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落幕

九彩记 月下微尘 12974 2003.06.02 23:11

    黑夜与秘密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但不可否认许多需要秘密进行的事情,都会选择在夜晚来完成--即便这件事在白天做效果会更好。

  这是一种很难理解的心理,人们惧怕黑夜,因为在漆黑的夜晚他们对周围的一切失去了掌握,原本很熟悉的事物突然笼罩上了一种异样的色彩,这牵动了人们最本能的恐惧——对“未知”的恐惧。

  可人们又毫无顾及的把重要的事情交拖给夜晚,这也许是因为漆黑的夜同样也制止了别人对他们的探查,给了他们安全感——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一片规模不算小的厂房静静的立在夜色中,它们是在过去那个混乱的年代,因为一个毫无理性可言的理由建造的,就像它那些因为相同理由建造的同伴一样,从它建成的那天起它就从未辉煌过,一直以种半死不活的姿态勉强度日。

  当它最后一个主人为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把它仅存的那一丝精力也吸干之后,它彻底垮了。

  而现在就连原本声震四野的哭泣、咒骂也已远去,所留下的只有贴在它大门上的拆除通知,和门边那个即将动工的小区的规划图。

  不过相比它那些同伴它还是幸运的——或许是不幸,在它最后的日子里仍然有人看中了它,要在它这进行一个“秘密活动”,地点就是其中那间最偏僻的厂房。

  那是一间很普通的车间,它就像其它车间一样没有半点灯光,但它又有些不同,一来它的位置相当僻静,就算有人故意来找也很难找到它的,二来它所有的窗户都用砖头封了个严严实实,好像生怕有什么东西会透出来似的,而更重要的是在此时此刻它的门前竟然还站着两个相貌甚是凶恶的大汉。

  “这鬼天气好像要下雨啊。”左手边的大汉小声诋咕道。

  “会吗?我记的天气预报说是晴天啊。”站在右手边的大汉接道。

  “天气预报?你信那种鬼东西啊。”

  “你不信吗?”

  “信,当然信,每次只要把它反过来听还是有七成准的。”

  “去你的,那不就是完全不信吗。”

  两个男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并没有注意到一个人影正慢慢的接近他们。

  “今天老板带来的那个妞真正,要能跟她来上一次死也愿意啊。”左手边的大汉突然话题一转说起了女人,

  “是啊,那么漂亮的女人还真是很少见,不过你小心点,看老板对她那幅恭敬的样儿,就知道她来头不小。”右手边的大汉善意的提醒道。

  “安啦,我还不知道这个,看她差遣老板就像差遣佣人似的,我哪还能不明白啊,我就是在这跟你说说,里边听不见的。”左手边的大汉顿了顿又接道。

  “不过说起漂亮妞,上次抓到的那个小丫头也是少见的美人呢,对了,你听说没有,活埋她的事好像出了大漏子,好几个兄弟都莫名其妙的死了……喂,我说你怎么睡了,快醒醒……疑?我怎么好像也有点……。”说着左手边的大汉也忍不住进入了梦乡,在他入睡前眼前闪过了这样的画面。

  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微笑的看着他,在那个男子手中,一张闪动着绿色光芒的咒符,正慢慢的化做晶莹的绿色粉末,随着夜晚的微风满天飞扬。

  ※ ※ ※

  看着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的两个大汉,一种奇异的感觉再次流过了白叶心头,这情景以前是根本不敢想象的,可现在他却轻易做到了,只要愿意他完全可以不留痕迹的杀掉这两个原本能打到他半死的大汉。

  可以主宰他人生死的感觉是很吸引人,这似乎有点像在吸毒,一经尝试就永远被它吸引再也不能摆脱。

  能够拥有超越常人的力量是每一个人的梦想,白叶当让也不例外,但他也很清楚这种力量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来自他左腕上的“太虚”,再说明白点就谢紫韵给他的,如果有一天谢紫韵想要把“太虚”要回去他应该怎么办。

  不给吗,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可是一但交了回去他就又成了一个普通人,这到也没什么,因为他始终都坚持自己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既然这样能过回普通人的生活应该是最好不过的了。

  可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已经品尝到力量滋味的他还能安心过平常的生活吗?

