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汉奸,只能吃鸡屁股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117 2020.01.08 16:26

  “龟田太君,您这么一说,我贾贵就明白了。”贾贵笑笑。

  “你明白了什么?”龟田太郎眯缝着眼睛,看着贾贵。

  “您这是要给抵抗组织头上,扣屎盆子啊。”贾贵瞪着三角眼睛,“这个屎盆子,扣在抵抗组织的头上,不是屎,也是屎了。”

  “呦西。”龟田太郎难得的,呦西了一声。

  “龟田太君,怪不得人们都说你们太君鸡贼,这也太鸡贼了。这么损的招,也就只有你们太君,才能想的出来。我贾贵,大大的佩服,佩服的我五个贾贵,都躺在了地上。”贾贵脸上的表情,异常的夸张,夸张的都有些令人不敢相信。

  再说了。

  贾贵这番话,它也不是夸人的话语啊?

  这是夸人该有的语气吗?

  损人还差不多。

  “混蛋。”龟田太郎纠正着贾贵错误的说法,“那是五体投地,不是你五个人,都躺在地上,八嘎。”

  “刚才还呦西,怎么一转眼的工夫,您又八嘎了啊?你们太君,也太难伺候了。”贾贵道:“龟田太君,我贾贵也不跟你混蛋和呀路了,我先去忙着找个屎盆子。”

  “贾队长,谁让你找屎盆子?”龟田太郎瞪着贾贵。

  贾贵一脸郁闷神情,无奈道:“龟田太君,您刚才不是说要给抵抗组织头上,扣屎盆子吗?要是没有屎盆子,还怎么扣啊?”

  “我不是给抵抗组织头上扣屎盆子,而是断绝抵抗组织的计……。”解释到一半的时候,龟田太郎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朝着贾贵解释了,索性挥手,让贾贵自由发挥去了。

  贾贵妙人一个,见龟田太郎挥手让自己离去,当下撂了一句“找屎盆子的时候,我贾贵顺带手的帮着你找药”的话语后,忙不迭的跑出了龟田太郎的办公室。

  贾贵人才。

  大大的人才。

  龟田太郎让他寻个会写字的人,帮着写告示。

  贾贵还真的照办了。

  他寻谁帮着写告示?

  秋生。

  太白居的秋生,帮着写告示。

  让一个抵抗组织的卧底人员,帮着写给抵抗组织扣屎盆子的告示,想必也只有贾贵这样的人,才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对。

  故意的。

  贾贵就是故意的。

  他晓得秋生,是抵抗组织安插在青城市的秘谍,便故意将这个事情,交到了秋生的手里头。

  当然。

  先吃饭。

  后写告示。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任何时候,先喂饱肚子,才是正事。只有填饱了自己的肚子,才能有力气,做其他的事情啊。

  “贾队长,您今天吃点什么啊?”秋生陪着笑脸,朝着带头进入太白居的贾贵,讨好说道。

  说完。

  笑了笑。

  又朝着贾贵身后的老九和老六,问候道:“九爷,六爷,你们好,咦,六爷,你这是怎么了?一拐一拐的?”

  秋生明知故问。

  “还能怎么了?被抵抗组织打的呗,除了抵抗组织,谁还用枪打我们?”老九抢先一步回道。

  丁有才指着街道上面巡逻的鬼子,讥讽道:“不会吧?除了抵抗组织,我记得太君们,也隔三差五的打你们啊。”

  老九点了点头,“太君们打我们,不用枪,都是用手,扇我们大嘴巴子。”

  老六瞪了老九一眼,骂道:“老九,你猪脑子啊?这些话,能说吗?”

  “九爷,六爷说的在理,有些话,我们心里知道就成。”秋生插了进来,“原来遇到了抵抗组织,是抵抗组织的人打的六爷,要我说,六爷,您真是命大,福大,造化大。”

  贾贵接口道:“怎么个意思。”

  丁有才适时的插话,指着老六的脑门和心脏部位,讥讽道:“六爷,抵抗组织打的,是你的屁股,这是子弹长了眼睛。要是子弹没长眼睛,打到您这个地方,或者这个地方,您现在肯定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面了。”

  “放屁。”老六恼怒道:“那是老子躲避的快。”

  “是啊,躲的不快,脑袋就开花了。”丁有才发了一句牢骚。

  “丁有才,你是不是故意跟我过不去?”老六急了,指着丁有才道:“就不能盼我一点好?”

  旁边的秋生,赶紧打圆场,“六爷,我们掌柜的,可不是这个意思,他是想问您,晚上吃什么,好给你补补啊。”

  “六套驴肉火烧,再来一个爆炒驴杂,三鲜驴肉来一个,驴杂烫也来一碗。”贾贵替老六要了几个菜。

  说罢。

  像是想起了什么。

  朝着要去后厨的秋生,补充了一句,“秋生,等等,再来一个炒驴尾巴。”

  丁有才撇嘴道:“不好意思,我们太白居,没有这个菜。”

  “烧驴尾巴也行啊。”贾贵愣愣的看着丁有才。

  “队长,咱们今天为嘛非要吃驴尾巴?”老六有些不解。

  “老六,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啊,咱们中国有句古语,叫做吃啥补啥,你屁股上面,挨了抵抗组织一枪,当然得吃驴尾巴补一补了。”贾贵朝着老六解释道。

  “秋生,那就来个驴尾巴。”老六朝着秋生,招呼道:“给我好好补一补。”

  “贾队长,六爷,九爷,我们太白居,真的没有驴尾巴这个菜,您就是想吃,也得有驴尾巴才成啊。”丁有才语重心长道。

  “没有驴尾巴,猪尾巴,马尾巴也成啊。”贾贵疾病乱投医,朝着丁有才,要起了猪和马的尾巴。

  “不好意思,我们这是驴肉馆子,只有驴,没有猪,也没有马。”丁有才诚心跟贾贵他们过不去。

  一个劲的说,没有。

  “要不来点鸡屁股也行。”贾贵看了看老六,“给老六来盘鸡屁股,用鸡屁股代替驴尾巴,也行。”

  老六看着贾贵,“队长,鸡屁股,能吃吗?”

  能吃吗?

  肯定不能吃。

  关键贾贵想要让老六吃鸡屁股。

  “老六啊,你想不想好?想不想好啊?就你这个拉着一条腿的样子,万一遇到了抵抗组织,你能跑得过人家吗?”贾贵睁着眼睛,大说瞎话,“鸡屁股,不好吃,但是有那么一句话,叫做良药不合口,身体好嘛。”

  丁有才笑了笑,纠正道:“贾队长,那是良药苦口利于病。”

  “对对对,就是这么一个玩意。”贾贵朝着丁有才,“给老六来盘炒鸡屁股,麻溜的,上菜。”

  (ps:感谢20170411119书友的500起点币的打赏,使得我幼小的心灵,得到了安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