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结之章·狂龙

九彩记 月下微尘 7021 2004.05.07 13:15

    长江三峡,衷天地之灵绣,展造化之玄奇,其景大处雄壮伟立,小处精细棉巧,堪称鬼斧神功,自古以来便是文人雅士流连忘返之所,无数动人的篇章因它而出,然而此时此刻那震撼人心的景致却即将在文明的旗帜下消亡。

  瞿塘峡某座山的半山腰上,张继常抱着他新收的宝贝徒弟不紧不慢的往山顶走去。

  “师傅,我们要做什么?”段思思问道,在张继常的努力下这个原本不怎么说话的小女孩,已经开始主动的和她的师傅大人说话了。

  “为民除害。”张继常说道,不过从他的语气表情来看,似乎并不真的这么认为。

  “这里有坏人吗?”没有感觉到张继常弦外之音的段思思追问道。

  “坏人?当然没有了,师傅又不是警察抓坏人这种事情不归我管啦,师傅要杀的是妖怪啊。”

  “妖怪是什么?师傅为什么要杀他们呢?”

  “妖怪吗……简单的说就是一些很厉害、很聪明但又不是人类的家伙。”张继常随口解释着,接着却又苦笑着说道:“至于为什么要杀他们吗……恐怕是因为人们想要妖怪们的家,但妖怪们的缘故吧。”

  “师傅的意思是说想要别人的东西可那个人不肯给,所以就去抢吗?”

  “恩……简单的说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只有坏人才会那样做啊。”

  “唉……”张继常叹了口气道:“思思,也许人们的正义感和同情心的范围很宽广,可是不论有多宽广还是会有一个界限的啊,而妖怪永远都是界限外的东西。”

  说完张继常看了看满脸问好的段思思又笑道。

  “这些事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所以现在就不要费神去想了。”

  “恩。”

  段思思爽快的答应了,张继常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继续向山顶走去。

  “那位道长这么有兴致,带着徒弟登山啊。”

  快到山顶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张继常身后传了过来,年青道士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背着竹筐的五十来岁老人正向他们走过来。

  “是啊,听说三峡马上就要被水淹了,所以抓紧最后的机会带她来看看。”张继常笑道:“老人家你来这里做什么呢?”

  “采药啊。”老人拍着身后的竹筐道:“你别看现在说什么药材种植的,那些都是下等货,别说治病了能不吃死人就已经很不错了,真正的好药是种不出来的只能到山上采。”

  “那到是,说到草药品质还是自然生长更好一些。”张继常附和道。

  “就是吗,当道士的果然更明白自然的重要性啊,村里那些家伙就不一样了,怎么和他们说都不明白。”老人愤愤不平的说道:“就说这次洪水吧,一定是因为他们要毁了三峡惹得龙王爷发怒能出来的。”

  “龙王爷?”

  “道长是外地来的不知道,传说三峡下面住了一条龙,据说就是帮助大禹治水的神龙,为了守护龙蛋才留下的。”说着老人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了他所知的那条龙的故事。

  张继常并不相信老人说的故事。

  龙,不论是在神魔两界,还是在人间,都是非常强大的存在,事实上很多高位的神魔本身就是龙。

  三峡要是真存在那种强大的神兽,龙虎山绝对不会不知道,而且根据可靠的记载大禹凭借现在早已失传的“镇龙之术”,役使神龙帮他完成治水的工作后,那条龙就回神界去了。

  虽说这场洪水的起因可能是任何妖灵、精怪,但要说是一条龙就未免太异想天开了,不过既然说这话的只是一个普通老人,张继常也就不会在意那种不专业的说法,更何况老人的故事让段思思听得津津有味,就这样等老人把他的故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后,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

  辞别了老人之后,张继常继续带着段思思满山游玩,说到底虽然因为洪水附近的人少了很多,但人妖大战这种事终究不适合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一切只能等到晚上再说了。

  “师傅啊,思思还是不懂。”山顶上躺在张继常怀里的段思思说道。

  “不懂什么?”

  “妖怪为什么要发洪水呢?”