  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而白叶也不习惯进行这类思考。

  “想不通的问题就不要去想”这是他应付这个难题的方法——也是他一贯的处事原则,甩了甩头再次把这个问题抛在脑后。

  他并没有告诉谢紫韵这件事——虽然也许应该告诉她,但出于种种考量白叶最终选择了隐瞒他和张继常见面的经过。

  至于他自己吗,本来白叶早就打定注意不来这,但是张继常那句“他们这次的货非同一般,特别是对普通人来说,那是很难接受的事情”,却久久的在他脑海中回响着。

  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的白叶决定偷偷来这里看看,不过他似乎没有想过,既然好奇心这种东西连有九条命的猫都能害死,那害死个把名叫白叶的生物当然也是毫无问题的。

  又绕着整个车间转了一圈后——当然路上的守卫都被他用相同的方法送去和周公下棋了,白叶决定从房顶的换气孔进去,不过在他做这些举动的同时,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上方白多米的高处,有人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真是缩手缩脚的家伙,直接冲进去不就完了,费这么多事,他以为在拍电影啊。”

  段思思不满的嘟囔着,这到不是她真的对白叶的做法有什么不同意的地方——事实上换了她大概也会这么做,之所以有这种态度全是因为上次白叶“看不起她,不肯用真功夫和她比试”,以及张继常对白叶那种亲切的态度。

  听到自己这个宝贝徒弟的话张继常只是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他很清楚段思思不满的来源可是他真的毫无办法,这边段思思见她师傅没说什么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不过师傅你越来越坏啦,竟然会耍这种手段,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

  “思思……”

  “恩?怎么了?”

  “你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把自己当做黄雀,就算真把自己当做了黄雀也要时时注意身后,看看是不是还有一只老鹰在盯着你。”张继常说话时的语气表情都相当严肃。

  段思思愣愣的看着张继常,她所说话的自然是玩笑,以前类似的情景也常常发生,她的师傅大人从来都是一笑置之又或回她几句引为一乐,可现在却用这种凝重的太度回应她,这让她大为惊讶。

  等到她发现张继常竟然开始暗暗凝聚功力时,吃惊之余也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顺着张继常的目光望去,只见在前方不远处一个纤细的身影正浮在半空中,她那淡紫色的长发在夜风中飘动着,就像传说中的仙女一样的美丽。

  只不过那张足以倾国倾城的脸庞却笼罩了一层严霜,那对原本清澈动人的眼晴也散发着骇人的杀机。

  ※ ※ ※

  就在张继常面对杀气四溢的谢紫韵时,白叶正站在一个打开的货箱前——当然那个货箱本来是锁的很好的,货箱里面装的是一个个黑色的圆形石块,在石块上面一明一暗两团光华隐隐的流动着。

  “两仪玄石吗,恩……再加上刚才那些千心鬼岩、翡翠松蕊,还有……果然都不是普通人用的着的东西啊。”白叶对着货箱低声嘀咕道:“不过……这里为什么都没人看着呢?”

  白叶进来前曾经想了好几种对付里面守卫的方法,可出乎他的意料整个车间里竟然连一个守卫都没有,这才让他有空到处东看西看的。

  接连又拆开了几个货箱,可除了数量可观的法术材料外,白叶并没有找到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东西。

  “这里也没什么让人不能接受的东西啊,那个道士不会在骗我吧。”

  一边如此抱怨着,白叶一边抬眼往周四看了看,只见整个车间里密密麻麻的堆满了大小不一的货箱。

  “恩……就算他没骗我这里真的有什么吧,可就我自己要把这些东西都查一便的话……不知道用一年够不够呢?”

