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娶媳妇,我贾贵舍得花钱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90 2020.01.11 13:47

  “可关键刘长生没有交代黄德贵的问题啊。”贾贵故意装糊涂,愣愣的看着白翻译,“我问过,人家说没有。”

  “刘长生说没有,就没有了?”白翻译一语双关,提醒着贾贵,“贾队长,这件事,关键看你,看你怎么操作。”

  “我?”贾贵说了一个我字后,便陷入了沉思。

  他对面的白翻译。

  笑了笑。

  忙乎了这么久,贾贵总算上道了,晓得了他白翻译话语中的意思。归根到底,无非就是编口供,给黄德贵头上扣屎盆子而已。

  结果。

  白翻译刚刚泛起这样的想法,残酷的现实,便给了白翻译一个响亮的耳光。

  贾贵根本没有弄清楚白翻译话语中的具体含义。

  也不是没有弄清楚白翻译话语中的所指含义,而是贾贵就是在故意装傻充楞,当做没有明白的样子。

  贾贵睁着自己的三角眼睛,愣愣的看着白翻译,道:“白翻译,我贾贵要怎么做,才能得到这一千现大洋?”

  白翻译语塞了。

  没想到。

  贾贵还真是一个超级混蛋,自己都说的这么明了直白了,他贾贵还是没有弄明白其中的意思。

  M的。

  贾贵这是二傻子过河,不是装傻,而是真楞。

  这么明了的意思,你丫的,怎么还不清楚?

  艹。

  合着老子,白费了一番工夫。

  你大爷的。

  心中骂了贾贵好一会儿的白翻译,简单的活动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肌肉,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朝着贾贵说道:“贾贵,你怎么这么傻?刘长生不说,没有关系。关键看你,只要你说黄德贵通抵抗组织,黄德贵就通抵抗组织。”

  “昂。”贾贵昂了一声,恍然大悟道:“白翻译,您这么一说,我不就明白了吗?合着白翻译的意思,是要我贾贵,给黄德贵头上扣屎盆子。”

  见贾贵说到了正点上,白翻译一连说了好几个对,“对对对,就是这么一个意思,贾队长,高见。”

  白翻译顺势还夸赞了贾贵一句。

  只不过贾贵没有理会白翻译这个茬子,嘴一歪,骂了一句,“高见个屁,要不是您白翻译提醒,我哪能想出这么损的招啊。”

  白翻译脸色,当时就是一僵。

  这个贾贵。

  是夸自己那?

  还是损自己那?

  有这么夸人的吗?

  日。

  贾贵根本没有理会白翻译脸上的神情,自顾自的说道:“给黄德贵头上,扣个屎盆子,让黄德贵花钱把这个屎盆子买回去,我们两个人,就能分钱了,这个屎盆子,还是从刘长生头上,转移过来的,对不对?”

  白翻译一脸无奈。

  他最不乐意跟贾贵这样的人,打交道,纯粹就是打脸,外加给自己添堵。

  张口屎盆子,闭口屎盆子,一会儿把屎盆子挪到这里,一会儿把屎盆子挪到那里,也不觉得恶心。

  除了恶心。

  还有气。

  贾贵就仿佛专门为了针对他们这些人而生的,话里话外,全都在往死里气他们这些人,就好像贾贵跟他们不一样,不是汉奸走狗卖国贼似的。

  都他N的是给鬼子卖命的汉奸走狗卖国贼,分什么你我高低?

  “白翻译,怪不得人们都说给鬼子当翻译的,没一个好东西,都是缺德到家的人物。这句话,一点没有说错,就您出的这个主意,一般人他根本想不出来,只有像白翻译您这样的人,才能想的出来。白翻译,您是小鬼提溜醋坛子,当酒糊弄阎王爷,忒不是东西了,就您出的这个主意,谁也想不到啊。”贾贵咧嘴说道。

  想必是说到了兴奋点上的缘故,贾贵脸上的神情,异常的夸张,尤其他鼻子下面长着的一对老鼠胡子,更是随着贾贵夸张的神情,不住气的上下翻动着。

  “贾贵,你他M的还真是说的在理,我……。”白翻译用手指着贾贵,话说到一半,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得已。

  用手狠拍了一下桌面。

  以此来表达自己极其糟糕的心情。

  贾贵见状,笑了笑,朝着白翻译道:“白翻译,您怎么生气了?我贾贵这是在夸你啊,怪不得你能深的山田太君的欢心,本事还真不是瞎吹的。我跟你,还有那个狗日的黄德贵,都是给太君效力的汉奸,为嘛会有这么大的差距?您能想出这么损的办法来,我贾贵就想不出这样缺德到家的办法来啊。白翻译,您是耗子倒提溜尾巴,不是假正经,而是真损。”

  “贾队长,办法我已经交给你了,剩下的,就看你贾队长的手段了。”白翻译不想在搭理贾贵,故意岔开话题,“那可是一千块现大洋,就算你我五五分账,你贾队长也能到手五百现大洋,买房置地娶媳妇,都够了。”

  “买房置地娶媳妇,娶媳妇?”贾贵瞪着溜圆的眼睛,看着白翻译,“白翻译,您是要给我贾贵,说门亲事吗?别的事情,我可以不同意,但是这个娶媳妇的亲事,我贾贵必须的同意,不然就是不给您白翻译面子,呵呵呵。”

  笑了几笑的贾贵,追问白翻译道:“白翻译,您跟我说说,您准备给我介绍那家的姑娘啊?长得好看不好看啊?今年多大了?”

  “谁给你介绍媳妇?我还光着那?”白翻译撇嘴。

  贾贵。

  真你M的能想好事情。

  就你那个缺德样子,长得跟个活鬼似的,还想娶媳妇?

  下一辈子的吧。

  “白翻译,你不是说要我贾贵买房置地娶媳妇吗?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变卦了?”贾贵道:“娶媳妇上面,我可以花钱的。”

  “贾队长,我就是打个比方,算了,我跟你说不清楚,我走了,黄德贵的事情,你上点心,最好这几天,就办。”白翻译说完,麻溜的跑了。

  “什么人啊?说到娶媳妇,还跑了。”贾贵坐下,吃了几口菜,忽的想到了什么,猛地追了出去。

  妈D。

  说是请我贾贵吃饭,合着半途跑了。

  这是跟我贾贵玩仙人跳啊。

  果不其然。

  刚刚冲出雅间,进到大堂的贾贵,就被丁有才给拦住了。

  (收藏勉勉强强过一千了,难啊,看过本书的亲们,点击一下收藏,有推荐票的,给投点推荐票,至于打赏,算了。猜猜,下一章,贾贵会不会遇到抵抗组织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