此刻,仍然深处危险地带的他们,考虑要如何逃跑,才是正确的选择。

  “你还能走……不,还能这么生龙活虎的抓人衣领,走想必是没问题了,那么……你还能飞吗?”

  “别小看我,我可不是那种离了法器,就什么都做不了的极端类型,别说走和飞了,就是一般水准的高手,我也能轻轻松松的打死几个。”

  幻橙瞟了白叶一眼后,又换成了平常的神态,并显露了十分的自信满满。

  “可刚才你不是……”

  “那是因为渺月手上拿的东西,不过它的有效半径只有三、四十来米左右,只要不接近那个范围,她就拿我毫无办法……嗯,我这么说你失望了吧?”

  “我为什么要失望?”

  “因为……能把我这么漂亮的姑娘抱在怀里跑路,不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吗?”

  “什么样的男人会有那种梦想啊!”对着眼前这个视像作品中毒症患者,白叶只有再次无奈的苦笑,“反正,你记好一会儿万一被发现,你就赶快先跑,我来断后。”

  虽然躲在这里渺月等人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他们,可那也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所以进快逃跑才是正道,不过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渺月发现的机会也不算小,到时候如果没人断后的话幻橙恐怕是跑不掉的,只是……

  “断后需要实力,你有吗?”

  “没有。”

  “还真干脆,那你留下有什么用?小心真的被杀掉。”

  “总比没人断后要好,至于会不会被杀掉的问题……我想不会吧,我可是有种族优势的。”

  “啊?你在想些什么啊?该部是某种游戏玩的太多了吧?扯什么种族优势,不知道已经被……你不会是准备接着告诉我,你表面上虽然是个没用的男人,但真实身份其实是超人吧?”

  “嗯,我其实是想说,渺月大侠不是和你这类完全不同,相当很重视人命吗?所以我应该不会真被杀掉才对。”

  “天啊!怎么有你这种人,重视人命不代表不杀人?你真以为死在渺月手下的人很少?”幻橙拍着额头做痛苦状道。

  “照你这么说的话……”白叶歪着头看着幻橙好奇的道:“你是希望我把你交给渺月大侠,然后大摇大摆的离开?还是等会逃跑的时候,和你走反方向,看看谁对渺月大侠的吸引力大一些?”

  “这……我……”

  “所以别再说这说那了,就按我说的办好了,我死不了的。”白叶笑着道

  “谁要管你的死活啊,我只是怕你都拦不住渺月,他又追……”话到一半幻橙停了下来,跟着把头转向窗外,过了一会才道:“你小心一点……至少……不要死掉……否则、否则没办法把你整个还给谢姐姐……我会很麻烦的……”

  “没问题,我会努力保持完整,以便让你还给我家老板大人。”

  白叶笑着拍了拍幻橙的肩膀,转身打开屋门走了出去,幻橙摇了摇头默默跟在了白某人后面。

  白叶和幻橙小心翼翼在楼群间走着,本来白某人准备使用隐形类的符咒,可没想到渺月早就防患于未然,撒出了“显行粉”让他的小计谋当场破产。不过,好在这种老式社区的地形相当复杂,给他们提供了一定的掩护,而且茅山这次出动的人手虽说不少,但和哪吒打过一场的现在,这个数字无疑被大幅度削减了。即便有各种法术、法器的帮助,要在这么一大片地方,找两个人仍旧有不小的难度。总之这一路走过来,两人到也有惊无险,眼看着越来越接近“虚无法界”,白叶不由得暗中松了一口气。

  可是之所以老有人感慨世事无常,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当人们放心的松了一口气时,事情往往会产生发生些奇妙的转折,当白叶两人转过下一个弯道时,竟然迎面撞上了两个茅山弟子。

  对于这个场面,到底哪一方更吃惊一些真的很难说,不过要论对突发事件的反应,白叶和幻橙明显要强上数筹。

  “定!”

  在两名茅山弟子还在发愣的时候,白叶已经取出一张“定身符”,贴了在了其中一个茅山弟子的身上。几乎是同一时间,幻橙飞起一脚正踢在另一个茅山弟子的腹部,在对方痛得弯下腰的时候紧接着又是一脚踢在对方下巴上,那名茅山弟子到也非常配合,连挨两下后干干脆脆的失去了意识。

  “快走,我们被发现了!”说着幻橙直接往空中飞去。

  “什么啊?我们不是及时把他们打晕了吗?”跟着飞了起来的白叶莫名其妙问道。

  “进行这样的搜索时,不断以特定方法确定同伴的位置和状况,是最基本的常识,现在这两个人的消息突然断了,你说会怎么样?”