  想到这儿一种无力感笼罩了白叶,于是他很快下了一个相当明智的决定。

  “算了,回去吧,就算那个性周的真干了什么坏事,我也没什么办法,我可不是正义的英雄呢。”

  这个决定无疑是正确的——至少从某个角度来说是正确的,但白叶似乎忘了他一向是个和麻烦很有缘的人,就算走在路上说不定都会被扯进某些事件中,更何况他这次还有意来“找麻烦”。

  就在他刚要抬腿离开的时候,车间一角突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接着从原本的休息室里走出了两个人,其中之一自然就是周军,而在他身旁是一个艳丽的红衣女子。

  白叶见两人出来急忙躲到了一个货箱后面,偷偷望去只见两人还在说着什么。

  “你这次做的还不错,材料准备的也算得上齐全,我会上报圣者让她奖赏你的。”红衣女子的声音极是甜美,虽然只是普通的谈话,但她的语气却远比一般女子刻意撒娇时还要柔媚十分。

  “多谢苏小姐。”

  “恩,不过你这次的事闹的太大了,单是你把那个姓谢疯女人惹出来,说不定就会对我们的计划造成很严重的破坏呢,何况还有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家伙,以及那些自大的臭道士——虽然那些臭道士也没什么威胁。”

  红衣女子话题一转开始编排起周军的不是,不过即便她板起脸来训人,声音依然是又柔又媚钩人魂魄。

  “那个……是,都是属下疏忽,属下一定尽力补救。”

  “哼,看来你还没蠢到要狡辩……算了,反正这事我们也还没有定论,你好好想想办法吧,如果在结论出来前你能自己把它解决了,说不定不会处罚你。”

  “是,多谢尊……啊,不,多谢苏小姐。”

  红衣女子横了周军一眼后,把目光转到了一个货箱上,看了一会道:“那就是吴老鬼要的货吗。”

  “是,那就是吴老要的货,属下也是好不容易才凑齐的。”周军恭声道。

  “是吗?”

  “苏小姐要不要看一下。”

  “这个吗……好啊,就先看一下好了,你去把它打开吧。”

  听道红衣女子的吩咐周军急忙走过去打开了货箱,就在红衣女子“验货”的时候,白叶同样偷偷的探出头来向货箱内张望,不看还好他这一看不觉浑身一震,嘴里也忍不住轻轻的“啊”了一声。

  知道不好再捂嘴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那名红衣女子已经转过头来,死死的盯住白叶藏身的那个货箱。

  ※ ※ ※

  这边的白叶从那声“啊”一出口就知道自己会被发现,但这也不能怪他,换了别人反应恐怕比他要大上很多呢,那个货箱里装的全是一人多高的巨大“冰块”,每个“冰块”里面都“冻”着一个人,上致八十老者下致初生婴儿男女老幼无所不备。

  那些“冰块”似乎是由某种法术构成的,里面的人虽然不能言语活动,但意识都极为清醒——这点可以从他们不断转动的眼睛看出来,那些眼睛中饱含着痛苦与恐惧让人不忍一观。

  “张继常说的就是他们吧,这场面果然很难让人接受啊。”

  白叶脑中转着这样的念头,可能的话他是很想救那些人出去的,但这会他可说是自身难保,所以只能对那些人叹句“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另一方面既然被发现了,白叶也就没等对方用语言或者其它什么肢体动作来告诉他这个“残酷的事实”,便自己走了出来,同时暗自盘算怎么才能多拖点时间——当然他到不是认为多拖些时间事情就会有什么好的变化,只是除了拖时间外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依眼前的局面来看,凭白叶自己不论是硬拼还是要逃跑,成功的机率都可以忽略不计,周军的实力如何白叶不知道,可那个红衣女子却绝不是一般的人物,这从周军对她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要知道在秘密世界中想得到权力、地位以及别人的敬畏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拥有无与伦比的力量。

  “两位好啊,气色不错吗,啊,周老板好几天没见一切还顺利吧?那个鬼没有再来找你吧?”走出了藏身的货箱,白叶用相当轻松的语气向正盯着他的两个“人”打招呼。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周军恶狠狠的盯着白叶问道,他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的脸也几乎变成了青色。

  “啊,这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看着周军的脸色变的更“青”了——其实白叶还是第一次见到人脸能变成这种颜色,以前他只是听过人在生气时会面色发青,这回也算是开了一回眼——白叶微笑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其实……我只是偶尔饭后散一下步,一不小心就走到这了,你们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周军的语气变的更加恶劣了。

  “可能的话……我还真希望你能相信。”白叶无奈的说着自己的真实想法。

  “哼,不说就去死吧。”

  “啊,请等一下,大家都是文明人,何必这么暴力呢,你想知道我告诉你就是了。”

  “快说!!”

