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魔链锁月华

九彩记 月下微尘 3885 2003.04.29 13:13

    虽然已经到了四月初,但北京的夜晚还是有着相当的寒意,尤其是到了午夜时分,那份寒意就越发的重了。

  宝树园——也就是白叶所住的小区,远近的楼层早已万籁具寂,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大都进入了梦乡,不过既然是几乎,那就一定有例外,就好像在昏暗的灯光下就隐约可以看见,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楼前的花园里。

  “为什么那个死丫头在床上舒舒服服的大睡,而我却每天都要在这守夜呢……更何况不论是房间还是床都是我的。”不用说也知道是白叶的人影如此抱怨道。

  事实上自从三天前见过那个叫周军的委托人后,类似的抱怨声每晚都在这一带回响着。

  其实当谢紫韵决定在这里守株待兔的时候,白叶是抱着相当强烈的反对意见的,而这种反对也绝非毫无理由。

  “在这里守株待兔?”

  “对啊,怎么了?”相对于白叶颇为激动的语气,谢紫韵的回答极为悠闲随意。

  “被人看见的话怎么办?你给我的那本什么《妖魔猎人日常工作条例》不是说要避免被无关的普通人看到吗?”

  “所以我在这里布下了幽梦之阵,保证所有无关人员能有个雷打不醒的好梦。”

  “可是那些防盗摄像机呢?被它们拍到的话……”

  “这点就更不用担心了,遥已经在监控室里做了手脚,保证他们拍到的和往常毫无区别。”

  “……好吧,就算有万全的准备,可万一伤到那些无辜的居民呢?还有打斗的痕迹短期内也很难消除吧。”

  “恩……我想能够为驱除妖魔的伟大事业献身,他们应该无怨无悔吧,至于打斗的痕迹吗……就当新出现的未解之迷好了。”

  “你这样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总之就是这样了,还有虽然我在四周布下了探测用的法阵,但是为了谨慎起见,我需要一名可靠的人守夜。”

  “这个……遥还真是可怜啊,晚上还要加班。”

  “你在说什么,我说的是你啊。”

  “啊?!!我什么时候变成可靠的人了?”

  “就在我决定你去守夜的那一刻起,还有,为了工作方便我这几天住在你家里,你自己找别的地方住吧。”

  “啊”

  “啊什么,有我这样的美女住在你家,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啊。”

  “那是指我和美女同时住在里面而言的吧。”

  “是吗?我觉得相差也不是很大吗,反正……就这么决定了。”说罢谢紫韵嫣然一笑转身去了,而对谢紫韵的自把自维无可奈何的白叶,只得苦着脸跟在后面……

  就这样,白叶迎来了第三个夜晚。

  “我真是命苦啊。”对着满天星斗白叶哀叹道。

  “别怨天怨地了,男子汉要坚强啊。”随着声音一个提着不少塑料袋的倩影出现在白叶的身后。

  “遥?!你来这里干什么?”

  “晚上睡不着,所以来这里看看了。”说着水野遥举了举手里的袋子说道:“瞧,我带夜宵来了,可都是我自己做的呢。”

  “呜……遥你真好,和那个冷血女人真是完全不同。”

  “冷血女人?你说紫韵姐吗?小心我告诉她修理你哟。”

  “这个……遥你不会这么残忍吧,她听到了我恐怕会死无全尸的。”

  “嘻,那好,只要你把我带来的东西都吃掉,我就不告诉紫韵姐。”看着白叶一脸慌张,水野遥轻声笑道。

  “这简单。”说着本就以非人的速度消灭眼前所有食物的白叶,再次加快了速度。

  水野遥微笑着看着白叶吃了一会儿后道:“其实……紫韵姐并非你想的那样。”

  “恩?”

  “她只是有太多的心结解不开才……”说到这水野遥突然停了下来,猛然回头向后喝道:“什么人。”

  “还真是个谈清说爱的好地方呢,不过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的话等来世在说吧。”

  答话的是一个一身黑衣的美丽女子,她和这个黑暗的夜晚如此协调,就好像她本就是这漆黑夜晚的一部分。

  不,或者应该说,她本身比这夜色更能阐述黑暗的意义和美丽。

  而当白叶看清那张美丽绝伦的面孔时,立刻浑身一震,当然这并非因为对方的美貌——虽然白叶确实被她的美貌震慑过,白叶非常清楚的记得眼前这名看似柔弱的女子。

  她,正是白叶三天前所“救”的那名女子——黄娟。

  ※※※

  “这么说你就是这次事件里的反面主角了。”在一瞬震惊之后,白叶很快就回过神来——说到底他和黄娟不过是一面之缘罢了,本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白叶向黄娟发出了挖苦性的质问。

  “我是主角没错,但到底谁是反面角色可就难说了。”对于白叶用意甚是明显的挖苦,黄娟表现出了相当出色的词峰。

  “小心点,她很强。”就在白叶准备在说点什么的时候,水野遥轻柔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白叶转脸望去只见水野遥的俏脸前所未有的严肃,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华丽的长剑。

