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终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送别

终宋 怪诞的表哥 2121 2021.09.12 13:51

  陆凤台见过袁玠之后,第一件事便是策马出城,踏上庐州城北面的官道。

  他迎风驰骋,吐出胸中郁气,奔了大半日,终于在滁河边看到聂仲由的队伍在缴税过桥。

  “聂兄、李兄弟。”

  陆凤台下马上前,正见李瑕与聂仲由站在马车边。

  聂仲由回过头,道:“你怎来了?”

  陆凤台拍了拍二人的手臂,低声道:“我已见过袁玠,如你们所料,他果然没有追究,还升我为统领。我赶来与你们说一声,免得你们记挂。”

  聂仲由平时都是紧绷着一张脸,此时终于放松下来,显是真心为陆凤台高兴,但他话语还是克制的,道:“那就好,你没事就好。”

  李瑕却没什么反应,事不关己的样子,也许是意料之中毫无惊喜,也许是根本就没记挂此事。

  聂仲由又道:“你还是不该来的,袁玠既然让何定搜捕高长寿,可见他与北面张家有交情。此事他面上不追究,心里必起嫌隙,你跑来相送,万一让他得知,难保往后他不会为难你。”

  “无妨,相比讨好这些高官,送你们一程更为重要。”

  陆凤台说罢,看了看聂仲由,又看了看李瑕,斟酌了一会之后,道:“李兄弟,有句话我本不当说。但……

  这么说吧,聂兄带你北上,确是需要你这个帮手,我若再从他这挖人,极不厚道。但在我看来,你们为权臣奸相驱使奔走,还不如留在淮西投军。

  聂兄,这句话当年我便劝过你,南渡以来,禁军已成了朝中重臣获人情、获利益的冗杂之兵。这次相见,我还是这句话……”

  聂仲由抬手打断他,道:“你劝不动我的。”

  “那好。”陆凤台转向李瑕,郑重问道:“纵是不当讲我还是要问一句,李兄弟如此年少高才,若肯从戎早晚必能大放异彩,北上冒险实为可惜,你可愿留在庐州军中?”

  如陆凤台所言,当面挖人墙角不厚道,何况聂仲由北上凶险重重,少带一人便少一份助力。

  但,他还是说了。

  不仅说了,他还非常诚恳。

  “我不是为自己才招揽你。你如此年轻,折在北边实在可惜,我说过,你是璞玉良材,来日也许能成为余都帅那样的大宋名将,若如此则为大宋之福……总而言之,这些唐突之言全因为国惜才,聂兄也莫怪。”

  成为名将,这听起来是很遥远的事,但陆凤台却是认真的,他如今升为统领,心中打算要培养李瑕,那往后上了战场凶险就少了许多,进益却很快,如此老兵带新兵,未必不能为大宋再带出一个名将。

  他虽是前程有限的小人物,但也愿意推有资质的年轻人一把。

  聂仲由听了这些,也没太大反应,淡淡道:“我不管你怎么说,他父亲在我手上。”

  陆凤台充耳不闻,只看向李瑕道:“你不必担心这点,只要你肯留下。”

  李瑕想了想,摇了摇头,道:“谢谢,但还是算了。”

  一句话,不仅是陆凤台,连聂仲由眼中也闪过惊讶之色。

  “为什么?”

  李瑕道:“这次的事情,我们换一个方式做也许就会有另一种结果。打个比方,如果我们先把手令拿出来,要求你们交出杨雄,那也许何定就直接把杨雄杀了。手令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局面有什么样的应对。这里是淮右,是淮西制置使袁玠的地盘……”

  “副,制置副使。”聂仲由道。

  李瑕也不理他,继续道:“总之,袁玠之所以现在不追究,那是因为事已成定局,我们已经走了,成功人士做事喜欢考量利弊,费力不讨好的事他们不做。但如果我留下来,那就是给脸不要脸,他放我走我不走,他正好可以把我送去交给北面张家交代。陆统领,你是忠直之士,袁玠愿意用你,你不必因我拂了他的颜面。”

  “忠直之士?”陆凤台苦笑一声,看向李瑕的目光愈发有些不同,“你年纪轻轻,竟能想得如此深远?”

  “家父教诲过我一些人情世故。”李瑕道:“另外,我也承诺过会随行北上,君子重诺。”

  李瑕其实并不懂这宋朝官场上的弯弯绕绕,懂这些是因为人情世故往往相通。

  前世他与一些商业骄子合作过许多诸如运动品牌、俱乐部之类的生意,其中少不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亏过很多,也赚过很多。

  只是没想到才赚了很多,第一架私人飞机就将他送到了这里……

  “好一个君子重诺。”陆凤台道:“那陆某便等你们平安归来。”

  李瑕觉得自己今日说得有些多了,但看着陆凤台的目光,想了想,还是多嘴又提了一事。

  “看情况,蒙军可能很快就要南侵了……”

  “你怎么知道?”

  “看你们的表现,说明你们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只是你们还抱着幻想不肯承认。之前也说过,我们就算交出高长寿也阻止不了此事的。”

  “但……”

  李瑕道:“陆统领,最后送你一句话……往后如果有变故,请你保全有用之躯,再图报国吧。”

  陆凤台一愣,见李瑕眼中难得有些认真……

  他心中颇感触动,却没作回应,拿出酒囊与聂仲由豪饮了几口,方才翻身上马,重重一抱拳。

  “诸位兄弟,后会有期了!”

  说罢,陆凤台一拉缰绳,掉转马头往庐州而去。

  他过来用了大半日,回去又要大半日,跑过来就只为了说几句话而已。

  走了不一会儿,正遇到官道上有六骑迎面而来。

  其中一人正是聂平,另外五人分别是英挺青年、白巾蒙面的少女、中年书生、矮壮大汉,以及他认得的杨雄。

  陆凤台自是知道这就是自己苦苦搜寻而不得的高长寿一行人了。

  他本想拉住缰绳与对方说些什么,但转念一想,最后只是大笑着喊了一句,径直策马而过。

  “大理人,都这么狼狈了还敢继北上?哈哈哈,不错……”

  高长寿回过头,眼见陆凤台已奔得远了,衣裳被烈风吹动。

  仓促之间,他只来得及回应了四个字。

  “何惧之有?!”

  两拨人就这样擦身而过,有人向北、有人向南……

  远处,李瑕回过头望着这一幕,最后在心里自顾自地念叨了一句。

  “弱宋,最先看到的居然是这么一群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