  周军几乎是用吼的来说这两个字,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没涵养,最近的事早就把他本来很好的涵养消磨的一干二净了。

  当初那个应该是很正确的决定,竟然惹出了一连串的事故,正如红衣女子所说的这次事情闹的太大了,包括红衣女子在内的组织高层对他的不满确实正在增加。

  但他有信心凭自己这些年来为组织做的贡献,和组织很难找到适合的人选替代自己的事实——他,还是安全的。

  但现在不行了,如果这里的一切泄漏了出去,不论如何上面不会放过自己的——他很清楚他对组织虽然有很大的价值,但绝非不可代替,因此当他看到白叶的时候真恨不得把这小子碎尸万断。

  “其实这说来话长了……”

  说着白叶清了清嗓子准备就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做一个全面的、完备的、瞻前顾后的、和时代发展以及国内国际形势相结合的详尽阐述分析、论证。

  虽然他没有某些人那种能把一件五分钟就可以说的清楚明白的事情,说上一下午的功夫,但多年的学校及打工生涯让他有信心能把当下这个问题,随随便便的解释上个把小时。

  “话说……”

  “不用说了。”柔媚的声音截断了白叶的长篇大论,在两个男人惊异的目光注视下,红衣女子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为什么来这里,又或者是谁派你来的都不重要,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死在这里,好让其他人不知道这里的一切,周军,杀了他。”

  “是。”

  简单的回答后周军盯住白叶的两眼放出了嗜血的光芒,跟着他把戴在脖子上那个护身符似的东西拽下来扔到了一边,只见随着护身符的离开周军原本颇为瘦弱的身体开始变的肌肉纠结并且长出了绿色色长毛,双手也变成了一对利爪,嘴里更长出了一只只可怕的獠牙。

  就在白叶为周军的变化目瞪口呆时,因离开了护身符的压制而回复原来形体的周军,已经低吼一声向白叶冲了过去。

  ※ ※ ※

  周军并不是什么高级妖怪,他的任务也不需要强大的力量,正相反考虑到隐藏身份的问题,力量层次反而越低越好,周军被选种只是因为他拥有绝大多数低级妖怪所欠缺的智慧。

  可即便是低级妖怪随手对付几十个普通人还是不成问题的,换句话说单就所拥有的力量等级来看,周军可以轻易的杀掉白叶。

  像眼前的情形,不论从那方面来说白叶都没有反抗的余地,他所能选择的只是乖乖的引颈就戮,又或稍微挣扎那么一两下后再死--至少周军是这么想的。

  这种想法虽然没什么错,可有些事情不能单纯的从这些等级数字来看,要不那些高手们也就不用打生打死的,互相报一下自己的力量等级就可以分出胜负了。

  这会儿回复本来形态的周军已经冲到了白叶的面前,挥起右爪就往白叶的头顶拍去,这下要是真拍的上了白叶的人生恐怕也就到此为止了,可惜这一爪并没有拍到白叶的头顶,而是拍到了白叶架起的屏障上。

  说起来白叶对防御屏蔽的架设极有心得,虽然他架设的屏障实在脆弱的不象话,但如过不考量屏障的防御能力只看施放速度的话,白叶已经和一般的咒符师相差不大了。

  不过这道屏障终究过于脆弱,周军这一爪下去虽然没有把它打个粉碎,但整道屏蔽已经出现了裂痕,可以想象只要在来这么一下这道屏障就要完蛋大吉了。

  周军当然非常清楚这一点,只见他咧嘴一笑再次举起了右爪全力挥下,他有信心即便白叶再架起一道这样的屏障,他也能连新带旧的击个粉碎后,再把眼前这个小子拍成肉浆。

  那道屏障确实应爪而碎,白叶也没有再施放另外一道,但周军还是没有打到他,就在屏障破碎的一刹那,他甩出的一张“轰雷符”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周军的掌心。