  “这个啊,恐怕和那个大坝有关系吧。”张继常指着远处的大坝说道:“那个东西一修整个三峡一定会被水淹掉的,住在这里的妖怪们当然不会答应了,所一发场洪水来吓吓大家,好让人们把坝拆掉。”

  “哦。”段思思答应了一声翻了个身在张继常怀里舒舒服服的睡了,但当成枕头的张继常心里却开始思考整个前因后果。

  段思思无心的一句话让他想起了很多不同寻常的细节,要知道能出了这么大的场面,神州大地上的仙人们决不会不闻不问的,设身处地的想如果张继常处在那个妖怪的位置,既然采取了这种手段当然要速战速决,一边在暗地里推动洪水的,一边找尽快毁掉那个大坝,好造成一定规模的死伤。

  之后也不用那妖怪再做什么,人们就会很自然的把洪水和大坝,还有造成的严重损失联系在一起,这样这个工程是不是还能继续建造就很值得讨论了,在张继常来看这无疑是个皆大欢喜的解决方法。

  所以虽然他被派来阻止妖怪做恶,但却并不热心这件事,要不也不会故意走错路还悠闲的带着段思思到处乱逛。

  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并不像他想的那样,一路走来他发现不论是沿岸大堤的承受能力,还是抗洪的人们的精神、体能都已经达到了极限,在这种情况下一但那个大坝被毁掉几十亿立方米的水同时奔腾而下,死伤恐怕会极为惨烈,如果其中还有妖怪推波助澜的话,以沿岸人口的密集程度来看,死伤数字怕会轻轻松松达到上亿的规模。

  这样的伤亡数字任何人也不可能等闲视之,也就因为这样张继常放弃了先把段思思送回龙虎山的决定,带着他的宝贝徒弟赶来这里,希望能在惨剧发生前进行阻止。

  “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吗?唉……原本很简单的实情突然变得复杂起来了。”

  叹了口气张继常开始闭目养神等待晚上的到来。

  “要下雨了吗?已经能够在局部操纵天时了……恩,不是能小看的家伙啊,今天晚上会很有趣吧。”

  另一座山峰上采药的老人抬头看了看逐渐加厚的云层,轻松的笑道。

  深夜时分整个三峡的上空被厚重的黑云所笼罩,狂风、暴雨、鸣雷、闪电充斥了整个空间,张继常看这四周的景象皱了皱眉头,在他的四周一层淡紫色的气罩把风雨隔绝在他三米之外,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大雨却让他不得不把段思思带在身边和妖怪打斗,这无疑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这时候汹涌的江水突然分了开来,一个一身黑衣的美丽女性缓缓从江底升了起来,当她到了距离江面三尺左右的地方后黑衣女子停了下来,只见她双手泛起了暗金色的光芒,在身前画着复杂的图案,强大的力量开始在她身前汇聚。

  片刻之后黑衣女子双手一挥一道暗金色的光柱向眼前的大坝打了过去,随着一声巨响暗金色的光柱和大坝正面撞击在了一起,光柱散去大坝却安然无恙,尽显了现代技术伟大成就。

  然而黑衣女子却没有因此放弃,她不停的发着暗金色的光柱,已近乎零的误差反复攻击着同一个点--也是整个堤坝的重心所在,慢慢的被攻击的地方出现了裂痕。

  见到自己的攻击有了效果,黑衣女子似乎兴奋了起来,素手再挥又一道暗金色光柱打了出去,不过光柱并没有向先前那样击中目标。

  张继常立于江面之上左手抱着段思思右手前探,龙虎山的“东来紫气”在他面前形成了巨大的屏障,阻挡了黑衣女子的攻击。

  “何方妖孽,胆敢在此胡作非为,速速离去饶你不死,否则末怪张某要替天行道了。”

  黑衣女子没有答话只是狠狠的盯着张继常,眼神中透露出了刻骨铭心的恨意。

  “我对她做过什么坏事吗?干吗那么看着我?”

  张继常并不理解黑衣女子的恨意从何而来,刚想出言探问却见对方发出了一生怒吼,跟着暗金色光柱便披头盖脸的打了过来,同一时间以千计的紫电雷罡从厚重的乌云中向他劈了过来。

  “她竟然能够操纵天时!”

  张继常一念及此知道单凭“东来紫气”已不可能取胜,只见张继常空着的右手法诀一引大喝道:“斩邪出鞘!”

  随着张继常的喝声“斩邪”双剑激射而出,雄剑直上云霄立时满天剑气纵横硬挡紫电雷罡,雌剑则势柔若水缠绕引卸之下暗金光柱瞬间便被消于无形。

  “斩邪剑!张天师!?”

  黑衣女子见到“斩邪”双剑不由一愣,但随即怒喝道:“你这善恶不分的家伙也想阻我!”

  只见黑衣女子仰天长吟立时风云变色,狂暴的能量有如惊涛骇浪般向年青道士打去,然而相比于那力量张继常心里受到的冲击更大,天上地下能发出那样的吟叫的生物只有--龙,那声吟叫就是真真正正的--龙吟。

  “就说这次洪水吧,一定是因为他们要毁了三峡惹得龙王爷发怒能出来的。”

  “道长是外地来的不知道,传说三峡下面住了一条龙,据说就是帮助大禹治水的神龙……”

  采药老人的话从新在张继常脑海中回响了起来。

  “没想到真的是龙,可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情?”

