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我贾贵啐你一脸臭狗屎(各种求,推荐、收藏、打赏)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15 2019.12.31 23:15

  贾贵不傻。

  他知道刚才的那几声枪响,是抵抗份子打出来的,但却不是为了解救刘长生打的枪,而是为了灭杀刘长生这个狗汉奸,特意打出来的。

  自己只不过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被无故给牵连了。

  尼玛。

  害的老子,差点没命。

  更惹得贾贵郁闷的事情,是贾贵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有抵抗份子要杀刘长生这个狗汉奸,贾贵就不把矛头对准刘长生了,而是把矛头对准保安旅的那几个团、营、连、排长了。

  整个保安旅,但凡职位上面挂长的。

  有一个。

  算一个。

  都他M的没一个好东西。

  用人家抵抗组织成员的原话来形容,这些保安旅职位上面挂长的人,都是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全都该死。

  既然人家抵抗份子已经有了灭杀刘长生这个狗汉奸的计划,并且把这个计划,还给付诸了实现。

  自己何苦来载?

  根本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艹。

  刘长生,我贾贵日你大爷。

  贾贵恨得刘长生牙根都痒痒了。

  这个狗日的狗汉奸,害的自己差点小命给丢了。。

  所以贾贵,气不打一处来。

  见到龟田太郎后,二话不说,径直把抵抗份子的屎盆子,给扣在了刘长生的头上。

  遇袭。

  是好事情。

  有了这档事情,可以更好的坐实刘长生与抵抗份子有勾连的事实,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刘长生。

  刘长生。

  你认命吧。

  你死定了。

  贾贵看向刘长生的目光,就有些不善,就跟看死人的眼神,差不多。

  触碰到贾贵那冰冷无神的眼神,刘长生的身体,莫名的就是一抖。

  他害怕了。

  生死关头,也顾不得许多。刘长生的膝盖,当时就软了下来,跪在龟田太郎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龟田太君,我是良民,大大的良民,我怎么可能是抵抗份子那?龟田太君,您要相信我刘长生,我刘长生真的是太君的朋友,我不可能是抵抗份子,龟田太君,明鉴啊,我冤枉,我刘长生冤枉啊。龟田太君,我刘长生,朋友,太君的朋友。”

  打蛇,打七寸。

  刚才的枪击事件,和之前的抵抗份子枪杀鬼子事件,就是刘长生的七寸。

  只要咬死了。

  刘长生必死无疑。

  莫要忘记了,贾贵可有一个分量极其重的人证,及渡边小队长。

  没有渡边小队长的证词,龟田太郎不可能让贾贵来抓刘长生。

  哼哼!

  心中冷笑了几分的贾贵,抢在龟田太郎面前,抢先发话。

  他必须要一杆子打死刘长生。

  否则对贾贵,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姓刘的,我啐你小子一脸臭狗屎,都T妈的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欺骗龟田太君?”贾贵将自己的口头禅,“我啐你小子一脸臭狗屎!”这句话,给说了出来。

  我啐你小子一脸臭狗屎!

  引得无数人关注。

  龟田太郎皱了皱眉头,琢磨了片刻,愣是没有琢磨明白这句话的具体含义。

  人嘴巴里面,怎么可以跑出臭狗屎来?

  简直滑天下之大闻。

  “贾队长,你刚才说什么?”跟着龟田太郎一起来的渡边小队长,可没有龟田太郎那么多的顾忌。

  有不懂的地方。

  就问。

  “渡边太君,龟田太君,我刚才在骂刘长生这个王八羔子。”贾贵陪着笑脸,“我说我要啐他小子一脸臭狗屎!”

  “贾队长,你这句骂人话,真是高见,我啐你小子一脸臭狗屎!我第一次听到。”渡边小队长不愧是猪头,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渡边太君,您见笑了。”贾贵扭头,朝着刘长生,道:“刘长生,我啐你小子一脸臭狗屎,你什么狗屁玩意?那个小娘子,你说,是你媳妇,很多人都听到了,还有小娘子手里拿着的手枪,你也承认了,是你交给那位小娘子的。那位小娘子用你交给她的手枪,打死了两个太君。你还敢说自己跟抵抗组织没有关系?你要是跟抵抗组织没有关系,你为嘛要把枪交给那位小娘子,要那位小娘子枪杀太君?你要是跟抵抗组织没有关系,刚才我带你回侦缉队大牢的时候,那些抵抗组织的成员,干嘛要解救你?抵抗组织的成员,肯定是看到你被我们侦缉队给抓了,担心你说破他们的秘密。所以半道上,才对你进行了解救。”

  刘长生都懵逼了。

  他没想到。

  贾贵竟然说了一大堆他的罪名。

  这些罪名。

  每一项。

  都够鬼子枪毙刘长生得了。

  命。

  只有一条。

  死了。

  就死了。

  关键刘长生,不想死,他想活。

  为了活,刘长生也是什么都不顾了,“龟田太君、渡边太君,抵抗组织刚才不是来救我刘长生的,他们是来灭杀我刘长生的,龟田太郎,我刘长生真是太君的朋友,我大大的良民啊。”

  “刘长生,我真的很想啐你小子一脸臭狗屎。”贾贵指着刘长生的鼻子,骂道:“既然抵抗组织来灭杀你刘长生,那为何专门朝着我贾贵开枪啊?要我看,抵抗组织就是想要灭杀我贾贵,然后救你刘长生离开。刘长生啊刘长生,今天纵然你说的天花乱坠,你也休想糊弄了龟田太君。”

  说罢。

  贾贵朝着龟田太郎就是一个媚笑,“龟田太君,您说,是不是这么一个道理?”

  “可有证据?”龟田太郎问的是,刘长生有没有证明自己的证据。

  结果。

  旁边的老六,听错了。

  还以为龟田太郎问他有没有证据。

  忙站了出来。

  “龟田太君,我有证据,刚才抵抗份子有一枪,打在了我的屁股上。”老六说话的同时,还把自己的屁股,给高高的撅了起来。

  老六撅屁股的这个造型……

  哎!

  贾贵勉强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老六伤口上。

  一片红彤彤的伤口,在老六屁股上面顿显。

  “老六,你什么时候,负的伤?”老九瞪着眼睛,看着老六,“你小子不会为了向太君表功,自己给了自己一枪吧?”

  “老九,你是不是缺德?老六屁股上面的伤,是自己能打的上去的吗?”贾贵赶忙纠正,“肯定是抵抗份子打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