  随着一声闷响周军被轰的倒退了十来步才站稳,双眼满含惊异的看着白叶,他到没受什么伤,再怎么说周军刚才也是全力一击,那张“轰雷符”的力量更是有限的很,要想就这么伤了他也颇不容易。

  让他惊讶的是白叶这几个动作不但挥撒自如,而且不论是对情势的判断还是对时机的拿捏都极为精准,完全是一派高手风范。

  “难道他是扮猪吃老虎不成,外表装的像个菜鸟,其实是有相当实力的好手。”

  就在周军心中暗自揣测的时候,白叶则在心里大呼幸运,他能做到这种地步与其说什么“对情势的判断、时机的拿捏都极为精准”,还不如说是本能反应加上误打误撞才得到的意外收获,特别是最后那张“轰雷符”能在屏障破碎的同时打中周军的手掌,根本就是瞎猫碰上死老鼠的结果,再加上所有的反震的力道都是由符咒承担的,白叶才能毫发无伤的站在那里。

  不过周军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现在的他和那天的段思思一样都把白叶当成了 “隐藏自身实力的强者”——本来吗,换做任何人都很难想象谢紫韵真的会找个普通人当助手——从而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就在周军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的一声冷哼帮他下定了决心,白叶是不是真是位 “隐藏自身实力的强者”还难说,如果他不是什么高手自己现在的担忧就完全是多余的。

  如果白叶真的隐藏了实力,那自己和他打自然是九死一生,可要是自己不上,一旦惹怒了身后那位外表和心肠有着极端反差的女子,恐怕就连想痛痛快快的死掉都会变成一种奢望。

  想到这周军猛一咬牙再次扑了过去,只不过这次他没有采用直线进攻的方法,而是已相当快的速度围着白叶转圈,并时不时的冲过去打上一拳,不过也是一沾就退。

  这一来可苦了白叶,以他的程度跟本就看不清周军的动作,所能做的也只有在四周架上屏障挡一下是一下,好在周军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没有像开始时那样用全力进攻才让他拖了这么久,可渐渐的四周的屏障也出现了裂痕。

  “这样下去不是死定了,怎么办啊,对了,也许我可以……恩,可这能行吗?算了,赌一赌吧。”

  下定决心后白叶猛然把四周的屏障撤了去,见白叶有所动作周军不敢大意,并没有趁机进攻只是加快了移动的速度,这个错误的判断给了白叶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只见白叶两手一翻近百张各类符咒出现在他手上,接着他毫不犹豫的把这些符向四面八方打去,来了一个“全角度无差别连环符咒大乱射”,周军措不及防下被打中了好几下,同时由于贯性等因素让他撞上了更多的符咒。

  就在周军被打的晕头转向的时候,白叶看准了他慢下来的身形,把最后的几十张符向他打了过去,虽然一次用上这么多符使得准头奇差,但也有一半左右命中了目标,立时让周军大吃苦头。

  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周军真可以说是伤痕累累了,只见他身上冻伤、烧伤、炸伤无一不备,甚至还有被电焦的痕迹,一时间再也站不起来了。

  “呀,没想到你很厉害吗。”扫了倒在地上的周军一眼,红衣女子稍显惊讶的说道。

  “其实这是意外啦,我看不如就这样算了吧,大家也都累了,周老板的伤也要赶快治才行,还有,我保证不把这里的事说出去。”

  “这怎么行啊,人家都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把我的手下打成这样我总不能就让你这么走了呀,再说了我刚才说过要让你死在这呢,身为一个淑女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红衣女子的声音娇媚如昔,但白叶却听的全身发冷,刚要说些什么只见红衣女子已经接道:“不过,看在你今晚让我看了场不算太好的戏的份上……”

  “放我走吗?”

