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同窗

九彩记 月下微尘 5062 2004.07.23 00:11

    “那边那个支架还要再固定一下。”

  “十一号光源再往左一点。”

  “喂,喂,我说这组音箱没声音啊,快去能清楚是怎么回事。”

  “什么?经销商说没货了?我不管,总之喷雾装置还要再追加三组!”

  白叶坐在靠近前排的坐椅上,看着场中那位活力四射的秃头大叔——据说他是这这场演唱会的导演——不由得暗自佩服对方的精力,能够同时指挥这么多事情,竟然还能做到每个命令都不出错,不愧是第一流的专业人士。

  白叶一边暗中夸奖对方也一边暗自庆幸,虽然说偶尔迟到一下不是什么大错,但迟到两个多小时就实在太夸张了,即便不担心对方的投诉,但那位秃头大叔的怒气就不那么好承受了。

  本来白叶进来的时候是抱着一定程度觉悟的,可没想到由于这里实在忙得一塌糊涂,以至于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们迟到了两个多小时的事实,那位秃头大叔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存在,白叶当然也就乐得轻松,趁着秃头大叔拉住蓝琪说着自己完全听不懂的专业术语的时候,径自在观众席上找了个座位坐下,欣赏四周忙碌的景象。

  虽然“金石娱乐”对这次演唱会十分重视,也安排了充足的人手,但很多时候明明应该富富有余的工作人员,在实际的工作中却总是显得不够用,特别是在遇到了一个一丝不苟的导演时就更是如此了,所以不单身为经纪人的葛芳美、先自己一步到这里的秦超等“太平保全”的保镖。就连蓝琪在听完导演那又快又急的交代后,也加入了一众工作人员的行列,整个场地就只有白叶一个人无所适事的看热闹。

  不过这种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随着一阵小小的火花刚刚发不出声音的那个音箱彻底报废了,而白叶也因此结束了他旁观者的生涯。

  “喂!那边那个……”秃头大叔指着白叶喊着,见白叶用手试探性的指了自己就接着道:“对对,就是说你,不要在哪像电线杆似的矗着,快去库房把备用的音箱拿来。”

  虽然不太想去,但也没有什么正当的理由拒绝,最后白叶还是无奈的向库房走去,只不过他走的方向刚好和库房成九十度角。

  “阿叶,等等我啊。”

  白叶刚刚离开众人的视线,蓝琪的声音就从身后传了过来。

  “怎么了?你也被秃头差遣去搬东西吗?”

  “不是的,王导说你不认识路,所以我就自告奋勇带你过去。”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不认识路。”眼看自己偷懒的阴谋有破产的危险,白叶急忙力图补救。

  “是吗?可库房在那边啊。”

  “这个……反正这个体育场是圆的,顺着一边走总会走到的。”

  “少扯了,快跟我来吧,还有很多工作呢。”说着女孩拉起白叶的手,朝正确的方向跑去,以此为起点白叶开始了忙碌的工作。

  ※※※

  午休时间,白叶靠着墙坐在地上努力消灭着手中的盒饭,上午的工作虽然辛苦但在暗中使用符咒作弊下,他并没有消耗多少体力,但在心里上却总有一种吃亏的感觉。

  “真是奇怪了,原来又不见自己有这种想法,难道是被那女人影响的吗?果然是近墨者黑啊。”

  “阿叶,你叨叨什么呢?”

  就在白叶习惯性的自言自语的时候,端着盒饭的蓝琪走了过来。

  “啊,没什么,自我反省一下。”

  如果是熟识白叶性格的人听了这话即便不会当场给予刻薄的讽刺,或者立刻笑出声来,在心里也一定不会当真吧,对白叶来说“自我反省”也许是他唯一不会做的事情。

  不过蓝琪对白叶的性格当然谈不上了解——虽然她正在努力的尝试,所以他对这话也没什么特殊的反应,只是随口答应了一声便很自然的学着白叶的姿势,在他旁边的地板上坐了下来。

  “你的歌迷看到你这样自的话,会不会很失望呢?”看着女孩全无形象可言的席地而坐,白叶忍不住问道。

  “我想不会吧,我走的又不是纯粹的玉女路线,而且如果真的只因为我偶尔坐在地板上就大失所望的话,那这种歌迷不要也罢。”

  “呃……很有道理。”

  “不过说真的阿叶,真有那种歌迷的话,把我带坏了的你其实真的满危险的呢。”女孩眨了眨眼睛调皮的道。

  “此话怎讲?”

