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给钱吧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19 2020.01.09 22:11

  “黄旅长,人,不能把话说得太满,万一刘长生交代了一些对你不利的东西,你可就要坐蜡了。”白翻译好意的提醒着黄德贵。

  他的语气,有些奇怪的味道。

  “白翻译,你说贾贵手上,有我黄德贵的把柄?”黄德贵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也是他一直最为担心的东西。

  真要是有。

  可就麻烦了。

  关键是缺德事做多了,谁知道那一件事情,就触了日本人的霉头?

  黄德贵的心,瞬间提到了半空中,灿灿的看着白翻译。

  “关键要看,刘长生交代没有?要是交代了,刘长生现在的下场,就是你黄旅长今后的下场。”白翻译眼神中,有股子别的神情。

  是讥笑。

  但也有可能是幸灾乐祸。

  “那要是刘长生没有交代我的问题那?”黄德贵以退为进的反问了一句。

  此时的黄德贵。

  心乱如麻。

  担心居多。

  人心隔肚皮,做事两难知。

  万一刘长生交代了对他黄德贵不利的话语,黄德贵就是长了二十张嘴巴,都不够他为自己辩解的。

  黄德贵可不是贾贵,没有贾贵那种逆天的好运气。带着鬼子下乡征集粮草,跟随贾贵征集粮草的鬼子,在征集粮草过程中,被抵抗组织打死,贾贵完好无损的跑回来,就简简单单的挨了几个大嘴巴子。

  “不管交代不交代你的问题,我觉得你现在都应该找贾贵好好谈谈,最好给贾贵一笔封口费,免得贾贵给你胡说,瞎说。”白翻译好心的给黄德贵提着建议。

  “我给贾贵封口费。”黄德贵一口浓痰,呸在了地上,“我呸。”

  “你牛。”白翻译大拇指,竖立在了黄德贵的面前,“你真牛,死到临头,还死鸭子嘴硬,死活不承认。”

  “我为什么要给贾贵封口费?”黄德贵心疼自己的钱,“给了贾贵封口费,我黄德贵不是没事,也变成了有事吗?”

  “现在的问题,不是你有没有问题的事情,也不是刘长生交代不交代的问题,而是贾贵拿捏不拿捏你黄德贵的问题,在不在这件事上面,大做文章的问题。”白翻译嘴角,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这丝笑容。

  在黄德贵眼中。

  看着就跟阎罗王的笑容,差不多。

  不用问。

  就是用屁股猜,黄德贵也猜到了白翻译为什么会这么笑。

  十有八9.

  是打起了自己的主意。

  妈的。

  给鬼子翻译的翻译官,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要找我黄德贵要钱,前不久,刚刚被白翻译讹去了一块大洋,黄德贵心疼劲头,还没有过去。

  得。

  老子认了。

  黄德贵脸色狰狞的盯着白翻译,狠了狠心,咬牙硬气了一会儿,“白翻译,贾贵凭什么拿捏我啊?”

  “就凭刘长生的口供,他贾贵就可以拿捏你黄德贵。”白翻译的脸上,依旧泛着淡淡的笑容。

  黄德贵顿了顿。

  十多秒后。

  嘴硬道:“刘长生那里,跟我有嘛的关系?我黄德贵一心为太君,是大大的良民,我黄德贵两袖清风,我是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刘长生通抵抗组织,跟我黄德贵,有嘛的关系,凭什么找上我黄德贵啊?”

  “还能因为什么?”白翻译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因为你有钱呗。”

  一说到钱。

  黄德贵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顾不得许多。

  指着白翻译道:“白翻译,是不是你在背后搞鬼?”

  “我怎么可能搞鬼?”白翻译矢口否认,“一切,都是贾贵在操作。”

  “我呸,我黄德贵信你才怪?就贾贵那个浆糊脑子,除了吃,就是睡,他能想出利用刘长生拿捏我黄德贵的主意来?别逗了,根本不可能。”黄德贵看着白翻译,吧吧吧的说着为贾贵开脱的理由。

  说是理由。

  其实就是贾贵在黄德贵心中的形象。

  不管是黄德贵,还是白翻译,亦或者潜伏在太白居的抵抗组织成员秋生,甚至包括鬼子在内,全都是这样认为的。

  在他们的心中,贾贵就是蠢、傻、呆的形象代名词。

  殊不知。

  越是这样,贾贵越是安全。

  当然。

  也得提防抵抗组织。

  万一抵抗组织真把贾贵当做汉奸走狗卖国贼给锄奸了,贾贵就是有一百条命,都不够被人家给锄奸的。

  一个简简单单的奸字,包括了太多的东西。

  黄德贵远处的贾贵,黄德贵面前的白翻译,都在演绎着这个奸字。

  笑了笑,看着黄德贵,白翻译慢条斯理道:“黄旅长,贾贵是不聪明,但是我白翻译不笨啊,我只要稍微的提点一下贾贵,贾贵不就明白了吗?”

  说完。

  白翻译的右手,忽的伸在了黄德贵的面前,大拇指、中指、食指,三根手指头使劲的搓了几搓。

  意思很明显。

  你黄德贵不给钱,也是不行的。

  因为我白翻译,决定下场了。

  呵呵。

  白翻译笑了,黄德贵却是要被气炸肺了。

  都说汉奸,没有一个好东西,合着还真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能把威逼利诱,外加勒索、敲诈,说的这么清晰明了,也就只有白翻译这个狗东西了。

  妈的。

  老子辛辛苦苦弄了一些钱,全都给了白翻译这个狗日的汉奸。

  咦。

  老子怎么能说汉奸?

  因为老子黄德贵,也是汉奸。

  都是汉奸,为嘛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前面被狗汉奸贾贵各种威胁,现在又被白翻译这个狗玩意勒索。

  我。

  我一巴掌拍死你丫的。

  黄德贵的脸色,很是难看。

  “黄旅长,钱财乃身外之物,没了,还可以挣啊,只要你身在保安旅旅长的位置上,这些钱,一定可以挣回来的。”白翻译大度的安慰着黄德贵,让黄德贵不要为钱感到犯难。

  黄德贵瞪了白翻译一眼,“白翻译,你肯定不心疼,因为你不是拿钱的那个人,说吧,要多少钱?”

  “这个数。”白翻译竖起了一根手指头。

  “十块大洋,我给。”黄德贵咬了咬牙,肉疼道。

  “后面在加一个零。”白翻译道:“一百块大洋,给了我,我保证不提醒贾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