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往事

九彩记 月下微尘 6303 2004.08.13 17:38

    站在一座废弃高楼的顶端白叶担心的看着四周,当克罗迪亚说要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告诉他事情的始末时,在好奇心驱使下白叶没有多想就跟了来,可到了地方后白叶却注意道,这里固然是个谈隐秘话题的好地方,但要说同时也适合干些杀人灭口的勾当,相信应该不会有人会反对,不过好在克罗迪亚似乎并没有这个意思。

  “正如先前所说的,我是卡巴拉的愤怒之王,我想你也意识到了,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阿琪的演唱会,而是有着另外的目的。”

  靠在楼顶的护揽上克罗迪亚郑重其事的说道。

  “你知不知道教廷掌握欧洲秘密世界的过程?”

  “大概知道一点,我记得……”

  教廷的兴起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渔翁得利的故事,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即有远见有又力量的领导者带着一群出色的属下,趁着旧有势力因互相争斗而元气大伤的空隙而一举取得了统治权。

  “总体来说是这样没错。”听完白叶的讲述克罗迪亚叹了口气道:“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教廷没有把已经衰落的法师公会和瓦尔哈拉连根拔起?”

  “这个……我还真没想过。”白叶坦白的道:“是不是因为仁慈之类的理由?”

  “仁慈?你还真有幽默感,那些家伙如果知道什么是仁慈,这千多年来也轮不到他们称霸世界了。”克罗迪亚不以为然的道:“事实上当时教廷确实准备斩草除根的,而且他们也几乎成功了,只不过这中间出现了一个意外。”

  “意外?”

  “对,那个意外来自同时有着大先知和圣路西法骑士的称号,不论力量还是地位都仅次于圣子的布拉曼特·路斯菲尔,以及被封印的生命之环。”

  故老相传教廷所拥有的最初力量来自于一枚被称作“智慧之环”的指环,但在某些极为隐秘的记载中曾经提到,当时“圣子”得到的指环是两枚,分别被称为“智慧之环”和“生命之环”。

  可不知道为什么圣子放弃了“生命之环”,还把它至于层层封印之中,关于这点一般的猜测是认为圣子觉得“智慧之环”的力量已经足够,所以才封印了“生命之环”以备不时之需。

  “真不知道那些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这么可笑的理由也能想得出来。”克罗迪亚嘲讽道:“力量这种东西当然是越强大越好,除非不得已,要不怎么可能有人做封印到手力量的蠢事。”

  “你是说有另外的原因?”

  “当然,让我告诉你吧,生命之环和智慧之环指引的道路截然不同,如果说指智慧之环指引了教廷的神圣之路的话,那生命之环所指引的就是我辈的鲜血之路。”

  “什么!?”白叶满脸惊愕的叫道。

  “很值得惊讶吗?”似乎很满意白叶的反应,克罗迪亚笑着道:“最初的真祖就是从它来的,而那个人的名字就是布拉曼特·路斯菲尔。”

  没人知道布拉曼特·路斯菲尔是什么时候接触到“生命之环”的,又为什么会使用这被视为禁忌的力量,总之当教廷发现“生命之环”失踪已经是路斯菲尔死后的事情了。

  按照血族的记载,“初之真祖”布拉曼特·路斯菲尔抛弃了原本的神圣之路,选择“生命之环”引导的鲜血之路,他使用蕴藏在“生命之环”中的“原质之血”使自己成为了第一位血族,并在其后用剩余的“原质之血”陆续创造了“理性之王”、“调和之王”以及“慈爱之王”这三位真祖。

  在默默扩展血族实力的同时,路斯菲尔利用统领对异教徒的秘密战争的机会,先后和法师公会、瓦尔哈拉接触并达成了同盟,得到了法师公会的终极破灭咒文“奇迹”,以及瓦尔哈拉代代相传的宝物“奥丁之眼”、“黄金枪冈尼尔”。