  “我还真说不出来会怎么样,不过……”白也苦笑着往四下看了看,“我看到了。”

  姑且不说那些原本负责搜索,正从四周零星出现的茅山弟子,目光所及处,渺月正和两位茅山长老,正以极快的速度接近他们。

  “你快走,我去挡住他们。”

  按照事先的计划白叶果断说道,虽然还有从其他方向过来的茅山弟子,可白叶相信以幻橙的实力,即便如今没有任何一件法器在身,也不会被那种程度的对手拦住的。

  “你也小心,说好了你要让我完整还回去的,而且……我可不想以后少个能让我放心去骂的对象。”

  “啊,知道了,不会有问题的。”

  白叶答应一声就准备过去拦住渺月,可就在这时候,突然凭空出现无数碧绿色的火球,从四面围过来的茅山弟子一个不差,通通被拦了下来。至于渺月和两位长老,更被一道碧绿色的火墙挡住了去路,从白叶和幻橙两人这边看过去,可以隐约见到火墙后面有一个人影在向他们挥手。

  “仇小子,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早点出现,我的笑话真那么好看吗?”看到这一切的幻橙不满的抱怨道。

  “那是……你的朋友?”白叶那道碧绿色的火墙,又看了看身旁的幻橙问道。

  “朋友?勉强也算是朋友好了。”

  “还真是够义气的朋友,能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出来帮忙。”

  “义气?他?别开玩笑了,他才不是为了我出现的。”

  “你这话就不对了,他不是为了你,难道还能为了我不成。”

  “这可不好说……”

  “呃?”

  “好了,别乱问这些没用的东西,既然有人自愿代替你去断后,咱们这边还是快跑比较好。”

  “就这么丢下你那位朋友不管?”

  “他啊……和某人不一样,是个不用担心会出问题的家伙。”

  “什么啊,难道我经常会出问题吗?”

  “我有说是你吗?”

  突然变得轻松起来的幻橙轻轻的笑了笑,转身朝“虚无法界”外面飞去,白叶叹了口气,看了看远处那道碧绿色的火墙,便也跟了上去。

  就在白叶和幻橙离开的时候,碧绿色火墙另一侧,渺月正盯着对面男人,那个人穿在鲜红色燕尾服、戴深红色高筒礼帽,脸上罩着张惨白的笑脸面具。

  “你想干什么?!”

  “其实我满希望你问一下,为什么一向穿黑色的我,突然换了衣服颜色呢?不过算了,你这种个性严肃的无趣家伙,想必是理解不了我和幻橙妹妹的,总之,缈月大侠,就像你见到的,我这个坏蛋不希望你追过去。”

  戴笑脸面具的男人意态轻松的道。

  “这是茅山自己的事情,你这个外人凭什么插手?”

  “这话当然对,如果只是可爱的幻橙妹妹自己,我当然不会管,可是她身边的那位,可是我的工作啊,偏偏他又是个对什么事该管,什么事不该管完全没概念的人。”说着戴笑脸面具的男人。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道:“反正我早晚要出来,与其等某人被你打个半死,到不如我现在就登场,说不定还能顺带让可爱的幻橙妹妹感激我一下——虽然我也清楚,她不太可能感激我的。”

  “你是不肯让开了?”

  “我也没办法,中层管理者的苦处,你也该深有体会才对。”

  “那你就替幻橙死好了!”

  知道今天已经不可能追上幻橙的渺月,把一腔怒火全部发在了眼前这个多管闲事的拦路者身上。

  “哎呀呀,准备用以多为胜这招吗?遵循传统过然才是正道啊,要不是蔽派一向擅长一个人打群架,还真就被你得逞了呢。”看着愤怒的渺月和周围一拥而上的茅山弟子,戴笑脸面具的男人仍旧一幅尽在掌握中的样子,不疾不徐的揶揄茅山众人,“我想你没有仔细调查这里的过去吧?那就让我告诉你好了,在很多年、很多之前,这里曾经是一片乱葬岗哦。”

  “乱葬岗!?”

  “没错,乱•葬•岗,你有想到什么?是的!没有错!就是你想到得那些东西!那接下来,就请你们好好品尝一下底层百姓的怨恨吧!!”看着渺月惊愕的面容,戴笑脸面具的男人伸出双手,夸张的大声道:“女士们,先生们,表演开始了!”

  “退!快退!”

  再次确认了对方所说的内容后,渺月脸色大变的呼喊着身边的同门。

  “现在才想跑,未免太晚了吧?”

  戴笑脸面具的男人全身沐浴在碧绿色的光华中,他周围的一切,似乎也都因此染上了一层诡异的碧绿色,只听他嘴里高声喝道。

  “阴灵拘役,伏迎差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