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终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小畜生

终宋 怪诞的表哥 2316 2021.09.10 14:03

  两日后。

  张荣枝眼中泛起冷意,带着森然的口吻,问道:“还没捉到?”

  何定有些尴尬,讪然道:“请张君再宽限两日,只要再有两日,我们必把高长寿交到张君手中……”

  “啪”的一声,张荣枝一巴掌摔在何定脸上,叱骂道:“两日之后又两日!你们是在戏耍我不成?!”

  何定堂堂一个宋军统领,被这样如同奴隶驱口一般任意打骂,脸上也是挂不住,但终究还是把这口气咽了下去,再次赔笑道:“万不敢戏耍张君,我们真的一直在尽力搜查,真的在尽力。”

  “呵。”张荣枝道:“袁玠人呢?让他来和我说。”

  “节使还未回来。”

  “不是说两天就回来吗?你们这些宋人到底是怎么办事的?!言而无信!”

  何定不由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是这样,我本以为两天就能把逃凶捉到,没想到这……这这……”

  “所以你就是应付我是吗?”

  张荣枝眼神愈发狠厉,盯着何定的目光仿佛刀子。

  “不敢应付,不敢应付,我们一直在追查,现在已经捉拿了帮助高长寿脱困的主犯,正在严刑拷打,很快就会有结果……这个,要不再找些美人来陪张君……”

  “够了!”张荣枝喝骂了一声,负手踱了几步,又道:“我亲自去审,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宋人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

  “是,是……”

  ~~

  张荣枝走入牢房。

  才看了李瑕一眼,他瞬间勃然大怒,马上转头瞪着何定。

  “这就是你说的严刑拷打?这就是你说的严刑拷打?!”

  何定吓了一跳,身子颤抖了一下,额头上冷汗直冒,迅速转向陆凤台骂道:“怎么回事?!为何这犯人身上一点伤都没有?!”

  这事,何定觉得非常无辜。

  今日到了期限,他问陆凤台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陆凤台怎么答,他就一样的汇报给张荣枝。

  因为他信任陆凤台,这个他麾下办事最牢靠的都头很少有出差错的时候。之所以还没捉到高长寿想必是因为这事确实难办,毕竟就连节使都避开了。

  何定觉得自己有担当的,一边替上面人应付着这难缠的张荣枝,一边又替下面做事的人兜着。

  但没想到陆凤台这次办事这么粗心,说拿了人犯在审,竟是这么审的?!

  “统领,此事是这样……”

  陆凤台面向何定,一拱手开始解释。忽然,“嗖”的一声响,张荣枝已拿下墙上的一根鞭子抽在他身上。

  “还敢狡辩?!”

  张荣枝恼火于陆凤台不看自己、只向何定禀报,他知道他是故意的。

  “你们这些宋人就是贱,表面上看起来老实,一直在敷衍我!到现在还想找借口!”

  这鞭子是特制的,专用来施刑,一鞭下去,把陆凤台背后的衣衫打裂,打出皮开肉绽的血痕。

  何定低着头不敢说话,额头上汗水密布。他认为这件事真是陆凤台办错了,现在都不知道要如何让张荣枝息怒。

  张荣枝又挥一鞭。

  “要不是我亲自来看,都不知道你就是这么办事的。用刑都不会,要我亲自教你是吧?是吧?!”

  陆凤台没有哼声,依旧保持着那个拱手的动作。

  他很强壮,远壮过张荣枝,但此时站在张荣枝面前,依旧显得很谦卑。

  但看到陆凤台这逆来顺受的样子,张荣枝反而越来越怒。

  他很早就讨厌陆凤台了,他看得出来陆凤台只是表面谦卑,其实心里憋着怨恨。

  这种内心怨恨还要装着驯服的态度,一直在刺激着张荣枝。

  而看着一个强壮的大汉不得不在自己的打骂下忍着,张荣枝又感到十分快意。

  “我教你怎么用刑,废物……”

  “你还当我是好蒙骗的……”

  “你们宋人就是这么没用,才被金人欺负成那样,现在我们大蒙古国替你们报了仇,你们却还不如一只狗好用……”

  一声声谩骂,一下下的挥鞭,张荣枝终于感到有些累了,喘了两口气,转头看向李瑕。

  他丢下鞭子,随手拿起一把匕首,走近李瑕。

  “看我?看我是吧?我把你眼睛挖下来让你继续看。”

  李瑕问道:“你不先问我高长寿在哪?”

  张荣枝一愣。

  下一刻,被铐在架子上的李瑕突然动了。

  “嘭!”

  一声重响,张荣枝还未反应过来,已被他按着头重重一下撞在墙上,头破血流。

  李瑕手脚上的镣铐竟是解开的,只是虚挂在那里。

  “啊……”

  “保护小官人……”

  “都别过来!”李瑕大喝道。

  他已抢过张荣枝手里的匕首,抵在张荣枝脖子上,又道:“谁敢动一下,我杀了他,往后退。”

  何定已完全懵了。

  他刚才一直低着头等待张荣枝息怒,再抬头,就看到那犯人已控制了张荣枝。

  “快,快放开张君。”何定大喊道。

  “放开我家小官人!”张荣枝的护卫大喊道。

  “啊!你个小畜生,放开我,否则……”

  “都闭嘴。”李瑕冷冷叱道,一把捉着张荣枝的头发,又是重重一下把他的头砸在墙上,“嘭”地溅起一片鲜血和一声惨叫。

  “啊……小畜生你死定了……”

  “嘭!”

  “嘭!”

  等李瑕再掰起张荣枝的头,众人便看到张荣枝那一张脸上完全是血肉模糊。

  “小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看,这里前后都是张君和我的人,你逃不掉的,乱来是会死的。”

  何定抬起手,做了一个安抚的动作,又道:“我们可以谈谈,你想出去是吧?可以啊,我们可以放你出去。以后天大地大,你自由了……”

  “谁说我要出去?”李瑕问道。

  何定愣了愣。

  “小畜生……你死定了……”张荣枝喃喃着,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声音,又道:“不止是你……等我大蒙古国南下……屠了你们……啊!啊!小畜生!放开我!好,好……我错了,我错了……”

  “小官人!你别这样对我们小官人……”

  张荣枝的护卫们拿着刀对着李瑕大喊。

  他们有三十人,原本是守卫在都衙周围,但没想到自家小官人在衙门里面被人擒住了,已全都向这边涌来,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何定更是焦头烂额,又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小兄弟,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谈的,张君性命关乎家国大事,你万不要冲动……我们谈谈,告诉我,你要什么?”

  “好。”李瑕道,“那你看好了。”

  “好,好,你只要……”

  何定话音未落,忽然瞪圆了眼。

  他满是不可置信的瞳孔里倒映出血光,看到李瑕拿着匕首直接把张荣枝的脖子割开,如同杀鸡一般利落。

  “噗……”

  鲜血扬扬洒洒。

  “不!”

  这一瞬间,何定心神俱丧。

  他真的不敢相信,这小畜生怎么敢……怎么敢把人质直接杀了?那他接下来要怎么办?自己又该怎么办?

  “完了……全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