  最终,有了足够力量的路斯菲尔,以近乎同归余尽的方式杀死了圣子,而他自己也在不久之后死去,不论路斯菲尔到底为什么做这些事情,总之在他除了句让人费解的遗言就没有留下任何信息的情况下,事情到此似乎已经告一段落了,然而实际上却并非那样乐观。

  “从我们后来得到的情报来看,当时作为结盟的信物路斯菲尔交给了法师公会一枚生命之环,再加上最近从瓦尔哈拉那边收回的一枚,和留在理性之王手中的那枚……”

  “等一下,你的意思是那个什么指环有很多个吗?”白叶诧异的问道。

  “不,生命之环应该是唯一的,至少我们一直这样认为,可没想到……”克罗迪亚叹道:“我们因此遇上了可怕的灾难。”

  路斯菲尔死后血族的力量一直在默默扩展着,最终当教廷发现他们的存在时,血族的力量已经根深蒂固,虽然扔不足已和教廷正面对抗,但在良好的藏匿之下,也不是教廷能够轻易根除的,这对急于向整个世界扩张的教廷来说无疑是个坏消息。

  这个时候一个不请自来的盟友帮教廷解决了这个问题,为了某些理由法师公会向教廷提供了一个建议和一件东西。

  “那群神经质的家伙竟然掌握了生命之环部分的用法,其中之一就是感知一千公里内所有遵循卡巴拉之道的存在。”

  “也就是说教廷完全掌握了你们的动向?”

  “不错,而我们却毫无准备。”克罗迪亚面色阴沉的道。

  得到“生命之环”的帮助教廷轻而易举的掌握了血族的分布情况和藏身之处,从而得以集结优势的力量进行彻底的打击,于是教廷动员了所有的战力倾巢而出,在短短的一个星期中进行了上万次的战斗,使得血族一方在这短短的七天中损失了包括三位真祖在内的五成战力。

  在接下来的几百年里,尽管血族也有过很多不错的对策,但由于“生命之环”的存在,这些对策并没有产生任何实质性的成果,他们整体的数目仍在不断的减少。

  “按你这种说法……你们别说反击了,好像连逃走都做不到吧?那到底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以当时的局面看我们的覆灭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可大概在二、三十年前,教廷突然停止了对我们的追击……不,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教廷突然失去了掌握我们的动向的能力。”

  “呃?”

  “当时教廷一位先知级的圣灵导师突然失踪了,和她一起失踪还有那枚生命之环,后来我们才知道她和一位东方人一起跑了,而不知道为什么还带走了那枚生命之环。”克罗迪亚苦笑道:“说来还真不好意思,我们被一个全无关系的人救了。”

  “恩,确实是很精彩的故事。”白叶点头道:“可这些和阿琪有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那位先知的名字是玛丽亞·梅克利特,也就是阿琪的母亲。”

  “啊!?”

  ※※※

  离白叶和克罗迪亚交谈地方半小时车程的一间颇为偏僻的咖啡店内,正在进行和前者类似内容的交谈,只不过相对于白叶那种听故事的心态,这里的听众就要认真很多了。

  “您说我的母亲是教廷的先知?可那到底是什么?”

  女孩满脸惊讶的问道,虽然听到的事情绝对称得上光怪陆离,但蓝琪的表现到也颇为冷静,这不是女孩真有如此高的心理素质,完全是因为她并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的说法。

  蓝琪的想法应该说并没有出乎希隆的意料,本来吗,这些事情对于一个一直过着普通人生活的女孩来说,实在是很难接受的,没有当场出言讽刺或者甩手就走,更没有把自己当疯子看就已经算是教养过人了。

  “光凭嘴说是很难让你相信了。”希隆摇了摇头道:“看来只能给你看点证据了。”

  说着希聋从身边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个装着小兔子的笼子。

  “这是我在路上买的,请看。”

  希隆伸出实指在那只兔子的身上点了一下,眼见着那被点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针眼大的小洞,一屡鲜红的血液从那里流了出来。

  “你这是……”

  希隆举起左手示意女孩稍安勿燥,同时右手实指指尖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银光,跟着在空中画了一个十字,只见那只兔子身体猛然一震,背部显出了一个银白色的十字架,伤口流出血液的颜色逐渐转淡,最后更变成了纯粹的白色,这时兔子也静静的死去了。

  “这是!!”

