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都是炎黄子孙,绕我贾贵一命吧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85 2020.01.12 13:53

  贾贵的脸色。

  当时就是一僵,心也悬到了半空。

  对方说话的语气,很不客气,再加上顶在贾贵后腰上面的东西,使得贾贵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顺心的。

  贾贵真的担心对方,给自己来一下。

  毕竟自己就是一个汉奸,臭名远扬的狗汉奸。

  死了。

  就白死了。

  而且老百姓们,还的暗暗庆祝,直言自己死的好。

  这可不是贾贵想要看到的一幕。

  没有办法。

  也可以说是贾贵为了活命,死马当作活马医的转移了一下对方的注意力。

  “八爷,你们不是为太君来得,那肯定是在城外逛累了,逛腻味了,想要进城里来逛一逛,转一转,你们随便转,随便逛,我贾贵就当没有看到。”

  讲述到这里的贾贵,咧嘴笑了笑,用一副讨好的语气,说道:“八爷,您挺忙的,时间也值钱,不值得为我这个狗汉奸浪费,要是没什么事情,我贾贵就不打搅八爷逛街的雅兴了,八爷,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跟太君说,八爷进了城这件事。”

  贾贵想要借故离开。

  危险且危及自己性命的地方,还是麻溜躲开的好。

  算盘打得不错。

  怎奈对方也不是常人,顶在贾贵后腰间上面的东西,莫名的加大了一点力气,语气也变得冷淡了起来。

  “贾队长,别忙着走啊,你走了,我们这出戏,不就没法往下唱了吗?”

  “八爷,八爷,您怎么个意思?”贾贵头也不回的说道。

  不是贾贵不回头。

  而是贾贵不能回头。

  对方刚才说的很是明了,不让贾贵回头看他。

  不得已。

  贾贵只能用后脑勺,对着那个抵抗组织的人。

  “我们这一次,不是为了鬼子来的,我们是专门冲着你们这些汉奸走狗卖国贼来得。”那个用东西顶着贾贵后腰间的人,冷冰冰的说道。

  “我晓得,八爷肯定是冲着黄德贵和白翻译这两个狗汉奸来得,黄德贵和白翻译这两个狗汉奸,八爷也不要跟他们客气,直接崩了他们就成。”贾贵先把屎盆子扣在了黄德贵和白翻译头上,强烈要求对方毙掉黄德贵和白翻译。

  至于他贾贵吗,自然是不想死的。

  在给黄德贵和白翻译扣完屎盆子后,贾贵脸上挤出几分笑容,呵呵一笑,为自己说情道:“至于我贾贵,我贾贵就是一个屁,什么都不是。枪毙我贾贵,浪费八爷的子弹。用刀子杀我贾贵的头,又费八爷的力气,活埋我贾贵,又不是八爷的风格,所以八爷,您就把我给放了吧。”

  贾贵的膝盖,这时候已经软了,想要跪下求饶,只不过由于腰后顶着东西,故贾贵一直在倔强的强撑着。

  “放了你?然后让你继续祸害老百姓?继续吃饭不给钱?”抵抗组织成员说话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很多。

  “那有的事情?”贾贵矢口否认,“八爷,你不要听人们瞎说,我贾贵向来不做这些缺德事情,拖欠的饭钱,我给。”

  我给两个字,带着强烈的不甘心。

  掏钱。

  就等于在割贾贵的肉。

  M的。

  本来是白翻译请吃饭,最后贾贵落了个掏钱的下场,临走的时候,还被抵抗组织的人给抓了。

  抓就抓吧。

  还要付历年欠账。

  贾贵的心,酸酸的,疼疼的。

  他是真的心疼自己的钱。

  钱与命比起来。

  貌似命更加重要一点。

  贾贵麻溜的,将一个小小的钱袋子,递交到了丁有才手中,“丁掌柜,这是一百现大洋,你点点,剩下的一百五十块现大洋,容我些日子,等我筹齐了,我一定还给丁掌柜。”

  说完。

  眼巴巴的看着丁有才。

  意思很明显。

  让丁有才跟贾贵背后的抵抗组织成员,说说情,放贾贵一马。

  丁有才妙人一个,明知道贾贵的意思,愣是装作不清楚的样子,朝着贾贵调侃了一声,“贾队长,您眼睛,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劲的眨巴,是不是眼睛里面进东西了啊?要不我给你吹吹?”

  “狗汉奸,这时候还不老实。”贾贵身后的抵抗组织成员,骂了贾贵一句,且踢了一脚贾贵的屁股蛋子。

  现在这般境况下,明显不是逞能的时候,这时候,要果断的认熊,唯有认了怂,才能保住自己这条狗命。

  这个道理,贾贵懂。

  他忙解释,“八爷,八爷,你误会了,我贾贵就是在不识抬举,这个时候,也得老老实实,不能给八爷添麻烦不是。丁掌柜,剩下的钱,我一定还,这钱啊,您先收着。”

  贾贵的钱。

  哪来的?

  白翻译不小心丢在当地的钱。

  也就是白翻译从黄德贵身上,讹诈来得一百块大洋的封口费。

  结果。

  便宜了贾贵。

  不不不。

  是被贾贵当做自己钱,付给了丁有才。

  “八爷,八爷,我饭钱,已经付了,剩下的欠账,我过几天就还,咱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你是不是放了我贾贵啊。”

  “呸。”贾贵背后的抵抗组织成员,听闻贾贵这番话,当时一口唾沫唾在了地上,“就你这个狗日的汉奸,还有脸说自己是中国人?你要是知道自己是中国人,怎么还给鬼子当狗,当汉奸了那?”

  “八爷,我有罪,我不该给鬼子当狗,我该死,不该当汉奸,欺负咱们中国人,八爷,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吧。”贾贵忙不迭的为自己求情起来。

  这一刻。

  贾贵是真的担心自己会被抵抗组织成员给锄奸。

  说时迟。

  那时快。

  就在贾贵一个劲为自己求情的时候,秋生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贾队长,您这是怎么了?怎么高举双手啊?”

  贾贵瞅了瞅秋生,没好气道:“我不是被人家八爷给用枪顶着后背吗?”

  “八爷怎么敢跟贾队长开这个玩笑。”秋生故意打趣了一句,他话语中的八爷,是侦缉队的老八,是贾贵的手下。

  “你知道个屁,我说的八爷,是抵抗组织。”贾贵瞪眼解释道:“秋生,你跟八爷求求情,就说我贾贵是好人,让八爷放我贾贵一马吧。”

  “杨二傻子,你干嘛那?你怎么可以跟贾队长,开这种玩笑?你看你把贾队长给吓得。”秋生的话,使得贾贵忽的清醒了过来,当下扭头看了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