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贾贵,这是人说的话吗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34 2019.12.22 10:02

  物质!

  情报!

  龟田太郎仿佛抓住了事情的关键点。

  贾贵是他的人。

  说对了。

  就应该赞赏一声。

  想到此。

  龟田太郎淡淡认同道:“贾队长,言之有理,八路之所以进城,是因为城里,有他们需要的物质和情报。”

  黄德贵的脸。

  瞬间绿了。

  因为他刚才想骂贾贵来着,但现在龟田太郎认同了贾贵的观点,再骂贾贵,就等于是在跟龟田太郎作对。

  汉奸。

  为鬼子效力的汉奸,是没有一点安全感的。

  就是最最普通的一个鬼子,也敢抽汉奸大嘴巴子,而汉奸在被鬼子抽大嘴巴子的同时,脸上除了要露出享受的笑容外,嘴里还的不住气的喊着嗨!

  故黄德贵才会硬生生的,将自己要骂贾贵的那些恶毒话语,给硬咽进了自己的肚子里面。

  黄德贵这个人,也是坏到极点的一个混蛋。

  明明不喜欢某些人。

  却非要讨好,赞扬某些人几句。

  “对啊,八路进城,为的不就是物质和情报吗?”黄德贵恍然大悟道。

  说完。

  还伸出了他的右手,竖着大拇指,拍了龟田太郎一个小小的马屁,“龟田太君,您真是英明,一下就抓到了事情的最关键点。”

  “废话,那是龟田太君,你以为是你黄德贵,脖子上面顶着一个臭不可闻的粪坑。”贾贵瞪着三角眼,怼着黄德贵。

  一个粪坑的形容,使得黄德贵当时就怒了,“贾贵,你是人吗?”

  “我怎么不是人了?”贾贵摊着双手,一脸冷笑的看着黄德贵。

  “行,我承认,我脖子上面顶着的是粪坑,你贾贵不是粪坑,那你说说,怎么才能不让八路,进城搞物质和情报?”黄德贵给贾贵挖得坑,出现了。

  白翻译适时的朝着山田一郎翻译了几句。

  山田一郎笑了。

  黄德贵是他山田一郎的人,给龟田太郎及龟田太郎手下人难堪,山田一郎自然喜欢的不行,他朝着向贾贵发难的黄德贵,呦西了一声,“呦西。”

  黄德贵得意道:“贾队长,山田太君都呦西了,你赶紧说,说好了,山田太君大大的有赏。”

  “简单啊。”贾贵眼睛一瞪,嘴一撇,“八路进城,是为了物质和情报。那我们把物质和情报,交给八路,八路不就不进城了吗?”

  “啪。”

  黄德贵一巴掌拍在了桌子。

  巨大的声响,使得屋内众人,瞬间为之一震,就连泛着瞌睡,不住气打着哈欠的山田一郎,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黄德贵也是人才,明明是他用手拍桌子,发出的声音,把丢盹打瞌睡的山田一郎,给吓得坐在了地上。

  结果。

  愣是灵机一动的,将山田一郎坐在地上的屎盆子,反扣在了贾贵的头上。

  锅。

  黄德贵可不敢背,他可没有贾贵那样的逆天运气,把鬼子气的半死,鬼子还拿贾贵当心腹看待。

  “贾贵,瞧瞧你出得这个狗屁主意,把物质和情报,交给八路军,八路军就不进城了?万一八路需要药品和军火,我们也把药品和军火,交给八路吗?”

  龟田太郎呦西了一声。

  这一声呦西。

  使得黄德贵,当场就懵逼了。

  就贾贵那个混蛋出的损主意,日本鬼子怎么还呦西上了?

  莫不是日本鬼子没有听懂贾贵的话,所以认为贾贵讲述的有理?

  问题是。

  喊呦西的鬼子,不是不懂中国话的山田一郎,而是懂中国话,还算是一个中国通的龟田太郎。

  如此。

  事情就有些怪异了。

  真的怪异了。

  喃喃了一会儿,黄德贵强行挤出几分笑容,朝着说呦西的龟田太郎,小心翼翼的询问了一句,“龟田太君,您说的是呦西?”

  “本太君,说的就是呦西。”龟田太郎一本正经的朝着黄德贵回道。

  黄德贵也真的能够自己脸上贴金,指着贾贵的鼻子,用龟田太郎的呦西,做起了文章,“贾贵,龟田太君,都夸我说的在理,都给我呦西了。贾贵,我看你脖子上面,才顶着一个粪坑,就你出的这个狗屁主意,什么玩意。”

  “混蛋。”龟田太郎骂了一声。

  “贾贵,瞧瞧你把龟田太君给气的。”黄德贵又是一句指责贾贵的话语。

  “太君,龟田太君,我混蛋,我八嘎,我该死,我不是人,我不该说把物质和情报,交给游击队的话语,我错了,太君,给我一个机会吧。”贾贵的态度,就是好,黄德贵前脚刚刚说完,后脚贾贵就麻溜的朝着龟田太郎认起了错误。

  贾贵做了那么多错事情,还能活到今天,跟贾贵的态度,有着莫大的关系。

  毕竟命只有一条。

  死了就死了。

  为了不死。

  贾贵也是拼了。

  “贾队长,我没说你,我是说黄旅长。”龟田太郎纠正了一下错误。

  “龟田太君,您刚才的那个呦西,是夸我贾贵讲述的对,是不是?”贾贵看着龟田太郎,眼巴巴的问道。

  “对。”龟田太郎说了一个对字。

  “龟田太君,贾贵的意思,是把物质和情报,交给游击队,这是投敌行为,怎么到了您这里,成了正确的了?”黄德贵疑惑的问道:“游击队,可是专门打太君的。”

  白翻译,朝着山田一郎翻译着现场的一切,包括众人所说的话语。

  故山田一郎的眼睛,放在了龟田太郎的身上。

  “情报和物质,是游击队需要的,他们为了获取物质和情报,进了青城市,刚才贾队长说了,把物质和情报,主动交给游击队,我认为不妥。”

  一干众人,听到这里的时候,愈发的糊涂了。

  到底贾贵的主意,是正确的?还是不正确的啊?

  龟田太郎,你给个准话成不成?

  “我的意思,很简单,我们可以把物质和情报,交到游击队的手中。”龟田太郎口风一转,“但是该给什么内容的情报,我们说了算,该给什么样的物质,还是我们说了算。”

  “龟田太君,您这一招,真的高。”贾贵忙拍龟田太郎马屁。

  “高在什么地方?”龟田太郎看着贾贵,问道。

  “我不晓得啊。”贾贵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