  “不……”红衣女子向白叶展现了一个妩媚的笑容后轻声道:“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些。”

  说完红衣女子已经失去了踪影,下一刻却出现在了白叶面前,两人的脸几乎挨到了一起,只见红衣女子把嘴凑到了白叶耳边,用无比温柔的声音说道。

  “永别了。”

  接着她那玉一般的倩手已经按上了眼前男子的心口,白叶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向他涌来,暗叫不好却没有任何办法。

  ※ ※ ※

  就在连白叶自己都认为他死定了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折,白叶身上突然出现一股淡青色的剑气,接下了红衣女子这一击。

  巨大的反作用力把两人同时震了出去,所不同的红衣女子是幽雅的向后飘退,而白叶则是干脆的向后飞了出去,直到撞上一个货箱才停了下来。

  “龙虎山的天穹剑印”

  红衣女子站稳身形后,看了看正努力爬起来的白叶和他身上正逐渐散去的淡青色剑气轻声道。

  “天穹剑印”是龙虎山的秘技之一,可以让施用者把本身的剑气灌输到某物体上,而当受术者受到攻击的时候“天穹剑印”会自动反击保护受术者,是一种相当实用的护身之术,不过这招也是有缺点,那就是在同一物体上只能施放一道“天穹剑印”,而每道“天穹剑印”更只能作用一次。

  白叶身上的“天穹剑印”不问可知是张继常施放的,尽管张继常希望能通过白叶让谢紫韵陷进某个事件,但他并不希望白叶死掉。

  这不单是因为白叶活着的话利用的价值会更大些,同样也因为他对白叶非常感兴趣,在知道他想知道的一切前,张继常不希望白叶出什么事情,所以暗中给了白叶这道护身符。

  作为被保护者的白叶当然不知道“天穹剑印”是什么东西,更不知道它只能作用一次,可直觉告诉他刚才的情形恐怕不会出现第二次了,所以他对自己性命的担忧并没有减少,就在白叶仍不知道接下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边的红衣女子已经说话了。

  “既然有人用天穹剑印帮你护身,那你一定和龙虎山的道士有什么关系了?”红衣女子做着相当合理的推测。

  “当然不是了,我和那些道士没什么关系,不过我会到这来还真因为他们中的一个。”

  “恩,我知道了,我们可以继续了。”

  “继续什么?”

  “当然是继续杀你啊。”

  一边说着红衣女子已经张开了双手,蓝紫色的火焰开始在她四周环绕,随着她一声轻喝这些火焰向白叶飞了过去。

  看着迎面而来的火炎白叶只能暗中苦笑,也许自己有空应该找个算命的看看是不是犯了火劫,否则怎么最近老是被人用火烧呢,不过那也是后话了,现在吗,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蓝紫色的火焰离他越来越近。

  白叶当然是拿这些火焰没办法,可这并不代表别人也是这样,只见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白叶身前,随手一挥凛冽的刀气立时把蓝紫色的火焰冲散。

  同一时间那个装满“冰冻人”的货箱中,飞出了两条漆黑的锁链,笔直的射向名红衣女子,而这两条锁链的主人也同时扑了过去。

  面对这个变化十分突然红衣女子固然能了个措手不及,白叶的大脑一时间也同样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谢紫韵转过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才回过神来。

  “你怎么来了?”这是白叶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所以第一个就把它提了出来。

  “跟着你来的。”

  “啊!”

  “啊什么啊,像你这种一没力量二没脑子的人跑来这干什么,想学人当英雄吗,可我看根本就是来送死的,你要真想死告诉我啊,我一定成全你,也剩得你跑到这让别人杀。”

  谢紫韵的语气相当恶劣,不过话里多多少少还是透露出了心中的担忧,他所以会来这也正像她说的那样,是跟着白叶到这来的。

  虽然白叶始终也没有把张继常的事情告诉谢紫韵,但这几天却一直盘算着今晚的事,而他本身又不是什么心机深沉的类型,所以神情上难免和平常有些不同,这自然瞒不过谢紫韵的眼睛。

