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终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封锁

终宋 怪诞的表哥 2355 2021.09.14 16:39

  一个汉子惨叫一声,倒地而亡,手里的单刀掉落在地上。

  高明月探出半个身子,迅速捡起单刀,把手里的匕首递给韩巧儿。

  “这个给你。”她低声道:“要是快要落入蒙人手中了,就这样……”

  韩巧儿看着她做了一个刺自己脖子的动作,点了点头,有些想哭。

  “不怕。”高明月搂了搂她,转头向货车后看去。

  混乱中暂时还看不出这一战的胜负,但回头之际,她忽然看到李瑕正不慌不张地站在一边盯着聂仲由指挥,嘴里念念有词,手指也在轻轻动着,似乎在背诵那些指令与动作。

  这让高明月有些不解,那人这一路上就不停地在学东西,学骑马、学蒙语、学武艺,现在还要学打仗吗?

  可这都什么时候了。

  她只觉那人真是很奇怪呢,但她也因此莫名地镇定下来,觉得也许情况确实不危险吧……

  李瑕并未发现高明月的目光。

  他在聂仲由发号施令的时候确实是在认真学着,努力熟悉这种他还并不习惯的战斗。

  而这战斗毕竟只是数十人小场面,要指挥的不多,局面也渐渐被稳了下来。

  李瑕这才拔出剑,目光梭巡着,寻找战机。

  当他目光一凝,锁定了一个角落的时候,聂仲由也大喊了一声。

  “杀了他!”

  几乎是同时,李瑕、聂仲由、高长寿三人冲着同一个方向冲了上去……

  ~~

  “二十八人,其中老弱妇孺三人,射杀三人、伤五人,剩能战者十七人,且还是南面软弱之人。我先射杀其头领,再率猛士杀出,必乱,可全胜!”

  这是廖胜冲锋时脑子里的想法。

  但他很快发现,事情和他想得不一样,这伙宋人非但没乱,还以极快的速度结阵对战。

  而且,被射杀的那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首领……

  正是这微妙的心态,让双方的优劣之势开始发生了转变。

  其后,廖胜发现这队宋人竟非常能战,尤其是那个绣着花哨纹身的赤膊壮汉接连持枪捅倒了好几人。

  廖胜不得不把身边的人都调去围杀他。

  恰就在这个时候,聂仲由、高长寿看出他是这股人的首领,同时杀了上来。

  聂仲由执的是一把很重的精铁单刀,一刀斩下,虎虎生风。

  廖胜堪堪避过,高长寿又是一刀劈来。

  高长寿使的则是一把精致的大理刀,细且直,闪着冷冽的锋芒。

  廖胜执刀一挡,手中的刀竟被高长寿砍出了一个豁口……

  而李瑕本已冲过来了,此时却只是站在一边看着。

  因为他发现他不擅长这样的多人打斗。

  前世虽然也有击剑团体比赛,那也是一对一轮流上场。

  这种刀剑无眼的生死战斗,他真不敢冒然上前……

  那边廖胜以一敌二,一接手就知道敌不过,迅速抽身退了出来,打算招呼手下来杀这两人。

  正是此时,廖胜才退了几步,兀地寒芒一闪,一柄长剑如闪电般刺来。

  高长寿一刀逼退廖胜,正要追砍,忽然眯了眯眼。

  他还是第一次看李瑕出剑,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刺,却是流畅地刺穿了敌人的心口……

  高长寿眼中绽出激赏的神情。

  他不知道李瑕就只会这一招,反而觉得……好一个高手,乱斗之中从容不迫,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致命一击,甚至还保持着优雅飘逸。

  “如此俊才,我大理高氏要定了。”

  ……

  李瑕却只觉懊恼。

  还是太优雅了,没能改掉赛场上的这个习惯。

  他如今所倚仗的还是出剑时的快、准、稳,单打独斗可以,但难以应对更多的生死搏杀。

  他虽懊恼,廖胜却已不甘地倒下去死了。

  心脏被刺就死,命只有一次,哪怕李瑕也对这一击并不满意……

  那边剩下的九名敌兵眼见什长被杀,慌忙转身就逃。

  聂仲由、高长寿舒了一口气,并没有要追击的意思。

  唯有李瑕大喝道:“别让他们跑了!”

  他这一喊,刘金锁当先大步追上,长枪乱捅,他一人就捅死了两人,其余人也纷纷追上。

  然而,还是有四名敌兵逃入暗林。

  “追不到了,我们没时间耽搁,停吧!轻伤的都站起来,赶快包扎。”

  聂仲由大喊着,朝着地上一个受伤的敌人补了一刀。

  等他把六个敌方伤员都砍死,他又走向一个重伤的己方伤员。

  “老九,还行不行了?”

  “哥哥……我走不了了……”

  “遗言、抚恤,该交代的都交代过了,你放心去吧。”

  聂仲由说着,一只手按在老九的眼睛上,手中的单刀利落地送进了他的心口。

  李瑕目光看去,见这老九是昨夜听自己说故事听得最起劲的几个人之一,一晚上都在那傻呼呼地乱喊“看我六脉神剑……”

  结果今天人就没了。

  就这样,聂仲由又连着送走了己方五个重伤者,每个都是他亲自动手,干净利落。

  至此,渡过淮河的二十八人,不到一天又死了十二人,剩下的十六人中还有一个是张家俘虏。

  但聂仲由、高长寿还是没有一点退缩的意思。

  “赶快走,没时间了。”

  “把拉货的马也牵出来,挑出十六匹来,我们快马赶去颍州!”

  在淮河以南的时候他们人多马少,如今反倒是马匹比人多些,虽然大部分是劣马。

  这也算是坏事中的好事了。

  一行人还在准备上马逃亡,李瑕忽然道:“不行,我们这样是逃不掉了。”

  他凝视着北面,又喃喃道:“往北的道路肯定被封了……”

  ~~

  夜幕才降下,官道边忽然烧起一片大火。

  乔琚快马赶到,只见到满地狼藉与火光,一把拎过那逃出来报信的兵丁。

  “为何不等我们赶到?为何要急着动手?”

  “什长……什长他说,就几个软弱宋人,他他……他以为我们十几人就能搞定……”

  廖胜已经死了,乔琚虽生气,却也没办法追究,又转向百夫长洪德义,问道:“道路都封锁了吗?”

  “封锁了。”

  “人呢?”

  “还……还没找到。”洪德义道:“但我已把所有人手都围过来,很快就能消息。”

  “不对。”

  “不知……不知哪里不对?”洪德义道:“就连淮河岸边,我也派人去盯着了,他们必定逃不掉的。”

  乔琚喃喃了一声,指了指大火,道:“他们没理由再花时间纵火,给我把火灭了,我要看看他们到底在烧什么……”

  话到一半,乔琚又是一愣,四下看了一眼,眉头皱了皱,接着却是轻轻一笑,喃喃自语了一句,仿佛是遇到颇为有趣的事情。

  “好嘛,想在我眼皮子底下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