  女孩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那个不算遥远的场面再次浮现在她的眼前,仍旧温和的笑着的母亲那日渐憔悴的面容,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吐出的苍白的血液,和那对时而闪现出强烈痛苦的双眼。

  “还记得把,你母亲死时的样子,这就是造成玛丽亞死亡的原因——圣裁。”

  希隆的神色语气仍是那样的平静,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你说……妈妈她……”虽然仍旧不愿意相信对方的话,但眼前的事实却让女孩别无选择。

  “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没人知道玛丽亞和那个人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也没人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更没人知道玛丽亞为什么要连生命之环一起带走,总之,在教廷警觉到一切之前他们就已经回到了东方,并且最终在这里结合,几年后生下了你。”希隆镇定如恒的道。

  “那几年应该是玛丽亞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吧,当然,我想你的母亲并不会认为这种生活会一直进行下去,只不过我相信她绝没想到一切来的这么快。”

  “是那个……下午吗?”

  看见希隆点了点头,蓝琪似乎次回到了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去不回的母亲,远比平时焦躁的父亲,以及次日的清晨母亲忍着伤痛与疲倦,温柔的摸着她的头说的那句话——“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其实那天的相遇对你母亲来说固然是意外,但对教廷一边也绝对不是计划内的事情,以当时的人手来说不论是要抓住玛丽亞,还是要杀死她都不太可能,只不过你母亲过于相信自己昔日的同僚了。”

  玛丽亞·梅克利特是有着先知称号的圣灵导师,即便是在高手如云的教廷中也是最顶尖的人物,正常情况下几个没有足够准备更没有和玛丽亞同级数高手支援的圣骑士,是不可能对她造成威胁的。

  然而抓住叛逃者夺回“生命之环”所带来的荣誉和利益,驱使着玛丽亞昔日的同僚,他们利用玛丽亞的信任重创了眼前的强敌,之后……

  “在给教廷的高层的报告上是这样写的,吾等于东方古国偶遇罪人玛丽亞·梅克利特,在经过充分的讨论与谋划后对其进行伏击,并重创之,然而罪人玛丽亞·梅克利特虽然身受重伤但实力仍旧远超吾等预计,虽然最终将其击毙但生命之环仍然下落不明,参加伏击者除我之外也全部阵亡,后察罪人玛丽亞·梅克利特无后,她的丈夫也已于年前死亡——相关证物已同报告书一同呈上。”

  希隆的侃侃而谈把女孩的注意力吸引回了眼前,即便她正沉浸在悲痛之中,仍然被这个和实际情况几乎是南辕北辙的报告,能的得啼笑皆非。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没什么奇怪的,正像我说的这是一次偶遇,而参与者除了写报告的那位也全部阵亡了,既然没有其他的证人当然是那写报告的人怎么说怎么是了,至于那些证物吗……随便捏造一下也不是很困难。”

  “那……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很简单,报告是我写的。”

  “什么!!”蓝琪愤怒的看着希隆质问道:“那么你也是杀我母亲的凶手了?!”

  “喂,别这么激动好不好,你想想看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为什么要写那样的报告啊。”

  “这……”

  “当时玛丽亞被九记圣裁零距离命中,根本就没有办法动手,要不是我她哪能活着回去。”

  “你是说……你救了我妈妈?”

  “到不是特意救她,只不过那几个小子该死而已。”希隆满不在乎的说道。

  “真是谢谢你了,请原谅我刚才的态度。”女孩满是歉意的说道。

  “这没什么,我主要也是为了自己。”停了停后希隆又道:“不过这件事并没有结束,教廷始终没有放弃对那枚生命之环的搜索,终于找到了你。”

  “我?”

