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终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交代

终宋 怪诞的表哥 2206 2021.09.11 13:19

  混战之中,陆凤台透过牢门看到聂仲由提着一颗头颅向这边大步而来,威风凛凛。

  昔年的生死同袍把如今的上司砍了……这让他颇为惊诧。

  陆凤台知道聂仲由狠辣,但绝没到这么狠辣的地步,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这一瞬间,他想的是这也闹得太大了,要是城外的庐州军哗变该如何是好……

  接着,一声大吼传来。

  “老子来也!”

  牢外,刘金锁、林子领着十余名禁军冲上,遇到张家护卫就砍。刘金锁大呼小叫,长枪左支右冲,煞是生猛。

  聂仲由则高高提着何定的头颅,大喝道:“禁军殿前司都虞候聂仲由,奉命清查细作,把这些敌寇给我拿下!”

  但院子中的庐州军却是把聂仲由包围起来,面面相觑着,既不听从聂仲由的吩咐,也不敢动手。

  牢房中,李瑕提醒道:“陆都头……”

  陆凤台终于反应过来,喝令外面的庐州军捉拿张家护卫。

  他向来在军中有威望,官职虽不如何定高,却还是能镇得住场面。

  何定一死,既有禁军威慑,又有都头镇场,都衙内的士卒终于听令,形势稳定下来。

  此时三十个张家护卫已死了十一人,剩下的眼看情况不对,纷纷弃刀投降,其中还有两人本是要投降的,但因刘金锁没来得及收枪,这两人无辜地被这粗莽大汉径直捅死了……

  陆凤台喘着气,却是第一时间奔到聂仲由面前,吼道:“你疯了?!你怎么敢杀我的统领……”

  聂仲由道:“那你认为今日怎么收场?”

  陆凤台沉默片刻。

  他本以为,张荣枝既死,何定但凡有点忠烈之义便该先把张家护卫控制下来,却没想到何定是在第一时间要杀自己。

  那就已是无关国事,说明何定只想讨好张家了。

  “你就不怕庐州军生变吗?”

  “这里有你在、城外军营还有统制在,杀一个统领怎会生变?”聂仲由道:“此事我与李瑕事先都分析过了。”

  “李瑕?”

  陆凤台转头看去,只见那年轻人正拿布仔细擦着剑上的血,一边与被摁住的张家护卫说话。

  待看到聂仲由招手,李瑕向这边走来。

  “这些北面来的蒙人护卫审一审,我们带走一两个熟悉北面情况的,剩下的交给陆都头吧。我刚问了,都是些奴隶。”

  “好。”聂仲由道。

  李瑕道:“那蒙人在哪里住的?住所里还有没有他带来的人,派人去杀干净或控制起来。免得我们才过淮河,北边就得到消息。”

  “好。”

  李瑕一指何定的人头,又道:“陆都头,把你这位上司的心腹除掉,把兵士控制一下,局面也控制一下。”

  陆凤台也不回答,似乎在生李瑕的气,自顾自地割下衣襟,拿布条包扎伤口。

  聂仲由难得笑了笑,把手里的头颅交给别人,伸手替他包扎。

  “知道高长寿一直躲在哪里吗?”

  “哪里?”

  聂仲由道:“城南有个大宅院,是何定的,他养了三个粉头在里面。高长寿从头到尾就躲在这宅院里,何定做梦都想不到,他想找的人就在他的别院里。可惜你拼了命地搜城,就是搜不到。”

  陆凤台默然了一会,啐了一口血痰在地上,问道:“这事怎么收场?”

  “刚才李瑕都说过了,你还要怎么收场。”聂仲由道:“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就说临安府来的禁军把你的统领做了、把汉奸杀了,你也没办法。”

  “对了,恭喜你,官位都这么高了……之前怎么不说?”

  “刚破格提拔的,也就挂个名头。”聂仲由道:“差遣在身,不说为好。”

  “好吧。”陆凤台转头在麾下的士卒脸上扫过,又道:“我没办法和统制、节使交代。”

  “我出来前,上面和我说过,淮右的袁玠在找门路调到江南西路,他不会追究你的。”

  “为什么?”

  “他都在准备逃到长江南面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陆凤台又是愣了愣,忽觉得有些泄气……

  ~~

  次日,淮西制置副使兼庐州团练使袁玠回到了庐州城。

  一直以来,陆凤台口中说的“节使”指的便是这位了,虽然袁玠的官位还没到节度使那么高,但如今这大宋风气就是这样,逢武将尊一声“太尉”,逢高官尊一声“相公”。

  袁玠时年不到五十岁,美姿容,颇俱威仪,往上首一坐,那高官气势就令人心折。

  “发生了何事?”

  陆凤台连忙行礼,作惶恐状,禀道:“北面张家派了一人来,名叫张荣枝。此人要求何统领替他搜查几个大理逃犯。何统领于是差遣我去办,并告诉我,这是节使你的意思……”

  “胡说八道。”袁玠轻呵一句,不悦道:“大宋官军如何能受外敌指派?何定好大的胆子。”

  “是。”陆凤台道:“恰好有一队禁军因公差路过庐州,为首者乃禁军殿前司都虞候聂仲由,聂仲由听闻此事,斩杀张荣枝与何统领。”

  袁玠听罢,面露正气凛然之色,道:“何定结交敌寇,确有大罪。但一介禁军都虞候竟胆敢斩杀庐州军中大将,擅用私刑,亦罪不可恕,你等何不将其拿下、待朝廷禀公而断?”

  陆凤台道:“混乱中,卑职也受了伤,实在是阻拦不住。而且,那聂仲由拿出手令,似乎来头不小,他这趟公差,原是奉了朝中……贾枢相之命。”

  至此时,“贾枢相”三字入耳,袁玠眼中方才闪过一丝波澜。

  他捻须沉吟着,到最后仿佛是忍无可忍,遂当着下属的面冷哼一声、骂了一句。

  “胡作非为,权奸乱国。”

  换作往昔,陆凤台哪怕只是远远地望上袁玠一眼,也会被袁节使这刚正不阿的气度所折服。

  但今日好不容易离得近了,他心中却是又添了一缕失望。

  聂仲由给的消息、李瑕作了分析……这位袁节使让何定搜捕高长寿交给蒙人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只要事闹大了、人已经死了,他还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果然,最后就是这般道貌岸然地骂上一句了事。

  反正,事发之时他袁节使又不在庐州,怎样都与他无关;反正,他准备调去江南了,淮西如何也与他无关。

  陆凤台想着这些,把头低下,想到当年守庐州的杜相公,不由眼眶一酸。

  耳边,只听袁玠掩太息以长叹,带着忧国忧民的语调道:“此事,如实上奏吧,下有将士勾结外寇、上有权奸肆意妄行,国事奈何啊,奈何……既然何定已死,你办事素来得力,老夫有意替你奏请这统领一职,你可愿意?”

  “卑职,愿为节使效死!”

  陆凤台慌忙跪下,在地上重重一磕,再抬起头来,已是满面泪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