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我贾贵,逼问的就是你这个狗汉奸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22 2020.01.03 22:33

  侦缉队大牢内。

  从太白居造谣完,安全回来的贾贵,进入大牢的一瞬间,便急匆匆的朝着老九,询问起了具体的审讯情况,“老九,他交代了没有?”

  “队长,什么都没有交代,还一个劲的喊冤枉,说他给太君效过力,给太君流过血,是大大的良民。”老九也是妙人一个,朝着贾贵疯狂的吐槽着刘长生,“他刘长生做的那些猪狗不如的事情,枪毙他八百次,都不嫌少。还T妈的良民,我日了他八辈祖宗,他要是良民,天底下就没有恶人了。”

  “动刑都没招?”贾贵眯缝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喃喃了一句,“刘长生,骨头挺硬啊,动刑都不管用。”

  老九接口说了一句,“队长,没动刑。”

  这句话。

  差点把贾贵给气的背过去。

  老九。

  我日你大爷。

  合着你光跟刘长生动嘴了?

  就没动手?

  这是咱们侦缉队的地方,为什么不动手?

  他奶奶的。

  不动手,刘长生这个狗日的大汉奸,能麻溜的交代自己的罪行吗?

  肯定不能。

  得动刑,动大刑。

  贾贵抬手,指着老九,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老九,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傻啊?都他N的关到咱们侦缉队大牢了,你还跟他客气?跟他客气个屁,给我动刑,动大刑,大刑之下,我不信他刘长生不招。”

  老九得了贾贵的命令,麻溜的寻找刑具去了。

  十多分钟后。

  拎着一袋红糖,走了进来,朝着贾贵问道:“队长,这一次还跟上一次对付廖学智那样,灌他红糖水?”

  贾贵劈头盖脸的抽了老九一下,骂道:“老九,你脑子里面,是不是灌了驴尿了?老子让你动刑,不是让你给他补身体,谁让你给他灌红糖水了?”

  “队长,现在的风声多紧,404神兽横行,稍有不慎,咱们这本书,就被封了,那么多喜欢看的书友们,怎么办?”老九讲述了一大堆理由,“要我说,还是保险点,灌他红糖水得了。”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出事了,有编辑顶着,怕什么?先灌辣椒水,后用皮鞭抽,要是还不交代,那就只能上老虎凳和烙铁了。”贾贵不由分说,朝着老九下了命令。

  队长发话了。

  老九不可能不执行。

  一碗辣椒水,灌进了刘长生的肚子里面。

  灼热的火烧火燎感觉,顿时顺着刘长生的躯体经脉,游走全身,令刘长生情不自禁的喊叫了一声,“哎呦,疼,疼死我了。”

  老九手中,满满的一壶辣椒水,在刘长生面前故意晃荡了几下。

  威胁之意。

  顿显。

  “刘长生,现在才灌了一碗辣椒水,你就疼的哭天喊地,这里还有满满一大壶辣椒水,你要是还不交代,我就让老九继续灌下去了,灌完,也不怕你不交代。”贾贵手里的折扇,如敲西瓜般的敲了敲刘长生的脑袋,指着牢内的一干刑具,威胁刘长生,“这么多的刑具,一样一样的往你身上招呼,总有一件刑具,是你忍受不住的,识相的,还是乖乖的交代了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刘长生耷拉着一张脸。

  其脸色。

  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约顿了十多秒后,他朝着贾贵哭丧道:“贾队长,我交代,我交代。”

  “这就对了嘛?”贾贵伸出手,如抚摸自己儿子般的,抚摸了一下刘长生的脑袋,给了一个你很聪明的眼神,“识时务者为什么玩意来着。”

  “贾队长,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半年前,我奉命,带着保安旅的兄弟们,下乡征集粮食,为太君征集来了一百多担粮食,征集粮食的过程中,我命令手下兄弟们,枪杀了十多个护粮的XXX。”

  贾贵的脸色。

  变了变。

  这不是他想要听到的答案。

  谁让他N的让你交代这些了?

  我贾贵,让你刘长生交代,你是怎么跟抵抗组织有的联系。这些东西,才是我贾贵想要知道的答案。

  想必如此,贾贵的脸色,忽的阴沉了下来。

  一方面是因为刘长生枪杀XXX的事情,另一方面是因为刘长生没有按照贾贵心中所想的那样,交代自己的问题。

  对面的刘长生,也没管贾贵脸色好看不好看,一个劲的为自己表功,“三个月之前,带着人马,在南城坡那里设伏,打死了七个抵抗组织的成员。两个月之前,我带着人马,将袭击药店,抢夺西药的抵抗组织成员三名击毙。一个半月之前,我收到消息,说抵抗组织有一名大人物要经过青城市,我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山田太君。一个月之前,我又收到风声,说抵抗组织上级派遣了一名特派联络员来青城市,我设伏将其……。”

  刘长生话还没有说完,就挨了贾贵两个大嘴巴子。

  气。

  但更多的,是恼。

  刘长生的交代中,有一个很是值得贾贵注意的东西。

  即抵抗组织上级派遣了一名特派联络员来青城市。

  这个特派联络员,十有八9是落在了鬼子的手中,不然渡边小队长不会饶长河路、团结路、小马巷、赵家街四条街道,转圈圈的巡逻。

  莫不是这个特派联络员,就在长河路、团结路、小马巷、赵家街四条街道,所围着的那个小区里面?

  这些话。

  不能外传。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好。

  这也是贾贵,抽刘长生大嘴巴子的原因,他要阻止刘长生说下去。

  有些事情,点到为止便好。

  说多了。

  反而不美。

  抽了刘长生两个大嘴巴子的贾贵,貌似还有些不怎么解气,抬起手里的折扇,在刘长生脑袋上面使劲打了两下,骂道:“姓刘的,谁他M的要听你这些交代了?你是不是跟我贾贵装糊涂?故意避重就轻,不交代重要问题。”

  “贾队长,冤枉啊。”刘长生一个劲的喊着冤枉。

  他是真觉得自己比窦娥都冤。

  就他刘长生做的那些事情,妥妥的,专门为鬼子卖命的铁杆汉奸。

  让他一铁杆汉奸,交代跟抵抗组织有关的情报,这不是屈打成招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