  对于白叶反常的状态谢紫韵表现出了高度的关注,对她来说这个助手的生活简直透明到和白开水没什么区别,而现在白叶竟然有事瞒着她,这让她在好奇之余也产生了一丝不快。

  “哼,想瞒住我可没那么容易,本来严刑拷打的话他一定会说的,不过这样就没意思了,何况这家伙也不会有钱给自己治伤,到最后还得我帮他出钱。”

  在这样的想法下谢紫韵放弃了直接“询问”白叶,转而每天晚上跟踪她的这位助手,前几天自然是平安无事能得谢紫韵十分无聊,好几次都差点破门而入把白叶抓起来问清事情的始末。

  到了今天终于有了变化,见到白叶“偷偷的溜出了家”谢紫韵相当兴奋,觉得自己这几天的功夫总算没有白费便悄悄的跟了上去,等到了目的地谢紫韵略微查看了四周的环境后,开始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当下一面隐藏自己的气息一面全力探查四周,没过多久便找到了修为尚浅的段思思继而找到了张继常,见此情景再把这几天的事情略加推演,谢紫韵已经明白了八成,大怒之下便欲找这个胆敢设计自己的道士算帐。

  张继常见到谢紫韵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他料定白叶不会把这件事告诉谢紫韵,所以在他的计划中谢紫韵今晚是不会出现的,而现在这个非常难缠的女人却就在自己面前,要是一个处理不好他的计划恐怕就要寿终正寝了。

  但这件事偏偏没法解释,这不单是因为他实在没什么道理,更因为谢紫韵绝不是能用任何言语打发掉的对象,无奈之下只有准备一战。

  此时的张继常很后悔带了段思思来,要知道他和谢紫韵的战斗段思思不但帮不上忙,一个不小心还要把命送在这里,而这个宝贝徒弟有任何损伤都不是他愿意见到的。

  然而红衣女子对白叶的攻击阻止了两人即将发生的战斗,红衣女子发动第一次攻势的时候,谢紫韵的位置已经来不及救援,没想到由于“天穹剑印”的关系白叶有惊无险,但谢紫韵也知道白叶不可能再躲过下次攻击,无奈下只得放过了张继常。

  看到谢紫韵离去张继常暗叫侥幸,当下二话不说拉起段思思就走,不过他的心情却相当的不错,虽然在细节上和他预计的不同,但他到底还是把谢紫韵拉下了水,这对他心中的那个计划来说无疑是个重大的进展。

  “这一来就只差那个了,很快……是的,很快,一切就要发生变化了。”

  带着一丝愉快的笑容张继常消失在了夜色中。

  此时的车间里,就在白叶和谢紫韵说话的时候,红衣女子和那个由货箱中飞出的人影在试探性的交换了几招后,各自向后退了出去。

  这时候白叶才看清那个由货箱中扑出来的人正是黄娟,不由得担心的看了看身旁的谢紫韵,怕她这就会冲上去和黄娟动手,好在谢紫韵只是略微皱了皱眉就把目光移向了那名红衣女子。

  这会那名红衣女子的感觉非常不好,在场的三个人都死盯着她,白叶也就算了有他没他区别不大,可谢紫韵和黄娟的目光却让她极是难受。

  她心里一盘算真的正面冲突起来的话,她的胜率绝对是零,一个不好还要把命搭在这,看来虽然比预计的早了很多,但那步棋是非下不可了,计较已定当下红衣女子展颜一笑说道。

  “两为这会还有空在这陪我,真是感激不尽啊,不过我想咱们之间好像有点误会。”说着见谢紫韵和黄娟都没有搭腔的意思,便耸了耸肩接道:“咱们之间的事全因周军那家伙而起,这确实是我们用人不当,对下属的考核也有很多欠缺的地方,本来知道这件事后我们就想把周军送到这位小姐面前,但一直没这个机会,现在我就把他交给这位小姐,如何处置系听尊便了。”

  顿了顿转对谢紫韵道“这次真是打扰谢大师了,不过那全是那个周军自作主张的,我们毫不知情,在这我代圣者向谢大师道歉了。”说着还拿出了一枚戒指在谢紫韵眼前晃了一下,见谢紫韵眼中闪过一丝伤感的神色后,才放心的接道:“另外作为赔礼这里的东西还请谢大师收下,不知道这样两位是否满意呢。”

