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贾贵欲除汉奸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03 2019.12.28 17:36

  “谁说我不交代问题了?”贾贵翻着白眼,瞅着黄德贵,“我这不是正在交代吗?”

  话罢。

  朝着一旁的龟田太郎,笑了笑。

  “龟田太君,您说,是不是这个理由?”

  龟田太郎无语的撇了撇嘴,对待贾贵,龟田太郎纵然身为日本人,却也一点提不起记恨来。

  毕竟贾贵,是他龟田太郎的心腹。

  虽说贾贵有时候做事情,糊里糊涂,经常好心办砸了差事,比如放跑了游击队,把好不容易搞来的情报给不小心毁掉,等等之类的糊涂错误事情。

  但是贵在龟田太郎用的顺手,使唤的方便,更放心的厉害。

  这里面。

  也有贾贵不认识字的原因。

  一个连字都不认识的文盲,机密泄露的几率,自然小了很多。

  “这个女的,姓什么?叫什么名字?我不晓得,但我晓得,她长的很是好看,就跟画上的那个仙女似的。”贾贵手舞足蹈的比划着,讲述起了他与她的故事,“我原本是想将她抢过来,当我媳妇的。正要抢的时候,刘长生来了,说这个女的,是他刘长生的未婚妻,当时闹的我这个心,别提有多痒痒了。”

  贾贵讲述的。

  是实情。

  不是贾贵瞎编的。

  只不过那是贾贵穿越前,发生的事情。那个时候的贾贵,色心大起,真的泛起了将女子抢回去,当他老婆的念头。

  并且还将这个想法,给付诸了实现。

  怎奈老天没有开眼。

  抢的过程中,被黄德贵的贴身副官刘长生给碰到了。

  瞅着人家姑娘好看,想要英雄救美的刘长生,上演了一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一幕。

  这是三天前发生的事情。

  没想到。

  在这里用上了。

  刘长生,黄德贵的贴身副官,更不是一个好东西。

  这家伙,为人贪财,又他N的好色,尤其喜欢人棋,只要是刘长生看上的人棋,刘长生都要想方设法的将其夺到自己手里。夺了人家人棋,刘长生还不放过人家的家人,不少人,被刘长生借故丢在了宪兵队,然后就没有了然后。人棋被玩腻味后,刘长生会把这些被他夺来的人棋,丢在鬼子的安慰居所里面,充当了…

  其罪行。

  罄竹难书。

  光是贾贵知道的,就有数十家之多,在想想那些贾贵不知道的。

  想想。

  贾贵的心,就有些疼。

  除恶,就是救善。

  利用眼前,被鬼子打死的抵抗组织成员的尸体,将无数人欲处之而后快的刘长生,给予灭杀。

  也不是不可能。

  谁让刘长生与地上的女抵抗组织成员,莫名的有了联系。

  就算没有联系,贾贵也会想办法,帮着其找出联系的。

  灵机一动,泛起这样想法的贾贵,在交代了事情的真相后,微微笑了笑。

  后面的话,根本不用贾贵说,生性多疑的龟田太郎,自然会顺着贾贵所提的思路,联想到刘长生身上。

  与抵抗份子有勾连,就是山田一郎,恐也保不住刘长生。

  呵呵呵!

  心中暗暗冷笑了一番的贾贵,故意瞪着疑惑的眼神,看着龟田太郎,也在等着黄德贵出招。

  打狗还需看主人。

  刘长生是黄德贵的贴身副官,不管事情的真假,只要是从贾贵嘴里说出来的事情,黄德贵都会第一时间反对。

  贾贵要的,就是黄德贵反驳。

  不然后面的戏,贾贵还真的没法往下唱。

  如贾贵所想的那样,错以为贾贵在胡乱扣帽子的黄德贵,还真的朝着贾贵,出招了,“贾贵,你怎么属疯狗的?见谁,都要咬两口?之前说我黄德贵,跟抵抗组织有牵连。现在,又往我贴身副官头上扣屎盆子,说他与地上的那个死鬼认识,还是两口子的关系,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他M的什么意思?”贾贵瞪着黄德贵,骂道:“没什么意思。”

  “贾贵,老子跟你没完?”黄德贵咋咋呼呼的指责着贾贵。

  其实黄德贵也不想这样。

  但是跟前有好多保安旅的伪军在。

  没办法。

  被赶鸭子上架的黄德贵,必须要在他手下面前,竖立一种我可以为你们出头的印象来,否则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乱世之中。

  唯有枪杆子才是正理。

  熟知这个道理的黄德贵,晓得他手下的一千多伪军,就是黄德贵安身立命的本钱。

  本钱一旦丢了,黄德贵的下场,可以想象。

  故黄德贵明明知道跟前有鬼子在,却也不得不为刘长生强出头。

  说白了。

  就是在做戏。

  做戏给手下一干伪军士兵看。

  收买人心,就是这么简单。

  殊不知。

  这样一来,反而落在了贾贵的算计当中。

  “姓黄的,你敢包庇。”贾贵骂着黄德贵,“小心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的。”

  “贾贵,你以为我像你,大字不识一个?”黄德贵骂了贾贵一句,扭脸朝着龟田太郎进言道:“龟田太君,您别听贾贵胡说,刘长生对待太君,是大大的衷心,衷心大大的,是良民。”

  “呸。”贾贵一口唾沫,唾在了黄德贵的脸上,“良民个屁,老子有证据。”

  一个证据,顿时镇住了黄德贵。

  也不敢在跟贾贵较真,而是用手清理了一下他脸上的贾贵吐沫,喃喃了一句,“姓贾的,有证据,拿出来,刘长生要是真的跟抵抗组织有关系,我都不用太君动手,我黄德贵亲自弊了他。”

  “你要杀人灭口?”贾贵眯缝了一下眼睛,慢条斯理的又把一个屎盆子,给扣在了黄德贵的头上。

  “谁他N的要杀人灭口了?”黄德贵也算机灵,麻溜的想到了开脱的词汇,“我那是清理门户。”

  “姓黄的,刘长生,死不死,不是你黄德贵说了算,而是太君说了算。”贾贵朝着龟田太郎笑了笑,又是一句小小的拍马屁的言语,“龟田太君,您说,是不是这么一个道理,刘长生是活?还是死?全凭龟田太君的一句话。”

  “贾队长,不要拍马屁,说,证据是什么?我要的是证据。”龟田太郎提醒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