  他的问题立即就有了答案。

  “……为了守护龙蛋才留下的。”

  采药老人的话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龙蛋!”

  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大坝他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这个工程不仅改变了附近的生态和景观,更改变了大地精脉的流向,缺少大地精气的培育那颗龙蛋恐怕已经变成了石头。

  “孕育了几千年,等待了上万年,结果却在最后关头失去了自己的孩子,难怪会发狂……”

  张继常很同情眼前的这条龙,更升起了干脆让她放手复仇的想法,但还没等他有任何的表示,黑衣女子已经冲了过来,在暗金色的龙气笼罩下他没有任何的选择,右手一抬东来紫气和暗金色的龙气正面相撞,双方同时向后飞了出去。

  从场面来看这是不分胜负的局面,但张继常并不是一个人,他左手还抱着段思思,强大的冲击力使张继常的左手松了开来,段思思笔直跌向了漆黑的江水。

  “思思!”

  张继常大喊一声向去救起段思思却被黑衣女子挡住了。

  “给我滚开!”

  “我要让你也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

  年青的天师和愤怒的狂龙间的战斗由此正式展开,紫色的剑气与暗金色的龙气正面撞击着,九天的雷电于奔腾的江水也成了攻击的武器,然而造成这长殊死搏斗的原因之一的段思思,却正安然无恙的坐在一只小鱼船上,在她的身边是样貌极为普通的年轻人。

  “师傅。”

  段思思大声喊着,可她的声音却轻易的被四周的声音吞噬了。

  “我说小丫头,别喊了,你那点声音他们听不见的。”段思思身边的男人说道,听到这句话的段思思茫然的看着他。

  “你是坏人吗?”

  “坏人?看怎么说了,不过放心拉我不会伤害小女孩的。”样貌极为普通的年轻人说道。

  “师傅他……”

  “那家伙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再怎么说他也是这一代的张天师啊,一只失去理智的龙是打不过他的,来安安静静的看吧,人龙大战的场面可是很罕见的。”

  仿佛要应证他的话似的,张继常一剑斩种了黑衣女子的肩膀使她只落水中,年青道士顾不得追击对手,急忙四下寻找段思思的踪影,这并没有花费张继常太多的时间,很快他就注意到了江面上唯一的那条小鱼船。

  虽然小船出现的很突然船上的那个男人张继常也不认识,但段思思平安无事所带来的喜悦,让他暂时抛开了这些事情,就在他刚想过去的时候异边突致。

  一只巨大的黑龙从江里冲天而起,从张继常的身后向他扑了过来,张继常躲闪不及整个人被撞飞了出去,直撞在了江边的山壁上,黑龙并没有给张继常喘息的机会,巨口一张一道力量数十倍于先前的暗金龙气,照着张继常打了过去。

  “师傅!!”

  段思思失声惊呼,她旁边的年青男人却笑着拍了拍她的头道:“和你说了不用担心了,你师傅还有不少绝招没用呢。”

  仿佛为了印正年青男人的话的正确性,暗金龙气被完全阻挡了,然而阻挡暗金龙气的并不是“东来紫气”形成的护身屏障,而是比暗金龙气粹灿千百倍的金色光芒。

  半空中以张继常为核心百米之内尽在金芒笼罩之下,“斩邪”双剑在他身前形成了圆满的太极,再往外八八六十四把“无方飞剑”盘旋飞舞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先天八卦图案,悦耳的仙乐、诱人的异香也同时出现,满空的风雨惊雷、怒吼的滔滔江水竟然丝毫不能阻碍它们的传播。

  “看我没骗你吧,那个东西叫做诛天剑阵,可是你师傅压箱底的绝招,平时很难见到的。”年青男人笑道,不过他心里想的可另一回事了。

  “用诛天剑阵对付那种角色吗?说白了是想警告我不要对你的宝贝徒弟轻举妄动吧,哼,你以为那东西吓得了我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为了一个新收的徒弟竟然不惜耗损寿元使用诛天剑阵,真是满有人情味呢,小子有意思。”

  在仙威浩瀚的“诛天剑阵”前,即便是狂暴的黑龙心里也产生了一丝丝的动摇,但很快疯狂的恨意让她抛开了恐惧,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黑龙笔直的朝张继常冲了过去。

  立于“诛天剑阵”核心的张继常轻轻挥了挥手,六十四把“无方飞剑”立时化成了金色的旋风,黑龙从头到尾都被卷了进去,比钢铁还要坚硬的龙鳞在“诛天剑阵”之下竟然变得向窗户纸一样脆弱,满天飞洒的鲜血宣告着战斗已经结束了。

