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贾贵,没你这么坑人的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14 2020.01.04 17:00

  “冤枉个茄子。”贾贵骂着刘长生,“老子看你就是不说实话。”

  贾贵身后的老九,这时候很有眼力劲的凑到了刘长生的跟前,他的手中,还提溜着哪壶装满了辣椒水的水壶。

  这满满的一壶辣椒水,被老九故意在刘长生面前晃了晃。

  意思很明显。

  只要贾贵开口,他就听从贾贵的命令,灌刘长生辣椒水。

  满满一壶辣椒水灌下去,不信刘长生不开口,更何况旁边还有皮鞭、老虎凳等刑具,在等着刘长生享受。

  “刘副官,识相的,麻溜的交代了吧,不然我们队长开口,你可有好东西享受了。”老九好言劝慰了刘长生几句。

  当然。

  在刘长生眼中,这分明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有按什么好心。

  刹那间。

  刘长生的眼神,便显得有些迷离。

  想要顺着贾贵的意思,交代一番,可又担心自己交代完,事态对自己越发的不利,故犹豫了片刻。

  看到刘长生眼泛犹豫神情,贾贵冷冷的冷哼了一声。

  “哼!”

  这一声冷哼的声音,从贾贵的嘴里,飞了出来,钻入了刘长生的耳朵当中。

  这是一声没有任何情感,也不带一丝一毫情感的冷哼声音。

  令刘长生的身体,莫名的就是一抖,心里下意识的泛起了一股极其不妙的想法来。

  贾贵。

  他真的会灌自己辣椒水。

  之前刘长生之所以没有交代,是因为刘长生还抱着一丝幻想。

  毕竟他刘长生也不是一般人,是青城市保安旅旅长黄德贵的贴身副官,算是黄德贵的心腹所在。

  俗语道:

  打狗还需看主人。

  自己身为黄德贵的贴身副官,贾贵就是在跟黄德贵不对付,也得照顾几分黄德贵的面子啊。

  撕破脸,对谁都不好。

  都是给鬼子卖命效力的狗汉奸。

  分什么你我高低?

  源于此。

  刘长生才一个劲的为自己表着功绩,把他为鬼子做的那些缺德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一个清楚。

  本以为。

  交代之下,贾贵会有所收敛。

  殊不知。

  刘长生想错了。

  现在的贾贵,内在的灵魂,是一个来至于后世的灵魂,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刘长生的性命。

  刘长生这种狗汉奸,死一个,少一个,死一个,老百姓活一百个。

  “刘副官,你是不是还没有看明白现在的态势?”心中打定主意,要刘长生性命的贾贵,把自己的脸,往刘长生跟前凑了凑,慢条斯理的提醒道:“现在的态势,是你麻溜的交代自己的罪证,然后才能保住你的这条小命,如顽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你在死之前,还的尝尝我们侦缉队大牢里面的这些刑法。”

  说罢。

  贾贵也不管刘长生感想如何,猛地提高了嗓音,大吼了一个字,“说!”

  说这个字。

  贾贵用了十二分的力气。

  突如其来的巨喊声音,莫说刘长生被吓了一跳,就连贾贵身后站立的老九,也被惊了一个半死,嘴巴一张,叫了一声,“队长。”

  “老九。”贾贵手一挥,朝着老九下了命令,“看样子,刘副官是不打算好好交代了,你动手,将我们侦缉队大牢里面的这些刑具,挨个给我往刘长生身上招呼,一件一件的招呼,拉下一件,我贾贵为你是问。”

  “队长,您瞧好吧,搞情报,我老九不行,招呼刘副官享受咱们侦缉队大牢里面的这些刑具,我老九拿手啊。”老九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态度,就要给刘长生灌辣椒水。

  刘长生也是一个银枪蜡头的软蛋。

  见老九要给自己灌辣椒水,顿时软的不成了样子。

  脸上泛起犹如吞吃了死苍蝇的难看神情。

  上嘴唇一碰下嘴唇。

  朝着贾贵,一个劲的哀求了起来,“贾队长,九爷,你们消消气,先别忙着动刑,我交代,我交代还不成吗?”

  “队长,他交代呀?还灌不灌辣椒水了?”老九愣愣的提着辣椒水水壶,朝着贾贵问了一嘴。

  “废话,他都准备交代问题了,还灌什么辣椒水?等他不交代的时候,或者交代不清楚问题的时候,你在给我灌他辣椒水。”贾贵叮嘱着老九。

  叮嘱完老九后,贾贵把目光放到了刘长生身上,咧着满是黄牙的嘴巴,呵呵一笑,“哈哈哈……,刘副官,您想要怎么交代啊?交代点什么啊?现在就交代吧。”

  说实话。

  刘长生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要交代什么,该怎么交代。

  欲哭无泪。

  此时的刘长生,是欲哭无泪,感觉自己比戏剧里面的窦娥都冤枉。

  一个为鬼子卖命的铁杆汉奸,突然被人给扣上了通抵抗组织的罪名,还让另一个汉奸审讯他。

  简直有些说不过去吗?

  完全不知道自己要怎么交代。

  脸上泛起讨好笑容的刘长生,朝着贾贵,道:“贾队长,九爷,我这个人愚笨,不知道您贾队长想要我交代什么,要不麻烦您贾队长,给我提个醒?”

  “想要我给你提个醒?”贾贵手中的折扇,敲打了几下刘长生的肩膀,“可以啊,我就给你提个醒,你什么时候与抵抗组织有了联系?什么时候成了抵抗组织的正式成员?抵抗组织给了你一些什么任务?你与抵抗组织往日里,是怎么进行的联系?这些问题,统统都要交代清楚。”

  贾贵每说一个字。

  刘长生的脸色,就相应的苍白几分。

  他一个给鬼子效力的汉奸,坏事做绝了都,怎么可能是抵抗组织的人?

  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啊。

  “贾队长,您是不是误会了?我刘长生怎么可能是抵抗组织的人啊,就我刘长生做的那些事情,人家抵抗组织都够枪毙我八百次了,贾队长,您明察啊。”刘长生为自己叫着冤屈。

  他是感到自己真冤。

  “我明察个屁,你媳妇,今天白天,打死了两个太君,她手里的枪,是你提供的吧?枪里面的子弹,是你给的吧?你提供的枪和子弹,打死了太君,还能说你跟抵抗组织没有关系?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