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诺森德影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3章:决意

诺森德影帝 湟舆 5020 2021.01.14 06:52

  高台之上,黑龙手握圆盘神器,发出震天的狂笑。

  风起云涌,巨龙之魂迸射出的金色能量伴随着缠绕其上的漆黑邪气,在巨龙的鲸吞下形成一道斑驳的能量流,注入了它的第一任主人。

  神器的威能再次重塑着这条黑龙的体魄,随着能量的冲刷,更多的伤口在黑龙身体上绽裂,一条条丑陋的熔岩触须从他体表的裂纹中钻出,又纠缠着将那些伤口修复,本已露出森森骨殖的龙爪被炽红的熔岩包覆,他的身体如同一个气球,随着能量的注入再一次膨胀生长。

  变得比所有巨龙都要庞大的耐萨里奥山岳般停峙在平台上,伴随着他对巨龙之魂的篡夺,本就摇摇欲坠的平台此刻更是危如累卵,似乎这个庞然大物只要稍稍跺脚,就会让他脚下这方寸之地分崩离析,坠入永恒之井那汹涌的黑浪之中。

  “哈哈哈哈,尔等的一切盘谋都是徒劳,吾乃这片大陆的主宰,五色巨龙的支配者,万物的浩劫,匍匐在我双翼的阴影下吧,凡人!”

  耐萨里奥,或者说死亡之翼的声音中透出歇斯底里的疯狂,他满意的打量着全新的自己,巨爪重重撼在平台上,碎石簌簌而落,原本摆放着圆盘神器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十余米宽的大洞。

  “往好处想,”罗宁向倒飞而回的阿莱克斯塔萨释放了一个缓落术,向身边的兽人强笑道:

  “落到黑龙手中,总比被燃烧军团抢走的好。”

  正当黑龙洋洋得意之时,永恒之井中央的传送门变故又生。

  一柄残损的漆黑巨剑从漩涡中央的空间通道中破镜而出,断刃深深落在永恒之井湍流的湖水中,浑浊的水花冲天而起。

  军团之主感受到了有人在篡夺他降临艾泽拉斯的路标,堕落泰坦凭借强横的体魄和手中断裂的神剑高沙拉克,强行撕开了空间之门,让自己的一条臂膀得以降世。

  大半个身子仍位于宇宙另一端的堕落泰坦伸出一只手臂后什么都没做——或者说祂什么都不需要做,仅仅是那条包覆着青铜胄铠的火焰手臂,便让整片世界为之噤声。

  ………………

  “嚯嚯嚯!”

  瓦罗森手中的短剑刺透绿龙脊背上的鳞片,在燃烧军团主人的威压下,这位亲卫队长和他的敌人一样不堪重负。

  但他的脸上仍然挂着阴鹜的笑容,注视着前方面色发白的玛法里奥,发出了嘲讽般的声音。

  “看啊!这就是我将要侍奉的新主人,你们这些不自量力的叛徒,凭什么与这样的伟力作对?”

  “呃……”

  玛法里奥一手扒住伊瑟拉的鳞片,免得自己从摇晃的龙背上掉下去,另一只手则是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一丝鲜血从他嘴角流了出来。

  他的尝试失败了,在军团之主的威压下,艾泽拉斯的万灵对他没有半点回应。

  “伊瑟拉,伊瑟拉?”

  他彷徨地呼唤着身下的梦境之龙,而伊瑟拉双目紧闭,紧咬着牙关没有作声。

  “别做无谓的努力了……”

  瓦罗森慢慢习惯了这种心神悸动,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站直身子,镶着铁钉的战靴向前踏出了一步。

  “女王陛下设下的雷云可不是一只爬虫就能轻易抗衡的,你以为她还有余力管你的死活吗?”

  似乎是想证明他的话,瓦罗森将短剑猛然拔出伊瑟拉的后背,龙血喷涌,但正如他所说的,梦境之龙的全部心力都在维持这个防护罩与抵御萨格拉斯的气势上,对于自己背上发生的一切仿佛毫无觉察。

  “你很幸运,女王特别叮嘱我,她想看到活着的你。”

  精灵队长的舌头从刃口舔过,品味着短剑上腥热的龙血。

  “可惜了,”他的脚步缓慢而坚定,“另一个要活捉的家伙和你不在一……”

  “站稳了!”

  “什么?”

