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龟田太君,您啥时候死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58 2019.12.17 11:05

  “贾队长。”一声呼唤,将贾贵的思绪打断。

  “太君。”媚笑了一声的贾贵,朝着唤他的龟田太郎,叫了一声,“您找我?”

  “你怎么还不走?”龟田太郎看着贾贵那张挨打后,肿成猪头的脸,“我不是让你滚吗?还不滚?”

  “太君,我本来是想滚的。这不是担心您着急,跟前没有一个贴心的使唤人吗?”贾贵朝着龟田太郎,讨好道:“太君,跟您打个商量,我也不滚多远,就在您办公室外候着,您有事情,尽管招呼我。”

  “嗯。”龟田太郎嗯了一声。

  “太君,还有一件事,得麻烦您一下。”贾贵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越是表现的这样,越是可以得到对方的认可。这符合他贾贵蠢、傻、呆、贪、吃的人设,也越发的便于麻痹对方。

  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特工?

  贾贵没有想过。

  他也不知道这个答案。

  严格的说。

  贾贵就是一个半路出家的野和尚,是那个来之后世的灵魂,魂穿到他贾贵的身上,才使得贾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质的变化。

  要是没有那道穿越来的灵魂,贾贵恐怕会一直浑浑噩噩的活下去,直至被抵抗组织的锄奸队员打死。

  穿越来。

  贾贵考虑过自己的处境。

  维持自己蠢、傻、呆、贪、吃的人设,在这幅人设下,做他贾贵想要做的事情,比如从龟田办公室角落里面发现少许烟灰,以烟灰推测某些人,再将这些人的下落,传递给太白居的那些人,继而除掉…….

  这也是贾贵,故意提要求的一个原因。

  “说。”

  “龟田太君,您说喝酒,容易麻痹自己的脑浆子,所以您不喜欢喝酒,要不您把这瓶酒,赏给我得了。”贾贵指着放在龟田太郎桌子上的白酒道。

  “拿去吧。”龟田太郎瞪了贾贵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道。

  贾贵这个蠢材,用是好用,就是这个脑子,有些糊涂。

  不过这样也好。

  最起码放心。

  “太君,您真好,就跟我的后爹后娘差不多。”贾贵糊涂劲头,上来了,大声夸赞龟田太郎。

  龟田太郎皱眉,他虽然是个中国通,但是有些中国地方话,还是听不懂的,“你的这个后爹后妈,是什么意思?”

  “太君,您往常还说我没有文化,您怎么跟我一样了?我的后爹后娘,其实就是说,除了我亲爹亲妈外,就属您对我最好。不不不,是比我亲爹亲妈,还对我好。我亲爹亲妈死的早,什么财产都没有给我留下,不然我现在,怎么也是一个有文化的汉奸。”

  “混蛋,什么后爹后娘,那是再生爹娘。”龟田太郎气呼呼的纠正了贾贵,错误的说法。

  “龟田太君,您就是我的再生爹娘,我就是你儿子,是您龟田太郎的亲儿子。”贾贵拍着自己的胸脯,用三角眼睛,看着龟田太郎。

  “混蛋。”越听越是闹心的龟田太郎,骂了一句。

  贾贵这个混蛋,什么话,都敢说。

  “怎么又混蛋啊?我说您,好,您骂我混蛋。我说您,不好,您不是八嘎,就是嘴巴子。你们太君,也太难伺候了。”贾贵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或许就是为了专门气气龟田太郎。

  他知道。

  自己越是表现的糊涂不堪,龟田太郎越是相信自己。

  相应的。

  自己也越发的安全。

  如此。

  越发的才能为国家和组织效力。

  “龟田太君,您别看我糊涂,没什么文化,但我贾贵晓得,儿子享有父亲遗产的继承权利,我是您龟田太郎的儿子,您什么时候死,我好继承您的那些财产啊。”贾贵的语气,很是平淡。

  平淡中。

  又泛着一丝小小的激动。

  就仿佛他真的盼着龟田太郎死去,好继承龟田太郎遗产似的。

  “八嘎。”龟田太郎瞪着贾贵。

  “太君,混蛋。”贾贵梗着脖子,“我替您说了。”

  “贾队长,继承遗产,只有直系亲属才可以,我姓龟田,你姓贾,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你怎么可以继承我财产?”龟田太郎淡淡的朝着贾贵说道。

  “龟田太君,这容易啊,您改成我姓,姓贾,叫贾太郎,我不就可以继承您的财产了吗?”

  龟田太郎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贾贵。

  “混蛋。”贾贵搞笑的骂了一句,“我替您喊得,省的您费力气不是。您不想姓贾,叫贾太郎。那我跟着您姓啊,叫龟田贾贵。,这样,您死了以后,我就可以继承您财产了。”

  贾贵是真的能气龟田太郎。

  说罢。

  贾贵指着龟田太郎手中的武士刀,“太君,您的这个刀,不错。您死了以后,这把刀,就归我了。我知道您喜欢刀,大不了我用木头,给您刻一把一模一样的刀,给您陪葬。”

  “贾队长,谁说我要死了?”龟田太郎盯着贾贵,“谁说我要死了?还给我用木刀,陪葬。”

  “太君,城外有八路,专门打太君的八路。现在,八路都闹到了城里头了,以前还只是在晚上闹,现在白天都闹,大前天,城门口值守的大发太君,被人家八路,一枪给崩了。你想啊,你出门的时候,万一被八路打了枪。”贾贵指着龟田太郎的心脏及脑袋,“打到了这里,您就是有再多的命,也得死,我不就能继承您财产了吗?”

  “八嘎呀路。”暴怒的龟田太郎,用手狠拍了一下他面前的桌子。

  上面的那些东西,被震的乱动。

  紧接着。

  龟田太郎扬起了自己的巴掌,就要抽贾贵耳光。

  下意识的。

  贾贵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目光无意识的躲闪了一下。

  在扫过某个地方的时候,贾贵的眼睛,忽的有莫名精光泛出。

  他将那个东西,牢牢的记在了自己的心里面,然后身体一歪,把自己的脸颊,故意迎向了龟田太郎扬起的巴掌。

  “啪。”

  一个耳光,抽在了贾贵的脸上。

  借着这股子力道,贾贵转出了龟田太郎的办公室。

  “混蛋,真能气人。”龟田太郎双手托在桌子上,气呼呼道。

  “龟田太君,您死了,我也不继承您财产了。”门口,贾贵的声音,传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