  “看来该我出场了。”段思思身边的年青男人笑着抱起了女孩,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巨龙的身边。

  对于这位突然出现的闯入者,“诛天剑阵”立即给以了无情的攻击,远处的张继常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面对从四面八方攻过来的“无方飞剑”年青男人悠然的抬起了左手,如果有人再这会儿比对的话就会发现,年青男人的左手已经和张继常的左手完全相同。

  一个金色的符文出现在年青男人的掌心,一瞬间所有“无方飞剑”都停了下来,在张继常还为眼前的场面震惊的时候,随着又一个金色符文出现在年青男人的手中,六十四把“无方飞剑”掉转了方向朝张继常飞了过去。

  看着向自飞过来的“无方飞剑”,张继常心中泛起了一阵奇异的感觉。

  “世界真是奇妙啊。”

  边发着这样的感慨张继常的掌心亮起了金色的符文,终于在最后关头把整个“诛天剑阵”从新纳入了自己的掌握。

  “小子,别太自以为是了,你那只发挥四成力量的诛天剑阵能干得了什么。”年青男人嘲讽道。

  “还有你。”年青男人一脚踩在了准备继续拼命的黑龙的头上,骂道:“你也一样,那小子好歹还也有个诛天剑阵压压箱底,你有什么?为了制造这场洪水你连龙珠都毁掉了吧,拿什么和人拼啊。”

  黑龙愤怒的扭动着身体,同时发出阵阵的低吼,但却怎么也脱不出年青男人的钳制。

  “敖琼,不要再闹了,以你现在的状态那小子要杀你不过举手之劳,我不会帮你和他打架的,不过我先前的话仍然有效,想清楚,死在这里还是加入通天教继续复仇。”

  年青男人的声音出现在了黑龙的脑海中,身体的痛处让她恢复了理智,几经考虑后黑龙停止了挣扎,年青男人露出了赞许的笑容,踩在黑龙头上的那只脚放出了一层水纹般的雾气包裹了黑龙的全身,在雾气的笼罩下黑龙身上的伤口迅速的愈合着,而年青男人自己又把目标移回了张继常身上。

  “喂,姓张的小子,还不把你那东西收起来,燃烧生命是很好玩的事吗。”年青男人说道:“都提醒过你了这里有条龙,可你还是杀乎乎的一点防备都没有,要不是我老人家放心不下来看看,这小丫头不就喂鱼了吗。”

  “你……”

  “怎么这么快就把我老人家望了,我们最近可是经常见面啊。”

  说话的同时年青男人不断变化着外貌,从采药的老人,到饭馆的女老板,再到街边的算命先生,一句话说时完他又变回了那平凡无奇的年青人。

  “九转元功!是你!”

  “当然是我了,还会有其他人吗,这条龙我带走了,这孩子还你,以后看好点。”说着他怀里的段思思慢慢的飘向了张继常。

  “对了,回去好好练功,下次和我老人家好好打上一场吧。”

  说着年青男人坐在了黑龙身上,轻轻拍了拍黑龙的头顶,黑龙长吟一声腾空而起转眼消失在张继常的视线之外。

  “就着么……结束了?”对于事情的急剧转折张继常一时间很难适应。

  “师傅,这是刚才那位叔叔给我的。”张继常还看着天空出神的时候,从新回到他身边的段思思说道。

  “这是……”张继常低头看看段思思手中小瓷瓶上的古字,哑然笑道:“九鼎周天再造金丹!?真是个会慷他人之慨的家伙,不过与其被人带进官财里,到不如让他偷来送人了,对了思思……”

  “恩?”

  “下次不要叫他叔叔了。”

  “那叫什么?”

  “你就叫他……卑鄙无耻的老猴子,知道了吗?”

  “卑鄙无耻的老猴子,思思记住了。”

  “思思真乖。”张继常笑着摸了摸段思思的头,又看了看四周道:“这里也没咱们什么事了,思思,咱们也该回家了。”

  “回家?”

  “对,回家,下一站——龙虎山。”

  说着张继常抱着段思思飞向了远方。

  清晨来临的时候天空中的乌云已散的干干净净,汹涌的江水也已回复往日的温柔,很快洪水就会退去,坚守堤坝的人们、重返家园的人们会为劫后余生而庆祝,会为痛失亲朋而伤感,也许还会有人反思以人力逆转自然因果的坏处,之后,一切都会归于平静。

  没有人会知道这场洪水原本能造成怎样的伤亡,也没有人会知道失去后代的龙心中的痛苦,更没有人会知道洪水因何产生又为何退去。

  或许有一天同样的事情将再次上演,那时还会有相同的结局吗?

  ——九彩外卷·神仙缘·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