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终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障眼法

终宋 怪诞的表哥 2315 2021.09.06 09:39

  “我若顾惜自己的性命,那杜相公逝后,我就不会再回庐州城!”

  陆凤台断喝了一声,看着聂仲由好一会,终于叹道:“淮右的形势不比当年了,别的不说,连我都知道,军饷已经拖了一年,城头的防事三年没修。这些年,淮右军民协力抗蒙,真的快熬到头了。你问我要准备什么?说不上来,但至少……等转运司的拨银下来?”

  聂仲由摇了摇头,拿起刀,在地上画起来。

  他画的是一个简单的地图,一边画,一边说着话。

  “知道为什么没军饷吗?蒙军灭了大理之后,两广、湖南就成为了前线,朝廷必须分兵南下,建一个新的防线,这让财政有了很大的亏空……”

  聂仲由可能只是听某位重臣说过一些这方面的事,在财赋之事上他显然没有太深的理解,只能用‘很大的亏空’这样的词。

  他说着,已画完了地图。

  李瑕原本有些疑惑……蒙古在北边,大理在南边,蒙军怎么会不先灭了宋而去先灭了大理国?

  但现在一看,他就明白了。

  如今蒙古汗国已经征服了大半个亚洲,其疆域能把现在的宋朝整个包围起来。

  换言之,它的疆域,在宋朝西边都完全连成一片了。

  反正按聂仲由画的,大理国被灭之后,这宋朝只要不是临海的地方,都与蒙古汗国接壤。

  当然,这只是聂仲由画的。东南亚与南亚应该还存留着一些小国,只是他懒得画上去。

  聂仲由画完地图,在图上的西南方位敲了敲。

  “你说淮右军饷不济,但若不解决大理国的问题。朝廷的亏空只会一年大过一年。而我奉命前来,正是因为朝中的相公们在设法解决此事。”

  “借口。”陆凤台摇了摇头,讥笑道:“拿千里之外的番邦之事来当亏空的借口,蒙我们这些大头兵,不可笑吗?”

  他摆了摆手,又道:“聂兄你不要被人骗了。亏空到底怎么来的?与大理国被灭有没有关系?这些事,朝中重臣怎么说我不管,我只知道,眼下这个时候,淮右打不起这一仗。”

  “无论如何,我们该尽力助大理国遗民抗蒙。”聂仲由又道:“你可知‘斡腹’?蒙人通过四面合围来狩捕猎物、攻击其柔软的腹部。他们灭大理,为的是能攻我大宋腹地。而我所为,并非在管别国的命运,为的是保护我们自己的腹地。”

  “大理国已经被灭了,这是不可挽回之事。当务之急是什么?是布置好两淮防御,延缓蒙军南下,而不像你们这样胡作非为,给蒙人以借口。”

  “别自欺欺人了,难道夹着尾巴做人就能指望蒙人不打我们吗?自杜相公走后,淮右将士今已成了这般贪生怕死之徒不成?!”

  “你提杜相公是吗?我说件事吧。当年金国新灭,朝廷非要收复三京,杜相公极力反对,但就是拦不住当时那些像你们这种‘满腔热忱’之士,于是信誓旦旦出师河洛,收复三京,满朝沸腾。可结果呢?轻启边衅,引得蒙军来攻,六万大军半数丧命于淮河以北,寸土未得,官家罪己,兵民丧胆!”

  陆凤台话到这里红了眼,收了收怒气,苦口婆心道:“我不知你背后是什么人,但能参与此事,又与吕太尉有联络,必是朝中重臣,为何就不能吃一堑长一智?莫再用那份鲁莽的热忱妨害家国大业了,行不行?!”

  “到底是谁在妨害家国大业?!”

  “聂仲由,你能不能听我一句劝?!”

  “陆凤台,你如今成了求和派脚下的一条狗不成?!”

  李瑕以为这两人要打起来,但见他们瞪着对方看了一会,胸膛起伏,最后又各自冷静下来。

  陆凤台道:“我劝你一句,要是见到那些逃犯,交给我。”

  聂仲由道:“都这般说了,你还不肯放过他们?他们也在抗蒙,你要把与我们并肩作战的同袍交给敌人?”

  “大理人是外族人,不是我并肩作战的同袍。”

  陆凤台甩下这句话,转身往外走去,想了想复叹息了一句:“聂兄,我是奉命行事,你别怪我。”

  聂仲由淡淡道:“我也是奉命行事。”

  ~~

  等陆凤台离开客房,聂仲由转向李瑕,问道:“你都听明白了?”

  “大概吧。”李瑕道:“真正有意义的细节我还不知道。”

  聂仲由问道:“你觉得陆凤台有没有捉到我们要找的人?”

  李瑕反问道:“这些高氏余部有几个人?”

  “五个。”

  “陆凤台肯定是没捉到全部人,否则就不会留下那个老人在长丰街守株待兔,也不会来试探你了。”

  “你觉得他来找我,还有没有别的目的?”

  李瑕道:“他派人监视我们,被你发现了,否则他可能会一直监视我们。他来找你,是想打草惊蛇,让你尽快就去找到高氏余部,他好捉人交差。这说明他的差事是有时限的,他比我们急。”

  “我也没太多时间在这里耗着。”

  “哦。”

  “此事我打算交给你办。”

  “你相信我?”

  “至少,你肯定不会是求和派安插进队伍中的。”

  这么说,李瑕忽然觉得聂仲由也不容易,沉吟道:“但刚才陆凤台已经见过我了。”

  聂仲由道:“我故意的,我会把信物交给你,由你出面去找人。同时再派一个兵士暗中探访。如此一来,你在明,他在暗。让陆凤台以为暗处的才是重点。”

  “哦。”

  “但事实上,在明面上的你才是真正要与高氏接触的人。”

  李瑕道:“你这个障眼法并不高明,陆凤台肯定还是会派人监视我。”

  聂仲由:“但你很聪明,我相信你能避开他的眼线,找到高氏。”

  “那你做什么?”

  “我会牵制着陆凤台,等你把高氏平安带出庐州,我再去与你汇合。”

  “好吧。”李瑕伸手接过那枚铜制令牌,道:“告诉我那些人的特点。”

  聂仲由道:“我也不知道……”

  ~~

  陆凤台离开客栈,在长街上绕了一圈,确定聂仲由没有派人跟着自己之后,走进了一间茶楼。

  这间茶楼与承平客栈的后门只隔了一条小巷,从茶楼上看去,正好能看到聂仲由所住的那个客院。

  他饮了一杯茶,看着远处的客院,见有个商队护卫打扮的人走进了聂仲由的屋子。

  又过了一会,一身白衣的李瑕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在客院中站立了一会,四下望了望,离开了客栈。

  “樊三,你去盯着他。”陆凤台吩咐道。

  “是。”

  樊三拱手应喏,脚步匆匆离开茶楼。

  陆凤台依旧端坐着饮茶,继续盯着远处聂仲由的屋子。

  然而,一整壶茶水下肚,始终不见那个商队护卫出来。

  陆凤台却是微微笑了笑,转过头向楼梯口看去。

  不一会儿,一个手下快步上来,低声禀报道:“都头,果然有人偷偷从承天客栈的院墙翻出去了,身手不错,已有两个弟兄跟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