  “到底是能够使用月华的人啊,见识和那种菜鸟就是不同……”黄娟的话并没有说完,打断她的是白叶迎面打来的三张爆裂符。

  “哼,想偷袭吗?不过只是这种程度的符就想伤到我,也未免太儿戏了吧。”转着这种念头黄娟左手轻挥,同时决定挡下这三张毫无威胁的符咒后,就顺势冲上,三招两式内解决这两个不大不小的麻烦,好进行今晚的计划。

  然而,黄娟的想法未免过于乐观了,就在她刚要接触到那三张符的同时,三张符咒同时转了个弯避过了她的手掌,击向了真正的目标。

  事实上白叶因谢紫韵的话对这次的敌手有非常高的评价,清楚的知道自己与对方差距的他,同样很清楚即便是偷袭自己也不可能伤到对方分毫,所以这三张符的目标并非黄娟,而是——地面。

  随着三声巨向,地面被炸出了三个直径近一米的深达半米的大坑,一时间飞扬的尘土完全挡住了黄娟的视线。

  与此同时,水野遥已跃到了黄娟的上方,二话不说一剑斩下。

  “水影月华流·残月斩”

  瑰丽的黄芒划破长空,二人第一次配合就有如此默契,当真是难能可贵,如果这一剑砍个正着,即便对手如何强大也要受些伤吧。

  不过当月华接触到实体后,水野遥却清楚的感到所击中的并非血肉之躯,而是——金属。

  狂猛的黑暗之力如浪涛般涌来,水野遥连人带剑被弹了出去,落地后好一会才把翻涌的气血平复过来,心中不禁为对方的实力大为震惊,两人一时间不感枉动。

  随着尘土的消散,白叶和水野遥只见一条拇指般粗细首端为锥型的黑色锁链,围着黄娟盘旋飞舞。

  “很不错的配合,不过很可惜,既然这次没成功,你们也就没有下次机会了,安息吧。”说着黄娟左手一探,那条黑色的锁链向条黑色的毒蛇般向白夜击去。

  白叶的反应相当快速——事实上他直在为这一刻做着准备,只见他两手连挥,十余张符咒在他身前布下了一面坚固的护盾。

  可惜正如当年某条号称不破的防线那样,这面坚固的护盾同样没起丝毫作用,漆黑之链——也就是那黑色锁链的正式名称——两下急转绕过护盾从侧面击向了白叶的颈部。

  千钧一发之际,水野遥出现在白叶身旁,一剑斩出挡开了漆黑之链的攻势。

  “你快走,我来挡住他。”水野遥小声道。

  “我不能丢下你自己跑掉。”白叶非常坚决的说道。

  “别说傻话了,你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赶快去通知紫韵姐来的重要,我撑的住的。”水野遥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闪过了一丝甜意。

  “你这才是傻话,你一个人根本就撑不到谢紫韵来,何况刚才的爆炸声那么大,她一定听得到的。”白叶反驳道。

  “你刚才是……”

  “突生急智而已,至于你说我帮不上忙吗——至少我能牵制她一下吧,我们刚才的配合不是很默契吗,我们连手一定能撑到她赶来的。”

  面对着白叶坚定的面容,水野遥想道:“撑到紫韵姐来吗?如果用那招的话应该没问题吧,但已我现在的能力用它的话……算了,人生总要经常挑战自己的极限才有趣。”想到这里,水野遥银牙一咬对白叶道。

  “真拿你没办法,不过你还真说的没错呢……”水野遥顿了下接着说道:“帮我争取半分钟,那样我们一定能撑到紫韵姐赶来。”

  “半分钟吗?还真不短啊,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办的到。”说完白叶已向黄娟扑了上去,水野遥则开始聚集力量。

  ※※※

  “还真是一个像蟑螂般难缠的家伙。”这是黄娟对倒在地上的白叶的评价,本来依双方的实力差距来看,基本可以说,黄娟伸伸手指就可以要了白叶的命。

  但白叶依靠他用太虚创造出的符咒——而且都是最低等级的符咒,竟然连连逃过了她的杀招,直到方才她好不容易才把白叶打的飞了出去,不过在最后一刻这个男子还是用一枚结界符削减了她七成的攻击力量,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于是黄娟抬步上前,准备给白叶最后一击,然而就在这一刻一股可怕的能量从水野遥身上涌了过来,白叶终究为同伴争取到了宝贵的半分钟。

  “她还有这种力量!?”本来以为水野遥接连挨了她两记重击,已经失去了战斗的能力,才先把她放在一旁,准备解决了白叶再对付她,没想到一时大意竟然种了这两个家伙的圈套。

  大意轻敌永远都是要付出代价的,黄娟一时的疏忽就使自己陷入了相当麻烦的境地,正在她还在为自己的过失“自责”的时候,水野遥已经出手了,而且使用的还是水影月华流最强的招术之一。

  “月华神技·无月虚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