  “上个月新闻不是报道了吗,有一男子因为邻居侮辱了自己的偶像,就在深夜持刀杀了对方全家。”蓝琪认真的说道。

  “真的假的,我才不信呢。”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

  “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也不看看本大公子是干哪行的,要真有那么不开眼的……”

  白叶本来满不在乎的说着豪言壮语,可话到一半却突然想起,这女孩的歌迷中当真有些十分危险的人物,而且真的很像那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杀人全家——或者说拿人全家当生体实验材料的人呢。

  “阿叶你怎么了?”看见白叶说到一半突然面色凝重起来,蓝琪关心的问道。

  “果然……很可怕啊……”

  想到自己也许会因为这件事被某个女性科学怪人抓去做材料,白叶就觉得脑袋后面有点发凉。

  “说什么啊,我不过是编来骗骗你的,是假的啦。”

  “不,你不了解……你的歌迷里可是有很危险的人物啊。”

  “哎?危险人物?黑社会的老大吗?”

  “不,比那个还危险无数被,”

  “啊!难不成是国际恐怖分子?”

  “和她相比恐怖分子又算得了什么?”

  “这样……那难不成是……某个政客吗?”

  “你这是……什么样的逻辑啊。”

  “那你告诉我吗……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不行,不能说。”

  “告诉我吗,除非这个人是你编出来的。”

  “我才不会那么无聊呢。”

  “那你说啊,是什么人。”

  “不能说。”

  “那就是你编出来的。”

  “不是……”

  “那……”

  就这样两个人开始了一场幼稚园级别的争论,直道……

  “虽然不想打入你们的兴致,不过阿琪,门口有人找你,和你的另外几位保镖纠缠了有一会儿了。”

  被白叶称为秃头大叔的导演,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在结束了两个人没有意义的争执的同时,满脸暖味笑容的他无疑也展露了自己工作之外的另一面。

  ※※※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不是不让,只是请您稍等一下,等蓝小姐的经纪人确认了您的身份后就让您进去。”

  “那个什么经纪人又在哪里了。”

  “葛小姐有时暂时离开了,半个小时之内就会回来。”

  “难道让我在着枯等半个小时?不行,我要进去!”

  “这位小姐请您体谅我们的难处。”

  “我不体谅又怎么样!你咬我啊!”

  白叶和蓝琪来还没到入口,就听到两边已经吵得不可开交,空气中充满了火yao味,特别是最后那句话,要不是其中掺杂着异国口音,白叶几乎以为是谢紫韵跑来了。

  转过最后一个弯一位打着阳伞,有着粟色长发的异国女子出现在他的眼前,在白叶还在猜测这位女性的身份的时候,蓝琪已经一边喊着对方的名字,一边高兴的跑了过去。

  “克罗迪亚!”

  “琪!”

  看见蓝琪的异国女子兴奋的张开了双臂,和女孩抱在了一起,遍布在空气中的火yao味,随着两个女孩热烈的拥抱和畅快的笑声顷刻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怎么跑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好去机场接你。”

  “你打电话告诉我要开演唱会我哪能不来捧场啊,不告诉你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吗。”

  两个女孩高兴的交谈着,由于他们说得即不是汉语也不是流行的英文,白叶和秦超等人完全听不懂她们在说些什么,不过他们这边到也没闲着。

  “你怎么能把蓝小姐带出来。”

  “这有什么不对吗?导演大叔说有人找她啊。”

  “这样很危险的,你不知道吗?”