  模糊的声音从天空传来,瓦罗森一脸茫然地抬起头,却只见几十米高的上空一个小黑点在迅速变大,带着一道黑烟直直向他坠落而来。

  随着视野的拉近,瓦罗森的瞳孔为止一缩。

  一个造型怪异的铁壳子侧后方冒着滚滚黑烟,顶部的螺旋桨有一搭没一搭的旋转着,在烧毁部位对称的另一侧的涡轮引擎还在喷射着火焰。

  “咣!”

  一口逆血从瓦罗森口中喷出,抛锚的涡轮加速飞行器重重撞在他的胸口,解体成漫天碎片。

  而遭此猝然重击,瓦罗森的身体再也无法站稳,伴随着呼啸的风声从龙背上跌落了下去。

  而古怪工程造物的驾驶员轻车熟路地一个翻滚,在爆炸波及他之前躲到了安全位置,马库斯的脸庞被熏得黑漆漆的,不由自主地剧烈咳嗽着。

  “泰坦在上,我再相信地精产品就是那个。”

  圣骑士揉了揉被煤灰迷住的眼睛,在见识过萨格拉斯给生物带来的压力后,他选择了一个机械驱动的坐骑返回战场,但这东西貌似稳定性不是太好,而且……有辣么亿点点点引雷。

  “额……”

  他转过头,方才注意到一脸懵逼的玛法里奥。

  “我错过什么了吗?”

  马库斯挠了挠后脑勺,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

  与永恒之井上黑云压城般的凝重气氛类似,此时的艾萨琳皇宫中,服侍艾萨拉的侍女们跪伏在殿宇内光可鉴人的地砖上瑟瑟发抖,一口大气也不敢出。

  瓦丝琪瞠目结舌地注视着自己的陛下,心中的惊慌已经盖住了手臂上伊利丹造成的淤青给她带来的疼痛。

  艾萨拉女王赤着脚,纤细高挑的身形悬浮在半空,周身环绕着一圈黑红交杂的古怪能量。

  她的面容上带着毫不掩饰的骄矜与傲慢,口中念念有词:

  “交易?余是卡多雷的女王,光中之光,你这个自身难保的囚徒,有何资格与余交易?”

  “臣服,或者在无边的黑暗中被囚禁到时光之末吧!”

  淡淡的奥术光华顺着女王的手心蔓延至全身,阻碍着身边的古怪能量侵蚀她的身体。

  “出去!”

  她呵斥道,下颌轻蔑地扬起,如同在训责犯错的廷臣。

  “从余的脑海里,出去!”

  女王的金眸中光华流转,此时她的灵智已然脱离躯体的束缚,沉溺于另一片空间。在一片赤红的天空中,一袭白袍的卡多雷女王玉趾轻移,静静立于荒寂雄城中最高的那座方尖碑上,居高临下地注视着那位被束缚于黑暗帝国遗迹的丑陋怪物。

  “古神?”

  女王的唇角翘起,“余王座下的锁链很适合你。”

  淡淡的金色光盾笼罩着艾萨拉,她的身体缓缓浮起,接近了囹圄之中的千须之神。

  “没人,能拒绝,余的恩赐。”

  她的笑容有些疯狂,白皙的手掌一寸、一寸,按在恩佐斯跳动的竖眼上。

  “万事俱备。”

  寝殿内,女王的身形浮在半空,双目紧闭,与之同时她的气势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不停攀升。

  见此场景,黑袍法师苍白到病态的面庞上浮起一丝笑意,消失在阴影之中。

  他苦心孤诣了万年之久,收获的时刻终于要到来了。

  “是时候了,拿回属于我的那一份……”

  ………………

  “泰坦啊……他要做什么?”

  索利多米吃力地爬起身来,在她头顶,疯狂的耐萨里奥手握圆盘神器,金色游龙不停盘旋,吸纳着游移于这片世界的一切能量。

  她清楚巨龙之魂此刻的神锋内敛仅是表象,片刻后,它便会复刻黑龙在艾萨琳城外的恐怖行径。

  与那时不同的是……

  “没有人,没有人胆敢觊觎吾的世界,这是我的领地!”

  黑龙咆哮着,将手中的圆盘指向了……

  旋涡中央,那位仅仅露出一只臂膀的……黑暗泰坦……

  “流沙之鳞!”

  红头发罗宁灰头土脸的从瓦砾中钻出身来,他的脸上带着难以言喻的恐慌。

  “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一旦那件神器的能量和永恒之井碰撞,在场的所有人都活不成!”