  “对,这也算凑巧,你在唱歌时的画面碰巧让一个熟识玛丽亞的教廷高层看到了,当时那家伙虽然只有少许的怀疑,但还是下令调查这件事,至于结果也不用我说了吧。”

  “那您那份报告……”

  “这你放心,你的存在被认为是玛丽亞事先的安排,所以没有怀疑我,不过相应的他们认为玛丽亞拿走的那枚生命之环在你手上。”

  “可我没见过什么生命之环啊。”

  “这我相信,不过教廷的高层似乎并不这么认为,你签售会那天见到的外国女人、小孩还有中年人都是他们派来的。”

  “他们……要做什么?”

  “命令上说夺会生命之环——不记任何手段。”

  “这……太荒唐!”女孩愤怒的道。

  “总之,可能的话你最好想想玛丽亞有没有给你类似指环的东西,要不然……最好先找地方躲躲,教廷对这个国家有很多的顾忌,不会也没有能力在这里追杀一个本地人,只要躲起来就会没事的。”希隆严肃的说道。

  听到希隆的劝告,蓝琪沉默了几分钟,接着女孩对对面的男人说道。

  “谢谢您告诉我这么多事情,我会认真考虑的,还有对您当年的帮助请允许我再次表示感谢。”

  说着女孩站起身向希隆深深的鞠了一躬,便道别离开了咖啡店。

  ※※※

  女孩走后希隆并没有跟着离开,而是转头对着咖啡店某个角落说道。

  “格利哈特大人,听了这么久了,出来喝一杯怎么样,以后说不定就没机会了。”

  “啊,希隆,你就不能装着没发现我吗,这样大家还是好同伴啊。” 满面笑容的格利哈特从咖啡店的一角走了出来。

  “这个啊,我确实也想过,可那样的话我以后就得时时刻刻防着你在身后给我一刀,这样的日子可是很难过的。”看着格利哈特在对面坐下,希隆灿烂的笑道。

  “别说的我好像电影里的坏人一样。”

  “欺骗一线工作人员的你,难道不像坏人吗?”

  “说什么欺骗的,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太操心,才把事情简化了一下,到是你,那么可爱的女孩你竟然也忍心骗她,不愧是女性的天敌啊。”

  “我可没说谎,只不过有些事情还不能告诉她,而另外一些事情采用了她更好接受的讲述方式而已。”希隆不满的道。

  “这么说你我好像也差不多了。”

  “这很正常,说到底大家期待的事情很相近呢。”希隆看了看刚从门口走进来的卡里和哈瓦里安,笑了笑又道:“看来格利哈特大人不想让我离开这里了?”

  “我也很无奈啊,如果让你就这么离开了,我的立场就非常为难了。”格利哈特苦着脸道。

  “我能体谅格利哈特大人的烦恼,那么以后大人再溜出去寻觅美食就要小心了,再被埃鲁卡西姆大人发现可没人帮您做掩护了。”

  希隆似笑非笑的说道,此时卡里和哈瓦里安已经来到了格利哈特的身后。

  “对于这一点我也很遗憾,总体来说我会为失去一个优秀的下属而难过的。”格利哈特颇为遗憾的道:“那么再见了,卡巴拉的调和之王。”

  ※※※

  人物卡:姓名:克罗迪亚·冯·克拉克种族:血族(真祖)

  性别:女国籍:德国身高:170cm 体重:46kg 爱好:购物职业:小提琴演奏家(自称)

  秘密职业:卡巴拉的愤怒之王所属势力:血族专署武器:赤红的yu望(原形为血红色的玫瑰花,可适需要变化为剑、鞭、矛三种形态)

  能力总评:A ※※※

  人物卡:姓名:希隆·塞罗特种族:血族(真祖)

  性别:男国籍:意大利身高:185cm 体重:67kg 爱好:勾女职业:修道士秘密职业:卡巴拉的调和之王所属势力:血族专署武器:安宁的诱惑(月刃)

  能力总评:S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