  “会很危险吗?我不觉的啊,哪有那么笨的绑匪会在这种时候来绑人的。”

  “要是有个万一呢。”

  “那不是身为保镖的人建功立业的好机会吗?再说了,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这就证明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白叶信誓旦旦的说道。

  “哼!!!”秦超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对身带着自己的手下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怎么火气这么大啊,难到是我的说法有问题吗?”歪着头想了一想,白叶觉得自己说的似乎也没有什么错误。

  “也许是压力太大吧。”

  白叶做出了这样的解释,不过他似乎没有发现他自己正是那个最大的压力源。

  “阿叶,秦超他们呢?”蓝琪拉着那位外国女子走了过来。

  “他们先进去了。”

  “哦。”蓝琪答应了一声没有追问——当然也用不着追问,秦超等人离开的原因其实是相当明显的。

  “不管他们了,我来给你介绍,这是克罗迪亚,我的在欧洲留学时的好友兼同学。”

  “克罗迪亚,他是白叶,我的保镖哦。”

  随着蓝琪的介绍,双方互相握手问好,之后克罗迪亚凑到蓝琪耳边小声道。

  “不错吗,都有自己的保镖了,不过你肯定他不是你的情人吗?”

  “当然不是了。”蓝琪脸色微红的道。

  “这么急得否认可是很可疑的哟,你也老大不小了,有个把男人很正常的。”

  知道自己这位好友嘴里什么都敢说,再这样下去都不知道她嘴里会冒出些什么话来,蓝琪急忙转变了话题。

  “别说疯话了,你现在住哪?”

  “还没有找到地方啊,我下飞机打电话给你的公司,知道你在这里彩排就直接跑来看你了。”说着克罗迪亚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行李箱。

  “这样啊,那就住到我家来吧,反正有不少空房间。”

  “这还用你说,你以为我为什么不先去找酒店啊,当然是为了在你哪蹭房子住。”克罗迪亚理所当然的说道。

  “好啦好啦,知道我的克罗迪亚姐姐,最会占我的便宜了,没法子,谁要我交友不慎呢。”女孩笑着道,接着在克罗迪亚的抗议声中转对白叶道。

  “阿叶,我去跟王导请个假,你帮克罗迪亚把行李拿到车上去,好不好?”

  女孩虽然用的是问句,但这种时候很少有人会拒绝吧,白叶当然也不是那很少数之一,当下就痛快的答应了。

  ※※※

  “克罗迪亚小姐……”

  看着蓝琪的背影消失在入口处,白叶就准备招呼克罗迪亚去停车的地方,可话还没说完,却突然发现克罗迪亚的双瞳变的比血液还要鲜红。

  虽然白叶并不明白这代表了什么,但出于这段时间养成的某种条件反射,他还是立即向旁边闪了开去,接下的事情证明了他的举动绝对不是多此一举,他刚刚离开原本的位置,一道血红色的弧光就画过了那里。

  “你干什么!?”

  虽然白叶不清楚那弧光是什么,但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是对自己有利的东西才对,由此可见这个叫克罗迪亚的女人肯定不是一般人,九成九还是有所图谋而来,所以白叶一边喝问一边取出符咒准备应战,或者说……准备全力保命逃生。

  自己的攻击落空——虽说那本就是试探性的攻击,但还是让克罗迪亚有些意外,看着摆开架式的白叶,克罗迪亚随手理了下头发后笑道。

  “身手比预期的要好呢,白先生。”

  说话间克罗迪亚向白叶伸出了右手。

  “你……”

  看着对方的手白叶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走上前来伸出手和对方握在了一起,这让克罗迪亚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接着说出了一句让白叶惊讶莫名的话。

  “让我从新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克罗迪亚·冯·克拉克,卡巴拉的愤怒之王,愿意的话你也可以称呼我为血腥玫瑰。”

  ※※※

  人物卡:姓名:韩虚种族:人性别:男国籍:中国身高:177cm 体重:52kg 爱好:红茶职业:商人秘密职业:阴魂术士所属势力:九幽门专署武器:司命(短刀)

  能力总评:S ※※※

  人物卡:姓名:卡里·雷特种族:人性别:男国籍:冰岛身高:220cm 体重:143kg 爱好:钓鱼(特别是大型海洋鱼类,如鲨鱼……-_-)

  职业:海员秘密职业:狂战士所属势力:瓦尔哈拉专署武器:密尔钠神锤能力总评:未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