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终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青城赋

终宋 怪诞的表哥 2299 2021.09.21 11:15

  这天傍晚,木匠阿福正打算吃饭时,忽见一个年轻人带着仆从进了铺子。

  阿福连忙迎上去,笑问道:“小官人要买什么?”

  “老丈这里可有什么好看摆饰?”

  “有嘞,你看这个佛像怎么样?”

  “太大了,有小些的吗?”

  “有有有,不过小的比大的要贵一些,因小的难雕些,小官人请看这个……”

  阿福看这年轻人显然不太懂行,叫价不由叫得贵了些。

  对方却也干脆,只看了看,掏钱把店里最小的佛像买了下来。

  阿福又拿木盒把东西装了,一抬头,见那仆从站在年轻人身后。

  因这仆从长相太普通,竟未注意到他刚才去了哪里。

  阿福也不多想,喜滋滋地收了钱自转去后面吃饭,浑然没发现店里少了把斧头。

  ……

  李瑕与林子走过小巷,问道:“可称手?”

  林子手里拿着把斧头掂了掂,道:“有些轻了,但还可以……我说,这个木疙瘩买贵了,我看那木匠手艺一般得紧。”

  “买斧头的钱。”

  “哈,我以为这斧头算我偷的。”

  李瑕把手里的书递过去,又道:“你拿着,我去那边买套便宜的衣服。”

  “对哦,免得血溅你一身……”

  林子站在巷子里等了一会,李瑕换了一身粗布衣服、背着个包袱出来,两人遂向嘎鲁家走去。

  “进去之后别急,先点清有多少人,听到钟楼鸣钟报时辰了再动手。女人、孩子不杀,被拘的人不杀,其他活口一个不留。动作要快,不能让他们跑出门喊人。”

  “会不会招来巡丁?”

  “报时的钟声持续半柱香时间,半柱香内杀完就行。”

  “哦。”

  “嘎鲁还没回来,我们杀完他的仆役后,就在他家等他。到时你先把女人孩子们绑了,嘴堵上,杀了嘎鲁再放了她们……”

  说着话,他们已回到了那片高门宅邸。

  许是因李瑕换了衣服,走动起来不再像原先那么顺利,很快就有巡丁过来喝问道:“干什么的?!”

  李瑕不慌不张,拿出一块令牌,道:“军民万户府的,来给贵人送点礼物。”

  说罢,他提了提手里装衣服的包袱。

  “去吧。”

  李瑕这才引着林子走到嘎鲁家门前,扣了门环。

  等人打开之时,林子低声道:“怎么办?后面那些巡丁一直在盯着我们。”

  “就是要让他们盯着。”李瑕道:“不必慌,钟响时他们就离得远了。”

  很快,门被打开,嘎鲁家的门房探出头来。

  李瑕又拿出令牌,用蒙语说过来找嘎鲁。

  那门房稀里糊涂的样子,大概是只能听懂一点点蒙语,等李瑕用汉话又说了一遍来意,他才请他们进去等待。

  林子不由心想,人跟人就是不一样哈,有人在长江以南就开始拼命学蒙语,有人给蒙古人做事那么久,还全靠比划。

  他进门前转过头瞥了一眼,见巷子口的那队巡丁果然已走了……

  嘎鲁果然还没回来,抢来的女人大概都是关在后院,前院只有些干粗活的仆役,院子里隐隐能闻到烧肉的香气,厨房正在准备晚餐。

  李瑕与林子就在前院里候着,与仆役闲聊这宅院中的情况。

  林子背着手,在袍子下面握着斧柄。

  “咚~”

  一声悠长的报时钟响起,时间已到了戌时……

  ~~

  夜幕降临。

  嗄鲁带着五分醉意离开了赤那的别院,晚上自有别的护卫来轮替他继续保护赤那。

  心里想着今天抢来的那个妇人,嘎鲁步调轻快,嘴里哼着草原上的小调,走回了自己的宅院。

  空气中隐隐带着些血腥味。

  他吸了吸鼻子,心想白天打猎时大概是踩到那些汉人驱口的血了,到现在身上还有气味。

  用力拍了拍门,门被打开来。

  嘎鲁也不正眼去看那门房,大步进了前院。

  想到出门前在那妇人身上摸了两把的手感,他脸上浮起淫笑,迫不及待就要往后院去。

  院门吱吱呀呀的,被身后的仆役关上,“嗒”的一声上了栓。

  突然,嘎鲁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他敏捷地横跳了一步。

  “啊!”

  一只斧头还是劈在了他肩上,剧痛!

  这一下本是要砍他的脖子,电光火石间被他避开。

  转头看去,只见那门卫竟是个自己并未见过的汉子,已提着斧头狞笑着冲上来。

  嘎鲁连忙拔出弯刀,挥斩下去。

  他是野兽般强壮的大汉,虽然醉了、虽然被偷袭受了伤,却丝毫不惧对方。

  “铛!”弯刀劈在斧头上,两人缠斗在一起。

  下一刻,又有一道身影猛地扑上来……

  ……

  “噗!噗!”

  林子已弃了斧头,死死摁住嘎鲁的双手。

  挣扎、怒吼……嘎鲁的动静一点点小了下去。

  院子里,渐渐只听到匕首不停扎进身体的声音。

  “噗!噗!噗……”

  “可以了……可以了……”林子低声道:“他死透了……死透了……”

  李瑕这才停下来。

  重生以来他大概杀了七八个人了,之前既是带着割裂感,又只是在生死搏命,求生而已,说不上有什么感觉。

  唯独杀乔琚的时候,能看到对方的眼睛。

  当时,李瑕捅的前三下很凶,莫名其妙地竟是因那句“提兵百万西湖上”而感到有些愤怒,这说来很奇怪,他对赵宋朝廷完全没什么归属感。

  而当他盖住乔琚的眼,最后给了那一刀,还是温柔的……

  今夜不同,这次才是李瑕重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杀人的快意。

  如他所言,他杀掉某些人为的是解决问题,可以选择抢了个长命锁挂在脖子上那位,也可以选择那个通译……

  但总之,今天他就是选择了嘎鲁,理智之外,他也有想要杀他的愿望。

  十五刀,如同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

  李瑕眼中终于浮起狠意。

  他收起匕首,提起嘎噜的尸体,往大堂拖去。

  “愣着干什么?继续干活。”他向林子说道,声音依旧很平静。

  “哦。”

  “我的书在你身上吧?”

  “对。”

  “给我。”李瑕又道:“你去后院,把那些女人放了,让她们从后门走,别让她们看到我。”

  “好。”

  李瑕把嘎鲁拖进大堂,擦了手,接过林子递来的东西,随手把那小木雕放在桌上,还摆了一下角度。

  两本书则是下午都是看过了,他直接把《陵川文集》翻开摆在一边,拿布沾着嘎鲁的血,在墙上大笔写起来。

  ……

  “天兴初年靖康末,国破家亡酷相似。”

  “君取他人既如此,今朝亦是寻常事。”

  ……

  写到这里,堂中又是响起“噗”的几声,之后,李瑕才再次收起匕首,继续写下去。

  他文化不高,勉强看得懂郝经这诗说的是蒙古灭金之事。

  但没关系,嘎鲁的尸体摆在这,这诗也够表达那层意思了。

  ……

  “君不见二百万家族尽赤,八十里城皆瓦砾……”

  “城荒国灭犹有十仞墙,墙头密匝生铁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