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邪神研究手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本神给你个机会

邪神研究手札 超烦 2096 2018.07.12 06:09

  谷草打垛,故地重游。

  姬尘看着自己曾经游走过的地方,在它的视野之中,尚且可以透过无边的时光,见到那个尚不完美的邪神。

  邪神姬尘就躺在那个骨灰盒里,住在偌大的阴宅之中,背倚枯柳,四个恶鬼给自己扇风,这终究是过去。

  如今,自己携诺言而来,对方早已经不在了,呜呼哀哉,姬尘自己下的许诺其实非常多,但他并不是守信之徒,今日心灵徒变,想要研究一番,可惜可惜.....

  物是人非事事休!!!

  “嗯?这气息不对劲啊!”

  姬尘的双眸追溯时光的变化,眼中的画面渐渐浮现出个新人物。

  鬼幽蓝袍,手握降魔宝剑,风神俊茂,面目清秀,左右有二人相辅佐,忽然官靴一踏,一条白浪横扫千里,手掌突然摊开,露出一把赤红色宝伞。

  宝伞华光一道,遁影化出七子,乃是宝伞之灵,七子孩童样貌,但武力超群,三两下便将四大恶鬼收入囊中,不知生死。

  “这幅装束,花哨风采,到底是谁?”

  比较姬尘的神仙谱,这位神仙好像不和他所认识的各路神仙相似,唯一有些像的,就只有那位上洞八仙,吕洞宾。

  同样的骚劲,但不一样的味道。

  “罢了,罢了。”

  既然都走到十里坡的乱葬岗了,那就看看那群老熟人吧,也算是获得新生之后的回忆。

  ....

  青松白牡丹,叶柏残黄叶,这么四面通合的院子,上面撰写一道大字,自右向左乃为:李府

  姬尘的呆毛晃来晃去,姬尘嫌他麻烦,就系了个结,但看见以前的许府,添了红灯笼,装了红绫段,两个大大的囍贴在门面上,姬尘....不,应该说是姬仙的嘴角再冷抽。

  姬仙是许仙残留的人格汇聚了些许姬尘记忆形成的附属人格,但这段人格有时混乱,有时清醒,为了彻底解决他,姬尘决定给他来段猛药。

  “啧,真不错,新桃换旧符,新婚燕尔,人家美滋滋的过小日子,你只能每天在小黑屋里面对黑暗,你不觉得十分亏吗?”

  掌握着崩坏之力的邪神·尘喃喃细语,在姬仙的耳边如若挑拨心弦,蛊惑之音竟令姬仙有些迷神。

  但与姬尘相处也有一周的时间,虽然他的本质还是个凡人,就他对于姬尘的了解比起所有人还要深刻。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的眼前猛然出现了一只黑色瞳眸,眸色很深邃,象征着岁月的年轮一圈圈的转动,带着对哲学的深沉思考。

  “我想做什么?我还能做什么?”姬尘的意志宛如咆哮般在这片黑暗海洋内传荡,他很讨厌麻烦,自始至终,他都是讨厌麻烦的神。

  “所以你想要用亲人来威胁我对吗?让我化作你内心的零,但我不是你,我若是化作零,你就对我有绝对的控制力,届时再将我崩坏?”

  姬仙嘴角露出丝丝苦笑,他太了解姬尘这个疯子了,从姬尘前世的记忆里,他就知道姬尘是个不择手段的人。

  前世的姬尘,却比现在的他有人性,当初他能够为了母亲治病,去抢街角巷口抢劫。

  最后虽然进了局子,但背过《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他丝毫不惧。

  长大之后,为了利益,专门帮人家打官司,甚至是因为雇主给的钱不够,在关键时刻竟作出阵前倒戈的事情。

  前世虽有人性,但在社会的大染缸内,化为小人风范,与黑暗为伍。

  如今转身为神,更是抛去人性,就连那所谓的七情六欲,都被他屏持封印,如今的他,就是个怪物。

  姬尘感知着姬仙内心的想法,连忙拒绝道:“不不不,我怎么可能是那种神呢,作为一名三有青年神,早就没有了这种低级趣味,将你杀死有什么用?”

  “高维邪神是我的达摩克斯之剑,时常激励我进步,而我正是你的达摩克斯之剑,你将化作我的镜子,如果有一天我陷入混乱,你便可以超越我,将我反杀。”

  “所以,凡诸天有知者,无知者,皆为我境,如果杀了你,我就失去了一面可以知得失的镜子啊!”

  姬尘疾声泣道,正如同被人误解的反辩。

  “.......不甚懂。”

  “你不需要懂,你的身体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我倒是要看一看,你的命运是否能被逆转。”

  姬尘细细的品读着李府门外贴着的一篇寻人启事,上面大概内容就是走许娇容之弟,得了失心疯,不幸走失,希望见者可以告知一声。

  “事实上,我降临之时,遇到的第一个生物不是人,而是鬼魂。”

  姬尘怀念的说着,他掸了掸黑袍上的尘土,随意进入一巷口,在空间的激荡涟漪之中,他化为泡影,一条血色软骨如刀锋般撕裂,一只异种生物离开此世,进入幻梦界。

  幻梦界,介于真假之间,是处于姬尘真灵深处的一渺尘沙,其中的物质法则,均由姬尘而定。

  此刻的幻梦界,尚且没有任何物体修饰,唯有天穹之上的真理光辉普照大地,让这片空间具有一种洁白之色。

  这里的空间十分辽阔,约有十万立方米,是经过姬尘二次扩展的梦乡世界。

  其物质法则,乃是介于地球与白蛇世界的物理法则为基础,构建出的。

  而这里也仅仅只有物理法则是相通的,甚至姬尘将愿力定为实验区,虽然沉沦于愿力不为正道,但却能为自己提供打破愿力提供引导。

  这片白色空间,有着两个生命,一位是姬尘解剖的狴犴,另一位是姬尘刚刚掠夺的白银铁树。

  除此之外,静静躺在空间之中的,是个浑身绿油油的生物。

  “这简直就是命运的相遇,许仙,我将这一切还给你,但我希望你能突破命运的枷锁,真正的走到我的面前,而不是沉沦在命运所谓的爱情之中,我....与你同在!”

  姬尘所展现出来的真形,是作为它邪神的本来面貌,无尽的触手与尖牙,年轮的眼瞳突然投射出一位书生的意志。

  这位书生着得不长不短,一似像体裁的。戴一顶黑漆头巾,脑后一双白玉环,穿一领青罗道袍,脚着一双皂靴,手中拿一把细巧百招描金美人珊甸坠上样春罗扇,打扮得上下齐整。

  正是苦主,许仙,许汉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