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终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猎物

终宋 怪诞的表哥 2344 2021.09.20 15:52

  一大早,坐镇亳州的达鲁花赤,即镇守官额日敦巴日就被儿子赤那吵得头痛。

  父子俩都不会说汉语,说起话来蒙古语叽哩咕噜的,语速很快。

  “我一定要把张大姐儿抢过来,他们说我杀了她的未婚夫,我没有,但就当是我杀的也可以,我要抢她当婆娘!阿布,我要她当我婆娘!”

  赤那不过才十七岁,生得五大三粗的,看起来如一个壮年大汉。

  他头顶上的头发剃了个秃瓢,只留了额头前面的一点,左右留了一个缯辫。

  这种发型名作“小圆额”,乃蒙古五花八门的发型中的一种。因草原上虱子一类的虫子多,所以游牧民族多有剃头的传统……

  “阿布,你听到没有?!我要抢张大姐儿当我婆娘!”

  额日敦巴日道:“嚷什么?你又不是没女人,那么多女人还不够?”

  “张大姐儿是城里最漂亮!身份最高的!我要抢她当婆娘!”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是不能抢,但要再等一阵子。”

  赤那道:“我不管!她夫家都被人杀了!我再不抢就被别人抢了!”

  “没人跟你抢她。”额日敦巴日道,“说话小声点,又不是在草原上,这是在屋里,你好好说话,我能听得到,我还没聋。”

  说着,给了儿子一巴掌,额日敦巴日才继续道:“我说过没有,张柔是忽必烈的人,现在得罪张柔就是得罪忽必烈,再等一等。”

  “等什么嘛?”赤那稍微小声了一点。

  “听我说,汗廷那边已经有很多人对忽必烈不满,可汗也对他越来越猜忌,很快就要派人南下,清查忽必烈的党羽。张柔这种世侯也逃不到,到时候,再去抢他女儿,懂不懂?”

  “不懂!”

  “忽必烈重用汉人世侯和士大夫,已经……”

  “我不要听这些!我就要抢张大姐儿!”

  额日敦巴日终于忍不住,又重重给了儿子一巴掌。

  “叫你等着就等着!还有,我给你说这些事的时候认真听了!一天到晚女人女人,不成器,我打死你!”

  “打啊!”赤那大吼道:“神虎额日敦巴日,你这只老虎老了!打不过年轻的狼了!你要敢打我,我一定打趴你!”

  “滚出去!滚出去!”

  ……

  赤那气呼呼地摔门而出。

  他在城内还有个园子,里面养了许多美女。

  今日他打算先去城外打猎,有猎物打就打,没有的话就猎杀几个汉人驱口玩儿。回城了再去园子里玩。

  至于抢张大姐的事,肯定是等不到忽必烈完蛋那么久,只要过阵子把阿布烦得受不了了、阿布只能答应了,他就直接去抢。

  赤那跨上马,领着随从们纵马奔过长街。

  不远处的巷子中,李瑕与林子转了出来。

  “那人就是达鲁花赤的儿子赤那了。”

  林子道:“不像啊,这看起来都有四十岁了吧?”

  “就是赤那,我听到的他随从喊了。”

  “你想怎么样?”

  “若问我想。”李瑕道,“我想把这亳州城的达鲁花赤杀掉。”

  “别开玩笑了。”林子低声道:“你看这里防备森严,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说,不是我想怎么做,而是能怎么做。这就是迷信刺杀和运用刺杀之间的不同。”

  “不懂你什么意思,我们到底怎么做?”

  “先跟着赤那吧。”

  一路上看着长街上被马匹踩乱的小摊,李瑕跟到了北面城门,失去了赤那的踪迹。

  李瑕浑不在意,嘱咐林子在城门附近蹲着,他则到书店里逛了逛,仿佛真是一个书生。

  林子也是无奈,完全想不明白李瑕为何忽然盯上了赤那,这与正事又有何相干?

  大半日之后,李瑕拿着两本书回来,问道:“赤那进城了吗?”

  “没有,你买的什么书?”

  “《陵川文集》和《仲畴诗集》,说是郝伯常和张九郎的诗文。”

  林子冷哼一声,骂道:“汉奸出的书,担心看瞎了眼。”

  说话间,马蹄声传来,却是赤那一行人打猎回来了……

  李瑕远远望去,只见这队伍中蒙古大汉七人,汉人六人,刀上带着血,却不见猎物。

  还有一个蒙古大汉脖子上多了一个长命锁。

  他们出门时,李瑕就留意过这人,当时脖子上是没这东西的。

  “跟上吧……”

  对方是骑马,李瑕是步行,一路上依旧是看哪里的摊子被糟蹋过,以此跟着赤那。

  拐进三义街的时候,突听前面传来了哭喊声。

  那是个女子的啼哭,撕心裂肺。

  蒙语的大喊声与狂笑也跟着喊起,之后有人用汉话喊道:“哭什么?跟着贵人,往后你有福享喽……”

  李瑕往前走着,目光看去,见说汉语的人是赤那身边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该是他的通译。

  前面有一个卖面条的摊子已经被砸得不成样子,摊主的尸体还在地上,也不知被捅了多少刀,满地都是血。

  一个女子被捆了起来丢在马匹上嚎啕大哭,想必是那摊主的婆娘。

  李瑕又往前走了一些,听那些蒙古语的对话,勉强能听出个大概。

  赤那似乎在说他看不上这个女人,赏给手下一个叫嘎鲁的蒙古汉子。

  嘎鲁哈哈大笑,谢了赤那的赏。

  一行人就这么说说笑笑,载着那女人走了,轻描淡写的样子。

  他们进到内城,到了某个巷子口,嘎鲁再次大声谢了赤那的赏,说是先回家把女人放下,再来护卫赤那。

  李瑕远远跟着,转头对林子道:“你跟着赤那,我跟着他……”

  这是城中一片富贵人的居所,偶尔可以看到有巡丁路过,李瑕并不敢离嘎鲁太近,最后隔得很远看到嘎鲁带着女人进了一间宅子,过了一会牵着马出来。

  李瑕记下这个位置,继续跟着嘎鲁到了一座占地广阔的大宅院附近,只见前面守卫更多。

  这里该是赤那的别院了。

  不一会儿,林子从另一条巷子间探出头,二人重新汇合,暂时离开了这里。

  “方才那个通译进去了吗?”李瑕问道。

  “没有。”林子道:“赤那到了这里,就把他赶走了。”

  “知道那通译住哪吗?”

  “不知道。”

  “好吧。”李瑕道:“那他运气好,活过今晚了,今晚我们先把嘎鲁杀了。”

  “你说什么?”

  林子愣了愣,又低声道:“今日这事,北边每日里都有,你打抱不平也没用,管得过来吗?”

  “倒不仅是因为这个,而是我们确实需要杀掉他。”

  “你疯啦?”

  “没有。”李瑕道:“我就没选择去杀那个‘范经历’,因他有防备。我很理智,才选择了嘎鲁,他一定没想到自己成了我的猎物。”

  林子连忙低声道:“我们是要去拿情报的,不是来当杀手的。”

  “我就是在解决问题,筹码太少了,只能这么做。”

  李瑕心平气和地说着,手里还捧着书卷,文质彬彬的样子。若有人从远处看来,只怕会以为这是一个世家子弟读书人正在与小厮谈论诗词歌赋。

  “如果杀一个人解决不了问题,那就多杀几个,杀到能解决问题为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