  两边看了看见谢紫韵和黄娟虽然都没说话,但一直笼罩在她身上的那种无形的压力却不见了,当下暗中送了一口气笑道:“既然两位都没意见,那我就先走一步了,改天有机会在一起喝茶吧。”

  说着就那么转身去了,对于正倒在地上的陷入无比恐慌中的周军则看都没再看一眼。

  红衣女子去后车间里陷入了沉默,又过了好一会黄娟才举步向周军走去,后者见此情景几乎当场晕了过去,不过又想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大叫道:“谢大师救我啊。”

  “恩?我为什么要救你?”

  “那……那份合约。”说着周军颤着手从,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中掏出了那天和谢紫韵签的合约。

  “那份合约只是说我会把这个女人收拾了,可没说要救你啊。”

  “那就请谢大师现在就动手吧。”

  “我不要。”

  “谢大师不怕因违反而声誉有损吗。”

  “真难为你啊,现在还能想到这些,不过你最好看清楚,我在上边写的是不论多久都会把她解决掉的。”

  “不论多久!?难……难道说……”

  “啊,就是你猜的那个意思,总有一天我会解决她的,可绝不是今天。”

  谢紫韵话没说完已经笑了出来,而连最后一丝希望都消失了的周军,则彻底的崩溃了呆呆的坐在地上,就连黄娟用“漆黑之链”把他捆了个结实他都没有反应。

  “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不过,这次还是谢谢你了,要是你阻止的话,我也许不能这么顺利的完成那孩子的遗愿吧。”把周军绑好后,黄娟对谢紫韵道。

  “你没有听到我刚才说什么吗,咱们早晚还会打一场的。”谢紫韵冷淡的回应了黄娟,不过她眼中的笑意却出卖了她真实的感受。

  “这样啊,那我会期待这一天的,那么……再见了。”说着黄娟提起了周军向外走去,不过当她走到了门口却又回过头来对白叶道。

  “叶子,你要小心啊,不是每次都会有人来救你的。”

  “啊,我知道了,多谢你的关心。”白叶对于黄娟知道“叶子”这个称呼到并不意外,那天她跟了自己和吴霜那么久,以她的力量听到这个称呼并不为奇,不过她会这么称呼自己白叶还真没想道。

  “是吗,那么过几天再见吧。”说着向白叶展现了一个温柔的笑容,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中。

  “你们是什么关系。”就在白叶仍望着黄娟消失的方向发呆的时候,谢紫韵的生意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我们是……也没什么关系。”听出了谢紫韵话音不太对劲,又想到严格说起来黄娟是敌非友,白叶连忙否认。

  “是吗?她藏在那个货箱里分明有所图谋,可为了救你却放弃了自己的计划,临走时还不忘关心你一下,又向你笑的那么好看,你竟然告诉我你们没什么关系,你把我当白痴吗。”

  “这个……其实我们真的没什么关系,也就是见过几次面、聊了会天,最多也就是我上次发现了她没告诉你……啊,遭了。”白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却为时已晚,只听谢紫韵道。

  “也就是说上次她受伤的时候,你找到她了却没有告诉我,反而放她跑了。”

  “呃,这个,那个……好像也有那种说法。”

  “好啊,你拿着我的钱,却帮别人办事,过来,让我砍你一千刀。”

  “啊!!不要!!!救命啊!!!!”

  白叶的哀嚎声在夜空中回响着,也许到了清晨时分,某家医院的病房里会多出一名重伤患者吧。

  人物卡:

  姓名:黄娟(伊利丝·蓝·迪卡·梅迪西斯)

  种族:魔

  性别:女

  国籍:中国(姑且这么算吧)

  年龄:不明

  身高:162cm

  体重:保密

  爱好:音乐

  职业:报社记者

  秘密职业:魔王

  所属门派:不明

  专署武器:原罪(剑)

  能力总评:不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