  除开铸造者耐萨里奥之外,包括所有守护巨龙之外,没有任何人对巨龙之魂的了解能够超过罗宁。

  在穿越前的世界线,他亲眼见证了这件神器的恐怖,也正是他,最终毁掉了这个圆盘。

  “这条黑龙已经疯了,没人有必要为他陪葬。”

  他无法想象,一旦巨龙之魂和永恒之井,这两股卡里姆多最强的能量互相碰撞,会对这颗星球造成怎样的影响。

  他也不清楚原本的历史上永恒之井经历了什么,但潜意识告诉他,黑龙此举的后果,恐怕比永恒之井爆炸更加不堪设想。

  而更令他惊恐的是,巨龙之魂抽空了永恒之井上空的所有能量,当然,也包括这口井提供的魔法能量。

  他被禁魔了。

  这意味着他甚至连传送都做不到。

  “十分抱歉……”

  索利多米虚弱地道,和罗宁所面对的类似,此时的流沙之鳞,被彻底困在了这具人类躯体中,羸弱的如同一个凡人。

  “祈祷吧。”

  听到索利多米的话,罗宁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如果某个人没有骗我的话,他会出现的。”

  青铜龙少女笃定地对面前的人类说道。

  ………………

  “滚出!我的!领地!”

  巨龙之魂内的光彩不再收敛,恐怖的能量汇聚于耐萨里奥的爪尖,直指旋涡中央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恶魔君主。

  巨龙的眼眶内火焰跳动,而在那扇空间门之后,另一双同样火红的双眼亦在注视着他。

  “哼……万神殿的余孽。”

  萨格拉斯一眼看穿了黑龙的来历,在祂征服万界的历程中,祂那些阴魂不散的同胞们总是给祂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

  圆盘神器上的那些能量对萨格拉斯来说不值一提,但对此时脆弱的空间通道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致命威胁。

  祂不停地下令,希望他在艾泽拉斯的部下们阻止黑龙正在酝酿的恐怖行径,但令其失望的是,他的指令如同泥牛入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再会了,玛诺洛斯。”

  神秘法师的语气波澜不惊,似乎在与老友告别一般……若非他的手掌仍然深深插在深渊领主胸口的话。

  “你是个不错的部下,但可惜,事到如今你已经帮不上我了。”

  灵魂中篆刻的符咒让深渊领主面对法师的所作所为全然无从挣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手掌从自己的心脏中拔出,体味着生机缓缓从他体内抽离。

  “当然,我们会再见面的,”他拍了拍深渊领主粗壮的獠牙,扶了扶鼻梁上的镜片。

  “好好保养你这对牙齿。”

  他笑着说,对眼神涣散的深渊领主挥了挥手。

  “事到如今了,你还打算躲在女人身后吗?”

  兜帽内的视线落到疯狂的耐萨里奥身上,法师低声道。

  ………………

  “闯入者!感受!毁灭!”

  一缕精光从耐萨里奥眼中掠过,充能完毕的巨龙之魂被他不假思索的释放,粗壮的光束笔直轰向了漩涡中的萨格拉斯。

  “哼!”

  一声冷哼从漩涡之中传来,军团之主将手中残破的高沙拉克横在空间门前,神剑残破的剑身上淌过一抹乌光,随即火焰大作,生生的扛下了巨龙之魂的能量。

  萨格拉斯小心地保护着脆弱的空间门,祂此时的处境相当尴尬,既不能破坏掉作为空间信标的巨龙之魂,又要在这件神器的能量冲刷下保全自己跨界的门扉。

  然而事情并不能全如军团之主所想,有一件事情是连祂也无能为力的——艾泽拉斯的世界法则根本无法支持如此规模的能量对冲。

  纵使堕落泰坦再怎么小心翼翼,这两份能量的余波还是冲刷着卡里姆多脆弱的环境,空间在残破神剑的周伟开始坍缩碎裂,无数植被和山石被这股力量牵引着,被狂暴的空间裂隙搅成碎片,抑或彻底消失在这片空间。

  首当其冲的便是用来盛放巨龙之魂的平台,此时的石质平台已然完全脱离了牛顿的管控,零零散散的在半空浮浮沉沉。

  “别犹豫了,照我说的做!”

  姗姗来迟的青铜龙王带来了一个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援兵。

  “老子也不甘心啊,这东西第一次问世,竟然要用来帮这个恶魔头子!”

