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我贾贵也太难了啊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106 2020.01.14 20:13

  贾贵可不管龟田太郎的态度,就算知道了龟田太郎的态度,他也得问,“龟田太君,您说我贾贵的这个办法,高不高明?”

  说罢。

  也不等龟田太郎开口,贾贵便自顾自的给自己脸上贴金,“龟田太君,就我贾贵的这个伪装,整个青城市,就没有比我贾贵在厉害的人了。我贾贵伪装成与抵抗组织接头的秘密联络员,借机打入抵抗组织内部,取得他们信任后,把他们的情报,还有这个名单,传递给龟田太君,与龟田太君里应外合,将抵抗组织一网全都给捞上来。这么一来,我贾贵不就立功了吗?我贾贵不就可以去大日本国,当那个狗屁的日本公民了吗?”

  龟田太郎见贾贵,越说越是离谱,提高嗓音,叫骂了一句,“八嘎。”

  贾贵瞪着愣愣的眼神,不解的瞅着龟田太郎。

  十多秒后。

  发问道:“龟田太君,怎么又是八嘎啊?我贾贵说错了,您骂我贾贵混蛋,说我贾贵八嘎,但我贾贵说对了,您怎么还骂我八嘎啊?你们这些太君,也太难伺候了。”

  “我问你,你怎么与抵抗组织取得联系?”

  贾贵双手一摊,回道:“这个好办啊,我贾贵上街,逮着人就问,小子,你是不是抵抗组织的成员,是的话,就跟我贾贵接头。”

  “啪。”

  贾贵下意识的用手捂了捂自己的脸颊。

  紧接着。

  泛起了怪异。

  他的脸,根本不疼。

  奇怪。

  龟田太郎的大嘴巴子,抽在自己脸上,自己脸上,怎么一点都不疼啊。

  泛着疑惑的贾贵,瞪着迷离的三角眼睛,向着龟田太郎看去。

  入眼的一瞬间。

  贾贵乐了。

  闹了半天,龟田太郎没有抽贾贵嘴巴子,而是一巴掌,拍在了他面前的办公桌上面,想必用力过猛的缘故,龟田太郎此时正抱着自己那只拍桌子的手,使劲的歪着嘴巴。

  狰狞的面孔,贾贵看着都疼。

  该。

  让你在抽我贾贵大嘴巴子。

  这下抽桌子上了吧!

  为毛我看着鬼子吃瘪,心里这么痛苦那?

  这些幸灾乐祸的话语,贾贵也就在心里想想。他可不敢明说,除了不能明说,贾贵还的表现出一种比龟田太郎还悲愤的虚假面孔来。

  使劲憋出几滴鳄鱼眼泪的贾贵,朝着龟田太郎道:“龟田太君,我贾贵晓得,我这个主意不错,不然您也不能这么兴奋。”

  “不错个屁,就你这个方法,简直蠢到了家,你以为抵抗组织的成员,都会像你一样,一脑子浆糊?”龟田太郎教训了贾贵一番。

  教训完。

  口风一转的问起了贾贵,“就算抵抗组织成员,比你贾贵更蠢,让你跟他们成功的接上了头,你又如何取信抵抗组织?使得他们放心大胆的把任务交给你贾队长。”

  “嘻嘻……。”贾贵笑笑,把自己心里的所谓的计划,朝着龟田太郎讲述了一遍。

  说是计划。

  其实就是贾贵灵机一动,把黄德贵和白翻译两个狗汉奸,给拉下了水。

  “龟田太君,我贾贵是这么想的,我打入抵抗组织内部,得像古代梁山好汉那样,交这个人头状,不然人家抵抗组织肯定不相信我啊,我准备把黄德贵这个狗日的人头,交给抵抗组织,取信抵抗组织。”

  龟田太郎眨巴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龟田太君,您别眨巴眼睛啊,我晓得,您有些不满意,嫌弃黄德贵这个狗日的份量轻,既然这样,我就再把白翻译这个狗日的翻译加上,黄德贵和白翻译两个人的人头,足够我贾贵取信抵抗组织了。”

  龟田太郎手指,指着贾贵,晃荡了几晃,嘴巴似乎还张了几张,一副想要说点什么话语,但又说不出话语的样子。

  “龟田太君,我贾贵的这个主意,不错吧。”贾贵摆明了在气龟田太郎。

  “好个屁,黄德贵与你贾队长不合,你用黄德贵的人头,取信抵抗组织,我理解,但是白翻译……。”龟田太郎淡淡说道。

  “龟田太君,白翻译比黄德贵更不是东西。”贾贵咧嘴、斜眼的骂道:“好多事情,明明可以不挨山田太君的大嘴巴子,就因为白翻译帮着翻译了几句,山田太君的大嘴巴子,便使劲的往我贾贵的脸上抽,我挨山田太君大嘴巴子,黄德贵挨您龟田太君的大嘴巴子,里外里,就我跟黄德贵倒霉。”

  旁边的廖学智。

  这时候。

  已经彻底的懵逼了。

  我艹。

  鬼子和汉奸,这么一唱一和,莫不是在演戏?

  牛叉。

  太他M的牛叉了。

  怪不得人们都说,贾贵不是一般的汉奸,就鬼子这个信任度,就是他廖学智不能相比较的,要是换成他廖学智,估计已经被鬼子给拉出去枪毙了。

  廖学智感叹的瞬间。

  龟田太郎发话了,朝着贾贵道:“贾队长,你的这个想法不错,但是不能由你这个侦缉队队长来执行。”

  “为啥啊?”贾贵愣愣道:“为啥我贾贵不行?”

  “就你贾队长这张空前绝后的脸颊,旁人也不会相信,再则,你贾队长做的那些事情,每一件,都够抵抗组织枪毙你贾队长的。你以秘密联络员的身份跟抵抗组织接头,抵抗组织会想也不想的把你干掉,用你贾队长的人头,来为他们抵抗组织赚取巨大的好名声。所以这个方法,不错,很有可行性,但是你贾队长却不能执行。”龟田太郎分析了贾贵不能执行这个任务的原因。

  归根结底。

  就一个原因。

  贾贵缺德事做多了。

  一个缺德事做多的狗汉奸,突然变身成抵抗组织联络员,任何一个人,都不相信的。

  龟田太郎分析的在理。

  贾贵也认可这个分析,这也是贾贵一直担心的地方,想要跟抵抗组织联系,却又担心自己缺德事做多了,容易挨抵抗组织的枪子,故一直泛着巨大的犹豫。

  这般犹豫之下,贾贵唯一可以做的事情,是一个人战斗,以自己的方式,一个人战斗在敌人内部,灭杀汉奸,铲除鬼子,伺机窃取情报。

  黄德贵的副官,大汉奸刘长生,在贾贵的操作下,硬生生的被打成了抵抗组织成员,二日后,就被会当众枪毙。

  这就是贾贵,在没有跟抵抗组织取得联系后,自己一个人战斗的方法。

  太难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