  宝石光华在巨龙冰蓝色的龙躯上流转,听到马库斯的话,玛里苟斯不情不愿地举起前爪,遥遥地对准了正在引导神器光束的耐萨里奥。

  伴随着淡紫色的魔法虹光,黑龙惊讶地发现,原本汇聚于巨龙之魂的庞大能量中,属于永恒之井的那部分竟然摆脱了神器的操控,向着另一个方向聚集而去。

  “给他一发!快!”

  马库斯催促道,即使现在的他底牌全出,真要是被丧心病狂的大表哥轰上那么一发结实的,也断没有幸存之理。

  玛里苟斯望向自己几万年的挚友和兄弟,眼中的犹豫之色一闪而过。

  聚焦之虹的奥术光辉照亮了整个战场,未等黑龙做出反应,浩瀚的紫色能量便将他当胸贯穿。

  遭此重创,耐萨里奥再也无法支持对神器的催动,粗壮的神器光芒骤然收敛,黑龙惨叫着将视线投向远处的玛里苟斯,口中怒喝而出的却是另一个名字。

  “诺兹多姆!”

  ………………

  “呼!”

  罗宁呼出了一口浊气,伴随着黑龙手中恐怖的能量消于无形,他再次感受到了元素能量的共鸣。

  当然,完全恢复需要一段时间,但这一点点魔力已经够他去做很多事,比如说……

  罗宁的额头流下冷汗,奥术力量在化为浮岛的平台各处闪动,脚下传来一阵剧烈颠簸,却让他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我就知道,那些老头子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维护紫罗兰高塔的牢固。”

  红发法师好像发现了新世界一样,笑得相当开怀。

  “他们打算让达拉然飞起来。”

  然而事情还没结束,伴随着巨龙之魂的力量消失,那只探出旋涡的泰坦之手……动了……

  萨格拉斯的耐性消失了,哪怕方式粗暴一些也无所谓,祂现在无比急切地想要降临这个世界。

  覆盖着甲胄的另一只手从通道之中探出,用一种几近蛮横的方式,将空间门撕开了一个裂口。

  天摇地晃,永恒之井汹涌的湖水呼啸着流入黑暗泰坦撕开的空间裂隙,罗宁脚下一滑,从先前死亡之翼拍出的巨坑中失足跌下。

  浑身脱力的法师始料未及,但就在他即将坠入无底深渊时,一只绿色的大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

  罗宁见到布洛克斯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澎湃战意。

  兽人将罗宁的身体高高抛起,扔回了颠簸中的平台之上。

  他紧握着手中的橡木战斧,对罗宁说:

  “如果你活着,告诉我的酋长……”

  “部落战士布洛克斯·萨鲁法尔,英勇战死!”

  他略微活动着宽厚的肩膀,如同每次战斗之前那样,而后毫不犹豫地跃下平台。

  须发花白的兽人脸上伤疤斑驳,向着旋涡中央依稀可见的火焰双眼举起了战斧。

  “和我的老伙计们一样。”

  

举报

作者感言

湟舆

湟舆

关于万神殿和萨总的剑。   万神殿覆灭的具体时间我是实在没有找到……   但萨总实在-25000年左右背叛,也就是在元龙之战前后。   老一版的背景故事中很久很久以前的泰坦们已经来过艾泽拉斯了,而不是新编年史中的阿格拉玛发现说,影帝杂糅了这两种说法,具体的之后正文中会阐述,但仍旧遵循是阿格拉玛十五万年前发现的艾泽拉斯。   至于万神殿覆灭,我个人是比较倾向于上古之战的时候已经灭掉了,所以说本章萨格拉斯提起他的老兄弟用了“余孽”这个词。   至于泰坦意志被传送回艾泽拉斯的守护者,我认为萨格拉斯是不清楚的,否则的话他一早就直接把艾星捅穿了,不可能脱裤子放屁的想要登陆。   而且泰坦要是连这点事都瞒不过萨总,那也太拉了,本身就被人一个打一帮还全死了,逊的。   插了希利苏斯的那把剑叫戈瑞勃尔,是萨总原配高沙拉克的二分之一重铸而来。   而在官方小说中,形容上古之战的萨总手持的是“残损的巨剑”,因此我还是称为高沙拉克,大概在那时节还没来得及重铸。   因此我的推论是万神殿的覆灭就在上古之战之前不久,大概黑门前一万来年,仅仅是一家之谈,有更详细的论据欢迎讨论。   p.s:昨晚黑的雅痞,连幻化都没出几件

2021-01-14 06: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